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7.html


火热的夏天,太阳就像一颗刚烤熟的地瓜,人们个个汗如雨下,小狗一天到晚吐著舌头散热,发出哈哈的声音,知了不停的叫着,花儿也被晒得没了精神.手上拿著扇子不停的搧呀搧,还是抵挡不了太阳的炎热

有人晕倒了、有人晕倒了,随着喊叫声,人群像潮水一样涌进了镇北街对面的小巷子,只见一位上了岁数的大爷侧躺在地上,嘴角还有一丝的血迹。瘦削的脸,面色黝黑,两鬓头发灰白,太阳晒在墨黑的清瘦的脸上,看起来饱经沧桑。

看热闹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扶一把,因为人们都怕老人得了什么传染病,传染给自己,就在这时,一位个子高高、面容俊朗、身穿黑背心的小伙子走到了老人身边,一手托头,一手托腰将老人抱起放在了自己的马车上,然后挥着马鞭飞奔而去。

大约10分钟,马车停在了镇医院门口,小伙子急忙背起老人进了医院,大声喊,医生、医生快来啊,有人晕倒了,快点。就听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进走过来,护士小姐要他把老人背到急诊室,他慌慌张张的把老人背到了急诊室,然后放下老人,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外面的椅子上。

小伙子满头大汗,背心被汗水侵透,皮肤看起来很健康。一会儿,护士拿来了一份签字单,说,请家属在上面签字吧,病人是肺出血,需要手术,晚了就完了。他犹豫了,因为他不是老人的家属,可是要是不签字就不能做手术,人命关天,不管了,拿了护士给的笔,在家属栏上签了韩康两个大字,然后去给老人交手术费。

看了手术单,费用是600,可是他身上只有500,韩康问,医生,我身上只有500,你看是不是通融一下。医生看了看他,那好吧,先交上吧,剩下的明天再交。

钱本来是韩康他娘给他让他买驴的,可是遇到了这事,没办法,也只好垫上了。

4个多小时过去了,韩康在外面的椅子上睡着了,有人碰了碰他,睁开眼睛看是医生,他告诉韩康老人没事了,但是还没有苏醒,还要住院。医生问他,他是老人什么人,韩康说,我不认识他,看见他晕倒在路上就给他送到医院来了。医生一听,夸赞道:“小伙子,你可做了一件大好事啊,要不这会都不知道老人家是死是活。韩康谦虚的说,我只是看他躺在地上很可怜,做了让自己良心过的去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医生,我想我要马上回家了,我家住农村,离这很远,要是在不走,我娘会着急的,今天是来赶集的,遇到了这事给耽误了。您帮忙照看照看老人吧,等他醒了你在问他家人住哪,我真的要走了。医生看他着急就告诉他,小伙子,你放心走吧,我会帮忙照顾的。就这样韩康大步离开了医院,

夜色已晚,风微微吹过有一丝的凉爽,路过树林,这里是一片坟地,看上去有些阴森的感觉,韩康挥动马鞭一路飞奔,前面是一片庄稼地,在往下看,隐隐约约看见远处几家灯火,好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闪亮,这就是他家住的村子,三道沟。

进了自家院子,卸下马车,看见他娘正出门迎他,见他根本没买驴,就问他,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驴也没买,是不是没卖的啊?韩康拉着他娘进了屋,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娘,还说他娘给拿的钱全都给老人交了医药费了,所以就没买驴。他娘一听就急了,你这傻小子,路上那么多的人没去救,偏偏你去救,你怎么那么傻啊,气死我了,你以为我们攒点钱容易吗,你还去管别人的闲事。

韩康见娘很是生气,就上前安慰到,娘,对不起,可是你不知道我一见那老人就想起了我爹,当年我爹出车祸血流了一地,要是有人救他一把,也不会就那么凄惨的死去了,也不会留下我们娘俩相依为命,想到这,我实在忍不住,您知道吗,如果我不救他,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我会不安的。娘,求求你,别生我的气了,我发誓,我一定干出个人样,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让你不在受苦,让你后半生有享不尽的福。让所有人都羡慕你。

韩康娘看孩子说到这份上了,心里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不在责怪什么了。事情也就过去了。夜里他娘躺在炕上睡不着,想起儿子说的话,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心里念着,他爹,孩子长大了,他很善良,有一颗火热的心,也很孝敬我,你在九泉要保佑他。保佑他可以找个好媳妇,能帮我疼他,爱他,帮助他的人。

农村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劳动很艰苦,一切都要靠肩挑人抬。年头忙到年尾,就是忙不够吃穿。多少年来,这里的人很少出去,也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大家觉得,也许生活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睡了一夜,已经不在疲惫的韩康来到自家的地头,艳阳高照,绿色在高温里沉默,高高的玉米地,一眼望不到头,如果穿短袖的话,有可能会划破你的皮肤,所以都要穿长袖的,天气很热,韩康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来,看着这片庄稼,心里想着昨天晕倒的大爷,也不知他好了没有,不知他的家人去了没有。

“砰”一生枪响,打断了他的思路,好像谁在打猎,可这山上除了野兔,野鸡也没什么了。韩康顺着枪声慢慢接近打猎的人,好像是个姑娘,他的胳膊和腿真像成熟的玉米棒。微黄的头发自然卷曲,皮肤看起来很白,因为只看到脖子,她好像在瞄准什么,韩康轻轻走过去,可是他只顾像前走,没注意脚下,踩到了一颗杂草,就听哎呀一声,整个人来了一个狗吃屎,沾了一脸的土,只见那姑娘火冒3丈的走过来就对他大叫,嘿,你这人真讨厌,把我的野兔子都下跑了,你赔给我。韩康一骨碌爬起来,狡辩说,要我赔,凭什么啊,这又不是你家,在说了,你咋那么没有爱心啊,小兔子多可爱啊,可你却在那伤害它,你可真狠,一点女孩子的样都没有。你这辈子投错了胎,下辈子要做个男人,免得不男不女的。

小姑娘一听更火了,我说你这人一点道理也不讲,明明是你不对,还对别人指手画脚,你简直是只疯狗,疯狗。韩康瞪大了眼睛喊,你这死丫头,在骂,我就不客气了,我是疯狗,那你就是疯婆子。两个人,一句疯狗,一句疯婆子的骂开了。小姑娘气的眼都绿了,把枪一举,照韩康脚下就是一枪,下了韩康一跳,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喊,你这疯婆子,当心你嫁不出去,疯婆子、、、韩康纳闷了,这是哪个村的,我怎么没见过,长的难看也没有人娶她,疯婆子。

韩康正气冲冲的往前走,迎面跑过来一个人,躲闪不及撞在一起倒了下去,本来就一肚子的气没地撒,这回正好,他没好声的叫,谁啊,大白天的,走路不长眼睛,凶神恶煞的朝那个人去了,可是他愣神了,面前是一个满脸泪痕的姑娘看着他,大大的眼睛,粉嫩的嘴唇,柳叶弯眉,左边的脸有5个清楚的手印,长长的头发有些凌乱,尽管这般狼狈,依然抵挡不住那清纯俊俏的脸,宛如盛开的荷花,气若幽兰,淡雅脱俗,为什么看到她会有一点的心痛,她的眼睛流露着悲伤,还那么的无助,好像受伤的小鸟。对不起,我撞疼你了吧,韩康的眼神突然变的很温和,生怕伤害了她,可那姑娘一句话也没说就跑了。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韩康久久不能平静,心脏在砰砰跳个不停,她是谁,从哪里来,为什么会被打,一大堆的问号在脑子里翻转。傻傻的站在那里想了很久,

夜已深,但心还乱,自己还默默的沉醉在那让他心灵悸动的眼神中,想走进她的忧伤,这个夜晚,因为想她,变得沉静而忧郁,韩康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今天撞到两位截然不同的女孩,简直是天地之差,一个伶牙俐齿,一个楚楚动人,白天那个女孩的脸不停地在眼前闪,一想起她,心脏就会跳个不停,这是怎么了,想在见到她,想要问问她是谁欺负了她,想要保护她,想着想着自己的脸也红的发烫了。不能去想她,不能闭上眼,不能看窗外,不能入睡,不能发呆不能…… 不能…………

因为全是她!

山村的黎明,在鸡笼里睁开了眼睛。随着“喔、喔、喔”一声雄鸡报晓,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昨天一夜没怎么睡好,就连梦里,都遇见了她,念着她。一整夜都感觉飘飘然的。无眠之夜。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母亲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儿子,快起来吧,还得去地里干活呢,饭娘都做好了,在大锅里热着呢,我去村东头你刘婶家,她家儿媳生孙子了,我得去看看给送些鸡蛋过去,别望了自己吃饭啊。说着急急忙忙出了门。

韩康伸伸懒腰,还未睁开惺忪的睡眼,一道刺眼的阳光便毫不留情地射进来……唉!怎么这么快就到早晨了!他揉了揉似醒非醒的眼睛,打了个瞌睡,便起来了。洗了脸,刷了牙,吃过早饭。韩康拿着锄头来到了自家地头,开始了一天的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