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那是1978年11月。

祖国南疆,处处显现秀美如画的景色。含苞时节的木棉树下,荡漾着我边民嘹亮欢快的歌声!边民们耕耘在这片赖以生存的辽阔疆域,并以无数的鲜血和生命种下了与南部邻国“同志加兄弟”的友谊根苗。然而,绽放在春天的友谊之花,遭到了暝灭良知的越南当权者的扼杀,以黎笋、范文同为首的越南当局,由于政治上的短浅目光和梦想充当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野心作祟,在侵略和占领柬埔寨的同时,疯狂反华排华,大肆驱赶我华侨,频繁制造武装流血事件,打死打伤我边民。

一时间,黑云压境,阴霾四起,我国的领土完整和人民生活的幸福安宁面临着极大的威胁。越南当局的凶恶行径,引起了我国政府和人民的极大愤慨。但是,他们一意孤行,置我国政府和人民的严重警告于不顾,变本加厉,导致中越边境局势恶化升级!是可忍,孰不可忍?为了我国的尊严,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争已无法避免! 我国扬眉吐气日,越南鬼子横行霸道寿终时!11月26日上午,中央军委密令广州军区:速派战备值班部队开赴广西边境,支援边防武装斗争

军令如山倒,命令从军区从41军下到了我121师。为了祖国的利益,我们将奋起自卫还击!

一切服从战争,部队立即停止了干部转业,没走的,随部队与敌作战,走了的,重返部队上前线。当时,我们连队有几位已退伍回乡了几年的老兵也重新回到了连队,我连的副指导员张亦凡当时属于已经批准转业回乡了的干部,听到命令,毅然放下回乡的背包,跟随部队,整装出征上前线。

26日下午,部队的战前誓师大会从师到团到营、连全面展开!

我所在的连是361团通信连。团长时光荣,连长柯汉权,指导员覃火文,副指导员张亦凡,电台台长易炳辉。

在连队的战前动员大会上,覃指导员说:“同志们,我们这次是支援边防武装斗争,支援柬埔寨人民的抗越斗争。时间短,行动非常秘密,要速战速决,只打三天就解决战斗,名称叫‘高凉战役’。我们到边境是穿便服进去和敌人作战的。上级指示,任何人不能带有任何有中国字样的东西进去,不给越南人留下任何痕迹。大家更不要怕,我们的武器比越军的先进,一发炮弹打过去,方圆15公里内敌人的火力点、暗堡就全部摧毁了,在我们前面还有兄弟部队开路,我们打穿插只走大路的。”听起来,既鼓舞斗志又感到轻松,加上对越南当局的仇恨,从党员到群众,从干部到士兵,对越南当局的残暴行径更加义愤填膺,个个摩拳擦掌,争着要求上前线,《请战书》、《决心书》雪片似地递交到了连队。已批准转业而临时留下来的副指导员张亦凡在连队大会上态度坚决而深情地表示:“我虽然已批准转业,但我更深深的懂得,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战争需要我留下来,我坚决服从命令,为了祖国的利益,人民的安宁,我决心和同志们一起,义无返顾。

(二)

副指导员张亦凡不走了!在连队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交头接耳议论的,有竖起大拇指称赞的,也有为他能走而没走感到遗憾的。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就是那两年军队干部大精减的最后一批,在我团,乃至我师也为数不多了。是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的去留问题,使我们连队全体官兵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祖国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战争就是命令!

张副指导员和我们一样,按照部队的统一要求,重新整理戎装,把满头青发全部理成光头,有什么话要说,有什么东西要写的全部写到纸上,装入留守后方的包裹里。二十岁的我,也注入所有深情写了一封长长的留给我父母和亲人的遗书,小心地把它包好装进了留守的包裹里。这与其说是军令不可违,不如说是党的凝聚力、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深深地感染了我,是一个中国军人英勇无畏精神活生生的展现!

一切准备就绪,两天紧张的战前准备过去就是特别的平静。一晃就到了28日的下午,美丽的夕阳撒下串串金辉,透过“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市的叠叠奇峰,伴着黄昏,伴着夜幕,把万里晴空笼罩得无影无踪!一切在秘密而紧张的进行,一切在静静而激动地等待,等待指挥部下达出征的号令!

晚上,为了不影响驻地居民安静的生活,我们部队显得平静如常,团电影队继续为当地群众和我们战斗部队以及预备留守的部队官兵放映电影。也许是为了配合军队政治思想工作,尤其是为了配合战前的军队政治思想工作,团里特安排电影队为部队放映了战斗故事片《英雄儿女》,真可谓用心良苦,极大地激发了全体官兵的战斗激情和革命英雄主义情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此时的我也在想,且想得许多,也许年轻的缘故吧,反正心情特别激动,以前除了在电影里、报刊里、以及前辈们的故事里了解了一些打仗的情形,了解了战争的一些情况外,我们平常就只接触了没有生死之争的军训和军演。现在真的就要开赴前线,投入战场,接受血与火的洗礼,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验了,其结果将又怎么样呢?

(三)

我真想细细地继续想下去,可现实不允许我再有丝毫的多想!晚11点整,嘹亮的军号划破了宁静美好的夜空,惊动了天空4的点点繁星,也把我从放飞的思绪中叫醒!

这,不是往昔休息的号声,而是出征的命令!

全师参战部队紧急集结!副指导员张亦凡和我们一样,全副武装,按照党支部战前的分工,集合在我们的队伍里。

我们通信连分成四部:一部跟随团前进指挥所(简称前指);一部到基本指挥所(基指);一部去后勤保障指挥所(后指);一部则留在团预备指挥所(预指),121师彭副师长坐阵指挥我团的穿插作战。

根据当时的战争特点,越军打击的重点是我军的指挥所、通信枢纽、后勤保障和有生力量。我们121师是担负大纵深大穿插作战任务的部队,我团又是有名的“塔山英雄守备团”,是要为保障战争全局胜利做出牺牲的部队,我们是插进越南腹地的尖刀,越军将要予以重点打击的条件我们都具备。

按照命令,我团必须根据指定路线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阻止敌人后撤逃跑和增援。因此,我们的每一位官兵活着回来的希望是很小的,谁能活着回到自己的祖国,回到自己亲人的怀抱,就只能看谁的运气好了。张副指导员和我被派遣在后指,我们这个后指并不是后方的指挥所,而是前线穿插部队的后勤保障指挥所,有骡马分队、100炮连和民工担架营跟进。

我和常德籍战友胡道坤一部电台,担负穿插作战中“后指”与军、师、团及各兄弟部队的通信联系和保障任务。张副指导员具体负责带领后勤骡马分队运送枪支弹药和后勤保障。

(四)

11点38分,整装的部队终于出发了!我师分兵三路,一路由铁路输送,一路是汽车乘载,一路搭乘坦克开进!我们借着月光洒下的银辉,透过星星闪烁的媚眼,珍藏着无数的眷恋,向风景秀丽的桂林、向可爱的祖国和父老乡亲告别,浩浩荡荡地向中越边境进发! (待续)#部队历时五个昼夜紧张的摩托化开进,12月2日下午,来到了部队的第一个集结地----丛山峻岭环抱着的边陲小县----德保县城。按直线距离我们驻地到中越边界线只有几十公里,我们连队就住在县粮食局的粮食仓库里。

一到目的地,部队立即进入临战状态。我们的副指导员张亦凡不顾长途行进的疲劳,深入到我们各个班、排战士问寒问暖,看到哪个战士的脚磨出了血泡,他就马上找来卫生员檫洗上药。边疆的蚊虫叮咬特别多,还有不少战士因水土不适闹肚子,他更是关怀备至。:

有一次,我就因喝多了消毒水,是用消毒片消毒沉淀后的饮用水,拉肚子,他就亲自到厨房给我做“病号”饭,我夜间站哨警戒,本来我们是三个战士一组,他宁可自己不休息,也要跟到到哨位,看我能不能坚持。张副指导员的爱心深深地感动着我,我也看出了副指导员那疲倦身躯,我对张副指导员说:“副指导员,你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休息,我能坚持的,请放心!”他不仅对我,就是对每个战士都一样,当做自己的亲兄弟看待。

我更清楚得记得,在一次通报当地社情、敌情和边境武装冲突的情况时,副指导员带着浓厚的苏北口音饱含深情地对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祖国的安宁,祖国的尊严,来到边疆准备打仗,这是神圣而光荣的使命。我留了下来能和大家一起战斗,既是党和祖国的需要,人民的需要,也是我的要求,我的光荣。我决心和大家同生死,共患难,英勇杀敌立功,向党向祖国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部队临战训练一天比一天紧,出境作战的气氛也越来越浓,源源不断的枪炮声从边界传来,天天都有伤员和尸体运回后方。

战事一天比一天紧,为了防止越南特工对我部队的袭扰,驻地布防更加严密,各哨卡部队昼夜巡逻警戒,制高点全部控制着,阵地、车辆、武器装备全部披上了伪装网,就连我们每个战士整天都头带着用草藤树叶扎成的伪装帽。在抓紧丛林地带适应性训练的同时,我们利用休息的间隙帮助我边民挖防空洞,搞伪装,副指导员也总是身先士卒!

由于中越边境局势不断恶化和升级,12月20日,我部从德保县继续向边界靠拢。22日我们到达靖西县录岗公社荣劳大队,分住在壮族老百姓家里。我部也由秘密支援边防斗争的任务转为就地潜伏待命,进行紧张的临战训练。我广西、云南前线部队将全面出击,公开对越南侵略者奋起自卫还击!

时间一晃到了1979年2月,战斗即将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