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枪刺 第三卷 仰望天堂 六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8.html

六五

白崖手上青筋暴起,宣示着他极度紧张的心情!塑料包轻轻一动,一股怪味透出,呛得两人差点打了个喷嚏,两人急忙闭住呼吸。

身边嗦嗦突响,一条手臂粗、仅仅一米来长、头戴冠子的黝黑大蛇游来,理也不理旁边的胖子两人,全神注视着眼前的塑料袋,随后胖子两人骇然的发现,磨盘大的蝎子、浴盘大的蟾、手臂粗的蜈蚣、簸箕大的蛐蜒,一系列毒虫不知什么时候齐聚到身周旁边,一股寒意直接从尾椎骨漫上头顶。

两人急忙不动神色的往山上慢慢退远,几乎退出三百来米才退出齐聚而来的的虫蛇蚁蟾之间!很诡异,两人悄悄后退竟然没有影响、惊动到任何一之毒虫!胖子还要再退,场中情况突然急变。

阳光下那个塑料包突然急剧变大,两只骨雕已经变成车胎大,挣破塑料布趴了出来,远远地看去,胖子依旧能感觉到那种暴戾和诡异!一只只口器从黏糊糊的肢体里探出,闪电般向围在周围的毒虫什么的弹去!蝎子挥舞着尾针、蟾喷毒汁、蛇亮毒牙盘缠、蜥蜴挥爪、蜈蚣洒毒,蛐蜒利足似刀,一时间万头耸动,遍布在以两只古蛊为中心的直径百多米地盘内,众毒虫纷纷向中间的两只怪异东西杀去,看的胖子和白崖脸色惨白,一股淡淡的气味传来,两人心中竟然相继涌起前去争夺厮杀的念头!

两人相顾骇然,急忙再向山上退出几十米,那种古怪的气味的影响才淡的微乎其微!胖子口干舌燥,只觉浑身无力!远处的两只搏斗中的古蛊不断用口器吞食着被杀死的毒虫,体型逐渐增大,但是随着毒虫的极力反击,密集的口器也被毒虫们截断吞噬不少。

两只古蛊其中一只突然转头向胖子和白崖这边看来,两人心中一惊,那古蛊中间那只硕大的独眼眼中透露出一种残忍而智慧的光芒,两人心下一跳,脑海中竟然突然涌起杀下山去,救出两只古蛊的强烈想法!虽然脑海中强烈感觉不对,但是脚下不由自主的迈了出去!

胖子一狠心,硬生生的狠咬舌尖,彻骨的疼痛惊醒了神志,耳边清晰的诵经声传来,白崖也是刚刚以无上毅力将心神转入经文之中,刚刚清醒过来。看着已经迈出好几步的双脚,两人相顾骇然,忙忙如避蛇蝎向山上急退!

那厢的两只古蛊眼中竟然透露出一种绝望,凄婉的神态,陷于和毒虫们的殊死搏斗之中。白崖脸色苍白,喘着气说道;“移魂术!”

胖子也是吓得不轻,闻声问道;“什么移魂术?”

白崖;“古苯教信奉人的灵魂是可以转移的,就像天葬,人腐朽的肉体被苍鹰食后可以随着苍鹰的高飞而到达九天之上。古苯教认为人在将死之时,可以将灵魂使用秘法移到别处,遇到机缘巧合再复活。”

胖子回头看了一眼山下,觉得无比恶心,“你说这两只骨雕古蛊就是移魂术产物?”

白崖点头;“古籍记载,移魂之术巧夺天工,只是灵魂苏醒之时会发出吸引附近生灵捕食的欲望,这其实是纯净的灵魂能量!上师们在使用移魂之术是利用这种特质,将附近的小生灵吸引过来让刚刚苏醒的灵魂吸食以补充能量而成功复活!”

胖子差点吐了,“这两个古蛊上寄托了远古的灵魂?!太扯了吧!”

“快走!”白崖突然色变,扯着胖子就跑,胖子没心没肺的回头扫了一眼,浑身寒毛竖起,恐惧到了极处竟然不再哆嗦了,拔腿跑的飞快。身后山下原本正疯狂向两只古蛊进攻的毒虫们四散急逃,两只古蛊也发出绝望的啸叫,努力挣开两支还没发育完全的翅膀,扑腾着想飞上天!外围三线拇指粗、黑黑的汹涌蚁群正将毒虫们合围,蚁群所过,片草不留,迅速朝着中心涌去,只是顷刻间,看起来速度很慢的蚁群就淹没了场中所有的毒虫古蛊!

“行军蚁!”胖子跑的好远,才惊魂稍定。

“不是,是地狱魔鬼蚁!它们好食灵魂,是地狱放出的魔鬼!”白崖脸色时青时白,惊疑不定的说道。

胖子眼睛微咪一下,他已经恢复了正常,什么地狱魔鬼蚁他是不相信的,除了古蛊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些毒虫都是穷山峻岭之间常见的,只是个头大了不少,但是阿尔泰山深处人迹罕至,这么大的毒虫和‘行军蚁’也不是不可能没有。

此时已经跑到了山顶,胖子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急忙拿出一看,张弛那襁褓中的儿子可爱的笑脸在屏幕上闪动,这一刻胖子只觉得他可爱无比。急急接通,张弛的声音中夹杂着直升机的噪音传来,“胖子你哪里能不能确定一点地方,我顺着你的信号已经扑空两个地方了!你搞什么名堂?”

胖子心下一惊,涌起一种不太好的念头,“你到了那两个地方?先说说。”

张弛;“我刚刚找到了你们进去的那个通道,操他妈,我同行的一个人进去后出来却是在江苏句曲山,真操蛋!你现在的信号倒是确定不了位置啊!”

胖子苦笑;“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电话不是可以通么,你顺着我的信号好好找找啥,我现在能不能回家就全看你了兄弟。不过我这里刚刚看到了磨盘大的蝎子,浴盘大的蟾,我想这里肯定就是阿尔泰山深处,别地方这种生物也长不出来啥。”

张弛;“你等等,嘶····!你怎么跑到阿尔泰山死亡山脉一带去了,距我这里······靠!足足800多公里,你等着,我来想办法。”

胖子大喜;“你找到了准确地点?”

张弛;“嗯!你那里有点古怪,我大概需要12小时才能赶到,自个小心点啊!”

胖子连连应是,心下大定,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回头看去,白崖正忙着砍倒一些手臂粗的树干,将一处空地用树干成墙围住,仅仅留下一个狭小的进出口,胖子这才感觉到呼呼地风吹在单薄的衣服上还是很凉的。忙捡了一把枯枝,在木墙围成的空地里(3、4个平米的样子)烧上火,乘着天色还亮,又和白崖检了一堆材火,预备着夜里驱赶野兽。

想到野兽,胖子突然记起,直到现在,两人根本没见过什么大型野兽,难道说这一带全被猿人狩猎完了?摇摇头,不可能,这里距离猿人村子起码有好几十公里了,这些猿人也没有这么厉害的。

天色渐渐暗了,小小的空间里两人坐着还生了火,倒是显得很拥挤。其余空间也全被背包占了,烧了一会,将火移到狭窄的门口,两人在微微发热的地上倚着背包躺下休息,胖子在门口和四周撒上了不少的雄黄粉,疲累之下两人很快就睡着了。

两个小时之后胖子就醒了,看看时间也就晚间八点半,没有半点超出。看来一下旁边,白崖倒是还在睡梦之中。

怔怔的透过狭窄的‘门’看出去,火已经全熄了,外面繁星点点月色明亮,树皮盖住了小小的屋顶,也挡住了美丽的夜景。正想着心思,远处的一处地方闪亮了光亮,胖子一怔,以为自己眼花了,稍后再看,却发现光亮更大了!接着一架飞行器从哪里腾起,四周闪亮的灯光看不见了,只见到硕大的飞行器带着呼啸的声音远离而去。瞬间就不见踪影!

胖子一开始以为是张弛驾驶这直升机来接他,还是很高心的,但是随后就察觉出不对,随着对方远离,胖子紧张起来,这里不是深山老林子么,难道也有人烟!摸出望远镜朝着远处看去,灯光逐渐暗淡处距离这里还有60、70来公里,望远镜也看不清那么远,只是隐隐的能看出哪里山间谷地里有着大片的建筑。

“操!”,赶紧拿出手机,拨通张弛的电话,“张弛,你小子小心点,我这里直线60多公里外的山区好像有着一个什么基地。”

电话里张弛啼笑皆非的说道;“才发现啊!胖子、那是外蒙古的一个战略军事基地,和俄罗斯联合修建的战略基地!你和白崖现在已经越境了,我也是刚刚才发现,千万别声张,顺着西边方向后退10公里直线距离才是咱们国家,要是睡不着就小心点后撤,省的老子偷偷摸摸的来越境接你们。”

胖子气道;“扯淡,夜间你要老子走山道,还是直线十公里的原始老林子,你成心让老子送命不是,得了老子就在原地等着你来接我。”

匆匆关了电话,胖子还是害怕这通讯信号会被那个基地截听,讲聊几句就挂了。白崖却是已经醒了,听得胖子说出境了很是好奇,说他也没出过国,拿着胖子那望远镜左看右看。胖子无语,又是一没心没肺的家伙。

张弛回到乌市联系上了杨处长,将硬盘交了上去,之后杨处长很大度的协调了一架直升机给他使用,但是胖子这家伙莫名其妙摸到境外去了,这一下普通的直升机就无法实施援救了,张弛只得再次向杨处长求援,杨处长要求和他面谈,张弛不得不先返回克拉玛依。

在张弛的印象中克拉玛依是个油城,属于老工业城一类,但是眼前的城市干净整洁而生机勃勃,倒像是个花园城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