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野狼特种军 第一章 20. 野狼樱花当逃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09.html


一.自己活埋自己


关东军在东北横行霸道、胡作非为,被欺凌的“柳庄”妇女不是疯了就是上吊,这可惹怒了辽宁老少爷们。大刀会、猎人团、绿林军纷纷奇袭关东军,闯堂子、踩盘子。油库爆了、仓库炸了,今天大佐被杀,明天少将失踪,这些都发生在辽宁柳庄方圆一二百公里地界之内。

本庄繁司令召集紧急会议,土肥原为了捞回“川岛芳子情人联谊会”的面子,再挣回一次屁儿白,他立即怒吼:“命令特种军引导第三联队十万火急荡平柳庄,活埋土匪。”

本庄繁司令官立即下令:樱花正式由助手升格为特种军中佐副队长,配合野狼,血洗柳庄。

野狼的鬼点子加上樱花的馊主意,司令深信:特种军将会无敌于天下。

樱花反对土肥原特种军30人一起上的建议,三个人就行了。

野狼、樱花、猿猴连夜抬腿。黎明时,兵分三路各自抢占制高点,血色的眼睛盯着柳庄的一草一木。野狼爬上一棵参天古树,举起了望远镜,发现一棵树向柳庄方向倒过去,紧接着,一棵又一棵的树木都向柳庄方向倒过去。

第三联队一千兵、坦克、装甲车、汽车、炮车轰轰隆隆向柳庄压过来了。柳庄将大难临头。

万炮齐发,柳庄浓烟滚滚,熏黑了黎明的旭日,柳庄“大地震”成为一片废墟,村口千年古松燃烧,一口百年铜钟落地。柳庄顷刻被荡平。

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恐怖的宁静。

野狼断定:一颗颗消息树倒向柳庄后,全村村民早已坚辟清野,安全藏身于柳河岭的谷梁沟道。野狼悄悄潜过柳河摸进了柳河岭后坡,就听见几个老太婆和老爷们儿的声音,野狼爬在岩石后面做旁听生:

“哎,你说那汉奸为啥管日本兵叫太君?”私塾老先生说:“‘太君’这词是日本古语:就是不是自家父亲的胎儿,后来才整成了太上皇君子的意思。”“哟,原来都是些杂种、野种呀!他们妈就是娼妓、野鸡了。难怪姓野的遍地嘎啦都是,啥野田、村野、川野的。对了,还有个叫野狼的野种。”“野狼会说中国话,不带翻译官,哎,为啥汉奸翻译官只穿军裤、戴军帽,不穿军上衣呢?”“日本人就没把他们当人看,当一条野狗就是了,还想啥军装哩。”“听说野狼胸前长满了一堆白毛,叫儿孙们以后碰上他,对准白毛开枪,保管一枪一个准儿。”“野狼不是碎尸万段啦?他叫猎人教他打黑瞎子,猎人告诉他,先向岩洞里甩石块,野熊就出岩洞了,再开枪。结果哩,野狼向一个大岩洞甩石块,岩洞里跑出一列南满铁路的火车把野狼给压碎球了。”“哈哈,还听人唠呀,野狼的爷爷号称‘日本第一武夫’,甲午战争那会儿他住在苏州宾馆,憋得慌要拉屎,赶紧找一张报纸垫地上,拉完后用报纸一裹,甩出去,没想到甩到天棚上粘住啦,慌急找来服务生。服务生那溜光水滑的小眼儿一瞧一闻明白啦,故意问野狼的爷爷:你是怎样把屎拉上去的呢?”,“哈哈哈……”

野狼听得又气又笑,心想:这些老太婆是在用嘴皮说话,我们要用飞机大炮说话。该听听我们发言了。躲到一边发了电报立即离开坡地。

不一会儿,大炮、迫击炮、野炮打雷般轰轰炸进了柳河岭,鞋子、衣服片、胳膊、断腿、小孩一齐飞上了天。野狼呼叫:“打得好,空中飞人,天女散花,留几个活的,看看活埋是啥滋味儿。”

炮声停了,一千日军从四道梁里抓来30个老人妇女,还有一个小女孩叫柳柳的被母亲拉紧了手。三联队长大佐见这母亲年青俊俏,一偏头,两个鬼子一人抱开柳柳,一人拉起柳柳的母亲甩进汽车箱。

30个深坑挖好了,30个人老少爷们肃穆壮严地面对死亡。

此刻关东军司令部加急电报:司令部已被成千上万的土匪包围,各联队火速回城反包围。保卫司令部。

野狼对三联队长说:“你们赶快回去反包围,这30个坑我们帮忙了。三联队一千兵拥上汽车、坦克、铁罐头装甲车,黄沙滚滚远去。

柳柳这时睁大美丽的睛眼问私塾爷爷:“我妈妈去哪儿哪?”

“去……去后坡为你采花去啦,一会儿就回来给你戴在头上。”

“那些叔叔挖坑干嘛呀?”

“他们是野鬼子,不是叔叔。”

柳柳甜甜地唱起妈妈教的儿歌:“坡上红花开,柳柳头上戴……”

30个将要被活埋的村民,静静地听着柳柳的儿歌。自从他们叫儿孙们打“太君”野鬼子后,早就准备好了牺牲柳庄牺牲生命,他们可以不要家不要命,他们要的是不受欺不受气,变成鬼也是村边那口铜铸巨钟铁骨铮铮。

野狼一挥手,猿猴一个一个把29人推进坑里。

轮到柳柳时,柳柳睁大眼睛对猿猴说: “野鬼子叔叔。我请你把我埋得浅一点好吗?要不我妈妈采花回来就找不到我了。”

野狼、樱花、猿猴三人立刻僵立在那里,空气变硬了。

29个老少爷们从深坑里传来一声声抽泣,接着变为愤怒的骂声:“野鬼子,我们的义勇军、大刀会已经杀进你们东京皇宫啦,你们鬼日的日本天皇马上就要和我们同归于尽,为我们陪葬了!”

柳柳闪烁着双眼,毫不惧怕的象念书一样地说:“野鬼子叔叔,你能不能等我妈妈采花回来,把我和妈妈埋在一个坑里,好不好?柳柳求求你啦。野鬼子叔叔。”

猿猴被刺激得吼叫说:“你妈妈的花被大日本采去啦,她死也回不来了。”说完一掌把柳柳推进深坑,坑里传来“叔叔,叔叔……我要妈妈,我要妈妈呀!”

天真可爱的柳柳就这样被活埋了。

樱花再也控制不住,正要冲向猿猴被野狼一把拉起,转身离开。猿猴活埋了最后一个后,猛地怪笑怪叫起来,“第一次活埋人呀!”一拳砸凹了电台。

樱花早已忍无可忍飞起箭步踢向“沙包”,猿猴蹲在地上,樱花使尽忍术、格斗、拳击十八般武艺,在他头、脖、胸、背、腰、脚从头到下打得浑身铁青。打完后摔下一句话:“电台修不好,我杀了你!”两颗眼泪悄悄淌下,跑到一块岩石扑上去拳打岩石,嚎啕痛哭地喊叫:“妈妈……”

野狼僵在那里,柳柳纯真无邪地话语,象一把利刃起直刺心脏,比胳膊的枪伤和背上的箭伤还要痛得钻心。

而一个个被活埋的人,临刑前个个都象一尊尊钢铁雕塑,他在这群雕塑上猛地看见了两个中文大字:尊严!

而且决不是某一个被活埋者的尊严,那是谁的呢?

幼年军校、爷爷第一武夫、父亲天剑特种兵,从来没有教他认过这两个字。今天是第一课,中文版。

樱花捶打着岩石,猿猴捶打着自己脑袋。野狼背过身叹了一口气。

暴力可以摧毁一切,可是在柳柳那一声声“野鬼子叔叔,我要妈妈”的童音里,野狼感到武士道的运程和特种军的军殇,将来会不会真的成为柳柳的殉葬人呢?

樱花捡起一根根被炮火炸焦的树枝,一根一根地一共插上了30根。

他们仿佛觉得是:自己在活埋自己!

野狼猛地怒吼:“关东野狼特种军联队长大佐我命令,特种军只准杀正规军,谁要是给老子再杀老百姓,我就杀了他。”

樱花慢慢拔出手枪,低下头,朝天放了三枪。


二、追杀野狼


只听得“杀了野狼!活埋野狼!为柳庄报仇!”的漫天杀声,成千上万农民举起锄头、铁叉、耙子、菜刀、棍棒、鸟枪从四面八方坡上黑压压冲杀下来,附近村庄的老百姓为柳柳报仇来了,脚下尘土飞扬。

猿猴拔枪,野狼吼叫:“不准开枪!赶快撤退。”

退!看你仨往哪儿退?野狼已被千军万马包围了,杀声越来越近。“活埋野狼!”的声音如雷贯耳。野狼恐怖了,中国的老百姓一旦被激怒,比起武士道来还要霸道,还要玩命!

三个人慌忙逃到柳河边拔了三根芦苇蒿含在嘴里,一个个地滚进柳河,潜泳四十里,才浮上水面,四处惶惶张望。


三、追杀张学良


野狼三人上岸已是满天星斗。全功能特种兵夜光手表和北斗星对照,再凭记忆中的军图,野狼认定已经游到了关内。这是清龙河边的双山子镇。

清龙河边一堆接着一堆的篝火一直拉长了一二十里。野狼悄悄潜伏过去,叫了一声哥们儿,才了解到这是张学良关内的部队。三个旅三万人左右。

野狼无比兴奋,“专杀正规军”的战机来了,三人一合计,来他个“狼追兔子”的游戏,扫去刚才心中的恐怖害怕。

樱花一想起柳柳和柳柳的妈妈和自已的妈妈,就狠下决心要戏弄张学良一番。加之樱花亲自参战“九一八”,亲眼目睹东北军英勇顽强、浴血奋战,个个都是真正的男爷们儿。开头激战的场面充满了男人挑战的魅力,樱花崇拜这样的英雄,哪怕是自己的敌人。是敌人就要开枪,狭路相逢勇者胜。没办法,“将熊熊一窝”。小六子一道“不抵抗命令”,还没过招,全军二十万人就大逃亡。樱花打心眼儿里瞧不起这个“小六子”男人,今天,我一个女人,为了柳柳,和我的妈妈,樱花我要跟你姓张的玩玩儿“狼追兔子”的过家家。

野狼三人又一次点到了“小六子”的死穴,一旦打起来,肯定又是一道“不予抵抗”的命令。那好,三个人追三个旅,出出张学良的西洋象。

兵分三路把长蛇阵斩成三截,三发信号弹从三个方向同时升起,照亮了清龙河的东北军正在取暖宿营。

弹药库爆了,油库炸了,汽车炸了。就连野炮为啥也炸响了呢?

原来,野狼三人分别摸进了三个炮兵连,暗中手刃连长,拔枪命令炮兵:张学良派我前来传命令,关东军三个联队三千人已经压过清龙河。一旦打响,不许抵抗!野狼还了解到:三个旅长都在武昌的张学良身边。各旅领头的都是团长代旅长。野狼命令不明真相的炮兵:诸元校正清龙河,开炮!

一堆一堆几十里长的篝火,同时被三个不同地点飞来的炮弹炸得满天星飞。

果真张学良电台命令:“不许交战,敌人三个联队敌强我弱,我军三个旅分别向承德、遵化、抚宁撤退。”

命令声、汽车声、摩托声、口令声、跑步声整整齐齐。向三个方向有秩序地撤退。

野狼三人三个方向开车各拖一门野炮,开一路,打一路,打一路,追一路,三个人追三个旅,野狼三人快活得哈哈大笑。

东北军个个也不是孬种熊包,交替轮换地边打边撤,谁也不示弱。团长代旅长关鹏说:“老子今天就是不当逃兵了,抗命也要抵抗。”悄悄带着报务兵钻进了路边一片丛林。手榴弹、大刀片、长枪手枪排齐了,准备伏击关东军。

汽车开近了,关团长听出是东北军俄国式汽车声,不是关东军的东京牌,难道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不对!三个联队三千人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肯定是上了野狼的当。马上叫报务兵电令三个旅回兵追杀野狼。“狼追兔子”立马变成“东北虎追狼”的好戏。

“杀过去,老子的这一槽就来了三个驴头。杀呀!”

野狼慌了,传令樱花、猿猴,开车撤退!到清龙河上的关外建昌大凌河凌庄集结。

三个旅又追起了三个人,三个人却十分开心。胜利者的大逃亡。

那一夜张学良在武昌又吓了一跳。

当三个旅追到了辽宁省界,张学良命令:“我军不要因为那三个人就闯到关外、挑起关东军与东北军的战争。继续摆开长蛇阵,原地待命。”

你瞧瞧,这富贵人家为了保存点实力如保全金银财宝怕人打劫的日子,哪里比得上穷小子团长关鹏活得潇洒豪放。东北兵有个特点,我只要有一口气、一口酒咱就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天王老子咱也敢拔他一把胡子下来!

关鹏团长心想:唉,可怜的“小六子”啊。你怕个球呢,你有二三十万的部队,打他个万把人的关东军,再日他天皇后宫三千妃子,你他娘的发大财啦!这买卖你老爷子张作霖都敢做,你是他尿下的少帅呀,咋就这么熊样呢?打不来仗?可以叫来几个胡子、溜子教教你打打关东军的游击,奇袭他妈的窑堂盘子,杀掉将官再把俘虏收编过来,东北军是咋样?是他奶奶的联合国军呀!我的少帅,你这辈子肯定没戏了。我关鹏今天就不跟你“小六子”他娘的啦!

关鹏就这样悄悄离开了东北军,带领了一团人潜入关外,从此与关东军粘上了游击战,不久又编入了中共抗日联军。关鹏!你他娘的真牛啊!东北军个个对你竖起了大拇哥!


四、唐诗宋词退逃兵


野狼三人在大凌河凌庄会合,三人走进一家青砖大院。猿猴一脚踢开了门:“东家,来一桶热面皮,我这儿有银元。”

正厅堂的书柜前一个戴眼镜的老者手持半卷诗书,书桌上一个诗童抬头闪动亮眼看着爷爷,爷爷摸着胡须背手直瞅着这三人。

猿侯拔出匕首一边剔牙眼睛斜盯着老者。

老者拉开抽屉抓起一把二尺裁纸刀刮着胡须眼睛斜盯着猿猴。

樱花一把抓下猿猴匕首,抱歉的说:“老先生,其实我也十分喜爱唐诗宋词。”

“那就好,我看你的双眸颇有薛涛和清照之灵气,你怎么跟这二位混到一块儿啦。我活了90年,虽不说倚马可待。也是胸有诗书万卷。一身骨节正气,满腹锦绣文章,书生意气点兵,老朽心中自有林则徐之骨,左中棠之气, 就凭咱这中国士大夫之儒家风范,老朽就敢于在所有的关东军面前,不卑不亢,谈诗论词!”

樱花说:“请小诗童来一首吧。”

老者道:“孙儿,高声朗诵一首李白的《静夜诗》。”

“是,爷爷。”小诗童一字一顿朗声念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

樱花立即同一首歌二重唱:“低头思故乡。”她蹲下身子揽住诗童抱在怀里轻吻了诗童的头发。“再背一首好吗?”

老者说:“孙儿,再给他们背一首陆游的《示儿》”

“是,爷爷。‘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

野狼听出了杀气,却插开话题故意问:“‘乃翁’是什么意思。”

樱花笑道:“乃翁者,你家亲生父亲也,就是你爸田二郎。”

野狼慌忙甩一块银元在书桌上,拉起樱花就跑出大院,只听身后:

“哈哈哈哈......

“醉里挑灯看剑

沙场秋点兵

亲射虎,射天狼

还我万里三江!

哈哈哈哈——什么叫诗文!”

“当”的一声,一块银元甩在大院门外的青石坂上,滚进沟里。

野狼对樱花说:“我们已暴露,你把我家老爷子都给卖了,快逃吧您哪!”

“ 哈哈哈,乘风归来兮又乘风归去也!”

野狼回头,只见老者双手后背,挺胸傲立,道骨仙风。野狼又看到那两个中文字——尊严!

而樱花想起了柳柳、关鹏和“小六子”。

那么猿猴此刻他想干嘛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