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 正文 开 箱

友忆思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URL] 外面看不到阳光,阴暗的走廊里时而响起喧嚣时而寂静无声,又有脚步声慢慢走来,放下食物后离开。好似经过了无数的岁月,时间仿佛已经消失,警察像是把禁闭室里还有人这件事遗忘了。 田戈在黑暗中眼观鼻尖,意守膻中,呼吸依旧悠长。只是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快无法压制住心中的焦躁了。 外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



外面看不到阳光,阴暗的走廊里时而响起喧嚣时而寂静无声,又有脚步声慢慢走来,放下食物后离开。好似经过了无数的岁月,时间仿佛已经消失,警察像是把禁闭室里还有人这件事遗忘了。

田戈在黑暗中眼观鼻尖,意守膻中,呼吸依旧悠长。只是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快无法压制住心中的焦躁了。

外面,应该只过去五天,但田戈却感觉时光被放大了无数倍,比在特种部队受训时那段最难熬的日子还要折磨人。在这五天,田戈想了很多,关于周圆圆和刘寿源的死,还有如影随形的追杀。他几乎把所有可能性都想到了,甚至于猜测集团在西藏亚东的大项目下马了,集团需要一个安静的替罪羔羊,于是刘寿源被害了。当然,这只是无数荒诞猜想的一例,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那可是过百亿的大项目,不是随便就能终止的。

冷静的头脑,坚定的信仰,似乎都在七年的平淡生活中磨尽了,只能在更加残酷的环境中才能再次浴火重生。

田戈再次忍住站起的冲动,把填满脑海的杂念全部抛出去。虽然知道被困在这里对自己非常不利,但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田戈相信那个阴谋的策划者一定会想办法把他弄出去,因为那把钥匙在警方手里,还因为想要打开招商银行的保管箱并不那么容易。就算那个阴谋策划者与警方中的败类沆瀣一气,能拿到证物钥匙,那他们还缺一把招商银行的钥匙,就算银行有关人员屈服于淫威交出了钥匙,那他们也还是打不开保管箱,因为没有开箱的密码。除非他们强行破坏保管箱,但对于一家异常重视客户隐私的企业性质银行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

招商银行保管箱业务分A、B、C、D、E五个等级,除了在各分行大堂里的保管箱外,其他四个等级的保管箱业务都在总行地下三层的保险库,那里戒备森严,各种先进的防盗措施仿佛科幻片里的场景。

田戈曾陪一名客户进过招行保险库,见识过层层设防的阵势,也了解了一些招商银行保险库的规程,那是不亚于国际一流的贵重品保险库。而且就算是全副武装的守卫人员,每次进出保险库也都要进行全身检查,以杜绝内盗现象。甚至于客户如果忘记了开箱密码或遗失了钥匙,必须拿户口簿和当地派出所的证明材料,以及在两名或两名以上户口簿上的家庭成员的陪同下,银行才能强行破坏保管箱,取出里面保管的物品。如果警察以办案名义要求打开保管箱,那必须有警方和法院及当事人或当事人所在单位的代表在场,才能打开保管箱。如果遗忘了密码,那么解决办法同上。

田戈相信阴谋策划者为得到钥匙不惜杀人,那就一定是不想保管箱里的秘密曝光。所以不太可能会走正常程序,在警察与法院的人眼皮子底下打开保管箱。而田戈是刘寿源生死委托保护钥匙的人,在外人看来,他应该也知道密码才对。

但是,保管箱的密码是什么呢?田戈记得刘寿源把信封交给他时说过,密码在信封上,可他试过,信封上的密码是交通银行储蓄卡的密码。但除此之外,刘寿源并没有告诉他其他密码。那么密码会是什么呢?田戈想到周圆圆让他转告刘寿源的那两个字:冬雷,变成拼音是donglei,按拼音字母顺序编成数字是:4151471259,但是这个,会是密码吗?

已经过去五天了,那个阴谋的策划者还没把他弄出去,难道说,对方早就知道了密码?这个念头一旦生出,便再也无法消除。田戈坐不住了,他呼吸变得紊乱急促,睁开了眼睛。

正在这时,走廊里响起直奔禁闭室而来的脚步声。

田戈深吸一口气,将杂念压下去,重新摆好瑜伽秘术打坐的姿势,做出一副心静如水的样子。禁闭室的门开了,仿佛能灼伤人眼的强光射进来,田戈脸上无悲无喜,如老僧禅定。

“田戈,恭喜你,你的犯罪嫌疑被洗清了,出来吧!免费食宿的好日子过去了。”是周子翔的声音。田戈没有立即睁开眼睛,他站起退后回到黑暗中,冷笑着说:“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有这么便宜的事?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

“你别太得意了!居然会有人替你洗清嫌疑!开箱时还必须要你也在场!”周子翔的声音透着愤恨,让田戈有些莫名其妙。周子翔原地踱了几步,又说:“刘寿源存在招商银行的保管箱,我们不知道密码,打不开。我想,他最后时刻把钥匙交给了你,你总该知道密码吧?”

想到刘寿源的惨死,田戈眼角一阵潮湿。他渐渐适应外面光线后,眼睛慢慢睁开一道缝。田戈看到仿佛苍老了十几岁的周子翔,那双充血的眼睛像传说中的吸血鬼。田戈向前迈了一步,走到光亮处,面带微笑地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不告诉我们你打算告诉谁?那些害死圆圆害死刘寿源的人?还是你根本就和那些人是一伙的?我早就看出你不可靠!”周子翔气极,那张脸在灯光下狰狞扭曲,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田戈看着周子翔的脸,突然一愣,他觉得这张脸很熟悉,而且周子翔刚才提到周圆圆时只呼其名,另外他俩都姓周,那么,难道两个人是兄妹?于是田戈突然问:“你妹妹的尸体找到了?”

“还没有!”周子翔没好气地回答,随即恍然。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说:“跟我走,现在保管箱里的东西必须公开,罪恶必须得到惩罚!然后,你也要为你的莽撞无知付出一点代价。”

签字,领回自己的物品,田戈发现竟然有刘寿源给的那张交通银行储蓄卡。

离开看守所时,高墙外停着十几辆豪华轿车。田戈一眼便看到那个叫雷异的年轻人,他穿着干净整齐的衣服,规矩地站在一个中等身材面目普通的中年人身边。田戈刚走出大铁门,雷异立即对那个中年人说了些什么,中年人迎过来。他身后跟着七八个人,个个如临大敌。田戈认出来,有四张熟悉的面孔。田戈不想理睬这些人,但周子翔却站住了。

“我叫雷一鸣,是雷异的父亲。你就是田戈?我的那几个保镖都是你打倒的?”雷一鸣问,似乎不太相信。雷异在他身后探头探脑,又变得没一点稳重气。

“嗯,有事吗?”田戈点点头,不温不火地说。雷一鸣一把将雷异拉到面前,对田戈说:“我这个儿子不太懂事,给你添麻烦了,今天来是叫他给你道歉的。另外,我想聘你当我们公司的安全顾问,月薪一万,合同已经拟订好了,待会儿你签个字就行了。”雷一鸣理所当然地说,似乎田戈一定会同意他的安排。

“不好意思,麻烦你让开,我还有事。”田戈说着再次回头看周子翔。周子翔轻咳一声,上前一步,开口说:“雷先生,很感谢您对我们警方工作的支持,和替这个家伙洗清嫌疑。但是现在,请您让开,我们在执行公务。”

“那么,只要你想通了,天鸣集团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雷一鸣让开路,七八名保镖分列两旁。田戈从中通过,颇有几分上山入伙当草寇的味道。

田戈没有任何表示,大步向前。但他心中却在想雷一鸣这种身份的人,居然替他洗清犯罪嫌疑,这事本身就有些可笑,令人怀疑。

现在是2008年3月22日,下午两点,警车载着田戈风驰电掣地驶往嘉安市的招商银行总部。期间田戈问在他被关押期间外面都发生了什么,周子翔却金口难开,什么都不肯透露。警车很快到达招行大厦,早有人在门外迎候,带着两个人进入安全区,保险库的守卫对三个人进行全身检查,手机、相机包括金属物都被要求留在外面。

“哎呀,田戈同志,你终于出来啦!我早跟警察说过,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人人都知道你田戈是热心肠的好人,怎么可能杀人?”账务主管汪伟竟然在保险库内,刑警队长孙常骅也在,人群中似乎还有法院的人。保险库门外还摆放着一堆工具,像是准备破坏保管设备强行开箱。这让田戈一愣,那个阴谋策划者居然不怕秘密公开,难道是已经窃取了保管箱里的东西?

田戈的眼睛在汪伟身上转了几圈,一脸厌恶,什么话也没说。汪伟碰了个钉子,却毫不介意,脸上仍旧春风不减。

“行了,时间紧迫,现在就开箱吧!”嘉安市刑警大队长孙常骅说,他侧对着田戈,眼睛盯着某个保管箱。孙常骅今天一身便装,面孔冷峻,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出一种晒伤后难以自愈的灰白,而且左眼球是瞎的,蒙着层灰,瞳孔里是盐晶般的沙白。

这时,银行的工作人员开始解释,不能开锁的原因就像田戈所知道的那样。没有密码,主副钥匙的锁孔都被护板挡住,就算有钥匙也打不开保管箱。

“这就是说,现在就等我来输入密码啦?”田戈扫视一周,像是轻声问自己,“可我为什么要打开保管箱?老首长要我保管钥匙三个月,也就是说,他认为不应该提早打开这个箱子。那你们,又都是为了什么急着想知道箱子里存放了些什么?而且必须要我在场时开箱?”田戈说着停下,怒目圆睁地扫视一圈,那目光像要看透每个人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但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都坦然毫无闪避。田戈困惑了,最后那句话也就没说出口,可仍在心里不停回响着:“因为你们心里有鬼!心里有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