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 正文 第三章 不可完成的任务

友忆思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URL] 审讯的结果是田戈不再说一句话,因此被丢进周庄看守所的监室。 这是个六人间,五个人躺在床上,并没有睡觉。他们脸上有恶毒的笑意,像是走进门来的不是人,而是新到的玩具。空的床只有一个上铺,田戈揉了揉刚解开手铐的手腕,向自己的床位走去。 “嗨!小子,懂不懂规矩?先过来给老大敬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



审讯的结果是田戈不再说一句话,因此被丢进周庄看守所的监室。

这是个六人间,五个人躺在床上,并没有睡觉。他们脸上有恶毒的笑意,像是走进门来的不是人,而是新到的玩具。空的床只有一个上铺,田戈揉了揉刚解开手铐的手腕,向自己的床位走去。

“嗨!小子,懂不懂规矩?先过来给老大敬个礼!”下铺的人猛一拍钢管床,声色俱厉地吼。田戈退了两步到屋子中央,环顾一圈后笑了,轻声问:“谁是老大?”

“这儿呢!长眼了吗孙子?没看到我这一身王霸之气吗?”某个床铺上,一个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干瘦的年轻人扬起下巴,嘴里像含了冰块似的含糊不清地说。年轻人的头发已经长出一寸,让没有多少肉的脸更显得细长,一双不大的眼睛半眯着,神情倨傲,整个一副被惯坏了的二世祖的形象。

田戈轻拭鼻尖,疑惑地问:“王八之气?是什么东西?”

那个年轻人顿时气极,跳下床,细胳膊细腿,活像提线木偶。其他几个二三十岁身形魁梧的男人也跳下床,慢慢围过来。

“怎么说话呢?我们老大可是国际著名黑客组织‘苹果乐园’的发起人,多少国家通过缉,美国更是把他列入‘最不受欢迎的人士’之一。你个土鳖,见了这么大的人物还不快过来问安?”一个打手骂骂咧咧,语气中透出自己都不相信的低调,很有种无奈的味道。

“苹果乐园的‘CK’?”田戈多看那年轻人一眼。

“苹果乐园”是一个名气很大的黑客组织,犯过多起大案,像“千禧年多国卫星失控”,“英国核弹指向目标错误”,“南非多名富翁一夜破产”等。“苹果乐园”的发起人“CK”主张法治,曾发帖表明要“均天下的富贵”。但五年前该黑客组织突然销声匿迹,传“CK”因受通缉而出家避祸,其组织因此解散。

田戈轻蔑一笑,五年前“CK”就已经成名,如果眼前的年轻人是那个著名的黑客,那他五年前的年龄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田戈不相信一个十二三岁的儿童能震动黑客世界,那样的情节只会出现在文艺小说中。

“嗯,果然有点‘小王八’之气。”田戈对年轻人点点头。

“嗨!这么不开面?在周庄看守所得罪了我们雷少爷,可是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其中一个像大哥的人喷着冷气说。

年轻人挤进四个人中间,吐掉嘴里的糖,掏出副眼镜戴上,手里握着一端磨尖的牙刷,颇有几分不良年轻人的模样。他指着田戈说:“孙子!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雷!”

四个打手面面相觑,没有立即动手。田戈微笑着说:“是挺雷的。”

“你们上!谁第一个把这个孙子挨趴下,回头我叫我们家老爷子给他升职!”年轻人挥舞着牙刷大叫着。四个打手脸上有愧色,又相互看了眼,向田戈扑来。

田戈早看出来这四个人都是混江湖的狠角色,却心甘情愿自降身份,所以这个年轻人的家世非富即贵。只是不知道年轻人犯了什么事,居然用钱都不能摆平,要被关进看守所。

田戈没时间再思考这些,因为四个打手扑了过来。不过对于受过专业搏杀训练的田戈来说,四个人的江湖路子虽凶狠,但却漏洞百出。只短短一分钟不到,四个人就都倒地不起。不过田戈也挨了几拳几脚,嘴角带血了。威胁解除后,田戈开始思考,那个刑警大队长孙常骅坚持把他关进这间监室的目的。难道是借刀杀人?可又不像,这年轻人就是个被惯出毛病的二世祖。那把他关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正这时,年轻人突然高举牙刷尖叫着进行自杀式袭击,田戈闪身让过,顺便在他后腰上踢了一脚,尖叫突兀地停止了。

田戈喘着粗气躺到床上,不再想把他关到这间监室的目的,开始思考别的问题。房间里的其他五人横七竖八地摞在墙角,呻吟声不绝于耳。田戈啐了口带血的痰,觉得自己蠢透了,七年的平静生活让他体能下降了很多,高压下的分析应变能力更是大不如前。

其实在刘寿源交给田戈钥匙时他就该想到,周圆圆是因为这把钥匙遭遇谋杀。而在田戈回到嘉安市后,不管那个年轻杀手还是后来的老少组合,穷追不舍的目的大概也仍是这把钥匙。至于周圆圆,张良石应该没从她那找到钥匙,不然不会费事制造周圆圆失踪的假象。周圆圆的西藏之行根本就是在转移某些人视线。所以,这把钥匙就是连接一切的线。那么,这条线上的牧民次松一家及大佛光寺的洛桑,又与周圆圆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呢?还有刑警队长孙常骅和神神秘秘的周子翔,以及眼前的这几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与那把神秘的钥匙又有什么关系呢?又或者毫无关系,只是巧合。

田戈想到这时,那个年轻人试图站起来,田戈随手抓起枕头砸过去,年轻人应声而倒。没了碍眼的人,田戈继续思考卓林拉日雪山之行中周圆圆的那些怪异举动。

或许周圆圆从进入黑光峡谷后就断定自己凶多吉少,是因为早就对张良石有所怀疑吗?周圆圆做出与田戈接头的假象,试图迷惑要杀她的人,让那个人无法判断钥匙究竟在谁手上,但这并没能保住周圆圆的生命。那句冬雷,很可能是周圆圆临时想出来的,所以刘寿源在听到冬雷时才会有那种不明所以的疑问。而杀手之所以没对田戈下手,是因为还没有找机会拷问钥匙的下落。所以,才会有之后发生的这些事。至于刘寿源的死,或许是阴谋策划者已经得到钥匙,所以决定杀人灭口,消除最后的隐患。

这样推理,事情的脉络就清晰了,可牧民次松和许放工的死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恶劣的栽赃?那为什么不是赵湖和王亚雷?或者赵湖和王亚雷已处在危险之中。

田戈心头一惊,因为这场阴谋而让普通人丧生,那是他不愿看到的。虽然田戈现在的身份也是个普通人。

“戴眼镜装死的那个,过来,替我办件事。”田戈指着不敢动弹分毫的年轻人说。年轻人闻言立即把半歪在鼻梁上的眼镜甩掉,一副我不是戴眼镜的人的模样。他的那几个打手相互看看,最后把吓哭出声的年轻人推搡出去。年轻人贴着墙挪了几步,飞快地跑到门前向外大喊救命。

田戈点点头,微笑着说:“孺子可教也!你们几个,不用我教了吧?”田戈说着又转过头看向年轻人的打手们。他们惊惶了半天,终于明白田戈的意思,忙连滚带爬地跑到门口,扯开嗓子拼了老命地大喊救命,就仿佛与他们同处一室的是恐怖片里的恶鬼,而非人类。

“吵什么吵?不知道别人还要睡觉吗?”对面监室里有人吼。附近的监室则响起砸门拍墙声,犯人们都被那鬼哭狼嚎的呼救声吵醒,他们念咒般传递着一句话:“是104室!”并从门上狭小的窗口向外张望,那一双双兴奋的眼睛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像一团团鬼火。值班的看守拎着警棍挨个门地敲,警告犯人不要闹事。犯人们却都像中了邪火,越敲越兴奋地号叫起来。

田戈皱起眉头,对年轻人和他的打手们断喝一声:“停!”门口的五个人立即噤若寒蝉。“看来你们的人缘可不太好啊!这么多人等着看你们翻船。”田戈这么说时,那几个栽了面的打手眼中恶光涌动,但畏于田戈绝对压制性的拳脚,始终没敢再上前。

“雷异,刚才是你的打手们在喊救命吗?怎么回事?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吗?别以为你有个有钱的老子就可以嚣张。出来混,早晚要还的!”这个面孔还带有几分稚嫩的警察严肃地说,可最后那句话却让田戈笑出声。小警察也意识到不妥,又加了句:“天不罚你们,还有我们人民警察!”

“我知道错了,随便欺负别人是不对的,我以后一定改。”雷异说着回头望了眼田戈,哭出声来,一脸受到了天罚的凄惨表情。雷异的表现让小警察惊诧不已,差点以为认错人了。

田戈从床上跳下,慢步走到窗前,雷异和他的打手们立即贴着墙根让出路,退回到监室最里面。田戈没理会他们,只对窗外的呆若木鸡的警察说:“同志,麻烦你去找一下领导,就说我有重要线索汇报。嗯,等一下,就说是保管箱的事。”

田戈的话音刚落,窗外立即换了个人,周子翔阴沉着脸站到对面。“你知道保管箱里是什么?”周子翔问。田戈一愣,他居然没听出周子翔是什么时候来的。或许,周子翔一直就没有离开。

“不知道,我是想提醒你们,许放工死了,赵湖和王亚雷很可能也有危险。”田戈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他能想到,警方怎么可能会想不到?

果然,周子翔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眼睛里几乎能喷出火来,恨恨地说:“还用你提醒?我们早就派人保护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清楚,跟我们警方合作,为国家做点什么吧!给他换单间,谁也不许见!还有,这一堆把看守所当宾馆的垃圾全赶出去!浪费国家粮食……”

周子翔转身离开后,田戈被押送往禁闭室,沿途的监室传来阵阵掌声,仿佛欢送英雄。田戈没有理睬他们,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英雄。

禁闭室里漆黑一片,田戈在床上躺下,长出口气,心情又沉重压抑起来。周圆圆失踪了,他无能为力,现在刘寿源又死了,他依旧什么忙也帮不上,而且还被人牵着鼻子走,眼看着阴谋一步步扩大却毫无办法。

“也许,是应该和警方合作。”这个念头刚涌起就被田戈否定了,如果可以跟警方合作,相信国家相信党的刘寿源怎么可能不报警?那就说明警察队伍里出现了问题,让刘寿源无法信任。田戈翻身躺正,脚心相对,双手叠加于腹部,呼吸渐渐悠长。在解除高度紧张之后,他终于睡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