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 正文 保管箱里的秘密

友忆思 收藏 0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URL] 一个多小时后,田戈离开医院时仍难以置信,真正的张良石竟然是个女护士,在三个月前因同性感情问题割腕自杀了。至于是真自杀,还是他杀,田戈打算交给警方去查明。 张良石的线索到这里断了,田戈驾车驶往周圆圆居住的小区。 这是幢安装有语音对讲系统的公寓楼,但大门敞开着,根本无人管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



一个多小时后,田戈离开医院时仍难以置信,真正的张良石竟然是个女护士,在三个月前因同性感情问题割腕自杀了。至于是真自杀,还是他杀,田戈打算交给警方去查明。

张良石的线索到这里断了,田戈驾车驶往周圆圆居住的小区。

这是幢安装有语音对讲系统的公寓楼,但大门敞开着,根本无人管理。田戈乘电梯到顶层十七楼,然后才发现一个问题,与其他楼层不同的是,十七楼只有两户,所以根本没有1704号门。而十七楼的其他两户都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田戈想从周圆圆住所寻找线索的愿望也落空了。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田戈心头阴云密布,他开车到了周圆圆父母家,远远的就看到尘土飞扬的清除建筑垃圾的工地。田戈找到管事的一问,才知道这里半年前就开始拆迁了,而田戈提供的地址也并不存在。这样,周圆圆的问题似乎更大,她除了在公司存在外,她的住址并不存在,她的家人并不存在,她像一个来自人事档案里的幽灵,突兀地存在着。

这样一个隐藏了全部真实个人信息的女人,居然能爬到副总经理助理的位置,还深得刘寿源的信任,这事本身就透着诡异,周圆圆更像是一个潜入的商业间谍。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她是来自警方的卧底人员。

田戈把车停到路边,线索都断了,那接下来该查什么呢?他有些茫然,从西藏到嘉安,处处是谜团。而不管是张良石,还是回到嘉安市遇到的那些身手了得的杀手,他们似乎都在寻找什么。如果这样东西在周圆圆身上,那她到亚东县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想到这里,田戈想到刘寿源临终前给他的那把保管箱钥匙,或许只有那把钥匙才能解开所有谜团。

就在田戈准备打电话问周子翔是否有张良石的个人信息时,他突然发现车外的情形不对,前后有两辆车堵住路,四周有七八个人正在靠近中。田戈猛地打开车门,那些人立即飞快地奔过来,大喊:“警察,不许动!”田戈早看出他们是警察,而且前后扫了眼便知道整条街都被封锁了。为抓他很可能动用了几十人的警力,所以田戈下车后便高举双手,放弃了抵抗。

“田戈,有证据表明你参与了一桩经济敲诈案,及两起谋杀案,现正式批捕。”周子翔从晃动的人群间走出,面色阴沉。

“我能问一下,出了什么意外吗?”田戈艰难地回头问。周子翔眼皮一跳,反问:“你不奇怪我们怎么找到你的?”田戈笑了笑,说:“跟踪器嘛,呵呵,我大意了,没料到你们也开始玩高科技了。那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周子翔接过刑警从车上搜出田戈分析记录用的本子,翻看了几页,并不回答田戈的问题,示意押着田戈的警察把人带走。只是在田戈经过他身边时,周子翔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鬼才知道出了什么事!”

十几辆警车从街的两头驶出,警笛长鸣,长长的车队倒像是国家重要领导人来视察嘉安市。田戈坐在警车里,大脑极速运转,中午时情况还对田戈有利,但现在却急转直下,而且连周子翔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说,下午,发生了不利于田戈的重大变故。

“可警方为什么不在医院或小区居民楼内动手呢?担心我劫持人质?”田戈安静地坐着,双手在阴影里轻微活动。他完全有把握瞬间挣脱手铐,当年的训练里就包含这项自残般的脱困手段。但挣脱手铐后又能怎么样?毫无头绪地乱撞,不如暂时看看那个阴谋策划者究竟想做什么。田戈这么想,随即闭上了眼睛。

凌晨两点,由于长时间被强光灯照射,田戈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从晚上九点半多被带进审讯室开始,桌子后的人就一句话也没问,只强迫田戈睁眼对着灯光,不许睡觉。桌子后的人换了几批,田戈能听到他们在门外的低声交谈,似乎要到四点钟才会正式开始审问。田戈放松身体,目光散乱,像是意志已经崩溃。

“别等了,开始吧,早上专案组还有会议。”有人在桌子后说,灯光压低。但田戈的眼前仍旧是只有白光,不过他听出那是周子翔的声音。

经过简短的审问程序后,审讯进入实质性阶段。虽然田戈红肿的眼睛不停的流泪,而且巨大的白色光斑影响视线,但田戈已经能看到桌子后的人。周子翔的身边坐着个不说话的中年人,他直直盯着田戈,阴郁的眼睛里似乎有不屑的冷笑。

“接下来,交代一下你敲诈华天集团副总经理刘寿源的经过吧!”周子翔用他那副不带感情色彩的嗓子说。可田戈却听出,他自己都不太相信这种可能性。

“我没有敲诈副总经理,你们这是诬陷……”田戈的话还没说完,周子翔猛地一拍桌子,撕开一样纸制的东西,倒出什么捏在手上,在灯光下向田戈逼近,厉声问:“那你看看这是什么?如果你没敲诈刘寿源,那这张账户名为刘寿源的银行卡怎么会在你手上?要不是有人匿名举报,还真让你得逞啦!”

田戈用力眨眼,好半天才从视角边缘看清,竟然是一张交通银行储蓄卡!田戈脑海一片空白,难道是刘寿源给他的那张?他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了,原来全都在人家的监视下。银行卡在这里,那钥匙大概也被拿到了吧!

但是,会是谁匿名举报的呢?田戈想到了那个老者和少女,还有最初的年轻人。田戈暗暗后悔,他早该料到与这些人沾了边,事情就没那么容易了结。

“这是刘副总经理临终前交给我的。我向你提到过,刘副总经理要我替他保管东西,就是这张卡,和那个东西……”田戈抑制住狂乱的心跳,开口说。但再次被周子翔打断,他几乎是吼叫着在问:“那你为什么不交给我们警方,而要寄到上海去?说!你到底和刘寿源的死有什么关系?”

田戈轻轻晃了晃头,似乎周子翔的吼声是一群嗡嗡乱飞的苍蝇。他不紧不慢地抬头看过去,周子翔的脸在白色光斑后出奇的怪异,像一副即将泯灭于大火的油画。

“老首长把钥匙交到我手里,要我保管三个月。可惜连一天都还没过去,钥匙就落到你们手里了。”田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不当兵七年了,看来我真的是老了。”

周子翔的声音不再平直,有些气急败坏地吼:“你这是消极对抗!立即回答问题!”周子翔这么吼时,他身边坐着的中年人动了下,像是拍了拍他的胳膊。灯光后的周子翔愣住了,好半天才慢慢坐下。

“好吧,关于钥匙的问题,我们待会儿再说。现在交代一下,你是怎么毒杀黑光峡谷外的藏族牧民次松的?这可是关系到民族安定的大问题。还有,你是怎样下毒杀害许放工的?我希望你可以坦诚一些,要知道我们既然这样问,就一定是掌握了极其重要的证据。”周子翔焦躁地从烟盒抽出支香烟点上,大口地吸着,不一会儿烟雾便把他笼罩在灯光里。

“你不觉得,作为医生的张良石的嫌疑更大些吗?”田戈早就察觉到,周子翔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掌握审问的主导性,倒像是在做戏向他透露案情。既然如此,田戈就直接问了他想知道的事情。

周子翔在闪光的烟雾里挥了挥手,咳嗽几声,说:“真正的张良石是个女的,三个月前就死了,死因还在查。所以和你们登山的那个张良石,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关于这个冒名者,我们知道的不比你多。”

这时,周子翔身边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了,他清了清嗓子,手指在桌上叩了几下,开口说:“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孙常骅,是市刑警大队队长。据我们调查所知,你在牧民次松一家离开帐篷后曾经追上去过,你们之间说了些什么?次松的小儿子说他父亲在雪崩后第三天,回到家就一直抑郁不乐,后来吃了你送的饼干,立即中毒身亡。而许放工在送到医院抢救时也说过,饼干是你送的。这些,你怎么解释?”

“饼干每个人都有份,至于牧民次松和许放工为什么会中毒身亡,我无法解释。”田戈的思路被打断,他想不明白牧民和许放工的死因。

巧克力饼干是在超市成箱购买,到亚东县后分配到每个人手中,后来出了黑光峡谷,田戈曾送给牧民的儿子两包饼干。而这期间,张良石和周圆圆都吃过,田戈是亲眼看到的。既然三个人都没事,那牧民次松和许放工怎么会中毒呢?

躲在灯光后的孙常骅没打算让田戈想明白这个问题,他又清了清嗓子,冷笑着问:“刘寿源给你的钥匙,据我们调查是招商银行贵重品保管箱的副匙。好像有很多人都想得到这把钥匙,甚至于杀人。而最终,刘寿源却把钥匙交到了你手里。可以告诉我们,保管箱里有什么东西吗?”

田戈脑海里嗡嗡作响,许多曾经发生的细节在眼前飞快掠过。此刻正是图穷匕首见,那些让他困惑的问题突然间瓦解冰消,他想到了那条贯穿一切的线。

“呵呵呵,我可以不回答吗?”田戈释然地笑,并回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