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 正文 并不存在的人

友忆思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size][/URL] 田戈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的推测是正确的,那警方的通缉令最迟明天就会发出。在这之前,田戈还有一点时间,为可能面临的状况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准备。 离开华天大厦外的人群后,田戈走进最近的一家邮局,以挂号形式把钥匙和银行卡寄往上海一幢已经拆除的公寓楼,寄件人地址、姓名则留的是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



田戈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的推测是正确的,那警方的通缉令最迟明天就会发出。在这之前,田戈还有一点时间,为可能面临的状况做一些有利于自己的准备。

离开华天大厦外的人群后,田戈走进最近的一家邮局,以挂号形式把钥匙和银行卡寄往上海一幢已经拆除的公寓楼,寄件人地址、姓名则留的是华天物流公司和经理王雨田的名字。田戈写了张字条在里面,要王雨田把东西转交警方。田戈计算过,挂号信到上海查无地址,再返回嘉安退到华天物流公司,一去一回可能需要五六天左右的时间。这一段时间,田戈可以放开手脚展开调查。就算再次失手被抓,他们也不会得到那把钥匙。

做完这件事后,田戈给妻子唐一茗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又惹到新的麻烦,可能会躲几天,也可能会关进去。唐一茗沉默了会,说她会一个人装修家,然后哪里也不去,就在家里等着。田戈坚硬的心再次被打动,他匆忙挂断电话,但眼泪还是滑落下来。

快到中午了,田戈站在街头,突然茫然无措。

事情从亚东县的徒步游就开始诡谲异常,例如在帕里的宿营地,帐篷外无人的脚步声,虽然警方说那是高原鼠兔发出的声音,但田戈认为里面真的有人类的脚步声。再例如卓木拉日雪山上的宿营地,山洞里古怪的呻吟声,和周圆圆的失踪。呻吟声可能是风声,或是某种小型啮齿动物发出的叫声,但周圆圆的失踪却无法解释。特别是周圆圆的睡袋口有余温,而再向里却冰冷一片,显然是有人做假,周圆圆失踪的时间肯定要早很多。再然后是壮观骇人的自然景象,末日般给人以压抑的感觉。而后回到嘉安市,一连串透着诡异的事件发生在田戈周围,被跟踪,被偷袭,家被炸成废墟。副总经理突然调他到总部当司机,到了总部,副总经理又被人谋杀。还有牧民次松一家诡异的举动,和活佛神奇的预言,以及大佛光寺内汉人洛桑的话,这一切看似毫无关系,却又隐约被一条线贯穿。

千头万绪中,田戈决定从亚东游的领队张良石开始调查,毕竟他在高原上的种种行为十分可疑。

就在田戈准备找一家网吧查张良石的信息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警察周子翔打来的,问他在哪里,还要他立即到公安局做笔录。田戈避开人群,向偏僻的街道走去,边走边对电话那头的周子翔说:“刘副总经理是昨天突然下达调令把我调到总部,而我今天到他办公室后,他要我保管一样东西。在他把那东西交到我手上后不到五分钟,就被人推下十三楼身亡。我当然会认为危险就来自大厦内,而且在现场,保安曾试图抓住我。但我并不是最后一个见到刘副总经理的人,这更能说明刘副总经理的死很蹊跷,所以凶手就在大厦里!我不及时离开,难道等他们对我下手?”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传来周子翔冰冷的声音:“那只是你的推测,事实并不是这样,华天集团的财务主管汪伟已经把事情经过交代过了,刘寿源是因为贪污被揭发而畏罪自杀。至于你说的情况,如果属实,那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取证。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配合我们警方调查,先回来做笔录。”

田戈的脚步顿住,他不相信刘寿源会贪污,因此对那句畏罪自杀愤恨得发狂。“我告诉你,这是污蔑!首长他决不会贪污腐败!决不会畏罪自杀!决不会束手待毙!你去查,一定有线索遗留在现场!你要是不查,那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谋害他的凶手!决不!”

电话那头的周子翔还想说什么时,田戈狠狠地按下挂断键。现在,田戈决定不管警方怎样做,他都要一查到底,哪怕危机重重,也要为刘寿源讨回清白。

整个下午,田戈都躲在大学城附近的一家网吧。作为一名曾经的特种兵,田戈一直保持着学习各种技能习惯,黑客技术自然包括其中。他很早以前就破解了驴友论坛,并安插了后门程序。那只是一时恶作剧的行为,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派上用场。

田戈查清张良石的注册信息,以及每次上线的IP地址。有三四次的地址是相同的,田戈追查下去,那个地址是一家小医院,这倒与张良石声称的是医生相吻合。田戈立即给那个小医院打电话找张良石,但对方说没有这么个人。这在田戈的预料中,他记下那所小医院的地址,又在网上搜索张良石的信息,这才发现张良石不是人,而是产自耒阳的一种观赏石。

田戈目瞪口呆,这个张良石倒是诚实,从到亚东县集合自报家门开始,就已经表明了自己身份,只怪田戈孤陋寡闻没能识破。

虽然不抱希望能查明张良石的真正身份,但田戈还是在驴友论坛的后台继续查找。他发现一件怪事,三个月前张良石曾发帖说生存没有意义,想自杀,又说有人跟踪他,大概是女友想阻止他。虽然没多久这个帖子被他自己删除了,但后台仍留有记录。之后张良石一改从不参加聚会不张贴露脸照片的低调风格,多次参加驴友聚会和徒步旅行,取得圈内人士的认可,开始独立组织驴行活动。而这期间,张良石一直在查找周圆圆的帖子并留言,有预谋地拉近关系。而周圆圆也在对张良石进行调查,偶尔会留言。看似正常,又给人一种谨慎的感觉。

这也就是说,谋杀,其实从三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了,周圆圆并非第一个被害人,也并不是一点警觉也没有。如果这个推测正确,那张良石的谋杀轨迹恐怕还要向前延伸。

田戈满腔愤懑,弹出支香烟点上,正想继续查张良石的其他IP地址时,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光,他鬼使神差地点开周圆圆的个人信息,一条条地查看。田戈记得王雨田提过周圆圆住的小区,和登记的地址相同。田戈又打开华天集团的网站,这里同样被他破解过,于是很容易就查找到周圆圆的个人信息,与驴友论坛上的地址相同。田戈在本子上记下,还有周圆圆父母的地址和电话。

做完这些后,田戈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冥冥中有个声音在指引他,要他拿起电话。田戈深吸一口气,掏出手机拔通了周圆圆父母家的电话,但却无人接听。田戈立即按周圆圆登记的父母原单位查找,不过两个厂子都已经倒闭。只剩下住址可以追查,于是田戈立即离开了网吧。

走在街头,田戈感到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平凡的生活下居然隐藏着这么多阴谋,超乎想象。或许迎面而来的那对笑容甜蜜的情侣内心在思考如何甩掉对方,或许路边等红绿灯的那个中年人在研究制造一起交通事故的可行性,又或许那几个并肩走在一起的中学生在寻找人少的巷子好对同伴下手。田戈深深地呼吸,把这些令人生怖的杂念都挤出去。他在想,如果连周圆圆也是不存在的人,那他陷入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阴谋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田戈打车来到华天大厦,停车场门口的保安习惯性地举手敬礼,然后犹疑地看着田戈,像是困惑于这个人为什么很眼熟。田戈神态自若地走到自己的车前,开门进入,发动汽车驶离。直到车子驶上马路,那名保安才想到擦肩而过的人是谁,他跑到门口指着田戈驶离的方向大叫,而留给他的只是一个渐行渐远的影子。

这会是一个忙碌的夜晚,田戈想。他首先到了张良石IP地址所在的小医院,四层的小楼漆黑一片,只有传达室亮着微弱的荧光,一位五六十岁的大爷在里面看报。

田戈从车后取出件蓝色工作服穿上,拎着车上的工具箱,冒充对加班牢骚满腹的电信线路检修员,骗开大门进入医院门诊楼。他找到值班医生,还未来得及表明要做什么,那个医生便对田戈没好气地说:“网都坏三天了,早就报修了,今天才来人!”田戈忙解释自己是检查街道整条线路的,不是来维修的,不过可以帮忙看看。

这所医院的网络没有问题,只不过服务器中了木马病毒。田戈终止了几个程序,从网上下载了一个免费查杀木马的软件,一边杀毒,一边查找服务器近三个月来的异常情况。

张良石的原始注册IP地址就是这里,那他一定与这所医院有所关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