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密 正文 明心以志

友忆思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8.html



这是间简朴的办公室,没有充门面的书架,墙角只有一盆半人高的芦荟。刘寿源坐在办公桌后,虽然两鬓斑白,但短发剑眉,眼中有种逼人的气势,一眼看去便让人觉得他有着无穷的精力可用。这张脸渐渐与田戈记忆深处的那张面孔重叠起来。

“坐,喝水还是茶?”刘寿源不介意田戈对他的观察,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

“水。”田戈说,略微犹疑刹那,在沙发里坐下。刘寿源起身倒了杯递过来,目光直视,似乎要看透田戈的内心世界。好半天,才开口问:“周圆圆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您认为她应该和我说些什么?”田戈把问题推还,继续保持着警惕。刘寿源笑了笑,像是失望,又像是欣慰。田戈注意到他眼中的血丝,说明刘寿源已经几天都没休息好。

“嗯,冬雷。情况很紧急,我想,周圆圆同志大概已经牺牲了。她还是选择了你,这给你带来的危险想必你已经有切身体会。这很危险,而且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涉及的问题太多。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张明志,不会干危害国家危害人民利益的事情!”刘寿源这么说时,他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军人般的气质。刘寿源抬手止住试图说话的田戈,继续说,“对于你,我很抱歉,本来不想把你卷进来的。都怪我以前跟圆圆提过你,军区一号特种兵。但你现在已经不再是军人,所以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不应该发生的。我向你道歉!但如果不是情况紧急,我想周圆圆也不会作出那样的决定。”

刘寿源一口气说完,似乎还有话没说,只是看出田戈太过激动,便停下来让田戈先提出心中的疑问。

“首长,真的是您?”田戈站了起来,激动得手不知道放哪里好了。

“坐下谈。我现在叫刘寿源。我还记得你,新兵入伍时的小刺头,一身好功夫,愣是把三个教官都放躺了。还是我把你特调到‘海蛇第三小队’的,那是我离开部队前的事了。”刘寿源感慨地说,随即眼睛里那点回忆被阴霾取代。他说,“你的事我听说过一些,他们太急躁了,可惜了第三小队。不过你还活着,这很好。”

田戈心情激荡,眼泪在眼眶里打着漩,像受了委屈的孩子终于见到了家长,漂泊多年终于回到了组织里。他声音有些哽咽地说:“我不想离开部队,不想就这么窝囊地走。”刘寿源点点头,叹息一声,说:“会有机会的,你要相信我,这一切都会有机会还回去的。好了,不提这些,说一下眼前的事吧!”

田戈擦拭去泪痕,站得笔直,说:“请下达命令!”刘寿源苦笑一声,说:“坐下谈,现在你我都不再是军人。我是以一个领导的名义要你做一些事,当然,也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你可以拒绝。”

“您说吧,我一定做到。”田戈坐得笔直,脑海里再容不下别的念头。

“我要你保存一把钥匙,为期三个月,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取。时间可能有点久,但这很重要。”刘寿源说着拉开抽屉,把一个交通银行的信封推到田戈面前,手指在信封上某处轻点三下。田戈看了眼,是出厂编号。出于谨慎,他默记下那串九位的数字。之后田戈打开信封看了眼,里面是一把四棱柱的保管箱钥匙和一张银行卡,他困惑地看过去。刘寿源点点头,说:“密码在信封上面,看完后烧了。我现在不太方便离开华天大厦,所以只好把你调到身边。现在事情交代完了,你可以走了,最好到其他城市待一段时间。我要提醒你,出了这间办公室,外面到处充满危机。你要保存好钥匙,更要保护好自己。好了,走吧,到了其他城市再和家人联系,现在就走!”刘寿源说着起身送客。

田戈飞快地扫了眼信封上的密码,是六个零,应该是银行卡的密码。他把钥匙和银行卡倒出来各自单独放好,信封拿在手上。才刚刚走到门口,就有人敲门。田戈下意识地把信封塞进口袋,闪身让到一旁。

进来的是华天集团财务主管,汪伟,他抱着两叠文件,脸上喜气洋洋。

“刘总,您这儿有客人啊?我这样进来了会不会打扰您啊?”汪伟英俊的面孔因为过度夸张地笑而变形,看去有些狰狞扭曲。

“不会!小田,你先出去吧,我和汪主管还有事要谈。嗯,等一下,我还是觉得你不太适合做我的司机,一会儿我会让秘书处再下个文件,把你调回物流公司。”刘寿源说,他脸色在汪伟进门的一刹那阴沉下来,甚至铁青。

田戈犹豫着,还是应了声离开办公室。

田戈在转身的瞬间注意到,刘寿源的目光死死盯在汪伟抱的那叠文件上。田戈在电梯旁的垃圾筒前把信封烧掉,捏碎纸灰,然后才走进电梯。田戈一直在想刚才离开前的那一幕,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徘徊。电梯转瞬间到达一楼,在电梯门打开的刹那,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有炸弹在大堂里爆炸。田戈走出电梯时外面已经一片混乱,大堂迎宾员的尖叫声和保安驱散现场围观者的叫骂声刺耳无比。阳光从破碎的玻璃天花板间隙落下来,照在绿色的植物和红色的血上,使宽阔的大堂里充斥着奇异的色彩,一种只看一眼便会渗进灵魂的艳红。

“是哪个倒霉鬼跑这跳楼自杀啊?”

“小点声,是刘副总经理!”

“啊?真是刘寿源副总经理?难道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别多嘴!上面的事轮不到咱们管!”

田戈慢慢走过去,不祥的预感成真,躺在血泊里的正是刘寿源,他英眉凝成死疙瘩,一手紧握成拳,另一手大张着,似乎想要推开什么。血在他身下散开,坚硬的碎玻璃扎遍全身,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

真的是处处都充满危机啊!田戈想,血液一阵阵涌向大脑。他本能地想回到电梯到十三楼看看,究竟是谁害死了他的老首长。但理智阻止了他,如果现在回去,刘寿源交代的事很可能就完成不了。而且敢在大厦内公然谋害副总经理,那对方的势力绝不是田戈一个人能对付得了的。田戈咬紧牙关,走到刘寿源的尸体旁蹲下,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合上老首长的眼睛,却被人推倒在地。田戈回头看去,是刚才驱赶围观人员的保安。

“你!干什么呢?一旁去!别在这儿围着瞎捣蛋!”保安穷凶极恶地吼,似乎是被血刺激到了神经。

田戈深吸一口气,却无法止住涌出眼眶的泪水,他咧了咧嘴,让表情更加夸张。“太吓人了,我要早出来几秒还不被砸死?”田戈像是吓傻了般地自言自语。保安狐疑的目光释然了,嘴角扬起不屑的冷笑,说:“快走快走,就这点出息,别在这儿碍事!”

田戈站起来,向大堂外走去,一步又一步。在即将走进阳光里时,身后保安的对讲机响了,一个愤怒的声音大叫着什么。保安指向回头看刘寿源最后一眼的田戈,大叫站住。田戈一转身闯进阳光下,三月并不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却像是把什么阴暗的东西从他身内驱赶出去,异样的力量涌进来。田戈拔腿向华天大厦大院外冲去,在门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田戈已经从他们身边闯过去,只片刻就消失在车水马龙的街道间。

直到田戈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停下脚步时,他仍无法相信,在他心目中一直都是长辈般存在的张明志团长,会以这样一种凄惨的结局死去。

“现在,该怎么办?”田戈擦干泪,取出那把钥匙和银行卡,思忖片刻,离开小巷向自动提款机走去。卡里有九万元人民币,田戈没有动卡里的一分钱,他也没按刘寿源的要求立即离开嘉安市,而是悄悄潜回华天大厦附近。

时间刚刚过去十几分钟,田戈躲在围观的人群间,不一会远处响起警车的警笛,五六辆警车急驶而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一辆救护车。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厦里抬出两副担架,一副担架上盖着白布;另一副担架上的人中气十足地大声呻吟。人群骚动,争先恐后地向前挤。

田戈认出,躺在担架上呻吟的人是财务主管汪伟,警察紧跟在担架旁问着什么。几乎刹那间,田戈就认定这又是一场阴谋,他甚至想到警方会得到怎样的信息。新任的副总经理专职司机田戈与副总经理殴斗,一时失去理智将副总经理推出窗外,以致身亡。至于行凶的因由,田戈原本有大好前程,但因为副总经理一时的兴起调到总部当司机,前途毁于一旦,因此愤恨不已,起了杀心。

这只是田戈的猜测,或许是多心了,但周圆圆失踪了,刘寿源死了,还有杀手在暗处隐藏窥视,他不得不小心提防。田戈看了眼驶远的救护车,红着双眼转身挤出人群,消失在越聚越多的人流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