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韩寒恶嘲《孔子》 显中国人信仰真空

Ecoli 收藏 113 8979
导读:中国国产电影大片《孔子》上映数天,票房还尚未出现骄人成绩,就已经招致了不少批评。上海青年作家韩寒在观看了这部影片之后发表博文称,《孔子》这部电影"没有存在的必要",完全可以抹去。韩寒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表示,孔子的教条并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根基,中国人的信仰正在探索和形成之中。   德国之声:您在博客里表达的一个主要意思就是,《孔子》这部电影从各个角度讲,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完全是一无是处,是这样吗   韩寒:可以这么说吧。   德国之声:为什么呢   韩寒:其实很多人都在谈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国产电影大片《孔子》上映数天,票房还尚未出现骄人成绩,就已经招致了不少批评。上海青年作家韩寒在观看了这部影片之后发表博文称,《孔子》这部电影"没有存在的必要",完全可以抹去。韩寒在接受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时表示,孔子的教条并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根基,中国人的信仰正在探索和形成之中。


德国之声:您在博客里表达的一个主要意思就是,《孔子》这部电影从各个角度讲,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完全是一无是处,是这样吗


韩寒:可以这么说吧。


德国之声:为什么呢


韩寒:其实很多人都在谈论孔子这个人物。因为中国在过去曾经非常推崇孔子,后来又批判孔子,到最近又在推崇孔子。我是仅仅就这部电影来讲,不论它拍的是谁,从电影的角度来讲它是不及格的。


我觉得首先中国的电影业产品本来就不多,每年也就出那么几部片子。那么如果这样的一部片子获得了成功,那么很有可能接下来就会有人去拍《孟子》、《孙子》,各种各样的"子"。这种电影又不好看,又无聊,还占用那么多资源,我觉得就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和浪费钱。


德国之声: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年轻人不喜欢,但是年龄稍大一点的人还是更适应这种节奏比较慢,比较平缓一些的电影呢


韩寒:当然有这个可能。我只是代表我的角度,我认为这部电影不好看,可以抹去。当然也会有一些审美比较独特的人,觉得它太好看了。比如说《孔子》的导演胡玫女士,她就认为《阿凡达》一点也不好看,就看着一些小精灵飞来飞去,都不知道在讲什么。既然作为导演都会出现这么独特的审美,那肯定会有人觉得《孔子》这部电影还可以。


德国之声:说到《阿凡达》,之前这部电影的2D版本在中国全部下线,就有人猜测可能是为了给《孔子》让位,那么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孔子》这部电影得到了票房和观众的认可了吗


韩寒: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悲剧。如果不出这个新闻的话,《孔子》可能还会好一些。这部电影在宣传的时候比较高调,它和古代的那个孔子所宣扬的精神其实是不符合的。这种宣传可能会让一些观众比较讨厌。他们会把孔子当作一个圣人,是不可以批评的。事实上,如果孔子真的是一个圣人,那么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完全不可取的。就像印度人从来不会去拍释迦牟尼中东人不会去拍穆罕默德美国人不会去拍耶稣一样。如果你真的觉得孔子是一个圣人,你就不应该去拍他,你拍他就是亵渎他。那你既然拍了他,就说明他不是,大家怎么说都可以。电影主创人员在宣传时作出的那些姿态是让人讨厌的,再加上《阿凡达》是不是让了《孔子》的票房的消息。本来我认为这也没有什么关系。作为一个国家的电影局,想扶持自己国家的电影是无可厚非的,任何一个国家的电影局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事实上,这种做法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让很多人还没看就很讨厌这部电影。


德国之声:我们稍微离开这部电影,来谈谈孔子本身。您刚才也把孔子和中东国家的穆罕默德等相提并论,就是作为一个信仰的符号。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孔子也确实成为了中国文化根基的一个象征。中国在世界各地的很多地方也开办了孔子学院,作为宣传中国文化的机构。您觉得孔子是否能够代表中国文化的根基


韩寒:我觉得完全不能代表。我刚才之所以拿释迦牟尼什么的来做比较,只是想以此来审视他们(主创人员)的具体做法。但是在我心中孔子完全不是这个地位。因为那些东西对于那些国家来说是宗教,包含的东西要比孔子包含的东西大很多。孔子事实上就是告诉了我们一些做人的小常识和小道理,比如说忠孝之道,感觉好像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就是因为有了孔子,才有了孝,才有了忠。其实没有孔子也是一样,你也一样会孝顺自己的父母。


德国之声:您认为孔子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基础。有些人认为,中国现在有一种信仰真空,就是说,大家不知道该信仰什么,不知道该把什么作为自己精神的支柱。那么如果孔子或者是儒家文化不能担当这个责任,那应该是由什么价值、什么文化来担当呢


韩寒:中国人现在没有信仰,事实上的确是这样。中国人现在的信仰基本上就是比较简单的拜金主义,谁有钱谁就牛X,但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好事。没有信仰未必是坏事。因为我觉得之前的中国有太多错误的信仰,这些信仰导致了很多人类历史上、文化上的悲剧。那现在没有信仰了,我觉得很好,至少不会去乱吃人。因为拜金主义不会出现什么问题,顶多就是大家活得低俗一点、肤浅一点呗,至少大家的生命还是安全的。这个问题可能要等到十几年、二十几年之后才能解决,任何国家都会经历这样的时期,就是大家可能暂时没有信仰。但就算是没有信仰,我认为孔子的那些东西,儒家的那些东西,是不适合去做整个民族的信仰的。大家宁愿现在等待,或者说去追寻,去探索,都比在以前的信仰中挖一个信仰要强很多。


德国之声:如果要产生一个新的信仰,它会是什么样的信仰呢


韩寒:我相信这个信仰一定是和以前所有的信仰都不一样的,它可能会与政治脱离得比较远,只是人类意义上的一个信仰。说得俗一点,可能就是"普世"的一些东西,就是更人类的信仰。我相信,大部分人类追寻的东西,应该也是中国人所追寻的东西。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