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地下经济揭秘:捷克妙龄少女靠卖身赚零花钱

“这些人对世界的影响力,远远超过那些活跃在电视镜头前的政客和靠脱口秀谋生的电视主持人。但是没什么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更没有人在电视见过他们出镜——除非是他们的葬礼。”


这段话不禁使人想起曾经红极一时的《货币战争》——在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富豪排行榜上,你根本找不到“大道无形”的超级富豪们的身影,因为他们早已严密地控制了西方主要的媒体。


但不同的是,一个是极富资本“神话”色彩的惊世银行资本家;而《超级黑帮》为您揭示的却更像是一幅关于社会的X光照片,能清晰的看到它光鲜表面后背的污秽与不堪。


世界动荡格局滋生黑帮组织


20世纪80年代初,二战后的世界秩序开始解体,新秩序尚未形成,此时发生了一系列似乎毫无关联的事件:日本汽车工业迅猛崛起;匈牙利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秘密接触,寻求成为该组织成员国的可能性;印度经济停滞不前;南非前总统德克勒克率先谨慎地同被囚禁的纳尔逊·曼德拉进行接触;英国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采取严厉措施打击工会运动。


孤立地看,这些时间和其他一些事件似乎只是反映了日常政治活动的跌宕起伏,最多也只能被看作世界秩序的调整。事实上,这些力量背后还隐藏着一股巨大的潮流和趋势,带来了一系列的经济危机和机遇,尤其实在西欧和美国势力范围之外的广大权利真空地带,这也对今天全球化的出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但是,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巨大动荡、希望和不确定之中,有一群人却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这些人敏锐地嗅到了一个信息:西方国家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不断增加的贸易活动和逐渐高涨的移民浪潮,以及许多政府管理国家能力的极大削弱,将会糅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一个巨大的金矿。他们就是犯罪集团,有的是有组织的,有的是无组织的,但是他们也都是一流的资本家和企业家,严格遵守供需规律。


黑色组织的野蛮暴力


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在新的犯罪网络中具有特殊的地位,这是因为它们紧邻德国和奥地利,并且在过去的10年中同这两个国家建立了密切的经济和商业联系。匈牙利成了早期部分洗钱活动的中心,出现了一个极其活跃的货币兑换市场。因此,这里是跨国犯罪活动的理想之地,吸引了许多组织把这里作为基地。


保加利亚有组织犯罪问题的权威专家尤沃·尼考洛夫解释说:“当俄罗斯人来到是,他们把保加利亚那些新生的黑帮都赶到了捷克斯洛伐克。最开始,这些黑帮仅仅从事汽车走私活动。但是,紧接着,这些家伙就注意到其他的一些东西。”


那些其他的东西就是耻辱之路(Road of Shame)——一条连接德累斯顿和布拉格的高速公路。在经济萧条、市场混乱的非常时期,由于生活所迫,年轻的捷克少女开始在E55号公路上卖身赚取零花钱。


有些犯罪分子既走私妇女,也走私汽车。


对犯罪分子来说,妇女是很吸引力的“商品”,因为她们可以合法地穿越边界,而且不会吸引缉私犬的注意力。


地下经济的疯狂生长


与新生犯罪的威胁性


笔者在阅读的时候不自觉地就会想到:犯罪者的嗅觉有时候可以说是异常的灵敏。他们的犯罪脚步总是不断的往里深入着,市场的供需空间,他们往往一个眼神就能洞悉——在巴尔干半岛,大约一半以上的人吸烟,这活似一个巨大的市场。


在经过18年的调查后,检察官于2002年10月提起诉讼,指控两家美国公司雷诺烟草公司和菲利普·莫里斯公司涉嫌香烟走私活动。


2002年的指控范围十分广泛,包括指责巴尔干的香烟贸易帮助哥伦比亚毒品走私犯洗钱。


1998年,俄罗斯的金融体系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银行最终崩溃。数千万俄罗斯人发现自己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由于通货膨胀,他们所有的存款都被吞没了。卢布一文不值,美元统治了一切,但是只有那些已经通过犯罪行为或者剥夺国有资产而发财的人才能获得美元。鱼子酱,这种永远不会贬值的硬通货,现在更加珍贵了。鱼子酱从海地区被运出来,跨越边界,销往世界各地。


像是一个契机,俄罗斯黑手党成为了资本主义的接生婆。


如果说全球毒品交易和网络犯罪已经具备了有组织犯罪的成熟特征,那么让各供民众恐惧的恐怖主义还处在蹒跚学步的阶段,他不过是“黑暗帝国”的新生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