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八十七 和胡凯在校门外打了起来

梅戈 收藏 3 1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宋建国他们一走,张建设、曹海领着剩下的十几个人就开始四处找砖头。时间不大,我们在机械局技校南门外就堆了好几堆砖头,有两个哥儿们还从技校对面的住宅楼里找来了好几根大棒子,瞅着这几根大棒子,张建设笑着道:“有这几根大棒子,那叫胡凯的孙子想跑也跑不了,敢跑,我就把丫的腿打折了!”

我接过一根大棒子掂了掂,笑道:“怎么?你也想学秦五?”

张建设一笑:“这辈子能像秦五年轻时那么威风也不赖!”

我把手里的大棒子递给曹海,对张建设道:“他的许多事咱们都不能学,他那时是欺负人,而咱们讲的是义气,出发点不一样,所以他,咱们还是不要学!”

张建设说了声:“明白,我这也就是说说而已!”

说着话,机械局技校下课放学的铃声响了。

我望着技校的大门,不过三四分钟邢立强就第一个跑了出来,我迎上去,邢立强道:“我们班那几个哥儿们马上也出来,借了几辆车,他们去骑车了!”

我点点头,问道:“今天那孙子没找你茬儿?”

邢立强道:“没有,中午他们没来我们这边的食堂,可能到另一个食堂去吃饭了!”

我转回身,跟着他一起往回走,张建设、曹海迎过来,我们站到了路边的一棵树底下。

工夫不大,邢立强的那几个哥儿们骑着车出来了,他依次给我们做了介绍,我点点头,对他们道:“建国和谢二他们都还等着呢,你看让谁过去合适?”

邢立强道:“我今天和杨锐他们都商量过了,杨锐去建国那儿,苏力杰去谢二他们那儿,刘飞、赵国齐负责来回给传递消息、喊人,你觉得这安排行吗?”

我一笑,对他们道:“这安排挺好,现在就马上这么办,省得耽误时间别再让胡凯那孙子跑了,那孙子跑了就麻烦了!”说完我喊过来两个跟着我来的哥儿们,让他们分别带着杨锐、苏力杰他们去宋建国、谢二他们那里,而邢立强则跟我留在了校南门。


随着回家的学生们走出校门,邢立强喊人来跟胡凯打架的消息也飞快地传进了校园里,这时胡凯刚收拾好书包走出教室准备在街上玩会儿就回家,听见这消息他心里不由得也是一激灵,他望着来给他送消息的孔家侗有点儿不相信:“那孙子真叫了六七十人来?”

“没错,我刚才还骑着车偷偷地到校门口看了一眼,他们丫挺养的把三个校门都堵了,到处都堆的是砖头,有些人手里还提着大棒子,看那样,今天不把咱们全干了是决不罢休!”孔家侗说着,脸上也有点儿变颜变色。

胡凯听罢,也是不由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了看他身边的几个兄弟,有两个胆小的就有点儿想躲,他瞪了他们一眼,对孔家侗道:“你把咱们的人都叫来,别勉强,不愿意来的、怕事的,叫他们来也没用!”说罢,胡凯摸了摸书包里的弹簧锁,头也没回的自顾自地出了教学楼,大步朝学校的大门走去。

孔家侗看胡凯自己去了学校大门口,就赶紧去各班喊平时一起混的那些哥儿们,刚才跟着胡凯的那些人,大多数跟着胡凯追了出去,剩下两个胆儿小的就躲了。

快到学校大门口,杜年平第一个追上胡凯,他一把拽住胡凯道:“胡凯,你先别自己出去,先让我们看看是什么情况,一会儿等孔家侗再喊些人来你再出去!”

胡凯一甩杜年平的手,瞪着眼睛道:“你知道什么?!今天我要是不出去,以后咱们还怎么在这机械局技校呆?出去让他们打了没什么,打不过也没什么,可这面我栽的起吗?今天甭说他们是来了六七十人,就是来个六七百我也得出去,让他们打花、打死了我认了,但这面我不能栽,以后让人家一说,人家找上门来我胡凯尿了,那我这脸今后往哪儿放?!”胡凯说的义愤填膺,唾液横飞,两只眼睛都红了。

杜年平再次拽住胡凯的胳膊恳切道:“胡凯,我不是说不让你出去,是说让你等一下,等孔家侗再喊点儿人来再说,咱们一起混了一年多,别人我不管,今天只要你出去了,我杜年平绝对不会装丫挺养的,今天就是被人打死,我杜年平也绝对跟你上!”

另外崔元喜、陈凤革几个人也是拉着胡凯死说活说劝他再等等,胡凯无奈,只好站在校门里等着孔家侗喊人来出去跟他去打架。


我们一帮人站在机械局技校的校门口等了有二十分钟,可迟迟就是不见胡凯出来,就是胡凯的那些兄弟也不见一个出来,张建设这时不禁就有些着急,他瞅着邢立强问:“那孙子不会跳墙跑了吧?这学校这么大,从哪儿跳墙也能跑了!”

邢立强对胡凯也不了解,也吃不准胡凯会不会跑,听张建设问他就对我道:“韩永,你们在这儿再等会儿,我进学校里再看看,看那孙子还在不在!”

我盯着机械局技校有些镂空的校门,看里面隐隐约约一直总有人影在晃动,可就是不见人出来,就对邢立强、张建设道:“不用去看了,估计他们就在校门口呢,看样子是在凑人,你们看,这校门里一直站着些人,可就是不出来,估计就是胡凯他们!”

邢立强伸长脖子看了看,道:“那我过去瞧瞧!”说完他就想过去。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道:“不用了,看样子他们也快出来了,你没看门里面人越聚越多吗?!”说完我扭头看了一眼刘飞、赵国齐,对他们俩道:“你们现在到那两门去看看,看看那边有什么情况没有,如果那边也没什么异常,就让他们注意点儿这边的情况,咱们今天主要找的就是胡凯,其余的人跑就跑了,让他们别忘了这一点!”

刘飞、赵国齐答应了一声是,骑上车各自走了。

又如此等了两三分钟,校门里人影一晃,那些人就开始向外走,邢立强瞅着大门旁出人的小门低声叫了一声:“来了!”

看着呼啦一下走出来的二十多人,不用邢立强介绍我也认出了谁是胡凯,这不是我有什么特异功能,关键是当时这些所谓的老大们都挂相,跟其他人多少看着都有些不一样,而且这些老大一般都是走在中间,凭着这几个特殊点,我一下子就认出了胡凯。

看着胡凯走出来,我径直就迎了上去,邢立强和张建设要跟着我,我冲他们摆摆手,他们俩走了两步就站住了,不过还是死死地盯着我和胡凯那些人。

看我朝着他走过去,胡凯眼睛都没眨,也直接就向我走过来。当我们走到彼此相距五六步时,我们双方都站住了,我冲胡凯问道:“你是胡凯吧?我叫韩永,昨天你们打的邢立强是我兄弟,今天我是来替我兄弟算账来的!”

胡凯瞅着我打量了打量,丝毫不惧地说道:“那你说这账怎么算?人,我们已经打了,你们来,我在学校里已经知道了,告诉你,我胡凯不是怕事的人!”

我呵呵一笑,知道他是话里有话,但我也没点破,直接道:“咱们这些人解决事情能投什么好办法?!还是拳头地下见真章吧,谁厉害就是谁有理!”

胡凯点点头,道:“听说你们来了六七十人,可我们只有二十多个人,你说这架怎么打?”

我嘿嘿一笑:“昨天我兄弟可是更只有一个人,你们却是十多个,今天你想讲这个吗?”

胡凯脸一红,左右看了看,道:“这事我不想让学校知道,咱们去找个离学校远点儿的地方,到那里你们想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我胡凯绝不皱一下眉头!”

我又呵呵一笑:“随你,反正你今天是跑不了,就是跑了今天,明天这账还是得算!”

胡凯望了望我们这边堆的那些砖头,知道硬冲绝对是冲不过去,索性就等一会儿看手底下,他瞧了瞧我,觉得我个头没他高,矮着得有三四公分,比他也瘦不少,所以他决定一会儿尽量用话逼着我和他单挑。

指着我们身背后的那片楼群,胡凯对我道:“咱们就去那边吧!”

我点点头:“随你!”这时谢二带着他那些人听着信儿赶过来了。

我们这边人还没走几步,谢二已经在后面跟张建设问明了大致情况,一听我想按照胡凯的想法去一边解决,谢二立刻就急了:“韩永,跟他们丫挺养的还讲什么规矩?这帮孙子一会儿借机跑了怎么办?昨天他们打力强时怎么什么都不讲?去他妈的,打他们丫挺养的吧!”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一拳照着旁边一个胡凯的兄弟打去。

邢立强其实早就想打,只是碍着我和胡凯讲了去一边解决,这时看谢二动了手,他也是二话不说照着胡凯就扑了过去,胡凯见邢立强动了手,也挥拳和邢立强打了起来。

他们这一动手,我自然就不能看着了,看见胡凯旁边有个兄弟想跟胡凯一起夹击邢立强,我呼地就扑了过去,这下子在机械局技校的大门外,五六十人就厮打了起来。

那想帮胡凯的孙子看我向他扑去,急忙掉转身形冲着我就猛击了一拳。

我一侧头,他这一冲天炮就从我的耳朵旁打了过去。

我虎步欺身,身子一矮,右手成拳就打向了他的左腹。

那孙子慌忙向后退,我立刻赶了一步,左拳砸向了他的胸口,同时右脚紧跟着抬起,踢向了他的小腹。估计是我这两招都太快,弄的那孙子有些手忙脚乱,他身子后仰虽然躲开了我的一拳,但我那一脚却踢中了他的小腹,这一脚踢的虽然不是很狠,但仍然踢了他一个趔趄,这时他就知道了不是我的对手,就有点儿害怕想跑,但我哪里容他逃跑,趁他想跑还没跑开的时候,我一下子扑上去,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腰,使劲一抡,就把这孙子扔了出去,随后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那孙子跟前照着他就没脑袋没屁股地踢了起来。这孙子嗷嗷叫着,想往起爬,我照着他的脸就是一脚,一下子就把他踢了一个满脸花,这孙子捂着脸就在地上打起了滚。看着他几分钟之内没反击的力量,我急忙去看其他兄弟。

在人数上,我们这边占着上风,而且全是挑出来能打的角色,此时在我观看的时候,不少胡凯的兄弟都是被我们这些人追打着,但个别的例子依然有,除了和邢立强极力厮打、不处下风的胡凯外,胡凯还有几个兄弟手下很厉害,尤其是和张建设厮打的一个大个,几乎打的张建设是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在我看他们的时候,张建设又让对方重重地打了一拳,张建设是连连闪着、躲着,不然被对方抓住就只有挨死打的份儿了。

看着张建设被打的连连后退,我急忙冲了过去,照着那个大个的耳根子就是一拳。

那大个看有人来帮张建设,身子一转照着我就踢了一脚,这一脚踢的是非常有力,我急忙就向旁边一跺,那大个脚踢空了,趁着这机会,张建设喘了一口气。

不等大个子的脚落地,我也抬腿向他踢了一脚,这大个子一笑,伸出右手就想捉我的脚脖子。我的脚脖子哪里能让他捉住?让他捉住我就算完了,所以我急忙收脚回撤,那大个子却趁势反抡他的右手,想打我一个嘴巴,但这时张建设已经缓了过来,从大个子的身后就扑了上去,一下子就抱住了他。

大个子这时一不慌二不忙,双手立刻攥住了张建设的手腕,身子使劲一抡,张建设就飞了起来,搞得我是想前冲也没法冲。

张建设一看自己被对方利用了,急得就想用牙咬大个子。

大个子很狡猾,不等张建设的嘴落下来,他使劲一拽一松张建设的手腕子,张建设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此时我顾不得去看张建设,直接就向大个子扑去,这时谢二已经打趴下了他的对手,看我和张建设这边收拾大个子有点儿费劲,就也跑了过来。

我看着谢二要上来帮忙,急忙对他喊道:“这里不用你,我一个人对付的了他!”同时右拳猛击,照着大个子的脸就是狠狠的一拳。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