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岛抢房记:把这里的房子都让给有钱人住?

编者按:寂寂十余年之后,刚刚消化完上一波烂尾楼的海南重回地产颠峰。


建省21年来,这个GDP增速与财政收入都位居全国倒数的省份,一直苦苦探索着发展之道。在新一轮席卷中国的工业化狂潮之中,这个满是阳光海滩的南海之岛,也始终摇摆在旅游与工业两条道路之间,在现行的GDP指挥棒下难以作出与其他地方政府不同的选择。


如今,海南回归蓝天碧水,却在国际旅游岛这个国家战略的政策东风中,首先“意外”的收获了资本给予的“补偿”——房价飞涨,土地迅速增值。


海南的“收获”能否持续?海南岛会不会成为一块有钱人的“飞地”?现有GDP考核机制的海南试验能否取得成功?本报将持续关注。


花了8年,海南才把“天涯,海角,烂尾楼”三大景观中的“烂尾楼”消化掉。但近两年,热浪就从海口、三亚,一直蔓延到海南内陆。携重金而来的炒房客挤满了这个久被冷落的南中国最大的岛屿。



1月17日上午,在位于三亚湾的擎天半岛售楼处,看房人络绎不绝。但他们均被告知,附楼整11层和主楼22楼以下的房子已卖光,待售楼层起价2.2万-4万元/平方米不等。


擎天半岛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住宅楼,它有31层126米高,当年是三亚最高的烂尾楼(原名为三亚台亚国际航空广场)。1996年因原业主资金链断裂而停工,一停就是6年。广东联华国际有限公司在2002年以3730万元将其拍下,从综合商业用地改造为生活住宅用地。此前,这座烂尾楼曾两次流拍。


1990年代初的那波海南地产热潮曾经留下了无数像擎天半岛这样的烂尾楼。料理它们后事的工作,从1999年一直延续到2007年。今年66岁的林克昌在最初的五年时间里就一直在做这样的事,他曾任海南省建设厅副厅长、海南省处置积压房地产办公室专职副主任。


海南花了整整8年才把“天涯,海角,烂尾楼”三大景观中的“烂尾楼”消化掉。但令林克昌想不到的是,烂尾楼刚刚处理完毕,新的一波地产热潮又扑面而来。


转眼间,在海南595公里的海岸线上,大大小小的地产商们已经屯兵布阵。当年政府求爷爷告奶奶、请大家来海南买地买房救活房地产,不见人影;现在却是不请自来,而且个个身携重金。


在整个2009年,海南地产开发的投资总额已经惊人地接近了海南前一年财政收入的总和。据海南省统计局最新统计数据,2009年海南省房地产开发投资达316.63亿元,而2008年海南省全年财政收入的总和为317.17亿元。


今年1月4日,《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后,海南楼市更是出现了一天几个价的高温行情。地产热从海口、三亚,烧到了周边的文昌、琼海、陵水、乐东、万宁,甚至定安、五指山、澄迈等三线市县……



“哪里是买房子呀,分明是抢!”


海口的房价正在飞涨,西海岸的楼盘从7000元/平方米涨到11000元/平方米,只花了8天时间。海南省府公务员小区的购房指标私底下都炒到了30万。


“看新闻了吧,现在海南省都不批地了,再不买,房子都没有啦!”1月16日上午,在海口市中心五指山路的诚品地产店铺里,一位置业顾问笑着对来自河北的老李夫妇说。


在1月15日举办的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动员大会上,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表示,为遏止国内外热钱借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之机,在海南过度炒作房地产项目,海南省将暂停土地出让,暂停审批新的土地开发项目。


这个消息公布后,反而在海南掀起了又一波涨价小高潮。房子卖一套就少一套,新房涨价自不必说,诚品地产墙面上的房价也用红笔在刷新。


老李夫妇这次到海南的一个重要任务是买房,其次才是旅游。显然,老两口对满墙贴着的二手房源所处地理位置完全没有概念,销售代表每介绍一处房产,都要跑到对面墙壁的海口地图上比划一番。“我们的时间有限!不如这样,你帮我看看,50万以下、两房的都有哪些,然后告诉我环岛轻轨是不是经过,只要是合条件的,我们马上去看!”老李夫人颇有些着急。


这会儿,在纵贯海口市的主干道龙昆南路50号,昌茂集团售楼大厅的墙壁上挂着密密麻麻的户型单位表格,每下定一套,就有一个表格被涂上红圈,一眼看去红艳艳一大片,99.5%的表格都被圈完。


隔壁的营销中心一楼,从1月1日开始至今都忙得不可开交。三个地产项目3000多套房子,加班加点赶制合同,连保安都要帮手复印材料。营销副总监梁少,更是忙到上厕所都一路小跑。他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说:“90%都是岛外人买的。不光是昌茂,整个海南岛房地产的情况都差不多!”


来自湖南邵阳的李云已经在这里预订了4套新房(每套2万元定金)。两天前她转手了其中的一套,小赚了一笔,买方对她千恩万谢。现在看着价格每天都在涨,就算是有甜头她也不舍得再转了。


“都是我们这些下定的人,帮开发商把房子炒起来的,不然他们哪来底气把价格越抬越高。这些卖出去的房子,三分之一有人住就好了!”李云有些喜忧参半。她已经怀有7个月身孕,最近每天的散步路线,就是从住处走半个小时到昌茂集团售楼处,看看房子涨了多少。


烫成小卷的短发、涂着淡红的唇膏,余阿姨提着个白色塑料袋在售楼处来来回回转了好几个圈,袋子里装的是她和昌茂集团签署的中润温泉水城一期认购意向书,还有2万元定金的收据。1月16日是房子的最后签约日,她犹豫着是不是该签约还是转让。


余阿姨应该属于那10%的岛内买房人,在海口定居工作几十年,刚退休不久。除了现在自住一套(2004年买的,当时1900元/平方米,现在涨到了5000多),她正供着一套,另外还准备在老家万宁买块地盖楼。


她打听了一下,自己订的那种70多平方米的户型最抢手,已经有人出两万多买这个号,但她觉得赚太少,不愿意。


海口的房价正在飞涨,西海岸的楼盘从7000元/平方米涨到11000元/平方米,只花了8天时间。海南省府公务员小区的购房指标私底下都炒到了30万。


最近托余阿姨留意房子的外地朋友也不少,北京上海东北江浙四川广东……来海南买房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开发商不断地调价,“哪里是买房子呀,分明是抢!”买也好,抢也好,如果手脚不够快,可是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涨价风在三亚吹得更烈,那里的地产商们甚至开始封盘惜售了。1月17日下午,在三亚市中心,东方巴哈马第三期自由港湾的销售中心,销售人员笑盈盈地对前来看房的人说,“对不起,我们从今天起开始封盘,具体开盘日期和价格待定。”


2009年10月,自由港湾的售价是8000元/平方米,封盘前已卖到2万元左右。销售人员成为买房人争着套近乎的对象,人们竞相向他们索要名片。登记完电话,有人看着前面十多页纸的登记名单,显得忐忑不安。


即使赶到排上了号,也不一定能买到,还得指望你前面的人手下留情——前几天,就有人用全家人的身份证,全款买下两层、共16套(三亚规定,从2007年起,一个身份证限购5套房)。


一层一层地买,并不算什么。在三亚凤凰岛,从宁波来的买房人张先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和他的同乡们,更乐意单独或者合伙拿下一栋一栋的,再分拆转手。因为相比其他城市的自然资源和房价,“海南岛的空间还很大”。


三亚凤凰岛,就出自张先生同乡之手笔。白排岛经填造后变成一个36.5万平方米的人工岛,并改名凤凰。浙江国度控股有限公司于2006年10月通过收购控股该项目。2010年1月11日,凤凰岛一期(4号、5号楼)开盘当天, 700套房子一天售罄,均价6.5万元/平方米。剩下的三栋等待开盘,预计售价在4.6万-9.3万/平方米之间,但这也未能阻挡买房人的热情。


凤凰岛跨海大桥入口的保安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每天有两百多辆自驾车来看房。在凤凰岛展示中心门口,五台联号的保时捷911跑车一溜排开,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工作人员介绍说,它们专用于接送公司大客户。

“大家各走各路,不是一个世界的”


1 月18日上午9点,在从三亚开往陵水的大巴上,几乎每个人都在说房子的事。一位乘客刚上车就开始煲电话粥,大讲自己在海南的看房经历。司机半路上也接了一通长长的电话,“反正现在这边的情况就是这样,一天一个价,你要是下了决心,赶紧过来自己看看吧!”讲电话的间隙,司机差点错过中途招手拦车的老陈。老陈是东方市人,在一家装修公司工作,正拿着工具赶去清水湾干活。


陵水黎族自治县是全国惟一的沿海国家级贫困县,全县贫困人口近10万,2004年县财政收入仅为4300万元。而今陵水县境内三湾(香水湾、清水湾和土福湾)从北向南57公里的海岸线,已成为海南滨海旅游开发热点区域,被称为“珍珠海岸”,现在正聚集着富力、绿城、雅居乐等20多家地产商。


2006 年,雅居乐拿下清水湾1.5万亩地,占到12公里海岸线。规划中,除了别墅洋房,还有3个高尔夫球场,5个超五星酒店。2010年1月3 日,雅居乐第三期住宅“星海传说”开盘,600套房中有均价1.3万元/平方米的洋房、3.5万元/平方米的别墅,4小时内被连夜前来排队的人们一抢而空。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河北卓达集团可能是最早来海南设分公司的地产公司之一,按照卓达副总裁张建平的说法,泡沫挤到极致,正是切入市场的好时机。2001年,卓达在三亚河畔地块开发了几百平米的花园洋房,但销售却一直不理想。


2004年开始,海南省政府和房地产协会多次组织在岛外开展房产推介活动,并在一些重点城市逐步建立房屋销售网点,推广旅游。两年后,在旅游业的带动下,海南房地产业前景开始明朗,慢慢有大批开发商进入,大片拿地。


早年在海南有地的人算是撞上了大运。老沈在1993年就在三亚附近海边拿到了500亩地,但一直用于水产养殖基地。去年9月,他终于按捺不住,和另一家地产公司在此合作开发房地产。


也有人错过了这次暴富的机会。2003年底,经朋友介绍,海南省浙江商会副会长赵定广直奔海口,在东海岸桂林洋附近以10万元/亩的价格拿下100 亩地。尽管这里距离市中心30公里,距离机场7公里,但是配套设施不足、交通不便,原计划中的滨海别墅迟迟没能做起来。完成部分基础设施开发后,2007 年赵定广把它转手,小赚一笔。但现在,桂林洋周边地价也已经涨到100万元/亩,让他后悔不迭。


这两年他一边投资树木种植,一边继续找地。1月20日一早,他又出发去陵水了。


现在,陵水的海岸线成了香饽饽,地产业的兴旺给贫困的陵水县带来了丰厚的财政收入。2008年,这个数字达到了2.3亿元。以前因财政收入短缺而无法实施的公共设施建设现在有了着落,据陵水黎族自治县招商办副主任陈培壤介绍,有55%的财政收入都投入到了建学校、医院,修防洪堤、改造供水管道等方面。而陵水县政府的大楼,现在也修得比三亚市政府的大楼还要气派。


但除了少数在开发商项目中做绿化的村民,陵水县英州镇的人们觉得自己跟这些豪宅没有太多关系。英州多是矮矮的房子,隔三差五还可以看到一堆堆的长豆角码在路边,这是当地最常见的作物和主要经济来源。镇上主要交通工具是两轮、三轮摩托车,司机们喜欢聚在一起吃3块钱一碗的陵水酸粉。开摩托车的阿英姐说,大家各走各路,不是一个世界的。


好在陵水本地人几乎不买商品房,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宅基地,但是,对海口、三亚人来说,房地产除了带来拥堵的交通和更旺的人气,还有房子涨价带来的烦恼。


把这里让给有钱人住?


最近的一天,在海口青年路附近,张老太太正埋头打扫自家百平米的房子,一个踩着单车收废品的外省男子在门前停下,敲了两声挂在车把上的小锣,等张老太太顺着锣声抬头望去,他真诚地出价:“大姐,这块地基,20万卖不卖?


1 月19日,一位署名张涛的海口市民在海南省人民政府的网站信访中投诉说,“说实话国际旅游岛能给我们能带来什么我还没感觉到。但是最直接的感觉就是房价大涨,这几天就涨了70%,我们只能越来越心痛,希望领导过问一下我们这些想买房的海口市民,我们真的要离开海口,把这里都让有钱人住吗”。


本地人买房难并非夸张,连海口市委书记陈辞都公开表示,“海口普通居民要想在海口购得一套地段一般、面积合适的房子,也要8年不吃不喝才行,最低收入家庭更是要20年!”


曾任海南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林克昌也担心海南房地产发展得有点过了头。以2009年12月为例,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指数显示,三亚以5.1%的环比涨幅排第一,海口以3.3%排第四。而搜房网本周提供的数据显示,海口商品房销售均价已经达到9110.03元/平方米。


目前三亚的均价只差几十元就过万。三亚房管局局长李洪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旅游岛上升为国家战略,要和国际接轨,旅游地产是讲究精品和档次的,普通居民肯定买不起商品房。


在海南,旅游地产多数建在滨海河岸,岛外人喜欢海景房,海南本地人很少选择住海边,一来空气太潮湿,家具家电容易坏;二来,本地人确实也买不起海边的房子。


海南确实也在发展保障性住房,但长此以往,如果岛外人住商品房,本地人住保障性住房,很像是在两者之间划出了一道界限。


何中光笑言自己是跟着这波地产热赚钱,是既得利益者。他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2006年开了自己的广告公司,从事地产策划。但眼看着海南越来越热闹,他希望政府千万不要把海南变成富人的度假村,千万不要把岛外人和岛内人隔开,更不能让海南的发展成为对本地人的一种威胁。


他认为,大家平时看不起海南,机遇来临就开始大捧。当年特区不特,大家轰的一声全都跑了,剩下海南没有了方向在原地挣扎。海南岛太小、太被动,无论上一轮还是这一波地产热潮,都是外来投资者强加给海南的。


万科的一位研究员也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海南的房价再疯狂,万科也不会作为重点来发展,因为海南毕竟规模太小。“对于海南地方政府而言,这当然是好事,海南3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如果每平米涨1000元,那是多少财富?”


“但海南现在已经透支了未来的房价,而支撑这个预期的基础其实并不扎实,比如基础设施建设。参与炒作的来源于金融系统的资金风险会比较大。对于散户来说,如果想跟风,就要小心,要跑得快。”


不论怎么说,这一波热潮已经让所有的人都热血沸腾。


最近的一天,在海口青年路附近,张老太太正埋头打扫自家百平米的房子,一个踩着单车收废品的外省男子在门前停下,敲了两声挂在车把上的小锣,等张老太太顺着锣声抬头望去,他真诚地出价:“大姐,这块地基,20万卖不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