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抗日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结局

y1592682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size][/URL] 进来的是一个伙计,伙计见有外人在场,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顾大虫手一摆,“小七,快来拜见新入伙的两位大哥。”小七机灵的很,连忙恭恭敬敬的向钱李二位新大哥抱拳弯腰行礼,“拜见两位哥哥。”   有人恭谨拜见,钱李两人似乎很舒坦,每人掏了一块大洋扔给小七,喜的小七眉飞色舞的连连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8.html


进来的是一个伙计,伙计见有外人在场,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顾大虫手一摆,“小七,快来拜见新入伙的两位大哥。”小七机灵的很,连忙恭恭敬敬的向钱李二位新大哥抱拳弯腰行礼,“拜见两位哥哥。”


有人恭谨拜见,钱李两人似乎很舒坦,每人掏了一块大洋扔给小七,喜的小七眉飞色舞的连连道谢。顾大虫几个却是暗暗心痛,两块大洋呢,就给了一个小伙计。顾大虫打断了小七的道谢,“小七,什么事?”


“老大,镖局那些人要我去为他们买棉衣棉裤,还有鞋子。我按老规矩让成衣店的老孟掌柜接了这活,孟掌柜把抽头送过来了,一共是十块大洋。”


顾大虫喜滋滋的接过小七递上的十块大洋,喜不胜喜的一付贪婪相。


贼眉鼠眼的孙姓汉子还算冷静,“孟掌柜赚了多少?”


“回孙大哥话,孟掌柜平时这一套衣物鞋子要卖一块大洋,今天他卖了二块,多赚了二十块,按老规矩我抽了五成。”小七回答的清清楚楚。


顾大虫摆手让小七下去后,胡姓汉子就跳了起来,“肥羊,还真是肥羊,这就十块大洋呢。”顾大虫几人也都嘿嘿地笑着,透着一股得意劲。


钱不识泼了盆冷水给他们,“这几个钱就高兴成这样,呵呵。”


胡姓汉子恼了,“十块大洋还少了?你给我们挣几个瞧瞧,哼!”


钱不识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我不挣着小钱,我要挣就挣个几千上万,要不咋说是投名状呢?”


几千上万?顾大虫等人一阵眩晕,咱们在蒙川城里偷蒙拐骗,敲诈勒索十几年也就不到一万大洋。咱又不是当官的,不是握枪把子的,不是做大生意的,蒙川又穷,一天能进账十块大洋就高兴的不得了。他一张嘴就上万,乖乖!


众人急的把椅子都拢到钱不识的身边,七嘴八舌地,“钱兄弟,说说,快说说。“老钱,别藏着掖着了,快说。”“是啊,快和兄弟们说道说道。”


钱不识被他们的热烈劲吓一跳,定定心神,“我和而柱兄弟的计划和孟掌柜的有相似之处,………”


顾大虫几人听完钱不识的计划,抬起潮红的脸,交换过眼神后纷纷赞叹,“高,高,实在是高!”


顾大虫越看钱不识越象水浒里的吴用,他不是象吴用向晁盖献生辰纲一般向我献大洋吗?他不是象吴用出奇计智取生辰纲一般向我献妙计吗?难道我顾维山也鸿运当头,也要创下一番大天地?顾大虫心潮澎湃不能自拔……。


在场六人多次参详此计划后,觉得已是天衣无缝了,遂决定立刻行动。


从独院里出来的由艾子扮演的少镖头带着一名镖丁准备在大堂吃饭。还没坐下,忠厚慈祥的掌柜就过来了,知道两人要吃饭,掌柜的热情的不得了,硬拉摁拽的把两人引入一间包厢内。有人请吃饭?好啊!吝啬的少镖头当然半推半就的跟了过去。


一进包厢,少镖头见屋内已有三人,两秀才赫然在坐,还有一人作陪。少镖头见了秀才有些脸红,可又舍不得满桌的鸡鸭鱼肉,香气扑鼻,着实有些犹豫。秀才见了少镖头,非常热情,连连招呼少镖头就坐,一面向少镖头为城门的事道歉。少镖头有了台阶下,就腆着脸坐了下来。


众人坐好后,在掌柜的引导下,在座各位都做了自我介绍,从中少镖头知道了作陪的是城里的一个粮商。席间众人聊得很投契,天南海北,天文地理,风土人情啥都聊。少镖头只顾吃去了,别人问啥都顾不上回答,狼吞虎咽的。


哦耶,这可是我穿越一来吃的头一回正儿八经的酒席啊。这鸡鸭鱼肉可都是原生态的,不掺任何添加剂,非饲料饲养的,真香。酒有点辣,这鱼红烧的,差了点,我还是喜欢清蒸的。这肉是啥肉?品品看…。这时传过来的话让少镖头感兴趣了。


“张老板,此次通辽遭灾,大米都卖到十块大洋一担了,灾民嗷嗷待哺。我们受通辽父老的委托来蒙川购粮,请张老板看在灾民的份上,发发善心,再便宜一些。”


“钱先生,我也是小本经营,实在降不了的,五块大洋已经是极限了。”


“张老板………”


“钱先生,我………”


尽管掌柜的也在帮秀才说情,那张老板就是不松口,双方都是脸红脖子粗的。少镖头越听眼越红,他突然凑到随从镖丁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镖丁点头后,向在座的各位告罪,说要小解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镖丁出去后,少镖头对眼前的酒菜似乎不再感兴趣了,开始关注钱秀才和掌老板的讨价还价了。过了一会,小解的镖丁回来了。镖丁附耳悄声和少镖头说了什么,少镖头的眼神变的亮闪闪了。


钱秀才和张老板谈崩了,两秀才愤然起身拂袖而去。张老板可能感觉没有给掌柜的面子,讪讪地向掌柜道歉也要离去。少镖头赶紧把张老板拉住,殷勤劝酒。酒值酣处,在掌柜的和张老板有意无意的撺掇下,悲天悯人的少镖头表示对通辽灾民的所遭受的苦难感同身受,深表同情。为了灾区人民早日脱离苦海,少镖头和张老板开始探讨购买一千担粮食赈灾的初步意向。但少镖头似乎还有顾虑,总在犹豫拿不定主意。一谈到具体问题就左顾而言他,把顾大虫急得冒火。


顾大虫趁少镖头不注意,给张老板使了个眼色。张老板于是声称家里有事,不顾少镖头的强力挽留坚持走了。张老板刚一走,少镖头就一把拉住掌柜的,“掌柜的,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是个大善人。我确实想买些粮食运到通辽赈灾,救助灾民。可我一个外乡人,怕张老板这样的地头蛇给我下套子,结果钱货两空,到时候我是哭都找不着地。你看咋办?”


顾大虫心中耻笑,你少镖头如果真的买粮赈灾,我顾字倒着写,还主动认捐一块大洋。不过面上依旧很诚恳的说:“少镖头,张老板的为人还是信得过的,我可以担保。”


显然,这些空洞的保证打动不了谨慎的少镖头,少镖头还是摇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可惜了,可惜了啊!”


掌柜的看少镖头的举动像是要打消买粮的念头,心中大急。忙喝了一杯酒冷静了些后,非常动情的说道:“闻得灾区民众饥寒交迫,饿殍满地,少镖头就欲买粮赈灾,实在是件功德无量的大善事,大好事!本人钦佩之极,少镖头如用的上本人,尽管开口。”掌柜的把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听掌柜的这样说,少镖头又有些心动了,“掌柜的为人我当然放心,不过其他人嘛…。”少镖头摇摇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杯,自言自语地说着:“除非张老板把粮食送到城外交接,一手交钱,一手交粮食,我才放心。”顾大虫一听此言,慢慢坐了下来,一面不动声色的招呼少镖头吃菜,一边自己琢磨起来。


这个少镖头究竟骨子里打的什么算盘,难道他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想到这里,顾大虫瞟了一眼继续狂吃猛塞的少镖头,不由蔑视地撇了撇嘴。回想了一下自己第一面见到这个少镖头的印象,及以后他的种种举动,就是一个胆小,吝啬,贪财的标准小人。


应该不会,那就是他确实是胆小担心被下套了,这倒很符合这个懦弱之人的心理。如果是这样,就在城外交粮食又怎么样呢,在我的地盘上他带着一千担粮食又能跑哪去?又不是金银珠宝,一个人就可以扛着满处窜。大不了到时我多带些兄弟过去,就这么着!


顾大虫打定了主意,于是以坚定,激昂的态度表示一定说服张老板在城外交货,以实际行动支持少镖头赈灾的义举。少镖头感谢之际又得寸进尺,再请顾大虫代购一千套的棉服和大号的男鞋,手套,棉袜等,灾区的老百姓也在挨冻不是?


还有可赚的?财源滚滚啊!顾大虫强忍欣喜若狂的心情,冷静的向少镖头告退。为了灾区民众早日得到粮食和鞋,脱离苦海,顾大虫毅然要不顾人乏天黑连夜去做安排。掌柜的急灾区民众之所急的仁义之风,让少镖头赞叹不绝,连连称谢。


顾大虫嘴角微颤,快步走进了密室。不顾三个老兄弟和两新入伙兄弟的询问,突然跑到桌子旁,猛地对着桌子连续捶打,嘴里还不断的咿啊地叫着。满脸通红,情绪极度激动。这可把几个兄弟吓着了,抱的抱,拽的拽,嘴里还焦急的喊着,咋回来就这样呢?得失心疯了?


被几个兄弟紧紧抱住的顾大虫安静了下来,饱含热泪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发财了!”


经过亢奋的六个人多次仔细计算,此次交易如能顺利完成,可获利近六千大洋。不到两块大洋一担的大米白面,(顾大虫手下亲戚开的粮店大米没那么多,顾大虫就用白面,杂粮凑。)卖五块。一套棉服加鞋不到一块大洋,顾大虫卖二块。再加上手套,棉袜。……发了!发了!几个人匆匆分配了收货,雇大车的任务,带着发财的喜悦冲进了夜色下蒙川县城里的条条街道…。


大洋的威力是无穷的。第二天一大早,一夜未眠的顾大虫就带着百十号小弟,押着数十辆大车,和镖局众人分成十几路出了城。顾大虫很细心,选择出城的城门全是由伪军负责的,免得日本兵看见。虽说日本人看见了顾大虫也搞的定,但总是麻烦不是。


出城十里到了个三叉路口,就在这里交货了。少镖头开始清点货物,在清点过程中还意外的发现了一车的油盐酱醋茶酒烟和十几扇的猪肉,竟然还有女人用的针头线脑和两盒胭脂!听了钱秀才的报价,少镖头犹豫之后还是心痛地为此掏了两百大洋。此举令原本强烈反对钱秀才买这些东西的几个人,包括顾大虫都大跌眼镜,对钱秀才佩服的无以复加。两盒胭脂你也敢喊一百块大洋?你这是抢钱啊!光这一车就干赚了一百多的大洋。哎呀!你名字虽叫钱不识,可拦不住钱识得你啊!


清点完毕,按少镖头要求的数量正好,质量就马马虎虎了。特别是棉服,棉鞋还有不少是旧的。没办法,这个县城太小,让顾大虫一晚上哪找的出那么多来,这还是从几百号手下家里翻出来的呢。


旧的总比没有强,还算过得去。再加上顾大虫带的一大帮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凶神恶煞的样子,少镖头只得忍气吞声地拿出了两麻袋的大洋。顾大虫和几个当家的是数了一遍又一遍,全不顾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扮演米店老板和成衣店老板的小弟早就被挤到了一边。几人聚精会神地忙着数钱,就连少镖头告辞也顾不上回应。


少镖头带着众镖丁押着顾大虫帮忙雇的大车走了,顾大虫也兴高采烈的回城庆功去了,雪原上留下了深深地几道车辙印绵延而去…。


哈,哈,哈…,独立大队的营地里欢声笑语一片,参加了此次行动的队员兴致勃勃的给大伙讲述着行动的细节,“……当我是傻子啊,在米店我每次装作要问粮价,就有人主动告诉我,‘今天五块大洋一担,过几天还要涨。’呵呵,为了装的象一些,我又跑到另一个米店,嘿!还没等我张嘴就有人在我旁边念叨,‘今天五块大洋一担,过几天还要涨。’台词都不兴该一下。”


哈,哈,哈…听众们笑的前仰后倒…。


艾子也很兴奋,“大家这次行动大多数人都表现的不错,值得表扬。大家呱唧呱唧。”大伙欢笑着鼓掌。


“我们特战队的性质就决定了我们不但战斗是强兵,执行秘密行动时我们要学会演戏。我们是一支特殊的队伍,我们要善于应付各种情况,要演什么象什么。”


将军和殷杰坐在一旁,很有兴趣的听着队员们讲述行动过程,以及对整个行动做分析总结。


“队长,你在城门和伪兵老是东拉西扯的,急死人了。”


“你别忘了,我们没有良民证的,我老扯的目的是让他们想不到上面去,你们以后多学着点。”


“队长,你为啥要伪兵帮着找客栈啊?”


“主要是考虑减少麻烦。如果伪兵在我们身上捞不到钱,他就会老惦记咱们。我们这么多人进城,本就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伪兵老惦记着咱们还得了。


他们在我们身上捞了好处,反而要保密了,免得有人要分赃啊。这就是我为啥示意钱昆多要点的意思,但是给多少要有个度,你要给的太多,那就真要被伪兵们当成又肥又傻的羊了,那他们还会放过你呀?


伪兵介绍的会是什么好店?我们住进黑店后,为了狠宰我们,这些黑道上的人还会替我们封锁消息,便于他们下刀子。封锁消息,还有谁干的比黑道上的人还强啊?这在敌人心脏里活动很重要。”


“队长,你怎么会想到让姓顾的那小子把这么多的东西送出城啊?”


“呵呵,我也不是神仙,这要归功钱昆,李勇两人了。他们在行迹被顾大虫看破后,灵机加入他们一伙,并想出了这个绝妙的主意,然后打着踩点的旗号,找到机会和我们做好了沟通。这次行动的关键难点就是买和运。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县城里,要购买这么大量的东西,还要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运出城,将军实在是太为难我们啦!”说到这里,艾子做了个苦相,引的众人大笑,连将军也是莞尔而笑。


“他们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不错,就是作的两首诗太恶心。呵呵。”


“队长,我觉得他们的两首诗蛮好的呀?我都听明白了。”


将军和殷杰听到队员们又提到那两首惊世骇俗的巨作,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队伍在密林里修整两天后,钱昆和李勇回来了,同时他们还带回了一万多的大洋。原来,为不影响独立大队的休整,钱昆两人在顾大虫那又待了两天。顾大虫发了大财,这几天天天喝酒庆功,对钱昆二人也是信任有加。第二天晚上,钱昆趁顾大虫几人酒醉之际,把顾大虫的钱财一扫而空,跑了回来。


钱昆两人回来了,看押的车夫也该放了。当初独立大队以土匪的名义突然袭击了少镖头的队伍,少镖头的镖丁虽然拼死相搏,怎奈自己本事不济,花拳绣腿的架势连车夫都看不过眼,加之敌众我寡被一一打翻在地。车夫们也连车带人被押到林子里严密看管了起来,不过让车夫们放心的是这些土匪肯定不会杀他们,因为每天大米白面好吃好喝的,还有肉,甚至还喝到过酒,比在家过年还吃得好多了。


什么?放我们回去?不行!


这些土匪不但对我们不打不骂,还好吃好喝的招呼我们,没啥事还和我们唠唠嗑。这哪是那些凶神恶煞,非打即骂的胡子啊?应该是传说中的梁山好汉岳家军嘛。而且吃得好,穿得暖,比咱们在家饥寒交迫苦挨日子强多了。大胡子对小兄弟们和颜悦色的,小兄弟们也透着对胡子头的亲热。多好!咱不走了!要入伙!坚决要求入伙!


除了几个拖家带口的在做痛苦的抉择,其余人情绪激动的把来宣布他们可以回家了的朱有根团团围住,强烈要求入伙。因为独立大队以后面临的是数千里的长途跋涉,这些普通人难以承受这样艰巨的考验,为不拖累队伍,朱有根在殷杰的授意下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不料车夫们入伙的决心过于坚定,朱有根在几个队员的帮助下左冲右突,奋力杀出了车夫的包围圈,就连崭新的棉衣都撕破了。冲出包围圈的朱有根心痛的看着自个的新棉衣被撕成了条状,悲愤地仰天长啸:“到底谁是土匪啊!”


独立大队在蒙川县城获得补给后,经短暂休整就一路向西挺进。在将军的指点下,殷杰艾子两人才知道往西走,不用走到大草原就有一块发展壮大的宝地—热河省的七老图山脉。此山脉右接努鲁儿虎山脉,左为浑善达克沙地,上为昭乌达高地。周边地势复杂回旋余地极大。日军在此兵力薄弱,便于我军发展。


殷杰和艾子被将军一大堆拗口的地名弄晕了,在将军在地上画出大概地图后,两人才恍然大悟。两人虽不晓得这个区域的具体情况,但知道此地进入东北既方便又快捷,等到日后共军进攻东北,咱们正好打下一块地盘作为投名状,共军求之不得,咱们是心愿得偿,岂不是皆大欢喜。到那时…,嘿嘿嘿…。


两人不顾将军在场,忘形得笑了起来。


“嗯?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哦,哦,没问题,没问题。将军英明,就按将军说的去那七老爷子山。”


“什么七老爷子山,是七老图山脉!你们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