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乡下 外传 十三、鲁莽的牛力

陈正举 收藏 0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size][/URL] 十二、鲁莽的牛力   牛力的断指虽经大夫给接上;但还是肿得老粗。疼痛像开水烫火苗儿舔,要把他烧焦烫死。疼痛似有许多小刺猬扎他咬着他,扎咬得他心在流血,疼成八瓣儿,疼痛使他大气不敢喘,全身绷成一把弓,喊,疼死了,疼死了!牛力牛力,有牛的力气,有牛的忍耐力!牛力喊着喊着,不喊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


牛力的断指虽经大夫给接上;但还是肿得老粗。疼痛像开水烫火苗儿舔,要把他烧焦烫死。疼痛似有许多小刺猬扎他咬着他,扎咬得他心在流血,疼成八瓣儿,疼痛使他大气不敢喘,全身绷成一把弓,喊,疼死了,疼死了!牛力牛力,有牛的力气,有牛的忍耐力!牛力喊着喊着,不喊了,不动了,一只手向死里抓着床沿,眼睛直瞪瞪地望着天花板,坚持着,坚持着。

就在这时,萧燕走进病房。萧燕抖擞着脸蛋,眼含泪珠,俯下身,喘出温润的关切问,疼吗?

不痛,离心远着呢!牛力想做出英雄的样子,可他做出来的样子却是龇牙咧嘴,很难看,很痛苦。

萧燕轻柔地握住牛力的手说,你会好起来的。萧燕流泪了,一颗,又一颗,滴落下去。

萧燕滴落的泪,好像落进牛力的心里,牛力感到温馨而湿润,疼痛一下减轻了许多。

这时,牛力才看见刘青和爷爷也来了。

病房里只有牛老邪。牛老邪在牛力眼里是纸老虎,牛力根本不害怕他。等刘青在爷爷推拥下拽拽悠悠走进牛力时,刚刚有一些好心情的牛力,突然收起那点儿难得的笑容,叫道,我讨厌你!

临来时,爷爷虽给刘青讲了许多道理,诸如,要学会团结友爱,团结友爱是春风,能化解一切恩怨和矛盾;团结友爱是阳光,让人感到温暖;团结友爱是人间最美的花朵,芬芳人陶冶人,使人心地明净无私;人没了团结友爱,等同于动物。我们不能和动物混为一谈,我们要做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刘青被爷爷的一席话说得刘青心有所动,就勉强随爷爷来了。

牛力想,要不是刘青向他老爸告状他就不会受这份罪;所以,牛力一见刘青气就不打一处出,瞪圆眼睛说,你等着!

刘青心里本就埋藏的老大情绪,被牛力一戗,立刻恼了,他将手中的鲜花一下摔在牛力身上说,等着就等着,大黑的腿要是接不好,你要赔它一条腿!说着就跑出医院。

赔什么都不怕!牛力怒不可遏,翻身打挺,连吊瓶都被他挣扎地摔在地上。

病房里空气好紧张。紧张得牛老邪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他捶脑袋,跺着脚,对爷爷说,大叔,看这个鳖犊子!这个“祸害”!

这个“祸害”的产生说来话长:

牛老邪杀猪宰羊,忙于赚钱,根本没空照管牛力。

牛力像无缰的马驹子,由着性儿疯闹,闹得鸡飞狗跳羊叫。在家里闹厌,又到村街上疯。他脚打后脑勺地低头跑着,就被一个人拧住了耳朵。这个人就是马桩。马桩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回家干农活怕苦,整日山里几日城里几天地胡打瞎混,偷鸡摸狗熬时光。

马桩脸上立刻冷风飕飕说,小子,有鬼撵着呀!

牛力眼里似要撩出脚说,滚一边去,老子没工夫陪你玩!牛力脸上的愤怒泥皮一样噼啪下落。

有没有工夫?马桩拧着牛力的耳朵下死劲地向上提。

牛力脚离地面,疼痛难忍,吭哧一口咬住马桩的胳膊说,放开我!

马桩嗷嗷叫着,抬脚将牛力踹翻,然后又踩住他的脑袋说,去你家拿一条狗腿给老子养伤。

牛力视死如归地道,老子绝不屈服!

马桩用力踩下去,拿不拿?

牛力眼冒金星,头要炸裂,牛力只有出气的份,牛力屈服了。

牛力家里有刚刚出锅的狗腿!牛力晃晃回到家里,用马桩教他的办法,趁牛老邪转身,拿一条狗腿,用嘴衔着,大模大样地向外走。

牛老邪转回身来见少了一条狗腿,甚是纳闷,地上没有,桌上不见,牛力甩着两手出去的,总不是牛力拿走了吧。

马桩啃吃了牛力偷出的狗腿,打一个饱嗝,摸一下肚子,畅畅地叫一声,拽起牛力说,咱们洗澡去!

牛力一听洗澡就乐了,颠儿颠儿随着马桩走向顺天河。

离老远顺天河就有涛声响亮地招呼他们。

马桩叫一声,呀,多好的顺天河,真像个雪白漂亮的小妮子!我要搂一搂呀!叫着,脱掉衣衫,跳进水里,伸展腰身,劈波斩浪,像一条黑黝黝的鲶鱼向前游去。

牛力没有想到顺天河水会那么大那么深。牛力有些胆怯,迟迟不敢下水。

马桩有些懊恼,打一个旋儿,转回来嚷道,这点水还怕呀,回炉再让你妈造一回吧!

那一声,把牛力骨子里的豪迈给唤出来了。牛力摔掉衣衫,气冲霄汉地道,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这点水吗?叫着扑通跳进河里。牛力刚学会游泳,在稳水里还能游上一阵子,一落进奔腾的河水里,就找不到感觉,把握不住,被湍急的河水冲倒。牛力一倒进河里,狡猾的河水就包围他戏弄他,拼命灌他,想置他于死地。很快他觉得头晕气短肺要炸开,呛死了,憋死了!他觉得死神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他感到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他用尽全身气力,猛地窜出水面,嘶声滴血地叫喊,救命!

马桩见牛力被河水折腾得那个熊样儿,心里无比的快乐,小嘎嘣豆儿,知道厉害吧!他幸灾乐祸地游过去,将牛力牵出水面。一手引领着牛力,一手划水,慢慢前进,望着水中牛力是那么娇好那么诱人,就把牛力紧紧搂在怀里,咬着牛力揉着牛力,恨不得将牛力嚼吧嚼吧吃了。

露出水面的牛力得到喘息,已清醒许多。清醒的牛力不知马桩为什么紧紧搂着他就是不上岸,很是生气,眼皮一呱嗒,脑内有火苗一亮,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水里有老鳖咬人,老鳖,老鳖!

马桩一听,也有些害怕,说,在哪里,在哪里?马桩大惊,不敢在水中久留,便骂骂咧咧,拖着牛力走向河岸,软软地躺在沙滩上痴痴望着天上的云彩野马似的奔腾,心中也野马似的奔腾,一恍惚忽见一朵花,一朵娇艳的小花,袅袅娜娜飘来。他真想好好闻闻那朵花,好好尝尝那朵花是什么味。于是,呼地翻身起来对牛力说,娘的,小崽子,今天,老子救了你,你拿什么报答我?

好歹马桩也是救了牛力一命,牛力对马桩的态度也不能过分冷硬,说,再拿一条狗腿给你。

马桩说,小屁孩儿,就知拿狗腿!你给我竖起耳朵听着,明天你要给我……。

牛力一听,跳起来,说,请萧燕来下河,不干,河里有老鳖咬人!

马桩鼻孔飕飕冒着凉气说,大惊小怪,哪里有鳖?

牛力说,就有就有!

马桩说,娘的,不听我的,拧下你的脑袋!

牛力说,拧下脑袋也不!

马桩见牛力拗起来,无计可使,只得怏怏走人。

马桩和牛力走出河套,翻上一道山梁,一片西瓜地绿云一样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是刘青爷爷的枣园。那时,刘青爷爷刚刚开辟枣园,枣园的一大片地场还没栽上枣树,刘青爷爷种上了西瓜。

马桩见了西瓜,伏在绿绿青纱帐里,咽一口涎水又一口涎水说,西瓜!好大的西瓜。

风从姊妹崮上折着筋斗翻下来,一头扎进青纱帐。青纱帐立刻喧嚣起来,唰唰飒飒,像有千万只绿色眼睛闪闪发亮。那些高粱叶玉米叶很像一些惊慌跑着的孩子,不断跌倒再爬起来,在纷乱中嘁嘁嚓嚓,哭哭啼啼。

牛力是第一次跟人偷东西,心虚得先自不争气地抖起来,我……

马桩低声断喝,不准出声!

牛力再不出声,只战战兢兢地随着马桩潜行。

他们走出青纱帐。青纱帐隔一块红薯地,才是西瓜地。

马桩大眼闭着,小眼闪了几下,很快有了主意。

他们从青纱帐里出来,披挂一身绿叶,匍匐在红薯沟里悄悄前进。他们看见刘青爷爷正在瓜棚外抽烟喝茶,警惕地东张西望。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守着瓜田,怎么下手?

马桩狡狯地一笑,挥手向瓜田深处扔一块土坷拉。

哗啦!瓜田里一声响。

刘青爷爷喊一声谁?矫健地起身顺着响声追去。

马桩趁机拽着牛力冲进瓜田,摘一个西瓜给牛力,自己又摘一个。然后,拽着牛力兔子一样吱溜一下钻进青纱帐。等刘青爷爷反映过来,是中了偷瓜人的调虎离山计时,马桩牛力早消失在青纱帐里了。

牛力到了入学年龄还整日跟着马桩鬼混。李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便上门动员他上学。

牛力早已玩得心野了,一百个不愿意。

牛老邪的屠宰生意正红火,整日忙得头上长角。李颖第一次去他家,牛老邪还正经接待,再去他就冷淡了。不过他将冷淡敛住,脸上浮着笑;可不管他怎么笑,那笑里还是挟带着冷寒,说,怎么?想肉吃,想吃肉就对我咳嗽一声,我给送去,犯得着劳您一趟趟往这里跑!

牛力开始见李颖来还躲躲藏藏。李颖来得多了,就不躲不藏了,还兴致勃勃地为牛老邪的杀戮按羊头拽狗腿。一次,要杀一只小羊。牛力声称要试一家伙。

牛老邪高兴了,将刀递给儿子,交待一些屠杀注意的事项,拍拍牛力的脑袋说,干吧,过几年,这把刀子就是你的!

牛力得到牛老邪的赞许,脸上生出杀气。

牛老邪替他放倒那只小羊。

小羊凄绝地叫起来,凄绝的叫声长长,像颤动的丝弦,弹击着人们的心。

李颖的心发颤,在流血,下意识地叫起来,牛力,别!

牛力也看到了小羊流泪,有些迟疑。

牛老邪却大喝一声,你是不是我的儿子?

牛力收回神魂,不再犹豫,杀气腾飞,将小羊的脑袋一拧,刀光一闪,小羊的脑袋落地,随即小羊的惨叫戛然而止。

牛力在外有马桩教唆影响;在家接触的是杀戮血腥。牛力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李颖想起来就不寒而栗。李颖觉得牛力入学已刻不容缓,她又一次走进充满血腥杀气的牛老邪家。这次,牛老邪的冷淡从眼里明显显露出来,厌烦也紫不溜秋地写在脸上说,上学,上什么学。傻子才让孩子去上学呢。老王家的儿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整日不吃不喝不干活,还得搭上一个人看着,怕他寻死觅活。老刘家的闺女大学毕业,花钱托人外出打工,到那里一看是当按摩女,让人折腾得九死一生跑回来,人就疯了。不上学人就不活了?我斗大的字识不了两粪筐,不照样发财?这样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多痛快!来钱那个快,你想都没法想。

李颖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是小打小闹的手工作坊,真要把你的企业做大做强,就得用先进工艺流程,得有高素质人才,没有高素质人才,没有先进工艺,你的企业早晚被淘汰。

牛老邪不愣着脑袋,吹着冷气,十分娴熟地剥着羊皮说,被淘汰,我赚的钱够牛力花一阵子了,他不想上学,我就不让他去受那个罪!

李颖说,俗话说,留金留银,不如留个好人。不求金玉重重贵,但愿儿女个个贤。李颖说着说着书生气十足起来,人不能像走兽那样活着,应该追求知识和美德。知识就是力量。只有知识才能构成巨大财富的源泉。愚昧从来没有给人们带来幸福;幸福的根源在于知识;知识会使精神和物质崤薄的原野变成肥沃的土地,每年它的产品将以十倍的增长率,给我们带来财富。

李颖的引经据典,牛老邪几乎一句听不进去,也听不明白。他早已失去耐心说,姑奶奶,快别烦我了!说着把李颖晾在那里,忙他的去了。

李颖见牛老邪不开窍,就请村干部去做工作。妇女主任村长都去了,最后连支书萧凡也出了马;可牛老邪还是不开窍。

李颖修长的眉毛,轻捷地跳几跳,第十八次走进牛老邪家。李颖看见牛老邪又要躲,便说,你别见我吓得什么似的,这次,我不耽误你一些时间,我只告诉你,你要送牛力上学一好百好,如再固执己见,到时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牛老邪哈地乐了,说,怎么?我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做,你还把我煮着吃了。

李颖冷冷一笑,走人。

过几天,李颖以牛老邪不送适龄儿童牛力入学为由,一张诉状将牛老邪告上法庭。

牛老邪大吃一惊,嚷道,牛力是我的,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干嘛把我告上法庭?牛老邪天不怕地不怕,却怕一张薄薄的传票。他拿着那张传票抖起来。他抖抖地点着烟,吸一阵儿吐半口,吸一阵儿吐半口,憋憋鼓鼓想了半天,突然长长吐出一口,哎!没有想到,我牛老邪英雄一世,叫个娘们搞着了!

牛老邪极不情愿地走进法庭。牛老邪先还不不楞楞满嘴歪理,随着法庭上深入的辩论,他终于明白不送适龄儿童上学,违犯了《教育法》。

法庭当场裁决:牛老邪三天之内送牛力上学,并负担诉讼费。

牛老邪散淡了嚣张气焰,低垂脑袋,服从判决,不再提起上诉,表示马上送牛力入学。

牛力跳起来说,不,咱们是拉了勾赌了咒,我管你叫亲老爸,跟你好好学杀猪宰羊,你不送我去学那些叫人头疼的狗尾巴圈子!

牛老邪黑了脸说,那是那,这是这,你不上学,老子要犯法,咱爷们是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做,去!

牛力还要充大做英雄,说,就不!

牛老邪性起,拧着牛力的耳朵,一路吆天喝地将牛力拽到学校对李颖说,孩子交给你了,是死是活,我不管了。呐,还有诉讼费!

李颖笑意盈盈。李颖那张笑意盈盈宛如盛开石竹花一般的脸分外清爽动人,分外具有亲和力。其实李颖对人平常就是这个样子,不过牛老邪从没心气平和她交往过。李颖说,诉讼费我已交过,判归判,你就不要交了。

牛老邪说,你费事把力地将官司打嬴,干嘛又不要诉诵费了?

李颖说,钱是小事,重要的是让大家知道不按时送适龄儿童上学,是违法的。

李颖和牛老邪正说着呢,一直立愣脑瓜儿站在一边的牛力,冷丁撞李颖一个趔趄,冲出办公室,像头小豹子嗷嗷叫着跑出校园。

牛老邪一见,怒火万丈,一口气追上牛力,拿小绳像捆小猪一样,捆住牛力的手脚,喘得胸膛波浪起伏地回到学校,指着牛力吼吼地喝道,再跑,要你的小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