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救援队讲述海地13天: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jiwuy 收藏 0 62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3814_10633814.jpg[/img]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眼科专家为海地外伤患儿换药 1月27日上午,中国国际救援队第一批救援队员在完成海地地震抢险应急搜救任务后,从太子港乘包机回到北京。当天下午,救援队医疗救助分队来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第一时间通过《世界新闻报》向祖国人民讲述了他们在海地的工作与感动。 登机时才和家人道别 当地时间1月14日凌晨,中国国际救援队在震后第一时间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救援队讲述海地13天: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眼科专家为海地外伤患儿换药


1月27日上午,中国国际救援队第一批救援队员在完成海地地震抢险应急搜救任务后,从太子港乘包机回到北京。当天下午,救援队医疗救助分队来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第一时间通过《世界新闻报》向祖国人民讲述了他们在海地的工作与感动。


登机时才和家人道别


当地时间1月14日凌晨,中国国际救援队在震后第一时间飞抵海地,成为最早抵达海地的国际救援队之一。其中包括25名救援队员、15名医疗队员,其他为工作人员。由于任务紧急,很多队员都来不及与家人打声招呼。医疗分队护士林牡丹说,自己是在机场登机时,才打电话告诉丈夫去海地的消息的。


十几小时的飞行时间,也正是救援队部署工作的时间。中国国际救援队副总队长、首席医疗官侯世科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说:“我们在飞机上做了初步部署,下飞机后,先派一个先遣队直奔联海团大楼,因为那座大楼倒塌埋压的人比较多。我们要争分夺秒,尽量多地搜救被埋压人员。另一部分人卸物资,然后建营地。”


受海地首都太子港机场条件所限,没有专用设施从飞机上卸物资,所以,救援队员便用自己的双手,卸下十几吨物资,这个过程整整用了6个小时


“当时我们心急如焚,第一个念头就是尽快展开工作,尽量多地营救海地灾区人民。”医疗分队队员杨轶少校说。到海地的前两天里,他只休息了两个小时。这里所说的“休息”,其实只是坐在椅子上小睡。杨轶和其他队员在大部分时间里,基本上都是站着工作


中国救援队讲述海地13天: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抢救昏迷的防暴队员


中国医疗分队设在海地总统府的医疗点,是震后最繁忙最拥挤的地方。杨轶说,每天都有上千人前来救治。由于当地教育和医疗条件并不理想,灾民们伤口感染的程度比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如果是轻伤流血,他们大多就拿棉被碎片和其他不太干净的东西往伤口上缚。这使得伤口处置起来非常困难,也加大了我们的工作量。”就这样,医疗队的同志们连续奋战了四天四夜,没有休息地进行救治。


为尊重逝者手挖废墟


采访现场,医疗队员为《世界新闻报》记者展示了几张图片。一张是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但躺在上面的并不是灾民,而是中国的防暴警察。医疗分队队员、麻醉师张谦说,担架上的这名警察负责救援指挥部的工作,因为到灾区后几乎日夜工作,最后在送别牺牲战友遗体回国的仪式上,昏倒在机场。


张谦说,作为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当他听说中国维和警察遇难的消息时,心情非常沉重。“大家当时都默默不语,心里非常沉重,但还在进行自己的工作。”


现场的第二张图片,反映的是防暴队员受伤的画面。画面中,队员们的手指头全都是肿的。侯队长说,在清理联海团大楼废墟的时候,很多队员都是用手,把石块一块块地捡出。持续几天的工作在手上留下了许多伤口,伤口没能得到及时治疗便开始肿大。


除了挖石块,救援队员还24小时不间断地使用剪切钳和电钻,把很粗的钢梁、预制板钻开,或者是把钢筋剪开。机器的振动,把队员的手崩开了口子。


说到用手,侯队长还说,在清理废墟的过程中,救援队有时必须用手挖出被埋压人员。“如果被埋压的是幸存者,可能会造成二次损伤,如果是逝者,出于对逝者尊重,更要对遗体进行保护性挖掘。”


中国救援队讲述海地13天: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在为灾民点彻底洗消


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中国国际救援队的工作受到了当地政府、人民以及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慰问中国国际救援队时,把一个词说了三遍,而且是用中文,那就是“谢谢”。


据了解,中国国际救援队到达海地以后,是较早在海地开设医疗救助点的国际救援队。截止到23日,医疗分队救助伤员2500多人,重伤员500多人。医疗队的8个移动诊所受到了当地群众的欢迎。


侯队长说,此次医疗队救治伤员是在当地维和警察的保护下进行的,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这是因为海地的局势不太稳定,民间有很多枪支,经常有互相交火的枪声,还时有抢劫发生。另外,地震以后很多的灾民露宿街头,没有水和食物,情绪比较激动,很容易出现骚动。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进行救援,冒着很大风险。”


林牡丹说,在营地的时候,他们经常听到枪声。出去执行任务一般都有警察保护,最“隆重”的一次是装甲车开道。


“没把自己当女人看”


还有一张照片,反映的是救援队员在接受心理辅导的景象。《世界新闻报》赴海地特派记者国宇翔说,在当地采访过程中,就已经听说救援队员经过了长时间的工作,容易产生无力感,心理上也容易产生巨大的压力。


对此,杨轶说:“我们以前做过一些调查,所有参加救灾的人员当中,大概63%的人会产生心理压力。其实我本人也有心理压力,那是在我第一次参加救援的时候。”当时,对于杨轶来说,心里有一种压力感,爆发不出来,也没有特别好的方式缓解。“回家后,很长的时间睡不好,半夜会醒,或者是有时做噩梦。”


中国救援队讲述海地13天:装甲车开道展开救治

中国国际救援队医疗分队27日下午做客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在这次派出的医疗分队中有4名女队员,她们分别负责心理辅导、消毒和防疫,还有一人负责妇产科。“我们干的活跟男队员是一样的,我们开玩笑说,真的没有把自己当女人看过,抬箱子、搭帐篷我们都上。”林牡丹说,在刚到海地的前4天里,她只和家人联系了两次。


最深的感受:急、难、险


急、难、险,是侯队长总结在海地救治工作的最深刻感受。他说:“急就是出队急,准备时间不到3个小时就出队了;任务急,接到任务很急,去了以后展开工作也很急。还有一个是保障急,因为任务急,后续的保障必须跟得上,就像打仗弹药必须跟得上。难,指的是医疗任务难,因为海地经济基础较弱,卫生条件也较差,地震后大量伤病员没人救治,缺医少药,可以说是雪上加霜。还有是生活保障难,蚊虫多。险,因为海地没有军队,地震后光靠维和警察也维持不了社会秩序,而且地震后监狱倒塌了,有一些重刑犯逃出来了,这也是不稳定的因素。再加上很多灾民没吃没喝,情绪比较激动,容易出现骚乱。”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