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赴海地医疗队在“中国蓝盔”保护下展开救治

jiwuy 收藏 0 102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3804_10633804.jpg[/img] 1月27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成员为一名伤员处理伤口。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当地时间27日上午在太子港开设了一个巡诊点,开始为当地居民提供医疗防疫服务。 这支队伍里的许多人曾在震后去过汶川,对于海地人民的疾苦,他们感同身受。对他们而言,在海地的每一天,都会像在汶川一样,雷厉风行,争分夺秒 当地时间25日14时35分,搭载着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的


中国赴海地医疗队在“中国蓝盔”保护下展开救治

1月27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成员为一名伤员处理伤口。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当地时间27日上午在太子港开设了一个巡诊点,开始为当地居民提供医疗防疫服务。


这支队伍里的许多人曾在震后去过汶川,对于海地人民的疾苦,他们感同身受。对他们而言,在海地的每一天,都会像在汶川一样,雷厉风行,争分夺秒


当地时间25日14时35分,搭载着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的东航M U299次包机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着陆。14时50分,舱门打开,一面硕大的五星红旗和一面医疗队队旗探出舱门,迎风招展。从那一刻起,对于40名医疗队员以及与他们同机抵达的增援中国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的4名队员来说,时间,就像一块压缩饼干。


3小时内运完21吨物资


震后的太子港机场被美军第82空降师接管。正如他们给本次航班只提供20分钟的降落窗口一样,飞机降落后,他们再次"发难"---机组被告知,由于机场工人要集中力量运送分发已经运抵太子港机场的援助物资,无力安排人力为航班提供卸货服务。


而记者在机场看到的是,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一堆堆援助物资静静地躺在机场的货场上,几乎无人打理。一位即将搭乘这架包机返航的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告诉记者,这些物资已经在这里躺了很多天了。


飞机返航的时间最迟不能晚于当地时间19时。医疗队必须在3小时内把机上的货物卸完,为机组留出充裕的备航时间。


"上!自己卸,确保3小时内卸完!"没有招呼,没有点名,更没有动员,医疗队的"壮汉"们冲进了飞机货舱,肩挑人扛,毫不含糊。如果没有臂上的红十字袖标,人们很难想象这是一群平时与手术刀、听诊器为伴的医生。路过的太子港机场地勤人员不时会向这群挥汗如雨的"中国迷彩"挥手致意,有的会直接冲着他们伸直双臂竖起拇指---这是海地人表示友好和敬意的手势。


中国赴海地医疗队在“中国蓝盔”保护下展开救治

1月27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成员根据处方向就诊居民发放药品。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当地时间27日上午在太子港开设了一个巡诊点,开始为当地居民提供医疗防疫服务。


17时刚过,1辆面包车和3辆满载物资的卡车驶入中国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的营地。面包车上跳下的那群"壮汉"跳上卡车又是一通挥汗如雨。18时,晚餐的号声刚刚吹响,21吨物资已经按药品、疫苗、试剂、医疗器械、防疫用品分门别类地码放整齐。


"看看,什么叫雷厉风行!知道中央为什么选择我们军队医务工作者执行这个任务了吧。"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心胸外科副主任、51岁的胡小南坐在地上,一脸自豪地说。


太子港不眠夜


有不少防暴队员是头戴蓝盔、身穿防弹背心,挎着步枪走进食堂的,打完饭,端着饭盒匆匆返回哨位用餐---在海地吃饭都有点不同寻常。留在食堂用餐的,无论是身着黑色制服的防暴队员,还是身披迷彩的医疗队员,体现的都是标准的军人速度---不到10分钟,刚才还是人头攒动的食堂已是空空如也,食堂外的洗碗池传来了饭勺和饭盒的"交响"。


走出食堂,营地已完全浸入黑夜。两台大功率发电机持续的轰鸣声是这个繁忙院落的背景音。登上维和警察防暴队设在高墙上的观察哨,中国警营四周沉入墨色。当地政府实施宵禁令,禁止除维和人员和警察以外的人或者车辆上街。


来自广东省的防暴队队员唐钱江正在观察哨上值勤,右手握着"九五"式自动步枪一刻不松,"这是防弹玻璃,子弹打不透的,你看,这是前年一次枪击事件留下的弹痕,"他指着防弹玻璃正前方的一个子弹弹坑说。


营地里繁忙依旧。全军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所有害生物控制中心主任、55岁的杨振洲忙着组装蚊虫诱捕器。这位全军知名的虫媒传染病专家急于知道这里的蚊虫身上都携带着哪些病原。"明天一早我就能搞清楚蚊子嘴上擦的什么口红,苍蝇脚上涂的什么指甲油了。"严峻的安全形势一点阻挡不了老杨的幽默


此时,军事医学科学院疾控所传染病控制中心主任宋宏彬正为一顶帐篷的用途与医疗队副队长孙岩松争得急赤白脸。宋宏彬想把疾病监测实验室安在这顶营区内最大的帐篷里,而孙岩松的意思是先安排好人员休息。争执的结果是拥挤的帐篷里再塞进一张桌子,作为宋宏彬专用的实验台。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的防疫工作就这样在到达海地的当晚开始了。


晚1 1时3 0分,记者居住的帐篷外又换了一个哨兵。哨兵身后是一片防暴队员自己开垦的菜地,青菜在路灯辉映下愈发油亮,不久将是一个收获的时节。哨兵手中钢枪微微泛起的寒光提醒我们,与这派田园风光一墙之隔的就是一个动荡的世界。


此时大风吹散了漫天阴云,抬头望,月光如水,星辉一片。随风而至的隐约的腐臭味也在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刚刚经历过灾难的城市。


争分夺秒第一天


按计划,抵达太子港的第二天,中国医疗防疫救护队总领队刘文斗要带领医疗队各领域专家去太子港街头踩点,选择合适的地方设立医疗巡诊点。为了确保行程安全,初抵海地的新任防暴队政委胡运旺连夜召集防暴队领导班子开会,研判安全形势,确定行车路线。


曾在海地工作过一任的胡运旺熟悉太子港的每一条街道。但26日一早,他还是派出了一队防暴队员,按预定路线走一遍,查看沿途情况,确保万无一失。


9点半,救护队出发的时间到了,胡运旺带上5名全副武装的防暴队员分乘两辆车,为大家护航。还特意给随行记者每人都发了一顶蓝盔、一件防弹背心。


车子驶入太子港市中心,房倒屋塌,道路拥堵。防暴队员们警觉地搜索着车外的每一点异常。"001,请放慢行车速度。""注意避让废墟。""医疗专家要下车,前导车队员下车布控。"胡运旺不断发出指令。


11时,车子在万国广场前停下来,医疗队的专家走到伊朗红新月会设在那里的一处巡诊点,向伊朗同行了解出诊情况。防暴队员们迅速分开,占据有利位置,确保每一个专家和记者都在他们视线之内。


12时,车队回到营地,记者迫不及待地把防弹背心和头盔脱下来透透气儿,头盔里全是汗珠,前心后背的衬衣早被汗水浸透了。然而,对于在海地的"中国蓝盔"们来说,顶着四十多度的高温巡逻五六个小时,是家常便饭。


"灾民多吗?""灾民能不能喝到干净的水?"午餐时,救护队员们把记者围在中间急切地问这问那。这支队伍里的许多人曾在震后去过汶川,对于海地人民的疾苦,他们感同身受。对于他们而言,在海地的每一天,都会像在汶川一样,雷厉风行,争分夺秒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