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说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是属于中国的,第二个十年也将同样。西方不少人对此十分忧惧,同时也因为不能全面掌握和理解中国的情况,而产生出“中国恐惧症”、“中国威胁论”等。


针对这个情况,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近日发表了题为《新的10年中国十大迷思》(10 China Myths for the New Decade)的报告,提出西方人对于中国的十个“不解之谜”,并试图作出解答。


第一个谜: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


现在有两种说法,一说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单头马车,独力拉扯着世界经济向前迈进;另一说,则指中国这头经济巨兽,正吞噬着全球的经济增长率、利润和资源等,使其他国家经济萎缩。


事实上,中国对世界经济贡献良多,中国货价廉物美,使许多国家能一边追求经济增长、提升生活质素,同时维持低通胀率。不过,金融海啸爆发后,全球经济的困境是需求疲乏,而非供应短缺,中国为人垢病的是其“经济失衡”:出口能力愈来愈强,内需却欲振乏力。因此,中国政府近年开始关注内需问题,若其政策能够收效,中国就名副其实成为全球经济的引擎。


第二个谜:中国经济十年内超越美国


中国会超美吗?这是很多美国人关心的问题,也是最不值得关心的问题。


事实上,以美国现时的经济水平,只需继续维持过去几年的高增长率,就会是无可比拟的成就,GDP的排名已经不值一顾。因此,美国的第一、第二和第三要务,都是先处理好国内的深层结构问题,包括财政赤字、教育政策和营商环境等。


第三个谜:中国经济十年内超越日本


与“谜二”相似,中国会否超越日本,也是惹人关注的题目。


其实,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甚至不算是问题。最快在今年二月,中国官方公布的最新GDP总额,就会正式超过日本。若根据非官方的资料,很多人甚至认为,中国经济早在几年前已经超日,因为众所周知,中国经济存在不少灰色地带,是现行的统计方法未有收入的。所以,再讨论中国超日与否,已经没有意义。


第四个谜:中国是美国的大债主


美国财赤不断扩大,中国持续买入美国的国库债券,那么,中国是美国的大债主吗?


无可否认,中国目前是最大的美国国债持有者,但尽管如此,在美国政府的全部赤字和债务当中,欠中国的款项只占整体的7%,由这角度看,可谓“微不足道”。但从另一角度看,也可说美国的负债已经巨大到一个程度,不是个别的单一债主足以打救。 ww


第五个谜:中美利加(Chimerica)分治世界


很多人说中美两国互相依存,密不可分,成为统治全球的“中美利加”同盟。


事实上中美目前的高度密切联系只在于贸易层面--美国消费者亟需中国的廉价货品,中国厂商亟依赖美国买家的订单以存活,谁都不能没了谁。但是,在军事、政治和气候变化等范畴,中美尚未建立起高度的共生关系。


第六个谜:人民币汇率是左右全球经济的重要因素


人民币问题已成为中国与西方交锋的主要议题,西方固然持续施压要求其升值,中国则一直坚持汇率自主,拒绝外国干预。


撇开人云亦云,仔细地查看数据,汇率问题的影响其实不是那么大。举例说,由05年7月至08年6日,人民币兑美元升值了20%,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却仍然大升了50%。因此,汇率无非是政客用来掩饰其他更重要问题的藉口。


第七个谜:中国经济改革的前景


既然中国经济关乎全球福祉,其市场化改革的前景自然也备受关注。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出现石破天惊的市场化改革。但踏入新世纪以来,改革的速度似有所放缓,近年甚至惹来所谓“国进民退”的疑惑。大抵这是任何改革过程必会面对的困境,当然08年金融海啸也是一个“意外”,中国经济改革面对这百年一遇的危机,出现暂时的停滞也可以理解,但愿危机的威胁过后,改革会回到全速。


第八个谜:中国经济严重失衡?


中国外贸顺差年年扩张,内需占GDP的份额却不增反减,中国的经济失衡究竟是在改善抑或加剧?


其实,外贸和内需并不一定矛盾,中国外贸顺差的扩张,唯一解释是出口增加得比进口更快。与此同时,也不可否定中国的内需正在快速增长,只是尚未追得及外贸的加速,由此角度看,仍然有大幅提振的空间。


第九个谜:中国的碳排放情况


全球面对气候变化问题,中国常常在国际论坛上成为外国抨击的对象。


事实上,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要求其削减碳排放的绝对值,无异于遏制其成长。若计算总排放量,中国已经与美国并肩,且将会进一步增加。但是,若以国民平均排碳量计算,中国相比起欧美仍然远远不及。


第十个谜:中国的减排大计


承上一个谜,减碳救地球,人人都有责,中国政府有什么策略? ww


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目标是在2020年,中国每单位GDP的排碳量,比2005年下降40%至45%,并以此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经济和社会发展长期规划,制定相应的统计、监测和考核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