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岁男童被父亲殴打致脑死亡 随时可能丧命

jianghuisioc 收藏 0 5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3423_10633423.jpg[/img] 据说这是烟头烫的。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3424_10633424.jpg[/img] 医生在检查孩子身上的伤痕。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3425_10633425.jpg[/img] 孩子的父亲低头不语。 [img]http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河南2岁男童被父亲殴打致脑死亡 随时可能丧命

据说这是烟头烫的。

河南2岁男童被父亲殴打致脑死亡 随时可能丧命

医生在检查孩子身上的伤痕。

河南2岁男童被父亲殴打致脑死亡 随时可能丧命

孩子的父亲低头不语。

河南2岁男童被父亲殴打致脑死亡 随时可能丧命

孩子被打得惨不忍睹。



2岁男童被殴致脑死亡


才两岁,被亲爹打成这样


父亲坐在地上:“本来没想打他,可是控制不住……”


医生说孩子已经脑死亡


一名2岁男童,浑身伤痕累累,脑部严重挫裂伤,导致脑死亡,目前全靠药物和呼吸机维持生理机能。据医生诊断,这是遭受了严重的殴打所致。是谁残忍地将年仅2岁的孩子打成这样?所有的迹象表明,孩子的亲生父亲,27岁的新郑农民李海龙有最大的嫌疑。目前,嫌疑人李海龙已经被警方控制,而病床上的孩子仍然命悬一线,随时可能撒手尘寰。


1月29日傍晚,市儿童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2岁男童李金良躺在病床上。他赤裸的小小身体上,遍布着青紫的淤斑和一圈圈清晰的齿痕,新伤夹杂着旧伤,惨不忍睹。孩子面颊肿胀,右眼已经肿成了一条缝,左眼半睁半闭,瞳孔扩散,肿胀的四肢包着厚厚的保暖垫,小嘴里插着呼吸机的管子,有着大团淤青的胸脯随着呼吸的频率艰难地一起一伏。他躺在这里,悲惨而无助。


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这全靠药物和呼吸机的辅助。实际上,孩子已经脑死亡。市儿童医院脑外科主任齐林指着孩子的脑CT片子说,致命的伤在头颅上。由于严重的脑挫裂伤,小金良的右侧大脑半球重度脑水肿。12时20分,孩子被从新郑市人民医院紧急转到儿童医院时,已经没有自主呼吸,双侧瞳孔散大固定,对光反射消失,“这意味着临床脑死亡”。


孩子随时可能丧命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市儿童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护士长董凤梅说,临近中午时,医院接到新郑市人民医院的电话,说是有一名重伤患儿,要紧急转院。通过电话了解了孩子的大致情况之后,院方立即开始着手准备抢救。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孩子的惨状还是让重症监护室所有在班人员都惊呆了。孩子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意识,血氧饱和度只有30%,随时可能死亡。经过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孩子目前靠呼吸机呼吸,心率和血压也全靠血管活性药物维持。由于孩子伤势过重,情况仍然不稳定,随时可能丧命。


护士长案头的病历,简单记录了事情的大概。“头及全身多处打击伤后昏迷13小时,13小时前,患儿父亲殴打患儿头胸多处后患儿吐血昏倒,不哭闹,呼之不应,送当地医院抢救后好转,呼吸机辅助呼吸。”


孩子父亲已经被警方控制


在市儿童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外,一名年轻男子垂头坐在地上,一只手被铐在椅子上。他就是小金良的父亲李海龙。面对记者,李海龙把头埋在臂弯里,不肯抬起。“孩子是你打的吗?怎么会成了这样?”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李海龙嗫嚅着说:“本来没想打他,可是控制不住……”话音未落,旁边一位中年男子便连声呵斥,“别说了,不嫌丢人么,这是啥光彩的事!”李海龙立即闭口不言,把头埋得更深,无论记者再问他什么,他都不再说一句话。


这名发话的中年男子叫李凤军,是小金良的本家爷爷。他说,他就住在李海龙家后面。1月29日早上,李凤军的母亲来喊李凤军,说是小金良感冒住院了,叫他去医院看看。李凤军没太在意,就想当然地去乡卫生院看孩子。谁知孩子并不在这里,一问才知道是送到新郑市人民医院了。“听说送到市里的医院了,我想着估计是情况不太好,但也没想到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李凤军叹息着,无力地蹲在了地上。


夫妻关系不好,妻子远走北京打工


据李凤军讲,李海龙和妻子的关系很差,经常闹矛盾。两口子老是打架,李海龙打不过老婆,总是吃亏被揍。夫妻俩有两个孩子,一个是2岁的小金良,一个是出生刚四个月的小女儿。因为夫妻俩过不到一块去,女儿刚满月,李海龙的妻子就抛下两个孩子在家,一个人跑去北京打工了,一直没有回来过。小金良出事之后,家里人已经给孩子妈打了电话。金良妈已经乘1月29日下午5点多的火车从北京往郑州赶。


“估计是孩子闹人,所以他打了”


李凤军说,孩子出事的当天夜里,他什么动静也没听到,“估计是孩子闹人,所以他打了……”李凤军表示,“不管孩子治好治坏,将来我都不叫这两口子带了,我自己养活着他。”


控制李海龙的,是新郑市八千乡派出所的民警。据一位名警讲,李海龙送孩子到新郑市人民医院抢救,医生们发现孩子的伤势不正常,浑身有遭虐打的痕迹,就立即报警。他们受110指派,到医院控制了李海龙。由于孩子的情况不明,此事尚未有最终的结果,民警们带着李海龙一起来到了市儿童医院,还未对此事展开调查。


新伤旧痕,孩子受过虐待


市儿童医院外科重症监护室护士长董凤梅说,孩子的四肢上,到处都是一圈圈的齿痕,大部分是陈旧伤,简直无法想象孩子平常忍受着什么样的虐待。据了解,孩子是1月28晚被殴打的,当时吐血昏倒,3小时之后才被送到新郑市人民医院抢救。董凤梅惋惜地说,如果早一点到医院来,也许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 “真是不敢相信有这样的父亲!”


记者在重症监护病房外采访时,有两名中年女子凑近身边询问情况,其中一名女子气愤地说,“简直丢新郑人的脸!”其他患儿的家长也纷纷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并关切地朝监护室的大门内张望,一位好心的女士还当场给小金良捐出了1000元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