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三章(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20)


第二天一早,当陆明远起床的时候,周飞已在外面空地上打过拳回来了,只有皮家厚还在那儿有滋有味地睡得正香。

“陆哥早,把你吵醒了?不好意思。”周飞摸了盆准备洗漱,“今天早上比往日都冷,估计要下雪了。”

陆明远伸了个懒腰:“哦,我们也该起了,没有睡懒觉的命。在部队每日要出早操,转业了吧,又睡不着,到点就醒。”

周飞冲皮家厚床上一努嘴:“你看老皮,到底是干后勤出身的,能吃能睡。”

说着话,周飞把脸盆敲得叮铛响:“老皮!快起床了!出操!”

皮家厚有点不耐烦地嚷道:“扯蛋,出哪门子操,放着热被窝不睡,有福不知道享。站着不如躺着,懂不?”

“起来吧司务长,我们一会去吃个早饭,今天还要外出呢!”陆明远一边穿衣,一边催促皮家厚道,“今天第一次上班,也得给领导留个好印象。”

陆明远最后这句话起了作用,皮家厚翻身坐起:“还真是这样,那我老皮也睡了。”

三个人洗漱完毕,一起到外边吃了早点,回到办公室,发现肖剑波已在门前等着了。三个人互相对望了一下,忽然放声笑了起来。肖剑波有点摸不着头脑,问:“咋了你们?昨晚‘糖罐儿’陪你们了?个个笑得像刚喝过蜜似的?”

“不,不!”陆明远好不容易止不住,说:“肖助理想歪了,我们三人昨天打赌来着。”

“是哩,司务长说您今天要是过来上班,他就请客。”周飞补充道。

“是吧?说说,怎么个赌法的?”肖剑波好奇地问。

“别听他们胡咧咧,我也不过是与他们开玩笑,没什么肖助理,快进去吧,外面冷。”皮家厚有点不好意思,主动上前开了办公室的门。

几个人正要进去,从远处开过来一辆商务车,缓缓地停在了办公室门前。车门一开,吴为从车上走出来,招手与大家打了个招呼,问:“怎么样?听小唐说昨晚几位在一起聚餐的,玩得很开心吧?”

“还好。”皮家厚说,“大家对办公环境很满意。”

“嗯,这都是临时的,我保证,以后为你们换一处更好的办公地方。如果各位都用过了早餐,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吴为用手一指那辆商务车,对几个人说,“公司昨晚临时派了车过来,请大家上车吧。”

吴为说着,把手中的一个文件包递给肖剑波,肖剑波接了,跟在后面一起上了车。车内开了空调,比外面舒适多了。

吴为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时地打着电话,好像在与对方联系。车子驶出城区,沿着郊外的大道,向郊区飞速驶去。

“炮校已愿意先将一个系的食堂交给我做,除此之外,还有超市,理发室等一并交给我们。我们这次去,就是商谈一下合作的细节,以及提交我们的相关方案。这是个好的开头,还有几家院校都在等我们联系。到那儿后,老肖当我的秘书,陆明远和皮家厚称业务经理,小周嘛……”吴为考虑了一下接道吩咐道,“小周干脆做我的保镖!”

几个人没有说话,吴为继续说道:“过几天,我安排给你们几个人印制名片,工作需要嘛!呵呵!”

陆明远心想,这又不是皮包公司,还玩虚的,怎么职务随口就定了呢?他望了一眼肖剑波,发现肖剑波脸部还是那样沉静如水,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车子停在了炮院的门外,吴为让驾驶员留在了车上,然后带着几个人下了车,向门口的哨兵出示了证件,说明了来意。哨兵跑到岗楼里挂了个电话,跑出来说:“周副院长在办公室等你们了,请吧!”

办公楼在前方不远的地方,路两旁矗立着的高大的悬铃木已脱光了枝杈,根部涮了白灰,把环境衬托得肃穆而庄严。吴为带着头走在前面,可以是在想着洽谈的事宜,并没有留意周围的环境。而陆明远心里却不宁静,当年他以10分之差,与向往以久的这座院校失之交臂,因此没有能走进军官的行列。现在,脱下了军装,却要来此工作了,也不能说这不是一种缘分,或是自己的一种宿命。

办公楼显然还保留着民国建筑的风格,实木的地板走在上面嘎嘎地响。

周副院长是分管后勤的,大校军衔,一个人坐在一个宽大的办公室里,魁梧的背后,挂着一面鲜艳的国旗。见到他们,周副院长很客气地让了座,并吩咐公务员为他们倒茶。然后掏出一包玉溪香烟,每人递了一支。

室里一个木屑炉烧得正旺,使室内的气温像春天般温暖。陆明远并没有在意吴为的开场白,他坐在那儿抽着烟,心里升腾起一种自豪感:在部队的时候,哪有机会与大校这么近距离地一起抽烟谈事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