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历史的抉择 第一卷 历史的选择 第六十一章 凋零玫瑰(下)

cgzxshf 收藏 43 5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895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3.html


两军相遇勇者胜!高速奔跑中的突击队员望着一百米外黑洞洞的数十挺歪把子轻机枪没有一丝犹豫!

宋炎华见直属分队的官兵还是团团围在他的边上,隐约猜到这些官兵意图的他大声命令,“散开!”

三十一名官兵却置若罔闻,这样密集的人群只能是鬼子轻机枪活靴子!气结的宋炎华枪口朝上就是个三连射,“快散开!”命令中杀气隐现!

无奈的官兵被迫拉开距离,有三个士兵却始终堵在宋炎华的前面!

“手榴弹准备!”有了经验的官兵们纷纷把手榴弹掏了出来!

一百米!轻机枪最佳杀伤距离,集中四个中队的三十六挺的轻机枪同时轻快的欢唱起来,哒哒哒!三十六道扇形弹雨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弹墙铺天盖地地卷向突击队!

“扔!”鬼子轻机枪打响的同时,二百多枚手榴弹从人群中飞了出去,刚扔出手榴弹的官兵还没把手收回来,数以百计的子弹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整个突击阵型的前锋腾起一团团血雾,三十多名官兵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千疮百孔般的身体就栽倒在地!

轰轰轰!集群手榴弹的爆炸为后续官兵提供了有效的掩护,视线被扰的鬼子射手们只得朝大团硝烟、尘土疯狂扫射着!

从烟团传出的连串惨叫声中,可以想像得出官兵们在承受着怎么样的牺牲!又是近二百枚手榴弹在突击队前方二十米爆炸!

在阵地后方三百米处观察战况的木村武郎只吸冷气,敢于在这样密集火力下突击的军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老实话就换成是英勇的大日本皇军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勇气!

不过他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在这样的火力下冲过来!

事实也是这样,利用爆炸烟尘冲击到鬼子阵前六十米处的突击队第三次扔出的手榴弹只有一百二十枚左右,也就是说在短短的四十米距离损失了一半左右的官兵!

还有六十米,能有几个弟兄坚持到最后!几乎是所有的官兵都绝望了,这时支撑他们的只有两个字——责任!

“啊!”当挡在前面的士兵一个个在宋炎华眼前倒下,悲愤到极点的他发出了狼一样的悲嚎!

又有四个士兵扑过来想挡在宋炎华的前面!

愤怒的宋炎华不知哪儿来的力气,脚下一加力,冲了队伍前面!大吼一声,“弟兄们,和鬼子拼了!”

没想到宋炎华竟然带队冲锋的官兵们惊诧中士气大振,就是死也要冲上去!官兵们使出最后的力气再一次加速,前列的官兵们开始极速射击试图压制鬼子的火力!

虽然吃惊这支支那部队在这样的劣势下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士气,但自认为大局以定的木村武郎正要称赞几声,谁知巨变发生!

木村武郎刚露出的笑容一下子僵在那儿,黑泽正三更是惊恐的狂叫起来!(说真的,我真想就在这儿结束这章节,让读者们去伤脑筋!可惜字数不够,呜呼哀哉!)

让俩人大惊失措的是鬼子的轻机枪先是数挺,后来是十多挺,最后全部停止了扫射!

刚刚还在弹雨中苦苦冲锋的突击队官兵们却和木村武郎俩人的心情截然相反!虽然不知鬼子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把握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机会迅速逼近鬼子临时阵地!

让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下到底发生了怎么回事!鬼子的弹药手们和步枪手们都在紧张却有序的从一箱箱弹箱把机枪子弹压进弹匣再迅速递给副射手,从而保证了绵延不绝的火力!

情况这时发生了,当鬼子们又打开一箱弹箱后发现里面竟是7、7毫米的九二重机枪子弹,还以为这是意外的鬼子又打开一箱,还是7、7毫米子弹!感觉不对的鬼子疯了似的把所有弹箱全打开,才不得不接受刚才和另一个中队交换轻重机枪时竟然忘记了交换弹箱!

当绝望的鬼子拿起三八步枪射击时,数轮射击虽然又给突击队造成了数十人的伤死,但这时已不能阻挡突击队的决死冲锋!

宋炎华是第一个冲进鬼子阵地的中国官兵!

三名鬼子嚎叫着挺枪就向满脸鲜血的支那少校刺去!

被一发子弹擦伤脸颊的宋炎华吼叫着将冲锋枪中的子弹全倾泄在三名鬼子的身上!在他的身后八十多名官兵呐喊着涌进鬼子阵地!

杀神似的宋炎华将没有子弹的冲锋枪一扔,捡起一把三八步枪恶狠狠的扑向乱成一团的鬼子!

二百多名中日官兵在木村武郎和黑泽正三呆滞的目光中混战在一起!

拿着三八步枪的官兵和鬼子捉对厮杀着!对自己刺杀技术放心的鬼子纷纷拉动枪栓退出子弹,但还没有轮到他们展现自己精湛的刺杀技术,就被那些躲在后面的官兵手中的冲锋枪或轻机枪点射倒地!

“八嘎!”一个刺倒一名突击队员的鬼子少尉刚想把滴着血珠的刺刀刺进另一名中国士兵身体时,一个精准的三连射让他的胸膛扬起三团血雾,“你们的不讲武士精神!”倒在地上的鬼子少尉死不瞑目的瞪着双眼!

“呸!”击毙这名鬼子的是伍大全,一直冲击在前的他竟然只受了点轻伤!掉转枪口对准一名鬼子一勾板机,却只听到枪针撞击声!

往腰间一摸,空的!伍大全忙从尸堆中捡起一把三八步枪加入战团!

突击队的自动武器在杀伤了近四十多名鬼子后也全熄了火!没有弹药了呗!

此时双方的兵力对比是六十二比一百零二!前面的数据是指突击队官兵,那后面的数据当然是日军官兵!

在兵力上占优势,而在训练上更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于是随着混战的延续日军士兵在训练和体能上的优势逐渐的显露出来!

连续突击的官兵们体力早已严重不支,再加上绝大部分官兵不是来自战斗连队,在连续被日军刺倒十多人后,自知不敌的官兵们纷纷拉响了身上的手榴弹!

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声中,阵地上血肉横飞!

宋炎华不知已刺倒几个鬼子了,掌握后世犀利刺刀技术的他如无人之境的在战场上横冲直撞!和他对阵的鬼子没有能接住四招!

凶悍的宋炎华引起了鬼子的注意,一个又一个鬼子开始围上来,试图用人海战术淹没他!

发现宋炎华情况危险的幸存官兵们开始向宋炎华靠拢。

铛!及时赶到的赵有才挡住了刺向正奋力从鬼子身上拔枪的刺刀!

被官兵们掩护在里面的宋炎华大口喘着气,手中的步枪无力的垂在地上,此时的他已完全体力透支!

七十多名鬼子团团围住了最后的三十一名官兵!

一百多把滴着鲜血的刺刀对峙着!它们的主人无论身上有多重的伤,眼中都燃烧着疯狂的火焰!

“兄弟,别害怕!”知道功亏一篑的宋炎华拍拍同样和他被官兵们圈在里面的一个瘦小士兵的不停颤抖着的肩膀。

一直背对着宋炎华的瘦小士兵受了惊吓似的一跳!

正要安慰时!一阵在后世影视中常听到“嘀嘀嗒!”冲锋号声从侧后方的一处土丘后传来!

“不会是在做梦吧!”宋炎华苦笑着甩甩头,成串的血珠从脸上飞溅出去!

“不!是真的!”

嘀嘀嗒声中,一支拿着简陋武器的百人队伍呐喊着从土丘后冲了出来!

熟悉的冲锋号声,熟悉的军帽!

当突击队连续击破鬼子两道阵地后,又义无反顾的冲向第三处阵地时,暗中观察着战局的罗化民、方尚武等人还是没有收到上面的任何指示!

“电台不会有问题吧!”这是方尚武短短数分钟内第五次问紧张得聆听着耳机的报务员!

“老方,不要乱打扰!”同样急躁起来的罗化民阻止了方尚武喋喋不休,示意报务员注意接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突击队冒着数十挺歪把子轻机枪的火力进行自杀性突击时,所有的游击队员都心中一阵绞痛,他们的眼睛开始模糊起来!

是的,自己是和这些士兵所代表的那个政府有着深仇大恨!但现在这些士兵是在为整个中华民族的明天流血、牺牲!而自己呢!却在一边当一个无关的看客!

所有的游击队员逐渐的感到胸膛中的鲜血开始奔涌起来,他们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握着钢枪的手臂也开始更加的有力了!

“同志们,跟我去杀小鬼子去!”惨烈的战况终于让方尚武吼出了所有的游击队员期待的命令!

“胡扯!”罗化民虽然也是热血沸腾,但做了一名党员,他必须保持冷静!“继续等待命令!”

没想到这次方尚武悲愤的回了一句,“等命令来了,国军弟兄们也早已死光了!”

不再理会朝他直瞪眼的罗化民,一指在满天子弹中一米一米突击着的官兵,“同志们,他们都是川军,为了天门的父老乡亲在这儿流血牺牲!而我们都是天门人,难道还不如他们吗?”

方尚武的话如一记重锤击在游击队员心中最柔弱的地方,“同志们!为了自己的亲人,跟我冲!”头也不回得沿着土丘冲向血肉横飞的战场!

一个、两个队……八十个队……一百个游击队员冲了上去!最后只有金精和另外十五名游击队员留了下来,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上,罗化民明白要不是他们都是党员的话也早就跟方尚武他们冲上去了!

“政委,来电报了!”报务员兴奋得叫起来,无线电台上的指示灯开始闪烁起来!

控制住自己情绪的报务员一字一划的把电文抄在纸上,全涌上来的十五名游击队员竖着耳朵听罗化民用颤抖的声音读着电文!

电报很简单,“电谕中共天门县委及天门游击队,立即配合122师阻击日军!毛泽东!”

最后三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啊!是毛主席!”队员们激动得叫起来!

心潮澎湃的罗化民止住了队员们的议论,“同志们,快跟我上!”

望着远去的游击队员,天门县委的工作人员咬了咬牙,对报务员说了一句“如果我们失败了,你自己回县委!”说完抽出毛瑟枪带着那名警卫直追渐远的罗化民他们!

突击队的苦战让固守在大陈家塔岭的五百多名官兵失声痛哭起来!牺牲了这么多弟兄,最后却依然失败!

“师长,下令吧!”当突击队最后的数十名官兵被鬼子团团围住后,钟强、魏正辉、陈健、五百多名官兵都等待着胡清华出击的命令!

宁共死!不独生!这些残兵已抱决死之心,随着胡清华高高举起的手臂,官兵们准备发动最后的攻击!

隐约听到了熟悉的军号声,在所有官兵们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竟然又有一支队伍就从战场的五十米处的土丘后冲了出来!

做为高、中级军官的胡清华等人十分清楚吹这种军号声的部队!虽然人数只有百人左右,但那支部队的战斗力胡清华他们早有深深体会!

“木村君,撤吧!”知道大势已去的黑泽正三知道再不撤退的话要,木村支队将全军覆没!

失魂落魄的木村武郎没有一点反应,黑泽正三一挥手,两个卫兵架起软绵绵的木村武郎朝卡车奔去!

通讯兵向山坡上的三百多名日军官兵打出了撤通的信号!

“师长,我们追击吗?”看着鬼子撤而不乱的阵型,连一向好战的钟强都把肯定句换成了疑问句!

流的血够多的了!自知无法留下这股鬼子的胡清华将眼光投向了再一次混战起来的战场!

“同志们!冲啊!杀小鬼子了!”方尚武挥舞着大刀带领一百多名游击队员向七十多名日军的队列发起了最后的冲击。“冲啊!杀小鬼子了!” “杀小鬼子了!”

由于鬼子又和突击队混战在一起,游击队员们只能一枪不发的冲进战团!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在空旷的田野上响起,三队士兵迅速的碰撞在了一起!

刺刀相交的铿锵声,枪托击中肉体发出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杀得性起的吼声响成一片……。

撤退的日军官兵登上了早已启动的卡车,在最后的战斗声中一溜声走了!

日军士兵的身高虽普遍矮小,但几乎每个士兵都长得粗壮敦实,肌肉发达,脸上都泛着营养良好的油光,无论是突刺还是格挡,手臂上都带着一种训练有素的爆发力。而游击队员全是农民出身,长期的劳作让他们拥有不下于鬼子的爆发力,而训练的不足也因人数上的优势、鬼子士气的低落抵消了!

五分钟的白刃战后阵地上就只有五个浑身是血的鬼子没有倒下,而这边也付出四十二名游击队员和四名突击队员!

杀得性起的方尚武擦了擦手中的大刀,蔑视着看着面前这群矮小的日本兵,指着其中军衔最高的一个中尉说:“你的,过来!”

中尉无奈,从队列中走了出来,向着方尚武鞠了一躬后就冲了上来,只过了数招日军中尉就明显感到了不支,指挥刀已经被砍断了一截,脸上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自知必死的日军中尉瞅准一个机不避砍来的大刀直扑向方尚武怀中,方尚武一侧身躲开了对方的突刺,手中大刀闪电般翻腕就是一刀,日军中尉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

“还有谁上吗?”方尚武示威似的挥舞着沾满污血的大刀,没有一个鬼子主动出来!

这时赶到战场的罗化民大声厉喝起来,“不敢的话,就放下枪!缴枪不杀!”

谁知他的话音未落,宋炎华就冷哼一声,“全杀了!”突击队最后的二十七官兵中的二十六个一涌而上,四声惨叫之后地上多了四具烂肉!

“你!”罗化民气得直抖!

一旁的方尚武忙上来敬了个礼,正要重新介绍自己,宋炎华制止他,“我知道你们身份!谢谢你们的援助!”

说完把头扭向还是一脸怒容的罗华民,“我知道贵党优待俘虏!但鬼子不能算人!我只是把他们在中国所做的还给他们!”

被宋炎华态度激怒的罗化民反讥道,“看来宋营长要是给一只疯狗咬了一口,那你也咬疯狗一口吗?”

宋炎华冷冷得逼视着罗化民,“我不会咬!但我会杀了它!”杀气腾腾的话让罗化民和方尚武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弟兄们,快找找还有没有活着的弟兄,看到还有口气的鬼子全干掉!”宋炎华又下了道让两人目瞪口呆的命令!

“你……你这是屠杀!”罗化民朝宋炎华怒吼!

屠杀两字激怒了宋炎华,脸上的青筋都胀出来了,控制住自己快爆炸的情绪,宋炎华从怀中拿出几张照片递给同样激动的罗化民。

“让你看下什么才叫屠杀!”说完头也不回得走向大陈家塔岭,一群官兵正在下来!

在他的身后传来了号淘大哭声,随即是罗化民的命令,“杀光小鬼子!一个也不要放过!”

感觉身后有个士兵一直跟着,宋炎华头也不回的问道,“兄弟!你去哪儿?”没有回答,宋炎华明显感觉到身后的士兵呼吸加速了!

好奇得宋炎华在第一条战壕边停了下来,正要返身看个究竟,突变发生!

小林次郎是在进攻第二条战壕时受伤晕迷了过去,等他从痛楚中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压在尸堆下面!

透过缝隙他目睹了双方惨烈的刺刀以决,在上面的日军撤下来的时候,他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呼救的声,可匆忙撤退的士兵没有一人在意到!

被遗忘的小林次郎想到两个方案,一、装死!说不定支那人发现不了自己!二、发现了假投降!他从几个老乡那儿听说,支那人对投降的日本官兵从不屠杀的,反而招待的很好!先投降再找机会逃出来!

很快小林次郎绝望得发现这两个方案一个行不通,那些支那人竟然在仔细的清理战场上,只要发现还活的日军伤兵二话不说的就直接刺死!

当第三声临时的惨叫声响起时,小林次郎看到了从山坡下面走来的两位支那人!

反正是死路一条,血性在小林林次郎身上迸发,慢慢把枪口伸出尸堆!

三十米、二十米、十米,流血过多而模糊的小林次郎才看清前面那个竟然还是位少校!

“就是你了!”估计这少校应就是支那偷袭部队指挥官的小林次郎毫不犹豫得将枪口对准了宋炎华。

正要击发时,那少校竟然停了下来转身!小林次郎只得调整枪口重新瞄准!

宋炎华的侧转让他身后的士兵看到了尸堆中的伸出的一支黑洞洞枪口正在转动!

“快闪开!”

突如其来的女孩子叫喊声让宋炎华一愣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只见那个士兵猛得扑向发呆的宋炎华,在宋炎华被推开的同时,小林次郎击发了!

清脆的三八步枪声中,一颗6、5毫米步枪弹贴着宋炎华的胸部掠过却狠狠击中那名士兵的胸部!

倒地的宋炎华顺手捡起一颗手榴弹一拔弹弦扔向枪响处!

身体前后部被击穿的士兵悲鸣着倒下地面,涌出的鲜血在空中划过两道妖艳的弧线溅落在地!

心中有种不妙感觉的宋炎华在地上一个急滚,张开双臂接向空中掉下的士兵,钢盔和士兵分离开,寒风吹起那乌黑的长发,一张清秀脱俗的俏脸展现在宋炎华眼前!

啊!是苏烟!宋炎华牢牢接住娇柔的身体后一侧,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苏烟!

“轰!”爆炸声中咽下最后口气的小林次郎还在懊悔没有完成第二次射击!

“苏烟!你怎么了?快醒醒!”把苏烟拥在怀里的宋炎华徒劳得用手按着胸口的血窟窿!

根本就堵不住的鲜血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很快就把宋炎华全身也浸湿了。从身体接触中感觉到生命正从苏烟的身体中流逝!“有医生吗?”宋炎华的怒吼声在战场上回荡!

“宋……宋营长,我……我不行了!”苏烟紧闭的双眼竟然睁开了,原应聪颖的双眸越来越暗淡!

“苏烟,你撑住!我抱你去找医生!你会没事的!”

制止了宋炎华想站起来的意图,“让我在你怀里多呆会儿,你知道吗?我一直好想能这样呆在你怀里!”晶莹的泪水从眼角轻轻滑落,不知是羞涩还是回光返照,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泛起红晕!

泪水不受控制得喷洒在苏烟苍白的脸上,“好!只要你好起来!我天天让你这样躺在怀里!”

眼中一亮,随即又暗了下去,苏烟忍着巨痛,用尽全身的力气,缓缓抬起右手!慢慢地,慢慢地,冰凉的小手悟在了宋炎华血迹斑斑的脸上,温柔地抚摸着,眼中全是不舍,“你以后吃东西一定要注意烫不烫!”

刀如绞割的宋炎华拼命点着头,泪水在空中四溅!

“抱紧我!我好冷!”

意识到什么的苏烟深深凝视着痛哭流涕的宋炎华,似乎要把他深深印在脑海中!

渐渐地,感觉到很累的苏烟缓缓闭上没有了生命色彩的双眼,就要进入永眠之地的苏烟仿佛听到从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正悲痛欲绝的呼喊着她的名字!

心里放不下这个人的苏烟再一次顽强的睁开双眼,只因忘了一个叮咛!在宋炎华欣喜若狂的注视中,苏烟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你要好好活着!”

“不!”宋炎华抱着再没有睁开眼睛的苏烟仰天长吼!

这一幕在一霎间凝固了,露天屠宰场似的战场上密密麻麻地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在尸堆间一个军官抱着一个女兵的遗体仰天长吼,见证了生死两茫茫这一刻的四周数百名血人似的官兵无不失声痛哭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宋炎华依然保持着这一姿势,在人群中哭得泪人似的沈丹红感到不对劲!

不顾一切得分开人群冲向宋炎华!果然,两眼紧闭的宋炎华竟然站着昏迷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