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八章 路见不平

zjqian96 收藏 54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895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高焕捷经过多次尝试,终于与新四军太湖游击队取得了联系,由于刘洋事先派人进行了通报,所以还算顺利,对方承诺将在第二天晚些时候派船到宜兴湖岸边接他们上船。

来到这个时代,以党外人士的身份和新四军打了这么久的交道,陈际帆对新四军的友好态度并不怀疑,只是太湖之行充满了不确定性,而且只要能从太湖顺利抵达对岸,上海就近在咫尺,一想到这,陈际帆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他把其余六个伙伴召集过来,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一遍,陈际帆觉得如此大的事情必须在行动之前畅所欲言,把大家内心的顾虑一一解决才能轻装上路,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的。

七个人中,陈际帆原来是安徽人,没到过太湖,只是休假是到过宜兴,没顾得上游玩便被部队召回,高焕捷是南京军区的,想来对这一带比较熟,所以大家把目光都投向小高。

“太湖是我国第二大淡水湖……,”

“知道啊,说点有用的。”赵俊一下子打断高焕捷的话。

高焕捷尴尬地笑笑,向陈际帆投去求助的目光。陈际帆说:“别管他,你说你的。”

高焕捷冲赵俊做了个鬼脸,继续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太湖里面大大小小50来个岛屿,岸边长满了芦苇,非常适合打游击,根据情报,鬼子的太湖中最大的两个岛,洞庭西山和洞庭东山上有水军司令部,但是其他的岛上却活跃着各种形形色色的武装……”

“等会儿,你是说太湖还有水匪?”赵俊诧异地问到。

胡云峰说:“赵俊,你咋没文化呢?武侠小说里动不动就写太湖强盗,你忘了?太湖里有强盗,这一点都不奇怪。”

“兵荒马乱的,但凡有活路,谁愿意提着脑袋落草,这些人只要不当汉奸,咱们就不用为难他们。”陈际帆说道。

“万一有人堕落到当汉奸的一步,咱们也毫不客气,在巢湖又不是没打过?”罗玉刚向来都是鹰派。

“最后一个问题,头,我很担心新四军太湖游击队的船只是否能把我们着两百多号人运过去?还有,即使能运,我们的目标是不是太大了,所以我建议,把新加入的战士留在宜兴,这样不但可以减小目标,而且能在后方有个接应,将来指不定还能成为火种呢?”胡云峰考虑得很周到。

“可以,不过,我们从上海撤回后,这些兄弟是要一个不落的带回江北的,他们都是很好的战士,但是缺乏系统的训练,如果回去接受最科学的训练,这些都是将来的好军官。”陈际帆只同意一半。

胡云峰接着说:“那还得麻烦老钟去说服他们,尤其是队长贾龙,他和老钟的关系不错。在队伍中也很有威性。”

“雷霆”中队自从下江南以来,一直就处在不停的战斗中,虽说战斗规模不大也算不上很残酷,但每时每刻都要提防日寇的四面包围,体力消耗非常大。在宜兴境内难得找到一个休息的时间,陈际帆安排了岗哨后,和队员们一起美美地睡了一个白天,直到晚上七点左右,

夜色一降临,陈际帆就带着108个原来的队员整装待发,出发前,陈际帆紧紧握着贾龙的手,“部队就交给你了,我们很快就回来,你无论如何要保证队伍的安全,不要和鬼子硬拼,有困难还可以找刘旅长和刘一鸿参谋长。”

贾龙是在溧水加入“雷霆”中队的,他们是从茂林九死一生突围出来的,加入“雷霆”中队时陈际帆和钟鼎城还亲自对每一名队员的军事素质进行过考核,结果贾龙的军事素质都是优,最难能可贵的是,陈际帆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许三多的影子,不抛弃队友的人绝对是值得信赖的,陈际帆把部队交给他很放得心。

1941年3月12日晚10点,国民革命军“神鹰”独立师“雷霆”中队历经一个月奋战,终于到达太湖边上,迎接他们的是新四军太湖游击队政委徐明。

陈际帆原以为自己这帮人算是很年轻的了,等见到了这个新四军太湖游击队政委兼太湖县委书记时,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个嘴巴张得大大的,因为这位身兼两职的干部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放在“神鹰”独立师,充其量可以当一个排长,这还要经过层层考核。

“久闻陈师长和各位大名,今日一见当真虎虎生威。”徐明腰里别着一支驳壳枪,下船来冲他们一拱手。

徐明政委短短的头发,很精神的那种小平头,身穿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军装,脚上是一双这个时代最常见的千层底布鞋,腰间扎着一根皮带算是武装带。不过,在陈际帆看来,这个年轻的政委更像是一个读书人。在21世纪,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还在学校读书,还在每月伸手向家里要零花钱。

陈际帆见徐明还算客气,当即还礼:“哪里哪里,徐政委如此年轻就率领水军健儿在太湖抗击鬼子,着实可敬!”

“陈师长不必客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带来了十多艘船,就请陈师长和‘神鹰’的兄弟们上船吧。”

赵俊凑过来低声对陈际帆道:“头,新四军一共划来十八艘小船,刚好能够载我们,上不上?”

陈际帆白了他一眼:“废话!”然后回头冲着徐明道谢:“既如此就麻烦徐政委和新四军的兄弟了。”

“不必客气,请!”徐明让到一旁将手一摆。

陈际帆点点头,手一举,“雷霆”中队在各组长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登上小船,整个过程很快,秩序很好,徐明看在眼里不由的心生佩服,从小见大,这支部队绝对是经过最严格的训练,而且这些战士的脸上有一种气质,他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反正和别的部队不一样。

当然,最不一样的还是他们的军装,还有手里的家伙,在见惯了三八大盖的新四军游击队战士眼里,最好的家伙莫过于捷克式,今天看见他们身上的家伙,就知道肯定不一般。

徐明政委和陈际帆同乘一艘,随行的还有陈际帆最喜欢的徐扬。徐扬正雄赳赳地站在船头,腰里别着陈际帆奖给他的大威力勃朗宁手枪,这是他的最高荣誉,全师独此一份。

在船上,陈际帆开始向徐明打听起太湖以及周边的情况。

原来,在这茫茫太湖上除了鬼子的水上基地以外,湖中大大小小的岛屿上还有其他的武装,大多是当地渔民自发成立的,也有些本来就是原来的水匪。就是水匪也分很多类,有的专门和鬼子过不去,有的呢除了偶尔上岸打劫鬼子,主要是劫富济贫。但剩下的就只能归于匪了,这些家伙原本就是地方上的祸害,鬼子来了后,有的直接投靠当了汉奸,有的虽然表面上保持独立,但明里暗里也和鬼子有勾结。这伙水匪自然视新四军水上游击队为头号敌人,每次鬼子伪军围剿,他们都积极参与。对周边渔民他们更是残酷压榨,抢夺财物、强占民女,干尽坏事。

“据我所知,贵军自称是人民的队伍,难道就这样坐视不管,任其逍遥吗?”陈际帆淡淡地问了句。

“陈师长有所不知,”徐明苦笑道,“我们水上游击队虽然成立较早,但一直在日伪夹缝中生存,部队不但弹药奇缺而且就连粮食都没有稳定保证,现在部队有三百多人,但是枪支只有一半,还有一半人拿着梭镖打仗,船只倒是宽裕,毕竟在太湖。这两年我们主要是和鬼子周旋,这些水匪和我们基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对于个别民愤极大的,我们还是想办法解决了几个。后来这些家伙和鬼子勾结,一个个兵强马壮,我们也只能干瞪眼了。”

陈际帆知道他说的是实情,这里位于沪、浙、苏三生交界,是鬼子的心脏部位,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其实这支游击队存在的意义并不在于他消灭了多少鬼子,而在于,它的存在大大牵制了鬼子,可以说,游击队每增加一个一个人,鬼子就必须增加几十人,而且对周边的投降势力绝对是一种威慑。

“太湖中这么多小岛,你们占了多少?”陈际帆单刀直入。

“占?”徐明笑笑,“除了鬼子和水匪的老巢,其余的我们都可以去活动,游击队平时是化整为零活动的,都在一个岛上还不被鬼子一锅给端了?”

陈际帆也笑了,他是嘲笑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无知了,像太湖游击队这样的实力当然是分散活动更好,不仅目标小,而且影响大。

“鬼子在夜里不出来巡逻吗?”陈际帆望着黑漆漆的湖面问道。

“怎么不巡逻?不过近几天来没有,听岸上人讲,鬼子好像兵力不足。守备苏州的17师团调走了大部份,太湖周边的日伪军开始调往城里。”

春天的太湖,夜风不停地拂着船头,陈际帆渐渐地在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按原计划,新四军太湖游击队护送“雷霆”中队穿越太湖到吴江上岸后就没事了,可陈际帆一句话让这位年轻的政委欣喜不已。

陈际帆说:“感谢贵军冒险护送,不如我们联合打一仗如何?”

年轻的徐明政委看着陈际帆,就像不认识一样。“可陈师长,你们去上海不是还有任务嘛?”

“去上海的任务就是多打日本鬼子,现在太湖上鬼子汉奸如此猖狂,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他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恶有恶报,再说了,徐政委,打仗可以给贵军补充点装备物资,难道不好吗?”

“好!”徐明激动得差点站起来,“能够有贵军的帮助,太湖水匪和汉奸们的末日到了!”

“既如此,我们就不忙到对岸了,贵军在湖中有没有基地?”

“基地?”徐明稍稍迟疑,“哦,部队主力现在就在焦山岛接应我们,我们直接到那儿再商量。”

焦山岛位于太湖西面宜兴境内,算是几十个小岛中比较大的,岛上此刻人声鼎沸,新四军太湖游击队的指战员们正在这里盼望着徐政委和传说中的“神鹰”独立师。

上岸后,徐明向陈际帆等介绍了游击队里的主要干部,又把他们安排在临时腾出来的几间营房,本来准备给他们接风洗尘的,但是陈际帆拒绝了,一来大家又不是土匪,二来新四军不富裕,他们又不饿。

“苏靖威、徐扬,你们先带兄弟们到营房休息,老钟你们几个随我到徐政委那边去,有事商量。”

苏靖威这是第二次干特种兵,他的话不多,一心一意向师长他们学习作战技能。师长一路上都在和新四军打交道,让他这个历来把新四军当共匪的国军军官大开眼界,原来新四军的军事素养也不差,如果装备精良点,战斗力绝对能赶上税警总团。

徐明知道这位师长雷厉风行,带着这么多军官过来肯定是要商量作战计划,所以他一进指挥部,就叫人去叫老尹。

老尹就是新上任的游击队长,刚刚查哨回来,还没等徐明反应过来,老尹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政委,听说你把友军接到岛上了?”

“老尹,来来,我给你介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神鹰’独立师陈际帆师长,后面这几位是胡参谋长、钟旅长……,他们在皖南救了好几千我们的部队,在溧水、溧阳和兄弟部队并肩作战,现在又要帮我们打仗了。”

“徐政委言重了,不存在谁帮谁的问题,打鬼子汉奸,保护老百姓是我们这些中国军人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时间很紧,所以想和徐政委、尹队长一道商量商量作战事宜。”

“我叫尹鹿鸣,”尹队长边说边伸出手去,“陈师长话太对了,不过我们游击队的装备很差,大规模作战恐怕不能胜任。”

“这个没关系,我们蒙贵军大力协助,正找不到什么感谢的,这次作战由我们来,完成,贵军只负责提供情报就可以了,到时候还请二位首长找几个熟悉太湖的战士一起,我们保证他的安全。”陈际帆也不客气。

“陈师长说哪里话来,”尹鹿鸣大声说道,“打仗嘛,我们怎能袖手旁观?”

徐明笑道:“好了,都别争了。陈师长他们作战经验丰富,我们做好配合就可以了,陈师长,这是我们绘制的太湖地区敌我态势图,几位看看。”

陈际帆钟鼎城他们几个马上围到地图前,胡云峰还从背包里掏出绘图工具。地图画在一张大牛皮纸上,画的很粗糙,不过图上倒是很清楚地标明了焦山岛所在的位置,并在旁边的一些小岛上很醒目地标出了那些是鬼子的窝点,那些是水匪。有些岛的旁边还标上了兵力。

但不管怎么说,这张图还是表明了新四军太湖游击队对于周边的敌对势力是关注的,而且还进行过详细的侦察。陈际帆和胡云峰等人看完图后互相望了一眼,暗暗点了点头。

“徐政委、尹队长,图上的水匪窝点还不少嘛,”陈际帆指着图说道:“二位的意见是先打哪个好?”

“陈师长,几位都是久经战阵的精英,这太湖上的水匪虽然猖獗,但数盘踞在东北面的拖山岛上的水匪最为恶贯满盈。这伙水匪盘踞太湖有几十年了,鬼子来之前就是太湖一霸,不仅在太湖上横行,而且常常上岸打劫。渔民们每个月都要上交一定数额的保护费,在湖里打渔要交费,而且这些水匪时不时还会到各个岛上祸害渔民。鬼子来后,他们居然主动投靠,摇身一变变成了鬼子在太湖上的一条狗,有鬼子给他们提供的装备物资,这伙人更加肆无忌惮。不瞒各位,我们的伤员、物资常常受到洗劫,而且这伙人还会定期给鬼子通风报信,给我们的抗日斗争造成很大损失。”

“难道贵军就没能有所行动?”胡云峰忍不住问道。

徐明继续解释道:“这是当然的,对这些罪恶滔天的水匪,我们当然不会坐视不管,我们先后对他们展开过好几次行动,但是成效不大。”

“难道这些水匪的战斗力还能超过贵军?”罗汉问道。

徐明看了罗玉刚一眼,接着说道:“这些水匪并非乌合之众,而且他们在太湖上盘踞多年,对这里的一切远比我们熟悉。本来,我们如果依靠群众,发动渔民的话,是能够克服这一弱点的,但是我们的势力还是太弱了,一面要应付鬼子不定期的围剿,一面还要和这些水匪作斗争,我们的实力在太湖上很弱,渔民们还不能完全相信我们,加上水匪、汉奸和鬼子的迫害、恐吓,是我们的群众工作遭受了巨大损失。”

“是啊,群众工作才是我们的根本,离开了老百姓的支持,就会像无源之水,举步维艰啊!陈师长,你们来得太及时了。”尹队长一看就是一个老战士。

“老尹,人陈师长他们另有任务。”

陈际帆心想你们两个在这里一唱一和,无非就是激我们在这里打一仗,年轻人,你小看我们了,既然来了,不给这些忘了祖宗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他们简直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徐政委,尹队长,你们放心,我们决定了,就拿这伙水匪下手,不过,我有几点小小要求。”

徐明和尹鹿鸣两个很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请将。”

“嗯,首先,这次行动必须绝对保密,如果让鬼子知道我们在太湖上,不光我们,就连你们都要受到牵连,所以行动只有我们负责,请二位挑出几个军事素质过硬,而且政治上绝对可靠的战士给我们当向导;其次,我们这次行动要打出贵军的旗号,如果能给我们弄几件军服更好;最后,因为我们的时间紧,仗一打完二位要立刻派船将我们送到吴兴。二位看有问题没有?”

“没问题!”游击队两位领导异口同声道。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