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七十六章 鬼子窝的女人

米加步 收藏 10 1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小宝一下子也被从梦中惊醒,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他也受到了惊吓,花如月在床上一侧身,忙把小宝抱起,搂在怀里,摇晃着哄他。花如月听到了叽哩哇拉的说话声,她听出来了,这是日本鬼子在说话,她这些天一直在鬼子窝里生活,对鬼子的话已经相当熟悉了,虽然她还听不懂。这深更半夜的,鬼子闯进她的房间准没有好事,她的心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多日来,她一直担心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要发生了。

自从她被野村一郎安排住进县衙的后院,还真的没有遭到鬼子的性侵犯,这也她一直担心的原因所在,这在整个抗战期间也是绝无仅有的。花如月还不知道,这也全得益于野村一郎这个对女人的贞洁很看重的原因,她是一个结过婚,而且,还生过小孩子的女人。野村一郎对这样的女人是不感兴趣的,能打动野村一郎的色心的只有大姑娘,他对其他的女人根本就连看一眼也懒得看。他变的有些极端,更是有些变态的心理。日本军人都是这样,在战争高压下,每一个小鬼子无一例外地都有着被极度扭曲的心理状态。

虽然野村一郎对花如月不感兴趣,但是对她感兴趣的其他小鬼子却多如牛毛。

他们一看见花如月那美丽的容颜,就像苍蝇一样叮了上去,在她的身上摸来弄去,虽然只是一下两下地摸,好像是因为野村一郎的原因,他们却都没有把花如月按倒在地,进行强奸,不过,即使是这样,也把花如月吓的不轻,挣脱之后,她就马上跑进她的房间,把门关上插住,手按着突突跳动的心脏,后怕不已。

就这样,一天到晚,花如月根本就不敢出门。一直和小宝呆在房间里,过着度日如年的生活。最近一次的性生活,也就是她和胖翻译官岗田了。可是,胖翻译这小子是个不太中用的家伙,刚把她按在床上,小家伙就开了炮,弄的她上不上,下不下的,口渴的要命,而且,嘴边也有水杯,但是,水杯里却只有那么可怜地几滴水,根本就解不了渴。

花如月心里面不痛快,但是,她的嘴上却不敢说。如果说出来,胖翻译岗田肯定要恼羞成怒,再叫来几个野兽鬼子兵,那可就坏事了,虽然解渴了,却也要把她撑破了肚皮,她可受不了那个。

小矶从良对花如月早就馋了好长时间了,一直没有机会,只好每天夜里,想着花如月,自己打飞机玩儿,来解决他那燃烧的不能再旺的性欲之火。今天,机会终于来了,仗打的也凶,还给了他看守后角门和八路尸体的美差,他怎么会错过这样的良机呢。不过,一个人玩儿没有意思,他还要把池田浩一这个小兵蛋子也拉下水,一旦事情败露,两个人担罪总比一个人顶要强的多,再说了,只是强奸一个中国女人,野村一郎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顶多挨几个耳光蹲几天禁闭,也就只限于此了。

池田浩一点亮了油灯,看见吓的花容失色的花如玉坐在床上,怀里面抱着一个正在哭泣的小了。美丽的女人就是美丽,即使是受了惊吓,也是颤抖着的玫瑰,不是一般的女人可比的。池田浩一虽然对女人不是多么的渴望,但是,当他现在看见了美丽的花如月的时候,他全身的兽血也在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他也有了想把花如月强奸的欲望和冲动。

“这个叫花如月的还真是漂亮,池田君,你去把孩子抢走,我就可以下手了。”小矶从良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裤裆,那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更是强烈,他每天自已日自己,把性的欲望已经培养的无比的高涨,比起他们日本的最高山峰富士山还高。富士山的山头终年积雪,白白的。而他的野兽武器却已经红红的了。他说的话,花如月是听不懂的。

当她看见池田浩一向他走来,她本能地把小宝抱的更紧了,她知道,一旦他们把小宝抢走,她也就成了砧板上的肉,随他们玩弄宰割了,小宝显然是她的最后一道屏障。

池田浩一很听话,因为他自己也想尽快地把这个小孩子处理掉,花如月一直抱着个孩子,那可怎么搞她呢。小鬼子就去花如月的怀里抢孩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就是汉奸二鬼子春生把小宝从她的怀里抢走的,幸亏小宝没出什么事儿。今天,小鬼子又来抢她的孩子,至于他们想把小宝怎么样那就不知道了,或许完全不想把小宝怎么样,而是想把她花如月怎么样。

结果是很容易就能猜到的,花如月还是没有能抢夺过池田浩一,池田浩一把小宝抱在了他的怀里。花如月冲向池田浩一,想把小宝再夺回来,可是,小矶从良伸出双臂,一把就把她给抱住了,抱住之后就没有停顿一下,就在花如月的身上胡乱地摸起来,臭哄哄的大嘴就去亲花如月的樱桃小嘴,当然了,最吸引他的还是花如月那两个相当丰满的乳房,他的手相当地快,一下子就把花如月的乳房逮了个正着,隔着衣服就是一阵地揉搓。

花如月就感到全身一阵的颤栗着,有兴奋也有害怕。小鬼子这次要动真格的了。她刚想到这里,她的衣服就被小矶从良给扒开了,大夏天的,她也就是光身穿个花布褂子,那时的女人是没有乳罩的,两个乳房一下子就被小矶从良握在了手里。

花如月本能地大声呼喊起来:“救命呀!救命呀!”她虽然已经喊出来了,但是,她知道,在鬼子窝里喊救命,那是白喊,没有人来救她,来的只能是鬼子,鬼子越多,对她就越不利,会发生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也说不定。她又有些后悔了。

这时,花如月看到又一个黑影从外面闪了进来,速度很快,一下子就隐到了池田浩一的身后。花如月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但是,又不像是眼花,她就停止了叫喊。

“啊!”抱着小宝的池田浩一正看着小矶从良对花如月施暴,脸上也有着一种很渴望地笑,但是,他却突然之间叫了一声,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代之的却满是痛苦的惊讶表情,抱着小宝的手也在一瞬间没有了力气,软软的松开了,从他的身后伸出一只手,把小宝接住了,小宝还是哇哇地哭着。

池田浩一的身体一点点变的矮了,缩了下去,他的后腰被扎进了一刀,而且,刀锋在他的腰里旋转了九十度,他的痛苦还在加剧,秦克的脸露了出来。

花如月看的很清楚,这是一个八路,因为她也见过八路,穿的就是这样的衣服。而八路是打鬼子的,这个八路怎么这么大胆,一个人闯进鬼子窝来救她,真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池田浩一的叫声和花如月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异样的表情也引起了小矶从良的注意,他暂时放开了花如月,有些很不高兴地把上半身扭转过来,定睛一看。

“八路?你是八路?”小矶从良用日语说,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分明就是一个八路站在他的面前,左手搂抱着哇哇大哭的孩子,右手握着一把明晃晃,血淋淋的匕首,他打了一个寒颤,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他明显地感到了对方的杀气。他伸手就要去抓靠在墙上的三八大盖,但是,他没有机会拿到枪了。

“是的,我是八路。”秦克也同样用日语回答小矶从良的问话,但是,同时,他手里还滴着池田浩一的血的匕首也随着他身体的急进来到了床前,自下而上,快速而无声地刺进了小矶从良的胸膛,刺进了他的心脏,秦克同样把手腕一转,又是一个九十度的旋转,并迅速地拔了出来,红红的血一下子就喷射出来,把花如月赤裸的胸脯上也溅了不少的血污。

小矶从良的力量一消失,花如月就一把把他推到了一边,尸体倒在了床上。

“你是谁?”秦克看着花如月的脸,似曾相识,对了,面前的这个女人和在土匪窝里死去的花如玉是那么的像。这次秦克说的是中国话。

“我是花如月。”此时花如月的美丽的半裸体完全展现在秦克的面前,一个八路面前,花如月倒没有那么的紧张,因为她知道,八路是不会对她的身体进行性侵犯的。

“花如玉是你的什么人?”秦克继续追问着,他想把心中产生的疑问化解开,而且,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好像就有这个能力。

“她是我姐姐。你认识她?”花如月对面前的这个英俊的八路也产生了无名的好感,不光是因为他救了她,还有一种在她心底里隐藏了多少年的那种特殊的情素,她喜欢这个八路军战士。她想到了这些,脸上腾地一下就红了,红的脸也烧烧的,她微微地低下了头。

“不是,说来话长,现在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你快穿好衣服,抱上孩子,从后门走,鬼子说不定马上就要来了。”秦克提醒着花如月,她现在还赤裸着上身,对男人来说,这可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秦克的话音刚落,外面就枪声大作,刘阳已经和鬼子接上了火。

小宝在秦克的怀里一直哭,从醒来到现在,就没有停过。

花如月很不好意思,她用床单把身上的血胡乱抹了一下,穿好衣服,抱上小宝。

秦克把匕首收好,掂着盒子炮,来到门边,向外看时,刘阳他们被堵在后花园的门口,冲不进来,几十个鬼子就在离他十几米的地方,趴在地上,向后花园门口射击。

秦克的盒子炮开火了,向趴在地上的鬼子的后脑勺打去,一枪一个,血花崩溅,还真是痛快,鬼子一个个都成了磕头虫,头一磕在地上就不动了。

后面有人打枪,鬼子被前后夹击,一下子就乱了套。

鬼子的火力一弱,刘阳带头第一个就冲进了后院,后面的战士们也一下子冲了进来,几十支盒子炮怒射一气,鬼子就完全顶不住了,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

可是,哪还来得及呀,一个个全成了枪下之鬼。

大野寿生又带着几十个鬼子正从前院向院跑过来,但是,他来晚了一点儿,战斗刚刚结束。还有一点鬼子也没有想到,当他们冲进后院的时候,也正是他踏进伏击圈的时候,

满地的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夜色中看的虽然不是太真切,但是,那种血腥之气却浓的挥之不去。

“砰!”地一声枪响,正睁着大眼睛四处观察的大野寿生忽然觉得头脑一沉,一股热流冲进大脑,唿地一下,他就失去了知觉,摇晃着摔倒在地。他的眉心中了一枪。

接着,乱枪齐发,几十个鬼子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想想刚才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就感到身上被重重地数击,身上多了几个血洞,无比的疼痛让他们晕了过去,一个个扑通扑通地倒在了地上。

还等在前院的大堂之上等消息的野村一郎,做梦也想不到,现在在整个县衙之内,还能喘口气的日本人也就他自己了。

伏击,突然袭击,是杀敌完胜的重要手段,百试不爽。而且,战斗一旦打响,结束的也相当快,

紧密的枪声野村一郎也听见了,他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紧握着腰间的指挥刀。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他还是放心不大,他叫了几声,地却没有一个小鬼子来侍候他,他等不及了,腾腾腾,迈开脚步,出了大堂,就向房后的后院走去。

和正在向前院运动的秦克碰了个正着。一下子这么多的八路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一下子就有些发愣,但是随即就唰地一声,抽出了腰间的指挥刀,光闪闪,夺人的二目。

(如果好看,请收藏)

第七十六章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