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地下发展成为新趋势 北京将打造地下公路!!

北京雍和宫路段,古建筑多,交通繁忙

向地下发展成为新趋势 北京将打造地下公路!!

南京龙蟠中路隧道里行驶机动车。


北京的东城区将修建地下公路,解决交通拥堵问题,雍和宫至东单一线可能成为先锋。1月12日,一份《东城区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研究报告》在东城区政协会议上被部分公开。


东城区作为北京老皇城的一部分,地面与地下文物都非常丰富。很多地方还保留着老北京的胡同、四合院风貌。但随着经济和道路交通的发展,行车难、停车难成了东城区的“心病”。根据《研究报告》,东城区将研究规划胡同下的地下停车场,连通雍和宫和东单的地下道路。


“对于北京这个古建筑、古文物多的城市,相比高架桥,建设地下道路对地面文物的保护更为有利。当然,地下道路也是解决地面交通拥堵的途径之一。”中国地下空间学会理事长、解放军理工大学教授陈志龙说。


“早在2004-2005年,北京就为解决交通问题规划了‘四纵两横’的地下道路网。”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副院长、教育部隧道及地下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张顶立教授告诉《北京科技报》。


据了解,这“四纵两横”是指在北京西侧建两条南北向的地下快速路,缓解西二环、西三环的交通压力,同时为金融街、中关村等提供长距离的通行干道。在东侧建设两条南北向的地下快速路,缓解东二环、东三环的交通压力,同时为CBD、望京等地区提供长距离的出行服务。在长安街南北两侧各修建一条东西向的地下干道,缓解南北二环、三环和长安街的交通压力。这六条地下通道彼此并不连通,它们通过与地面的出入口和地面道路系统联系。


“东城区要建设的这一段应属于‘四纵两横’的一部分,将南北二环联系起来。” 张顶立说。


张教授表示,建设地下道路主要解决的问题包括道路埋深(即进入地下的深度)、防灾、通风、对地面建筑的影响,以及与现有地下轨道交通的衔接、对未来地下交通的衔接预留等。“通风、埋深的问题以目前的技术都可以解决。北京现在的地铁中,平均每1公里就有通风设施;而建设地下道路比地铁更简单。”


目前,北京地下轨道交通的埋深都在20~30米左右。修建地铁1号线、2号线时,出于技术和经济的综合考虑,而选择了这个深度。现在,由于要与这两条线路衔接,以及设计习惯,新的线路大多也在这个深度。但浅埋渐渐暴露出了一些问题。


张顶立告诉记者,浅埋容易对地面建筑造成破坏,而且在这几年的地铁建设中,也出现过不少安全事故。


“在国际上,地下空间设计多深比较合适,各国还在不断地研究,而且这一深度根据各国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张顶立说,莫斯科的地下空间深度为50米左右;东京地下铁埋深达到100米;朝鲜为了防止武力破坏,埋深也达到了100米。北京的埋深计划在50米左右。至于每条地下公路会设计多深,还需要看最后的具体规划。



针对雍和宫至东单一线,张顶立说,“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条线路只能建设在5号线之下。”


地下道路和地铁重合建设,是否会产生安全隐患?张顶立表示,建设地下道路应尽量绕开建筑物和车站。以我们现在的技术,即使有交叉,也都可以通过特殊技术结构解决安全问题。


近些年,张顶立一直关注隧道的安全,这是发展地下道路最重要、最难解决的问题。他告诉《北京科技报》,逃生通道必须建设,它可以防灾、救灾。对通道内二氧化碳、有毒气体的监控也非常必要。“虽然我们完全可以监控,但难点是监控到危险后,如何避免危险发生或救援。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还需要继续研究。”



向地下发展成为新趋势 北京将打造地下公路!!

暴风雨袭击墨西哥城,隧道积水严重

向地下发展成为新趋势 北京将打造地下公路!!

上海外滩地下街商场顾客盈门。


目前,向地下发展已经成为城市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


美国波士顿就大笔一挥,将所有的高架公路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地下“大隧道”。波士顿的地下公路工程被称为美国最复杂、花费最多的公路工程。这个“大隧道”于2007年底竣工,它把城市主干道埋在地下。但由于建设中遭遇隧道漏水、交通堵塞等问题,设计和修建历时26年,因此,工程造价从26亿飙升到148亿美元,这在美国国内招来巨大争议。尽管如此,工程竣工后,当地交通更加便捷,市容也大大改观。


我国也有部分城市在修建或已经用上了地下道路。北京中关村西区的地下环廊曾被认为是北京地下交通建设的首次试验。该地下环廊自2007年开通后,使用率一直不是很高。


“其实,中关村的地下环廊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地下道路’,我给它的定义是‘地下停车场的配套工程’。”陈志龙说,中关村西区地下有10000辆停车位,设计这个环廊是为了提高停车利用率,将西区所有建筑下的停车位连通起来。因此,它不属于真正的城市道路交通。


在南京,内环地下道路已经投入使用;上海的外滩道路也全部转为地下,即将使用,地面上禁止通车。


陈志龙认为,在交通建设上,我国的技术与国外并没有什么差距,应该注意的是综合考虑环境问题等因素。“例如,波士顿在隧道中设计了收集尾气的设施,将尾气过滤后才排放出去。我建议,我们在修建地下道路之前,可以到波士顿考察学习他们的经验。”


陈志龙告诉记者,北京的地质条件非常适合发展地下空间。因为北京地下都是岩石结构,而且地下水位深,建设深度的地下空间完全没有问题。



“北京、上海的人均GDP已经超过了10000美元,完全有能力发展地下空间。”张顶立说,“这主要是因为地下空间发展的造价非常高,需要城市的经济能力达到一定水平。”


依据国际经验,一个国家的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就可启动城市轨道交通,达到3000美元就是城市轨道交通快速发展的时期;而超过了10000美元,就到了地下空间的快速发展时期。


张顶立告诉《北京科技报》,在北京的地下空间规划中,“四纵两横”是一部分,还有一些地下商业街,比如前门到宣武门,以及王府井、西单、中关村等几个地方,今后都将是地下空间开发的主要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