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委会将希望小学变卖成私宅 捐资者被隐瞒5年

世界王牌 收藏 0 1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2832_10632832.jpg[/img] 李存友10年前捐资1.68万元修建的“李存友希望小学”莫名被变卖。 1999年初,李存友捐出16800元在寻甸县河口镇鲁冲村委会水淹田村修建“李存友希望小学”。撤校并点后,这所爱心小学在2003年初竟被村委会卖了。作为出资者和学校命名人,李存友被蒙在鼓里近5年全然不知。对此,寻甸县教育部门表示,村委会绝对没有资格变卖学校。   拥有一所以自己名字


村委会将希望小学变卖成私宅 捐资者被隐瞒5年

李存友10年前捐资1.68万元修建的“李存友希望小学”莫名被变卖。




1999年初,李存友捐出16800元在寻甸县河口镇鲁冲村委会水淹田村修建“李存友希望小学”。撤校并点后,这所爱心小学在2003年初竟被村委会卖了。作为出资者和学校命名人,李存友被蒙在鼓里近5年全然不知。对此,寻甸县教育部门表示,村委会绝对没有资格变卖学校。


拥有一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学校,是很多爱心人士的心愿,也是爱心的体现。十多年前,李存友捐资16800元,在寻甸县河口镇鲁冲村委会水淹田村修建“李存友希望小学”。学校在撤校并点闲置后,引来鲁冲村委会和原河口乡教育管理委员会的“高度关注”,最终村委会捷足先登,以27000元的价格将学校卖给当地村民当私宅。


莫名被卖


爱心小学成了私宅


水淹田村是寻甸县河口镇鲁冲村委会下属的一个偏僻小山村,村里最难解决的就是孩子的就学问题,他们只能每天起早贪黑顺着公路到两公里开外的学校上学。每逢冬天,这两公里的距离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尤其是小学1至3年级的孩子,更是连安全都难以保障。


面对这样的情况,1997年,为方便村子及周边的孩子上学,鲁冲村委会号召村民集资建校,每户交60元钱。即便只是这么点钱,村民也花了两年时间,分两次才将集资款凑了出来。1998年,村委会找到在县里做工程的李存友将原有破旧的水淹田小学翻新重建。


仅靠村民集资的一点点钱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原河口乡副乡长和乡教育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亲自登门找到李存友,动员他捐款建校。“这里的孩子上学条件差,年龄小的孩子如果去离村子远的鲁冲完小上学又不安全,为了孩子希望你能捐一些钱。如果你捐款了,这个学校还可以以你的名字来命名。”


建一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学,极大地吸引着李存友。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他个人捐出了16800元,学校也被命名为“李存友希望小学”,并于1999年初正式启用。


“李存友希望小学”是一所不完全小学,只有1到3年级的小学生数十名。由于条件的限制,这里的班级都是复制班,三个年级的学生在一起上课,代课老师也是当地的初中毕业生。即便如此,这个学校还是为村里的孩子带来了不少便利,在当地也称得上众人皆知。


2007年底,李存友突然有了看看学校的念头。他来到鲁冲村委会水淹田村,却惊讶地发现学校门头上“李存友希望小学”的门牌已不存在,还变成了私人住宅。


学校去哪里了?为了弄清情况,李存友多次到村里和镇上打听消息。一番奔走后他终于弄明白,学校在2003年初就被卖掉了。而作为出资者和学校命名人,他竟然被蒙在鼓里近5年时间。


争相变卖


闲置小学成香饽饽


2002年底,在教育部门“撤校并点”的政策下,“李存友希望小学”的学生已经转到离水淹田村两公里外的鲁冲完小上学了,开办4年时间的“李存友希望小学”也因此闲置下来。没有了朗朗读书声,这所希望小学却引来鲁冲村委会和原河口乡教育管理委员会的“关注”。一时间,它成了“香饽饽”,两边都在盘算着如何将这所小学卖掉,而且是尽快卖掉。


记者从原河口乡教育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马子洪那里了解到,“李存友希望小学”才被撤,他们就和村委会碰了头,当时双方已经打算将学校卖掉,资金用于修建鲁冲完小。“但是教管会并没有参与到卖房的过程中,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村委会已经先一步将学校卖掉了。”


原鲁冲村委会主任马武全也证实了这一点,卖学校是由当时在任的支书撒玉菊等村委会人员开会决定的,“没有学生上学,如果学校就这么闲着,没有人管理房子迟早会塌掉,也是一种浪费。”随后,“李存友希望小学”以27000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村民锁某做私人住宅。


27000元卖房款很快到了撒玉菊手中,“我把钱给撒支书后,她说这笔钱要先交给教委,再由教委返还我们。不久后她又说,这笔钱要作为建盖鲁冲完小宿舍楼的启动资金。期间,我们没有人再见过这笔钱。”马武全说。而原河口乡教管会也确定他们并没有收到这笔钱。


在整个卖学校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想到为学校捐款的李存友,并和他取得联系。所有人都以一句“找不着人”来搪塞讨要说法的李家人。


教育部门:


村委会没资格变卖学校


“学校和土地都是村里的集体财产,不是属于个人的,当时村委会也考虑到摆着也没用,所以开会决定把它卖掉。”马武全说。


“钱既然捐了,就是国有资产,我们有资格对它进行处理。”采访中,原河口乡教育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马子洪对卖学校一事如此解释。


从集体财产到国有资产,鲁冲村委会和乡教管会是否真的有资格决定卖学校?寻甸县教育局监审科也就此事进行过调查,马科长告诉记者,当年,“李存友希望小学”是鲁冲村委会自作主张卖掉的,乡里面并没有参与,县教育局也不知情,而且村委会不归教育局管理,教育局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学校一旦盖起来,就属于国家财产,不再属于个人财产。


而记者询问马科长村委会是否有权卖掉学校时,他说:“以前的情况我不太清除,也不好说。”在记者的追问下,马科长说:“以现在的政策法规来说,村委会绝对没有资格变卖学校。”


此外,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不是所有爱心捐助的学校都能命名为“希望小学”,严格来说,只有通过青基会援建的学校才能叫“希望小学”,像李存友捐助的学校应该称为“爱心小学”,青基会对于这些“爱心学校”并没有监督管理权,这样的学校归属于当地教育管理部门。如果是青基会援建的希望小学,则有一套相当成熟的监管方法,即使撤校并点,也能保证捐献的资金继续用于当地学校公益建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