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远嫁国外女人讲述婚姻经历

沧海一笑HA 收藏 1 348
导读:佳姗为移民出嫁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在尼斯火车站西边的福满楼中餐馆第一次见到佳姗时,我突然想起了这句名言。佳姗有一张生动的脸,衬着一身大红旗袍,使原本就亭亭玉立的她更显风姿绰约。   23岁的她看上去十分机灵。但她说,自己从小学习就不好,到了中学,成绩就更是一落千丈。看到身边有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相继出国留学,她也动了心,高中没毕业,就说服父母送她赴法国“接受西方教育”。佳姗并不喜欢读书,也没打算真的留学。一到尼斯,她匆匆去学校注了个册,交了些必要的费用后,就出来打工了。   然而,尼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佳姗为移民出嫁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在尼斯火车站西边的福满楼中餐馆第一次见到佳姗时,我突然想起了这句名言。佳姗有一张生动的脸,衬着一身大红旗袍,使原本就亭亭玉立的她更显风姿绰约。


23岁的她看上去十分机灵。但她说,自己从小学习就不好,到了中学,成绩就更是一落千丈。看到身边有几个家庭条件好的同学相继出国留学,她也动了心,高中没毕业,就说服父母送她赴法国“接受西方教育”。佳姗并不喜欢读书,也没打算真的留学。一到尼斯,她匆匆去学校注了个册,交了些必要的费用后,就出来打工了。


然而,尼斯毕竟是个小城市,打工的地方并不好找,何况她只会些简单的英语会话,法语一句不懂,不过最后,她总算进了一家姓陈的温州老板开的中餐馆。


佳姗聪明伶俐,在餐馆工作时间不长,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也熟悉了餐馆里里外外的操作程序和套路。四十多岁的陈老板对她十二分地心仪,把内外事务都交给她打理。被委以重任的佳姗如鱼得水,施展自如。在她的主持下扩大了店铺,新设了午餐份饭,也就是中式快餐。这一小小的革新,使得餐馆生意异常火爆起来,先是赶火车吃便饭的人越来越多,不久附近的上班族也丢开三明治、比萨饼往这儿跑。陈老板感到福满楼离不开佳姗,他也离不开佳姗了。但佳姗并未察觉陈老板的心思。就是嫁人,她也从来没往陈老板身上想,她对婚姻的理想设计是嫁给一个法国人,这是她出国的初衷。


然而,就在佳姗和陈老板正编织着各自美梦的时候,劳动局查黑工的官员突然光临福满楼。佳姗因为持的是学生居留证,进餐馆后一直没有报工,便被理所当然地定为黑工。罚一大笔款补一大笔税后,被责令限期报工。


更大的麻烦出在报工的环节上。按规定,对学生身份者临时雇用不得超过3个月,3个月后要继续雇用就得办正式工卡。而此时,佳姗的居留许可证已经到期,要办工卡必须先续延居留期。在移民局,女办事员仔细审阅了所有的文件后,发现佳姗的学生签证只有校方一个学期的注册证明,并且没有任何考试成绩单。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以学生身份来法国,却既不注册又不考试,说明一开始就有移民倾向。这样的情况不仅不能延长签证,还要勒令限期回国。没几天,移民局通知:签证到期,不予续延,限两个月内回国。


事已至此,佳姗明白,想留在法国就只有一条路:在两个月内找个法国人出嫁。佳姗当然要走嫁人的路。在那段日子里,佳姗施展着全部的魅力与当地的男子交朋友,她甚至委曲求全地向一个满脸雀斑的无业青年求过婚。然而,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愿意娶她的法国人却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陈老板满脸严肃地出现在她的小屋,郑重地对她说:佳姗,你既然只想为身份而嫁人,为什么不考虑我呢,我也有法国籍,是可以给你法国身份的呀。当然,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你眼下是要解决永久居留问题,你可以在名义上先嫁给我,解决了身份再另外找个你喜欢的男人也不迟。


3天后,佳姗嫁给了大她整整20岁的老陈。


小丽为爱情出嫁


在我所接触的几位嫁到欧洲的中国姑娘当中,小丽出嫁的动机是最纯粹的———因为爱他所以嫁他。


小丽早年随母亲入籍英国,在剑桥大学毕业后,被荷兰一家航空公司聘用,月薪4000美元,生活条件相当优越。而她偏偏爱上了一个荷兰籍的美国青年亚当。亚当在一家电讯公司工作,月薪只有3000美元。不过亚当长得很俊朗,也乐于助人。小丽看上他完全是情之所至。相识3个月后亚当向她求婚,在亚当拿不出一分钱的情况下,小丽不顾母亲反对,用自己的积蓄租了房子,两人在教堂举行了一个很像样的婚礼。


然而,婚后不久,小丽就发现她的婚后生活,并没有朝她设计和期待的方向发展。小丽辛勤工作,勤俭持家。而亚当则像个花花公子,一到周末或节假日就约一大堆朋友出去游玩、喝酒。他把每个月的薪水都花光,有时,还向小丽伸手。对于小丽要存钱买房子的计划,亚当讥笑道:为未知的明天而牺牲今天的快乐,真是蠢不可及。有一天小丽下班回到家里,发现屋里新置了高级音响和摄像机,亚当却不在家,正出门要找亚当问个究竟,却发现他正疯狂地开着一辆崭新的跑车回来。问他是谁的车,亚当十分轻松地回答:刚买的。哪来那么多钱?贷款。那辆旧车呢?送人了。小丽差点气晕过去。


自从买了新车后,亚当经常深夜才回家,或者就干脆夜不归宿。终于有一天亚当提出离婚,并坦诚相告,我已经不爱你了。亚当吻了一下小丽的额头,转身开着他的跑车走了,头也没回。


我见到小丽时,亚当已经离开她3个多月了,他们还没有履行离婚手续。


小敏自述:该出嫁时就出嫁


我和小敏并未见过面,因为她是我朋友的表妹,我便得以通过电子邮件与她有了联系。她在邮件中对我提起的话题作了如下回应,算是她的自述吧———


很多人都说,出国留学是一件苦差事。不错,对于家庭经济不宽裕的人来说,留学的确是一件很难熬的事。但你可以改变呀,该放弃时就放弃,该打工时就去打工,该嫁人时就嫁人,干嘛硬撑着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现在一点也不后悔当时的放弃和选择。不过说实话,我刚离开海德堡大学的那段日子也很痛苦的:毕竟,当年父母为了我到德国留学拿出了全部积蓄,还借了不少债;再说,海德堡大学是名牌学校,我刚在这里读了一年书就离开,心里的确不是滋味。但入学时所带的钱仅够交一年的学费,第二学期的开销全靠莫尔的资助。有几个月,莫尔回法兰克福没露面,我的生活一下就没了着落。我也尝试出去找工,好不容易在一家收发室找到事做,但不到半个月,人家就不要我了。而我当时太需要钱了!


所以,当莫尔向我求婚时,我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他。莫尔说,结婚后他可以继续资助我完成学业,但我主动提出放弃学业到他的公司帮他忙,我知道他太缺人手了,我一口流利的德语也能在他的公司派上用场。


结婚后,莫尔对我很好,很迁就我,尤其是在工作上对我也很有耐心。节假日我们出去度假;不外出旅游的日子一般都是回公公婆婆家过节,我和他家的人相处得很好。婆婆兴致来了,会教我做德国菜,我有时也教她做中国菜。任何时候只要我和莫尔回家,家里的气氛就会活跃起来,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现在,我就要做妈妈了。我想,更快乐的日子还在后面呢。真的,我很幸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