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摆摊挣学费遭城管殴打被吓出精神病

世界王牌 收藏 0 28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2801_10632801.jpg[/img] 广场摆摊遭遇“城管” 高二女生昏倒后患上精神病,这么多药也没把女儿吃好。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1_30_32802_10632802.jpg[/img] 广场摆摊遭遇“城管” 高二女生昏倒后患上精神病,父亲拿着一堆的票据,却投诉无门。 [img]http://pic.itiexue.net/pi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生摆摊挣学费遭城管殴打被吓出精神病

广场摆摊遭遇“城管” 高二女生昏倒后患上精神病,这么多药也没把女儿吃好。



女生摆摊挣学费遭城管殴打被吓出精神病

广场摆摊遭遇“城管” 高二女生昏倒后患上精神病,父亲拿着一堆的票据,却投诉无门。


女生摆摊挣学费遭城管殴打被吓出精神病

广场摆摊遭遇“城管” 高二女生昏倒后患上精神病,为了治病,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差。



高二女生被吓出精神疾病


新闻回放


2009年7月29日和8月11日,榆树市行政执法局执法过程中,一名医院女院长手指被扭断造成九级伤残,一名读高二的女“商贩”被吓出精神病患者。近日,记者对这两起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1月19日,榆树市环城乡的天空阴沉沉的,进乡的道路被遮掩在皑皑的白雪中,记者顺着一条马路,进入了一个胡同,高二女生李佳岩的家就在这里。李连永听到有人来,立即走出门,然后客气地将记者引入了破烂不堪的小屋中。4个月前,他上高二的女儿李佳岩在摆摊时遭行政执法人员“暴力执法”,从此,李连永便陪着患上精神病的女儿往返在家、医院和榆树市行政执法局这“三点”之间。“如果……如果孩子不是被吓出精神病,‘城管’就是请我,我也不去。”简单的一句话,李连永哽咽地重复了几遍才说完。


家人回忆


有人打电话说女儿被打昏


因害怕李佳岩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情绪激动引发旧疾,李连永介绍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李连永说,李佳岩在事发时只有17岁,是榆树市实验中学高二的学生,家里条件不好,李佳岩就趁暑假期间勤工俭学,在路边摆摊卖些小孩玩具。去年8月11日19时左右,有人给他打电话说:“你女儿被打的不行了,你快来吧!”得知这个消息,他立即赶到事发的华昌文化广场,看见李佳岩躺在地上浑身抽搐。


这时候,围观群众的情绪都比较激动,对李佳岩遭打的经过愤愤不平。有人告诉李连永,李佳岩被打的原因是摆摊时遇到执法人员,当时广场上有很多人摆摊,执法人员就用喇叭喊“快收起来”,可能是李佳岩收得慢了,一箱玩具就被执法人员搬到了执法车上,李佳岩想上车拿回自己的东西,结果两台车上下来六七个穿制服的男子,有人从后面拉着她的手,还有人摁她脖子……后来,李佳岩被吓哭了,再后来就抽搐昏倒了。


被打后


女孩在医院曾要跳楼自杀


李连永回忆,事发当晚,由于围观群众情绪比较激动,大家要将一辆行政执法车辆推翻,幸好他及时出面才稳住群众的情绪。随后,榆树市公安局领导和行政执法局领导都出面协调此事,当晚给他女儿交了600元钱的住院费。次日,他到行政执法局时对方告诉他再给500元钱就不管了。


李佳岩得知这个消息后情绪非常激动,2009年8月12日下午,李佳岩坐在医院窗台上要跳楼,当时她对大家说:“城管不给拿钱治病,我这样还会拖累家里,活着干啥,干脆死了算了……”


李佳岩的母亲王丽波说,当时有人拨打了报警电话,媒体也介入了,最后由警方协调行政执法局拿了医药费,李佳岩才从窗台上下来。也是从这时开始,李佳岩在住院期间就一直心慌、胸闷、迷糊,而且夜里睡不好觉。


女孩说话语无伦次患精神病


王丽波说,自从女儿出事后,就总是在一个地方发愣,谁要是打搅一下,就像被吓到了一样显得非常紧张,然后小声地说“别说话、别说话”。他们夫妇见此也非常害怕,于是找到医生给女儿诊治。


李佳岩的主治医生在观察了几天后,也发现了异常,让他们转院进行治疗。


2009年8月27日,在事隔十余天后,李佳岩先后被送到长春市心理医院和四平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经诊断后,医生确诊,李佳岩患上了急性应激性精神病。


医院诊断


与被执法人员打伤有关


李连永拿出一张鉴定书,说去年11月份,他们在得知女儿患上精神病后,便在长春市心理医院做了司法鉴定。鉴定书上的“分析说明”里写着“头部外伤、颈部挫伤、背部挫伤。存在牵连观念,有不安全感,所有表现均与‘执法人员抓住’、‘按胳膊’、‘头’之事有关,情感和内心反映一致。”


李连永指着鉴定书上的“鉴定意见”说,司法鉴定上确定他女儿是患了精神病,并且第二条里明确写着“与被执法人员打伤”事件有关。


李连永说,在这期间,榆树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曾拿了医药费,但之后就不管他们了。如今他们家为了给孩子看病,已借了8000多元的外债,但至今执法局都没给过他们任何说法。


女孩自诉


想拿回货物遭厮打


就在记者采访李连永夫妇时,李佳岩在炕头上动了一下,然后表情显得有些激动。李连永连忙上前安慰女儿:“别激动、别激动。”记者随后试着和李佳岩进行沟通。“能说一下你为何打工吗?”记者询问。李佳岩小声地介绍了事情发生的前后经过。


李佳岩说,当年因为家里穷,她曾不打算念中学了,后来在哈尔滨生活的大姑的帮助下,她放下负担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当地最有名的榆树市实验中学。“当时我就想了,除了好好学习,我没有别的方式来报答姑姑。”李佳岩说,在她考入高中后,大姑患癌症去世了。没有了大姑的资助,李佳岩的家庭状况更是捉襟见肘,读高二时,李佳岩决定利用假期赚些学费。


“我是用20多元钱起家的。”李佳岩说,赚了一些钱后,她就把手里的几百元钱都买了货物,想多赚些钱,这样就够开学用了。


2009年8月11日,她来到人流比较多的华昌文化广场,刚摆上摊城管人员就过来了,有几个人从车上下来就拿走了她的货物。


“要是拿走了,我就白辛苦一个假期了,我就再也不能上学了。”想到这些,李佳岩不顾一切跑上去打算拿回货物,但是却过来几个人拽住她、按着她、撕扯她。“我躺在地上吓坏了,我就只想哭。”李佳岩回忆,想到再也拿不回来的货物,想到了无钱上学的未来,激愤之下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但当时我是啥也不知道了。”李佳岩说。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