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选错了盟友:意大利军队只是"常败之旅"

希特勒选错了盟友:意大利军队只是

北非战场上只需要一名英军即可押送大批意大利战俘

希特勒选错了盟友:意大利军队只是

墨索里尼失望的意大利军人抱着宠物投降,战场上的失败导致狗都变成了战俘,耻辱让国土上的动物们都没幸免!

意大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之一,但它在大战中的地位却远不及德国纳粹集团甚至军国主义的日本。意大利法西斯头子墨索尼野心颇大而实力有限,喜欢耀武扬威实战能力又相当空虚,刚愎自用而又少谋寡断。加上意军素质较差,所以在其组织实施的战役中,没有一次获得过较大的胜利。从意大利正式宣战到墨索里尼政权垮台、退出战争的3年时间里,意大利军队虽然到处点火,但每次都是气势汹汹去,损兵折将归。

首战法国:“罗马帝国”颜面无存

1939年9月,以纳粹德国“闪击”波兰为标志,欧洲战争全面爆发。希特勒为了某些政治原因,十分重视意大利的参战。但意大利国内经济困难,军事准备不足,担心参战后会招致号称“欧洲第一军事强国”法国的打击,因此,意大利采取了中立的立场,宣布自己是非交战国,以便等待最有利的时机。

纳粹德国的“闪击”作战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惊人的战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打垮了波兰,然后于1940年5月在西线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当德国人横扫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等国后,墨索里尼开始相信“德军不败”的神话了。终于,当德国军队迅速攻入法国并逼近巴黎时,墨索里尼认为时机已到,终于放弃了坐山观虎斗的立场。他在5月30日写给希特勒的信中说,参战的日期定于6月5日。希特勒表示“深受感动”,并要求这位“伟大”的盟友把日期推迟3天,以便德军先把残余的法国空军击溃。然而,厚脸皮的墨索里尼居然推迟了5天,直到1940年6月10日——法国政府逃离巴黎的当天,墨索里尼才宣称,战斗将在第二天开始。

这场战斗简直丢尽了意大利军队的脸面。到6月18日,当希特勒召唤他的盟友到慕尼黑讨论与法国停战事宜的时候,意大利的大约32个师已经进行了一周的“战斗”。但他们在阿尔卑斯山前线和南方的海岸一带,竟没能迫使力量单薄的6个法国师后退一步,尽管此时守卫在法意边境的法国师正遭受到德军从背后攻击的威胁。

进攻希腊:偷鸡不成反独米

1940年10月12日,墨索里尼得知希特勒未通知他就占领了他垂涎已久的罗马尼亚,决心以同样的方法出兵攻占希腊,以求得轴心国内部的“平衡”,改变其被动的配角地位。墨索里尼在阿尔巴尼亚和希腊边境上集结了8.7万兵力、163辆坦克、686门火炮和380架飞机,以希腊帮助英国违反中立原则为借口,于10月28日开始向希腊发起了全面进攻。作战初期,意军凭借其强大的优势,突破了希军防线,迫使希腊军队后退了50-60公里。11月1日,希腊总司令帕帕戈斯将军下令反击,希军巧妙利用地形,顽强抗击,意军损失惨重。11月7日,意大利军队被迫转入防御。12月初,希腊军队攻入意大利的殖民地——阿尔巴尼亚,将意军一个山地师歼灭。到了年末,不幸的

意大利军队不但寸土未得,还沿整个战线从阿尔巴尼亚边境后撤了30公里。意大利的27个师被希腊的16个师围困在阿尔巴尼亚达数月之久。后来,墨索里尼为了独占希腊,抢在希特勒之前,于1941年1月和3月两次组织大反攻,但无一成功,很快被希腊军队击退。最终还是德国人帮了意大利的忙。在6个月的战斗中让意大利人丢尽颜面的希腊人,无法抵挡15个德国师的攻势。英国急忙从利比亚派遣大约4个师支援希腊,但他们和希腊人一样,被德国的装甲部队和空军的猛烈轰炸打得一败涂地。1941年4月,希腊向德国投降,并且也硬着头皮向手下败将意大利投降。

抢占非洲:赔了夫人又折兵

经济上严重依赖进口的意大利,近90%的进口物资来自地中海沿岸地区,因此,墨索里尼把这一地区视为生死攸关之地。当英国20多万远征军在敦刻尔克丢盔卸甲、败退英伦三岛之后,墨索里尼认为抢夺英国非洲殖民地的时机已经成熟。当时,英国军队的主力在欧洲,驻非洲和中东的英军仅10万人左右。而意大利在非洲驻军约40万人,分别驻扎在东非的阿比西尼亚和北非的利比亚。意军企图以东非的军队进攻英属索马里,控制红海南部的出海口;以北非的军队进攻埃及,夺取苏伊士运河。一旦达到上述目的,地中海便可能成为“新罗马帝国的内湖”。

1940年7月初,意军以阿比西尼亚为基地,向英国驻苏丹和肯尼亚的军队发起进攻。由于英军势单力薄,意军进攻发展顺利,占令了苏丹、肯尼亚境内的一些重要据点。8月初,意军进攻英属索马里,英军被迫撤至肯尼亚。但是,在英军增援部队和游击队的英勇打击下,意军的处境越来越不利。战至1941年4月,奥斯塔公爵率领的意军残部向英军投降,墨索里尼建立东非帝国的企图被彻底粉碎。

北非的军事行动也与意大利人的愿望相反。1940年9月,驻北非的意军乘德国大规模轰炸英国本土之机,从昔兰尼加东部向英军发起进攻,企图入侵埃及,夺取英军的主要海军基地亚历山大港和苏伊士运河。英军为了维护在地中海、北非的殖民利益,调遣增援部队保卫埃及这一战略要地,与意军形成对峙局面并伺机转入反攻。12月7日,韦维尔将军率3万军队和一个坦克旅,从马特鲁以南向意军发动反攻。从1940年12月7日英军反攻之日起,在一个半月时间里以伤亡不到2000人的代价,歼灭意军9个师,其中仅俘获意军官兵就达13万人。

斯大林格勒:意大利人又溜了

1942年11月中旬,德国在斯大林格勒进攻受阻,被迫转入防御。而此时苏军在朱可夫元帅的指挥下,决心利用冬季到来德军后勤吃紧的有利时机,将德军第6军团和坦克第4集团军钳制在斯大林格勒地区,然后在其两翼实施强大突击,合围并歼灭斯大林格勒地区的全部德军。当面德军共有48个师,德军第6军团和坦克筹备组4集团军被钳制在斯大林格勒,其北翼由意大利第8军团、罗马尼亚第3军团掩护,南翼由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掩护。苏军钳型攻势的突破口就选在了敌军薄弱的南北两翼。

12月17日清晨,一支苏联红军在顿河上游地区向意大利第8集团军发起了攻击,随即突破了意军防线。入夜,苏军已打开了一道27公里宽的缺口,3天后,缺口扩大到90公里。22万意大利官兵仓皇溃逃,将德军的翼侧完全暴露在苏联红军面前。

正在此时,恰逢齐亚诺率团代表墨索里尼访问柏林,与德军最高统帅部商议作战事宜。当谈及斯大格勒战役的进展情况时,齐亚诺的一个随员向德军最高统帅部的一名军官问到,意大利部队是否遭到了重大损失,回答是:“根本没有损失,他们全都拔腿溜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