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二章 溯本求源 (下2)

中悦 收藏 4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想联美抗中的人,想联日抗华的人,想保留独立身份指望周边国家联盟的人,以及想重回中俄阵营的人,都同意必须先打胜眼前一仗再说。区别在于, 联美联日的人主张先取守势,待美日对台湾领导层施加足够的压力使台湾方面先行退出霍去病行动,那么善于掌握政治大局的中国大陆领导人自会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想联美抗中的人,想联日抗华的人,想保留独立身份指望周边国家联盟的人,以及想重回中俄阵营的人,都同意必须先打胜眼前一仗再说。区别在于,

联美联日的人主张先取守势,待美日对台湾领导层施加足够的压力使台湾方面先行退出霍去病行动,那么善于掌握政治大局的中国大陆领导人自会收敛在南中国海的单方面行动,至多,坚持到美日开始军事行动之后,越军即可实行大规模反攻,其中,联美的人主张放弃南沙群岛大部,死守南沙西部万安滩等几个岛、礁、暗礁盘,保住昆仑岛,北面,死守海防滩头,整个防御态势为南保油田北保海防,直至大反攻时机到来;

联日的认为克莱星顿号的突然减速已说明美国人是靠不住的,同知这一部分的分析是对的,因此唯一可以联合的是在钓鱼岛冲突中腹心利益实质受损的日本人,日本必然反扑,只是在时机上,必须是日军先动手,我们必须迫使日方立即开始夺回钓鱼岛的军事行动,一定不能让越南单方面吸引中方军力而让日本在越中两皆削弱之后再坐享其成,日军一旦在中国东海那里发起“诺曼底大反攻”,中国大陆和台湾两方面的海空军力必然被急速吸引回去,南中国海战线的压力必然极大减轻,中国的航母机动兵力和两栖作战兵力主要集中在郑和一号航母和衡山号登陆舰上,这两条舰一走,越军即可自行反攻,在日军大规模反攻之前,越军的任务只是最大限度地保留住海空军反攻兵力,不能在眼前阶段全数拼光,为此,即使放弃油田、海岛也在所不惜,失地存人,人地皆存,油田海岛事后都是可以拿回来的,目前阶段军事上真正需要死守的,只是河内、海防一线;

指望周边国家联盟的人认为美国不愿意为了越南放弃台湾,而日本人虽然一心想夺回钓鱼岛群,但目前立即采取军事行动还力量不足,情报部门详细计算了日军在一个月内拿得出来的海空军力,因此,面对中国在东海行动之际立即联合台湾施展了霍去病行动这个政治闪击战,美日两方一时都无力招架,我们只能期盼、也能够相信印、马两国对中国的“马六甲海峡警告”能够起作用,在这个警告发生效应之际,中国人已占住的地方一般就是中国人的,因为“马六甲警告”只能达成妥协,不足以让中国人吐出那些已经吃进嘴的地方,如果中国不同时进攻印马两国的南沙油田,那么印马就不会实质拦阻海峡内的中国航运,同知的沉船阻塞说的确有其道理,不过,事情不一定只有打沉船舶这一个做到底的层次,黑色和白色之间还有许多灰色的地带,比如,对中国船舶有选择地阻拦搜检,别人的船不拦只拦中国的,找茬,鸡蛋里挑骨头,这一定会迫使外国船东们向中国人索取更高的运费,别忘了中国的油可不是中国的船来运的,绝大部分是外国的船来运,特别是相当大的一块运油生意被日本油船公司所把持,那时候,日本人自然带头向中方提高要价,这也就加大了中国的石油成本。除了美国人,谁也没能力遏制住中国的石油咽喉,美国以外的人最多做到的也就是提高中国获取石油的成本,增加困难,而不是彻底阻塞。世界上没有人想扼杀中国经济,遏制中国发展速度也只是美国人想做的事却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我们的利益与中国经济增长是正相关的,他们好,区域内国家都会好。因此我们的目标只是能够控制增加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点成本,这个筹码就足以使我们能够跟中国人讨价还价了。并且,同知说的中国军火企业的成果多多少少都有水分,这个估计也不够准确,应该说,中国军工大部分还是比较踏实的,他们的主要问题是创新进取心不足,甘于处在美国后面的一个位置上,求得保守的安全。中国装备的确切水平是落后于美国人一二十年,但无论如何打赢我们这些周边国家不成问题。军事上能够压制中国的希望只在于美国在东南亚的常态驻军。美军能够常驻本区域,压制着中国人,才给我们创造出和中国人讨价还价增加我们的利益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新加坡精明的李资政这样邀请美国人的原因。如果美国人来一下又走了,那么周边国家何必跟中国人撕破脸皮。关键在于印马会不会允许、甚至邀请美国在马六甲一线常态驻军,马来西亚很难做到这一点,印尼也很不情愿。因此,客观地分析,我们只能在印马的马六甲警告发作之时保住那时我们手里剩下的东西,这还要有一个前提,就是挡住中国人对河内的登陆攻击。印马的马六甲警告,即便现在已向中国方面提出,但还没有生效。它的生效时间只能在我们守住河内之后。

总书记示意一位一直默不作声的情报总局要员讲话。要员推了推眼镜站起来简明扼要地说:“我们一直配合美国中情局推进马六甲海峡运河化,提高马六甲‘运河’的收费标准和管理级别,让印马两国的相关受益集团影响政府使之成立,运河化增加的受益将使印马两国的财政收入增加20-30%,当然,中国和日本等大国都反对此事,他们的秘密外交方面在情报部门的配合下一直在印马两国抵制和破坏这件事,中日的联手抵制使我们的推动步履艰难。要推动此事成功,必须瓦解中日在此事上的事实联手,在中、日之中选择一个,拉进来,拉到马六甲海峡运河化管理体系中来。剩下的那一个, 才能对付得了。” 情报总局要员自己不说选择谁拉进来,把决策过程丢给了在场的诸位高官。只做情报部门该做的事,不越雷池一步。

不明说,事情也是明摆着。美日同盟现实存在。美国人要做的事,拉日本进来比拉中国要容易,看起来顺理成章。至于美日同盟是不是真的像看起来那样牢不可破,在场的诸位还没有人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大家更容易被眼前的事情说服:日本一直在实施“越南战略”在本地区抢油。富产石油的九龙盆地——被中国的九段线囊括在内,里面的15—1区块上的金狮油田,是越南目前的第二大油田,拥有约4亿桶的储量,目前产量是1200万桶/年,黄鱼油田位于九龙盆地的9—2区块内,产量已达到每天2万桶,总储量可供开采20年,盆地内的东方油田的日产量也已上升到5千桶以上,这三个新兴油田都有日本公司的投资份额, 其中,东方油田完全是由日本石油公司负责作业的,并持有该油田64.5%的控股股份。投资份额在这里很重要,越共“七大”提出大力促进与外国石油公司合作勘探开采石油天然气的方针,根据越南政府的规定,外国投资者要参与越南油气勘探和开发活动,必须与越南签订石油、天然气勘探和开发产量分成合同,而越南的这种合同是亚洲同类合同中最优惠的,外国投资商可按事先达成的协议直接获得油气产量的一定比例进行成本回收,这个比例的多少正是依据了其投资份额,并且,成本回收后外国投资商还能继续得到油气的 30—50%,同时,外国投资商还不用缴纳所得税、海关税或与石油勘探活动有关的进口税。越南非常清楚这些地方推敲起来真的是中国人的,越南所要做的就是在中国出手之前把油采光,条件慷慨一点也是慷中国人之慨,从勘探开发到建井开采、经营管理,样样都是外国人出的钱,越南只出主权,只占主权份额,而主权份额本来是中国的,所以无论越南的主权份额得到多少,其实都是白得的。既然是白得的,就不必太过计较多少。在越方如此的诱惑下,日本、美国,英国、俄罗斯、荷兰等国都纷纷与越南合作开采海上油气,日本更是急先锋,2009年日本一森系的石油巨头日经产油在东京与越南国家石油公司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将在开发南海油气资源方面展开全面合作,同年9月《日本经济新闻》刊发文章《日本的越南战略》,就此评价说,在越南的石油投资是日本新首相的亚洲战略之一。到今年,南中国海的越日石油合作规模已压倒其它所有国度的合作规模,在这个经济基础之上,产生出艾莉塔袭击那样的军事联手,也就不足为奇。虽然中国人玩弄一系列的谋略,从陈国桢事件到日军春汛级潜艇被押往黄岩岛后再上演一出“捉放曹”,这些都是中国人的战术谋略,它改变不了地理政治和地理经济的基本态势,越、中、日三国的地理位置没有移动,当代政治态势也未改变。在南海这里,总起来说,大家都是在瓜分中国人的油,不同的是,日本人需要花钱,而越南无须花钱。这样的事要和中国商量岂不是与虎谋皮。所以,无须明说,中日两国之中应被拉进马六甲海峡运河化管理体系内的,必然是日本,不是中国。

大家在看总书记。总书记作了一个手势,请同知讲话。

“哼哼哼,”同知先冷笑了三声。“你们这样干,我用三个字评论:‘想得美’”,同知说。

“你们只想到了马六甲运河化可以提高收费标准,从而让周边国家有筹码迫使中国人就范。马六甲海峡本来也是收费的,中国人一直在照章交钱,只是你们想多倍地提高。可是你们忘了,克拉地峡运河计划。这道50公里长的运河一旦修起来,马六甲海峡即被短路,大家都去走那里,又省路又省钱又安全,那时马六甲海峡将变得空空荡荡,你要提高收费到多少都悉听尊便了。可以肯定,修这条运河不光是中国会出资,日本、韩国、澳洲等等都会出资,美国人也会,并且会和日本一起以出资人的身份占有运河管理权,主权国泰国坐庄收费,自然积极赞同乐观其成。这个计划之所以没有干起来,第一,成本比较高,投资收回期较长,第二,中国人并不积极。他们有缅甸线路方案,更为抄近,全世界只有他们在力挺缅甸军政府,而愚蠢的美国佬在向缅甸施加巨大的压力,包括军事压力和推翻政府的政治操作,两下夹攻,使得缅甸政府无可选择地依靠了中国。然而,缅甸路线的优势却只为中国所有,日本、韩国、澳洲等等都用不上,有鉴于此,中国不那么积极推动克拉地峡运河计划,本地区的大事情,中国不点头也不容易办成。但是,当你们把马六甲运河化的事搞成之后,克拉地峡运河的相对成本就变得低廉可人,经济理由一旦成立,政治障碍也就因这样那样的理由随之消失。那时,或者说不用等到那时,只要马六甲运河化呼声一起,中国人就会从不积极的袖手旁观转为积极推动,仅以中国一家的财力,修这运河即不在话下,日美等国都将以更为积极的姿态参与进来,上演一幕大国竞相争夺投资份额也就是管理权份额的好戏,那时,越南将成为损人不利己的小丑,而印马两国将成为伸长了脖子也等不来汉子的傻老婆。 所以,你们想在马六甲海峡上玩弄一点什么要挟中国人,我告诉你们,那对中国人是根本无效的。他们在静观你们愚蠢的表演。”同知说完,在众人的鸦雀无声之中冷冷地抱起了膀子。

总书记打个手势请情报总局要员讲话。要员不慌不忙地说道:“完全赞成同知的真知灼见。正因为如此,越南才积极推动印马两国在马六甲海峡上动手。一旦促成马六甲海峡出事,克拉地峡运河即应运而生,那么,从这条运河出来后会发生些什么呢?”要员以激光笔指点着墙上的巨幅东南亚地图,

“从克拉运河东出口出来,即进入暹罗湾,柬埔寨没有军事能力,也就没有影响力,有军事能力的只有越南,航线东出克拉运河,绕经我们的金瓯角,旁经我们的昆仑岛,贴胡志明市和归仁海军基地北上,再去中日韩各国,我们的近海小艇的海军就完全可以控制这条必经之路,加上我们还不够强大的空军和岸对舰导弹能力,那时,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咽喉要地优势将尽归越南,美国人将换上满脸笑容和我们建立实质的政治军事同盟关系,将毫不犹豫地付出以前他不肯付出的大价钱租用我们的金兰湾,越南的石油收入将获得实质的保障,日本将付出更高的经济对价获取我们的石油,中国将以更加委曲求全的态度来保持和我们的传统同志关系,或许他们能够默许放弃所说的南沙群岛的主权,而南中国海周边油田的大部分,也将相应地按照地理政治的变化,从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手中转到我们的手中。所以,”

“所以,”总书记打断了要员的话,“事情过后,越南不是重回中俄阵营,而是实质性地进入美日阵营。越美日三国,将组成东南亚的北约。” 转身,对总参谋部情报局的负责人打了一个手势,

越南军情局负责人说:“我们的‘马六甲海盗计划’已部署完毕。在印马两国向中国提出对华封锁马六甲海峡的强烈警告之后,中国必将严辞拒绝这个愚蠢的威胁,而印马两国势必就此提出出卖越南利益的与中国单独媾和的密约,以不支持越南的交换条件,让中国人施展他们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统战手段,也就是中国同意先不动印马两国所占的南沙岛礁和油田,大家一起瓜分了越南的份额。这时,马六甲海峡内会上演一幕动人的情景:看起来马来西亚海军是言出必践——他们扮演海盗击沉了中国一艘巨型油轮。 马六甲海峡发生了政治阻塞和物理阻塞,克拉运河计划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走上了国际舞台。”

总书记打手势请参谋总长讲话。 大将说:“刚才发生了奇怪的事情。中国人的衡山号登陆舰没有走预计的吉婆岛南――海防沿岸路线,而是进入吉婆岛北、下龙湾南的凸岩处处的狭窄水道,看来他们的确如其声明的那样要展开红河平原和北部山区边缘两条路线的突击,中国人前所未有的自大将害惨了他们。我们已在50千米距离对他们发起了一场岸对舰饱和导弹攻击,这场攻击未能取得战果,这条舰拥有空前的反导能力,但是,我们将调集全部精锐陆军主力歼灭他们——决胜师和2个岸防师在海防沿线依托永固海防工事部署了第一道防线,他们的后面,拥有我军装甲兵精锐主力的军旗师、功勋师和三个乙种师将以850辆坦克包括300辆俄制先进坦克,对中国军展开钳形装甲突击,形成铁壁合围,即使还有几个漏网的中国兵冲出这道铁壁,在河内接近地,他们会遇到我们战无不胜的首都师,悉数倒在河内城下。北线山区路线,沿线有我们300多个山顶和山腹的永固坑道工事,可以抵挡500公斤级航弹的直接命中,133公里的山间公路两旁,我们在上次战争中顶住了中国2个军强攻的教导师和头号王牌山地部队金星师,将率领19个山地守备团,依托这些永固坑道工事让中国人寸步难行,他们的北线山区攻击部队必被全歼。

更大的可能是他们根本就到不了岸边。吉婆岛北部狭窄水道上,我们部署了20颗日制声自导1000公斤级重型水雷,唤醒信号已经发出,重型自导水雷将直接炸沉这条巨舰,或者未等他沉没,舰载航空兵和防空反导能力全失的登陆舰残躯已被我们全军压上的空军机群炸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