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树开英雄花 第三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第六次拉练,对抗形式主义挨臭批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0 7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size][/URL] 上集是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下面请看 之二十七 第六次拉练,对抗形式主义挨臭皮 十月底,部队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野营拉练。这次的驻训地点还是冕宁县大桥公社的下额瓦村,我带着我们排仍然住在李会计家。不过,作为排长的我不再住当年那所谓的“阁楼”上了,而是当年我们王正发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5.html


上集是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下面请看

之二十七 第六次拉练,对抗形式主义挨臭皮

十月底,部队又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野营拉练。这次的驻训地点还是冕宁县大桥公社的下额瓦村,我带着我们排仍然住在李会计家。不过,作为排长的我不再住当年那所谓的“阁楼”上了,而是当年我们王正发排长住的地方,即李会计家的堂屋。

作为炮排排长,我是很轻松的,火炮单独修正量的计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用费劲,口算都能做到优秀。因此,李世忠连长就把我拽到观察所,同唐排长一起协助他搞射击指挥,排里三个炮班的训练则统一由二排长郑宝渔和副连长欧凤岐去管。

作为加农炮分队,每次野营都少不了直接对运动目标的实弹射击,不仅火炮要打,还要打火箭筒。在加农炮分队,每个炮班都有一具40火箭筒。这种火箭筒,实际上是一种无后坐力炮,只是它比其他的无后坐力炮轻巧得多而已。

火箭筒的身管只有六十厘米长,口径为40毫米;而其火箭弹的弹头却有85毫米的直径,是装不进身管里去的,这样就有一根发射药管连接着弹头,当击发机撞击发射药底火时,引燃发射药,向后喷火,推动弹头向前高速飞行;弹头部采用了聚能罩装置,能将装药燃烧产生的高温高压能量聚集成射束流,高速穿透装甲,达成摧毁敌坦克的目的。

它的发射要领有两种:一是卧姿有支架支撑时的射击,这种方式相对要准确些;二是立或跪姿无支撑肩扛式发射,相对卧姿有支撑发射准确性要差得多。欧凤岐副连长原来是团指挥连的排长,同我一样还没有打过火箭筒,很想利用这次机会打一打。所以,我们在制定训练计划时,将40火箭筒的实弹射击练习作了安排。

这天上午,经过请示后,副连长带领我们两个排长和六个班长,乘一辆炮车来到安宁河对岸,在那条支流的北岸边选了一块台地,又用望远镜向对岸仔细进行了观察和选择,找了一块大石头作为目标,目测其距离有300来米,就是说在400米的有效射击距离内;吩咐几个班长简单构筑了发射阵地。一切准备就绪,欧凤岐打开了一箱火箭弹,取出弹头和药管并连接好,说:“谁先来打?”那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一声不吭,我看一个个不吭气,就说:“我先来!”于是叫大家退下隐蔽好,先把瞄准镜安在火箭筒的筒身上,对好零位零线(瞄准镜的视轴与身管的中心轴线必须聚焦在一点上);然后拿过火箭弹,装进火箭筒身管之中,轻轻拔掉弹头顶端的保险插销,采用跪姿肩扛式进行瞄准;找准目标后,我对隐蔽着的人大声说:“把嘴张开,发射啦!”接着右手轻轻一扣扳机,只听见“咚---唰---”火箭弹拖着一串红光冲出了身管。我们目送着它向那块大石头飞去,约秒把时间,弹头命中了大石头的左下方,“轰”的一声炸将开来,只见黑土伴随着石块四下里迸射,威力还挺大的。

万事开头难。我这一开头就这么好的效果,后面几个人也就放心大胆地打了,只是有的打得太偏了,有的由于没有张大嘴巴,弄得耳朵“嗡嗡”地响了好几天。为啥要张大嘴巴?因为人的耳道与口腔是相通的,耳鼓膜有一定的伸缩性,但不是无限的,如果发射时嘴巴不张开,巨大的冲击波作用在耳鼓膜上,将把鼓膜击穿,造成穿孔式耳聋;如果张开嘴巴,冲击波作用于鼓膜的内外两侧,相互抵消其冲击力,从而起到保护耳鼓膜的作用。打炮时要这样,打枪时也是如此。

十一月中旬,我们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一年一度的实弹射击考核又开始了。为了确保取得好成绩,那天连长让我先到阵地去,帮副连长检验火炮的射向,协助搞好阵地的准备工作;然后用车把我接到观察所,让我协助他进行射击指挥。

阵地位于大桥公社南侧那个纵深比较浅的山坡上,因地形狭小,全连六门炮只好成梯形分布在几块台地上。侦察班派到阵地的侦察兵是张勤西,我让他把方向盘架设好,将磁针归好北,然后赋予基准射向0-00(靶场在正北方)。接着为各炮赋予射向,使每门火炮都能精确指向射击方向。经过我一一检验后,就放心地交给副连长,由他来具体指挥后面的实弹射击,我则带着张勤西赶到观察所,与唐排长一起相帮连长搞射击指挥。最后讲评时,取得了良好成绩。

实弹射击考核前有一天,副指导员张仕华叫通信员交给我一项任务,就是统计一下我们排为老百姓做好人好事的有关数字,即:扫地多少平方米,挑水多少担等等。我就跟各班打了招呼,叫他们尽快报给我。各班报来后,我综合了一下,就报上去了。谁知张副指导员不满意,说我报的扫地数字太少了,叫重新统计后再报。本来,扫地的数字已经不少了,那是我把连里刚到时区分给我排的卫生区域仔细丈量后得出的数字,包括屋檐下的走廊、屋前的晒坝、从公路到连集合场的道路等需要每天清扫的地面,怎么还会少呢?我就问通信员:“是计算一次清扫的还是统计每天清扫的之和?”他说:“可能是每天清扫的之和吧。”我说:“那还不容易,将一天清扫的乘以这么多天不就出来了。”说完就把得数写在原来的数字边上,划去原来的数字,递给通信员拿去交。

哪知过了一会,张副指导员气咻咻地赶来,责问我说:“你刘中林不得了了,叫你统计个数字,不是太小就是老大,你存心捣乱是吧?!”我笑嘻嘻地说:“副指导员,你怎么这样说话呢?第一次叫统计时,通信员没说是要一次清扫的还是这么多天合计的数字,我就把我排每一次清扫的数字报给你了;刚才通信员又来说是要合计的数字,我就乘上这么多天。因为我们每天都要清扫的啊,怎么又不对了呢?”接着,我就计算给他听。

谁知他发起火来了,说我不配合他的工作,自以为了不起,命令我把数字改小一点。我见他有点以势压人的味道,也有点火了,就顶他说:“什么玩意,搞形式主义也不能不实事求是啊!既然要合计数字,就是这个!做好人好事本来就是应该的,你要统计到平方米和担数;统计就统计吧,一会讲少了,一会又讲多了,怎么回事么?不信,我当你面量给你看,好不好啊!”他说:“好你个刘中林,当干部才几天,就敢顶撞领导了。我不跟你说了,有本事去跟营里教导员说去!”我说:“随你便,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他气呼呼的拔腿就走了。至于后来报的什么数字确实搞不清楚。

两天后的一天下午,通信员又来传达张副指导员的通知,叫我第二天上午到营部去,说营长教导员要找我谈话。我还真没想到是张副指导员去告了状呢。第二天上午,我穿戴整齐,步行来到营部驻地,只见刘利富营长在太阳地里正等着我呢,旁边还坐着高泉,他也是新干部。

寒暄两句后,切入了正题。刘营长说:“今天叫你们两个人来,一是你们两个人近期的表现不大好,所在单位有反映;二是你们两个人都是新干部,营党委有责任帮助教育你们。石一同教导员到团里去办事了,委托我全权代表,找你们谈谈。”噢,果然告状了。好,既然你告了状,我就正好把情况向营领导汇报一下。

想到这里,我就静了静不平的心情,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高泉一直就那么傻傻的坐着,低着头,不吭不哈,直到营长叫他说话时,才抬起头来,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为自己解脱的话。

最后,营长说:“你们两个人都是从四连出来的,要给老连队争光,在新单位表现好一点,不要让人家说四连出来的人就是差劲。我那老弟(他的堂弟、我的老连长刘利德,此前已到合肥炮校去报到)走之前还一直说你们两个人不错,你们可要争气呦。”我随即表了态:“请营长放心,今后再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感谢你对我们的教导,四连出来的人都是顶呱呱的。”

我这人有一样好,就是不知道记仇,事情过了就过了,反正自己没错;他要生气是他自己的事,与我何干,不气不恼,自己见好!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对张副指导员一直比较友善。因为他是个从饲养员提起来的老同志,没什么文化,读报时经常读白字。但是,越是这样的人,自尊心越强,心理承受能力越差。如果你对他尊重一点,他就知足了。

拉练回到驻地后,稍事休整,就进入了紧急战备。作为和平时代的军人,我有幸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从1979年2月25日清晨四点半越过红河中心线,进入越南境内,直到3月7日下午四点半回国,共在越南境内度过了10天又12小时。作为师第一炮兵群前进指挥所侦察参谋,在刘利富副团长的领导下,跟随446团指挥所行动,及时呼唤炮火,支援步兵的战斗行动;在3月2日的四号桥战斗中,大胆改革试射方法,灵活运用安全界概念,突破安全界限制,巧妙指挥我炮兵射击,在我军人员离越军支撑点仅五米的情况下,既摧毁了越军支撑点,又没有误伤一个我军人员;3月3日归建途中,生擒越军伤兵一名;3月6日至7日,担任团交通指挥调整哨,带领一名战士,在保胜路口坚守两天一夜。具体情况请

参阅第二部《凯旋正值春意盎》。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选定一知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