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英雄传 第二部 月落乌啼霜满天 第三章 名将之花

a81363686 收藏 2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size][/URL] 凤文一直伏在桌上研究敌军兵力配置图,抽空瞄了一眼坐在门口还在生闷气的龙五,他忽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年轻人,这个与自己搭档了近三个月的一一五师“狼头”,甚至连他多大年龄都弄不清楚,即便他的军官证上写得清清楚楚——二十四岁。 在凤文眼里,这个清新俊逸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凤文一直伏在桌上研究敌军兵力配置图,抽空瞄了一眼坐在门口还在生闷气的龙五,他忽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年轻人,这个与自己搭档了近三个月的一一五师“狼头”,甚至连他多大年龄都弄不清楚,即便他的军官证上写得清清楚楚——二十四岁。

在凤文眼里,这个清新俊逸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男人,和他那身古铜色充满力量感的皮肤以及眼角下的那道淡淡疤痕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当龙五带着坏笑的面容耍弄恶作剧时,分明就是一个可爱的充满阳光的邻家男孩。

凤文原本也是如此认为,直至那一晚。

那是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凤文凑巧发现龙五光着上身,立在瓢泼大雨中,像个泼妇般地指天骂地,随后又像个受尽委屈的小男孩一般倦缩在地上嚎啕大哭,最后却又见他就这么躺在湿淋淋的泥地上,任由暴雨冲刷,静静思考问题。那时他眼神深邃、犀利,汇合着上身那十数道令人恐怖的伤痕,形成了一道惨烈气势,这种气势透露出的股股寒意冻人心脾。

凤文只在他的祖爷爷——华夏国参谋总长凤鸣策大将,以及其他一些老将军身上见到过如此惨烈的气势。

那时的龙五看起来极像一名饱经沧桑的战士,一个经历了几十年铁血生涯的老人。但他却明明白白只是一个仅仅有着二十四年短暂生命的年轻人,怎能流露出这种曾出生入死、身经百战的气息?

这种气息让曾经真正经历过十几年惨烈搏杀的凤文都感到心悸。

这很奇怪,不是吗?

凤文今年二十八岁,身材修长,长得白净英俊.赛比宋玉,尤其是一双眼睛又亮又光,看人的时候像是真能望进入人的肚腑,看穿别人的想法。很多熟悉凤文的朋友都说他看人的目光越来越像他的祖爷爷,能洞人心肺。

也许是遗传基因作祟,年纪轻轻的凤文现已官至大校,他是一一五装甲师参谋长。同师部其他参谋一样,凤文军服左胸上也绣缕着一个有着智慧、狡诈目光的硕大狼头,不过这个狼头不是血红色的,而是银白色的。

一一五师建成至今,其参谋长都被尊称为“狼脑”。

凤文面容清秀,肤色白皙。从相貌上看根本就不像一名职业军人。很多人第一次见到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凤文时,都认为他更像一名学者。

不过,就是大家眼中这名学者,却曾以全学科优加的成绩,毕业于华夏国最高军事学府——华夏国防大学指挥学系。凤文是华夏国防大学建校九百八十二年以来,唯一一个以全学科成绩优加毕业的学生,那一年他才十七岁。

凤文被外界称作是华夏国国防建设中重点培养出来的新一代军事天才,他进入野战部队之后更是光彩耀人。

从刚刚进入野战部队第一个年头崭露头角的沃马库斯湖战役,到前年锋芒毕露的卡纳库雷斯大峡谷战役,凤文十一年野战部队生涯共经历过十七次双方甚至多方参与的惨烈搏杀,争夺资源的局部战争,并取得引人瞩目的辉煌战绩。

尤其是前年的卡纳库雷斯大峡谷战役,那时凤文身为华夏国朱雀军区边防军第二军第二十八装甲师一团团长,他仅仅以一个团的兵力,在无任何空中支援情况下,不但牢牢防御住罗曼诺夫帝国附属国——格逻德诺王国,一个整编装甲师的猛烈进攻,他还亲率一个营在战役后半段,果敢穿插于敌两个师之间的结合部,穿越卡纳库雷斯大峡谷,打掉敌军指挥部,成功对敌实施斩首行动,使华夏国最终赢得了卡纳库雷斯大峡谷战役胜利。

凤文在多年野战部队生涯中取得的辉煌战绩,不但让华夏国军方大佬们对他赞誉有加,还让他拥有了很高声誉,同时也引起了星宇各国军方极度关注。

华夏国最大的军事节目电视台——华夏国家防务电视台,曾经专门安排他们最优秀的美女记者,有着“战地百合”之称的吕玲绮,对凤文做过个人专访节目。星宇各国媒体,也频频报道这个年纪轻轻就创立许多功勋的青年军官。

特别是去年,凤文在莱茵共和国主办的第十五界全宇战役推演大赛(注一)中取得第三名的好成绩之后,媒体惊呼:“不出三十年,华夏共和国将多出一位元帅。”

当时“凤文”这两个字出现在各大媒体上的几率,只微低于星宇第一影、视、歌三栖天后夏奇拉.冯.瓦格纳。

英俊的外表,辉煌的战绩,年轻却身居高位,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更让无数花季少女倾心痴迷。

凤文被星宇媒体美誉为华夏共和国“名将之花”。

在人类寿命七十岁才算步入晚年的今天,二十八岁的凤文显然只能算刚刚步入青年。不过,他能成为华夏国最精锐部队羽林军主力重型装甲师参谋长,其阅历之丰富,绝不是普通军人可以比拟的。

凤文丰富的阅历以及长期从事参谋工作所养成的沉稳、细致,使他的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高出了许多。不过,即便这样的他竟也感到看不透才二十四岁的龙五。

这难道不奇怪么?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凤文是一个严肃、不苟言笑的人。同华夏国其他军人一样,他对工作狂热、沉迷、细致、认真,很少花费时间思考工作之外的事。

摇摇头,抛开胡思乱想,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到电子沙盘上。

自从十三岁第一次通过电子沙盘和地图,在课堂上成功推演出老师所讲解的一个小型战役结果之后,凤文就疯狂迷恋上了电子沙盘和地图。

当凤文交往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女友,满脸羞红、低声细语地问他这生最爱什么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沙盘、地图、指挥棒”之后,仅仅收获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和奔跑的背影,那一年他二十三岁。

所以帅气的、文质彬彬的凤文直到现在还是一个光棍。在这个追星成风的年代,居然还会有凤文这种星光单身汉,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见过凤文工作的人,都很容易被他的狂热、认真劲所吸引,大伙都认为工作中的凤文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使人不忍心打断他工作。不过,这种认知却在凤文来到一一五师之后就彻底消失无形,以龙五为首的一一五师一群兵痞从未留意过这些。

“老凤,你已研究了十几小时地图还没烦吗?别研究啦,他娘的!反正我一一五师的任务也是固守待命。陪我去散散心,顺便弄点野味烧烤?”龙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凤文身后,笑咪咪地说道。

和那些只会纸上谈兵、轻率浮躁的军校高才生不同,龙五对这个年少成名,又经历过血与火淬砺,现今风光无限,却毫不洋洋自得,踏踏实实、勤奋严谨的搭档,感到由衷敬佩。对统帅部能安排这样一个人做他的参谋长,龙五觉得满意极了。

“师长,我发现情况不太正常,这仗怎地打得如此别扭?”以凤文多年丰富的实战经验,他嗅出了本次作战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这使他感非常疑惑、心惊。

或许为了求证,或许为了考验搭档的能力,凤文说出了心中疑惑,“在我军正面,敌两个装甲军、三个机械化步兵军,共五个军兵力成二百七十度扇形分布,与我军相持,隐隐对我军造成包围之势。”

指挥棒指向婆罗联邦军前线兵力分布图,凤文脸上显露出一丝忧虑,看向龙五,满面严肃地继续说道:“我方虽只有三个军,但全为我国羽林军精锐部队,敌人仅凭五个军是不可能吃掉我们的。问题在于我方舰队护送我军登陆YH22之后,就已完全撤离这片空域。如今敌军在这片空域中拥有绝对的外太空制空权,一旦敌军继续增兵,只需再增加三至四个军,敌军就有足够兵力完成包围圈,将我军团团围住,如置之不理任其发展的话,我军就将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我军唯一的出路就是在敌军增援未至之前,集中优势兵力突破一点,打穿敌军扇行布防,凭借我第七装甲军的高机动性,在敌后施行大范围迂回、穿插。同时,我第五、八机械化步兵军配合前插,以我羽林军战斗力完全有可能对敌一部实施反包围,将敌一部歼灭,至少也是击溃。如果战局这样发展,这仗就好打多了。前指不可能不明白目前态势,但这两个多月以来,我军一直都是小打小闹,前指也一再要求我军固守,你说说,这仗怎会打成这样?”

一口气说完自己对当前战局的看法,凤文吮了口茶,目光灼灼地盯着龙五。他希望搭档能解答自己心中疑惑,更希望面前这个年轻的高级军官,不是一个草包、废物,更不是一个来到军中镀金、积累资历的纨绔子弟,而是一位高水平的军事指挥官。

“哦。前指这不是才策动了基诺法尔山脉战役吗?”像是对凤文的长篇大论不感兴趣,龙五依然笑咪咪的,不咸不淡地反问了一句。他眼珠子转向一边,不知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绝不是在思考眼前战局。

“鬼扯蛋!如果真要突破敌军防御阵形,实现对敌迂回、穿插,怎么可能把我第七装甲军拆散,留下战斗力最强的一一五重装师固守,只派两个普装师前突?依我看,这次战役不过又是前指耍的花招,雷声大雨点小罢了。”猜中前指意图的凤文,越说越觉得莫名其妙,明明有机会打赢的仗,怎会打成这样?给人感觉就像在坐以待毙。

注意到龙五依旧无动于衷,凤文心中闪过一丝失望,注意力转回电子沙盘,继续研究战术推演。

随着战术推演的进行,凤文感到浑身冰凉,不详预感笼罩着全身。他急切地叫住正要离去的龙五,声音有些发颤,说道:“师长!真不能再按兵不动了!现在YH22外太空驻守着敌军两支B级分舰队,而我军仅有一只C级分舰队在YH18附近。也就是说,我军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孤军,五个月内得不到任何援助!”

浑身冒着冷汗,忍住心悸,凤文希望自己的判断能引起龙五重视,继续说道:“根据情报判断,敌军于五十天内至少能输送到前线四个军十二个师的人员和武器装备。到那时,我方三个军九个师将面临敌人至少九个军二十七个师的围攻。咱们第七军就是再能打,也绝对撑不过三十天!再等下去简直就是在等死啊!师长!!!”

依旧没有理会急得浑身冷汗直冒的凤文,龙五笑咪咪地说道:“没啥可担心的。老凤,你留在师部盯紧这群小子,别让他们生事。我去去就回。”

“关凌云!张月月!你们两个王八蛋又跑去哪里了?快点过来,跟着老子去整点野味,天天吃压缩营养餐,嘴都淡出个鸟来。”龙五边喊边朝外走去。

见龙五竟然还惦记着野味,拿目前严峻形势一点都不当回事,凤文真急了,一颗颗豆大汗珠至额头滴下,沿着脸颊滚到军服,白皙的面庞被心火灼得通红。他一把拽住龙五的袖子,睁大眼怒视着他,质问道:“师长!!!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打野味?”

“嘿嘿。老凤,你过虑啦。我一一五师上有军座他老人家英明领导,下有老凤你这支‘名将之花’坐镇。所谓是兵来将档!水来土掩!有甚么可担心的?再说了,你也知道,将是兵之魂、兵是将之胆。你看我这个一师之长天天啃着压缩营养餐,自己都没了魂,我一一五师还会有魂吗?我不是嘴谗,我是去找回我一一五师之魂。”浑然没把凤文的质问当成一回事,龙五嬉皮笑脸地解释着,眼神却早就游荡在闻声从师部外跑来的两个兵痞身上。

话音刚毕,龙五就甩脱凤文的牵扯,汇合屁颠屁颠跑来的关凌云、张月月,在凤文焦急、惊诧、愤怒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注一:全宇战役推演大赛:为挖掘青年军事人才而举办的全宇军事大赛,每五年一届,参赛人员年龄限制在40岁以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