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破局 第一卷 第十一章 雏形

hexdiad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3.html





程军不担心这些人的去向,因为在这个时代“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谁都懂得,“蝼蚁尚且贪生”的话也说了数年。再过百年,中原更有冯道这样为数国宰相的牛人。再说,程军手下的大杀器又岂是白给的?


“战利品交公,战俘一视同仁,诉苦讲理想”这些可都是数百年战争的最后绝招。当然,要使用它,首先便要放出“自由平等”的终极杀手锏。程军已经放出来了,所以,完全不怕消化不了俘虏,只是时间的问题。


“各分队清点伤亡,一切战利品交公,由将军府公开奖励和分配!违令者,赶出龙骧军!”

“将俘虏集中起来,这个将领单独关押!”

“封上仓库,派人向王家堡通知我们的捷报,并让将军府派人来接受清点物资。”

程军传出的命令不容置疑,没有人胆敢冒犯这位执掌生杀大权的将军。虽然程军曾经说没有人可以决定其他人的生死,但他却可以轻易的剥夺掉这个人幸福生存下去的希望。那就是赶出王家堡,这个带给所有人平等希望的地方。

而且所有的士兵每天都要听他的演讲,大部分已经被洗脑成了他最忠诚的狂热崇拜者。他们毫不犹豫的坚信着程军会带他们“建立一个平等自由的社会”“没有奴隶的社会”,而且会“给工商者市场”“给农民土地”“给人民希望和理想”!虽然这些军人尚没有一个完整的军魂,却有着服从程军一切命令的潜质。

邓征统计了伤亡数字后,向走到正在跟士卒一起打扫战场的程军面前汇报,

“出征三百九十四人,阵亡五人,受伤二十人,均为轻伤,无残疾。”

程军见邓征眼圈发红,似乎哭过,便关心的问道。

“邓征,你哭过了?为什么哭了?”

“刘明,刘明死了。”邓征一提到刘明,话语便有些哽咽了,“他冲的太快了,我在后面紧追,没想到拐角的地方埋伏着两个持刀的部曲,突然袭击。刘明身中四刀,依然反击,砍死一人。我赶到砍死第二个,却救不回刘明的性命。”

程军一时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官军用冷兵器屠杀流民时目瞪口呆的样子,今天自己却是率先冲上了寨墙,当即捅死了迎面扑上来的敌人。程军惊觉自己有些变了。

“节哀顺变,以后也不要忘了他就好。回去把阵亡将士的名单给我,我会找人刻出石碑来的。他有什么亲人没有?”程军这样问是因为刘明已经三十来岁了,按道理说应该已经婚配,而且很可能有了子嗣,军人的身后事一定要安排好了,这样才能真正的让麾下的士卒们效死。

“他曾经有妻子儿子,但却早已失去了。刘明是冀州无终山人,羯人大举叛乱,凶狠的冲进他家的村子,见汉人便抢劫杀掉,他的家人都死在了羯族手里,只有他在山中打猎逃过一劫。”

程军又是一阵沉默,这是刘明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汉人在汉末死亡的太多,已经没有实力将少数民族抵挡在长城之外,西晋政府便要服从于他的少数民族内迁,但官吏腐败朝廷昏庸,剥削压迫得太重,造成了汉族和外族此起彼伏的起义和闹事。朝廷不思悔改,又反复的用军队血腥镇压,更进一步的加剧了平民与政府,汉人与外族人之间的矛盾,直到八王之乱,朝廷再无力全面压制各地的反叛烽火。

程军拍了怕邓征的肩膀,轻声的说“以后留在我的身边做亲卫吧。”


崔家堡埋在地里的贵重物品都被已经投降的部曲指认了出来,而包括存粮在内的具体价值还要等将军府派出几个笔吏来清点。毕竟龙骧军现在整体的文化素质还不高,不能处理这些事物。有会骑马的士卒星夜兼程到王家堡去送信,相信史汶他们很快便知道了捷报。

程军望着东面渐渐升起的太阳,笑了笑。

“一队派人将那些夜盲的战士领进来。其余各队出一人看守俘虏,其他人原地休息!”程军下过命令之后,就躺在了地上,枕着自己已经擦干净了血迹的长刀,甜美的睡着了。


现任的将军府长史王宁第二天就到了崔家堡,完成了清点各类物资和分配战利品的工作。当天下午,就在崔家堡里,程军他们举行了奖励功臣的仪式。

“邓征,作战英勇,斩首四级,奖励地契卷十亩,金银首饰一件。”

……

“董青,因公负伤,作战英勇,斩首两级,奖励地契卷十五亩,升为十夫长。”

一共有十五人获得了战功,连同所有参战人员地契卷五亩的“薪水”,一并当场发放了下去。为此,程军可是签了不少名字。他那独特的“狗爬”字体和中英文的签名在这个时代也算是独一无二的防伪措施了。

所有的功臣不但获得了物质奖励,而且还获得了同所有龙骧军军官一起接受程军临时组织的特殊培训的机会。这也是以后整个龙骧军晋升军官的必然过程。


“你们都是军官!因此,你们必须了解自己的责任有多么的重大,因为同僚战友的性命全在你的手里,如果你的一个过错或者无能,可以让你的属下全部丧命。”

程军深知军官和士官的重要性,如果说将领是军队的大脑,士兵是军队的身躯,那么军官和士官则是支撑这副巨大身躯的骨骼 一支军队不但要有灵魂,还要有结实的骨骼,不然就无法克服一切困难,最终夺取胜利。

然后,程军又将其中一些狂热崇拜他的人挑了出来,给他们上特殊的政治课,交给他们如何宣传思想,如何激励士兵诉苦,如何把握士卒的情绪。这些人都是未来龙骧军和护土团的“政委”。而且,这些人还必须学会写字和计数,因为他们也是随军的战功记录员。

不过,这些困难对于狂热的粉丝来说,从来也不会是困难。


崔家果然富庶过人,是西晋皇帝亲封的北国第一世家,光是粮仓里的粮食就有三万石。崔家堡的地下早就都被掏空做仓库了!这里还藏着三千两黄金和超过一万两的白银,铜钱到现在仍然没有清点干净。马厩里有七匹马,都是西域良马,相当神俊。自从刘渊自称大汉,断了西域与中原之间的通路之后,大宛马在中原就较为少见了。不过,程军一匹马都没有见到,原来在王宁赶来崔家堡的当天就将这些马匹要走去做了耕田的劳力了。


粮食充裕,开荒开的顺利,程军也可以稳定将这一期军官培训办好,而龙骧军的战士则干脆也被派去拓荒,民以食为天,未来几年的征战意味着他们必须有一块稳固而且富饶的后方支持。飞军依旧外派去收集附近山寨堡垒的情报,以及官军匪军的动向,好让程军这次彻底的军官培训能够安心的进行下去。

程军将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干脆将整个培训的地点放到了佛顶山里,操练的同时还在山中搭建出一座易守难攻的山寨来。按照程军的规定,不论受训的军官是什么职位必须同吃同住,绝无优待,他麾下的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能够行使监督之权,若是发现其他人有所逾越,便可以立刻向他报告,还有奖赏。就是程军自己也是吃着同样的饭菜,睡同样简陋的草棚营帐。

军纪、战术、战例、战略思想、队列训练,散打格斗,程军将一切能从自己大脑中掏出来的所有军事知识一股脑的灌输给这些军官,每天不但让他们身体劳累,连头脑也被海量的知识弄得疲劳不堪。

辛苦了三个月,军官士官训练班终于结束了。军官们如同脱胎换骨一样,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和笔挺的军姿让程军欣慰无比。这三个月过去了,一晃儿便要来到了夏天,农忙的时段也已经过去了。虽然不知道拓荒的成果如何,但在返回王家堡的路上,程军和军官们看到了一片片绿油油的田亩,打心眼里觉得高兴。他们最贴身的最隐秘的地方肯定藏着程军发给他们的地契卷,或是已经兑换了土地的地契。

等到这些军官们回到各自的部队开始操练起军士来,整个王家堡都是一片大练兵的沸腾气象。


因为飞军不予余力的宣传,王家堡在整个东莱郡都有了一些名气,这三个月中有不少小股的流民前来投靠。根据将军府的统计,总人数不下三千。孟庆老人的名气似乎在东莱的流民中似乎不小,据说有几位流民首领见到他都要叩拜。


陆续前来投靠的人中不乏勇猛好斗之士,他们的加入增加了护土团的实力。

胡大海自韦德山来,原是东莱掖城城中的屠户,因城中有王家奴仆无故欺凌,买猪肉不给钱还挑肥拣瘦,终于忍无可忍,便出手教训,没想到失手杀人,只好连夜逃入大山。他听说,威海附近的王家坞堡被豪杰占据,二话不说,便来投靠。

除了胡大海,还有类似的罪人刘庞,徐进,成英。

其中,成英更是西域汉人,世代经商,结果他家的商队在冀州遭袭,父母遇害,自己被卖到了青州东莱郡东牟大户刘家,成了奴隶,不但受欺凌,而且去年刘家老主人去世,他还被选中做陪葬品。成英不甘心如此死了,于是在深夜杀了主人一家,连夜翻墙逃出东牟城。


当然,还有一些懂得文化的人也来投靠。这些人也都十分得程军的看重,比如楚项。

楚项是吴人,祖父是陆云的奴仆。他们一家随二陆进京,曾经风光无限的站在陆云的身后,接受其他人仰视的目光。不幸的是,八王之乱,陆家被夷平三族,他们这些奴仆也难逃一死。当时楚项负责采买,躲过了抄家的士卒,这才幸免,但不敢待在帝都洛阳,连日东逃,跑到了东牟,怎奈没有收入也没有目标,成了乞丐。最近正是青黄不接之时,无人施舍,他已经数日没有进食,靠吃麦秆、青草为生,听说王家堡厚待文士,征召识字之人,便来试试。


三个月,青州将军程军的龙骧军终于有现代军队的雏形,而程军在改变天下大势的道路上终于前进了一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