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众男,统统不爱女人

军旗下的小兵 收藏 2 682

水泊梁山,仿如GAY佬集中营。

《水浒》最好看的是人物。当然,说是一○八好汉,也不是位位写到足,其中部分面目模糊性格含糊。不过男人世界,直到今天仍“站得住”的角色,都很可观。

——但,水浒众男,统统不爱女人。

没有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没有一个,英雄美人可歌可泣抵死缠绵;没有一个,为护花而豁命……

所以,此书之“奇”,亦在有义无情。


不明白何以天下的祸水、贱人、淫妇、贼婆、谗妻,全部列队出场,一个好的也没有。得有归宿的孙二娘,是个卖人肉包子的母夜叉;登样的一丈青扈三娘,偏生被配给她手下败将王矮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让潘金莲专美。


看那些男子汉:——


及时雨宋江,讨了楼房安顿阎婆惜,她满头珠翠遍体绫罗,水色也似后生,宋先生竟“不中那婆娘意”,越来越不敢去她处。她只好勾搭张三郎,宋听了风声,全无表态,自此更加几个月避风头,说是好汉,不以女色为念。在道左被外母拦截,逼他回家,还把房门拽上,守住楼梯。益发叫人怀疑他性无能。


武松就更冷感了。潘金莲这等颜色,蜂迷蝶绕的,用尽千方百计,他硬是纹风不动,奇怪吧,劝他吃酒,他劈手夺来泼洒在地,还打女人,拒做“猪狗”行为。末了在灵堂前把她剖腹挖心,割下头来。


林冲美妻惹来高衙内垂涎,施毒计陷害,林被刺配沧州,濒行,竟写休书,着她改嫁。他当然以为自己是“好意”,恐怕日后两下相误,但连保护个女人的能力也没有,反把她推向“自生自灭”的绝境,是大丈夫所为吗?


李逵急躁火爆,滥杀无辜(杀人时火遮眼。先干了再说,老百姓不能幸免)。稚子不放过,连在谈情说爱的青年男女亦以板斧砍死,难怪书中亦称他“黑禽兽”。


信手拈来,还有好些。杨志便是沉迷仕途,恋栈功利,美其名为“报国”。鲁智深当然灌酒吃狗腿打抱不平,女人不在眼内。晁盖、吴用、刘唐……等,聚成一伙智取生辰纲,后来放火烧庄,一走了之。杨雄和石秀,对付潘巧云是剥光衣服头面,绑在树上,先斩迎儿示威,然后挖她舌头,再以刀从心窝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五脏,挂在松树,又将她七件事分开了,然后把钗钏首饰拴在包裹拎走。……


一点“越轨”的行为也没有。


也有“非GAY佬”型男人,如花花太岁、武大郎、西门庆、郑屠、周通……


不过若非不得好死,便是备受非议。矮脚虎王英,他也“跻身”梁山一族之列了,宋江不高兴:“原来王兄弟,要贪女色,不是好汉勾当。”


这批男人,年轻力壮有之,智勇双全有之,身手矫捷有之,老谋深算有之,纷纷上山落草,纯男班,窝在一处臭味相投。成瓮吃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热血卖与识货”的,快活之极。对女人不以为然,打之骂之避之赶之杀之,就是永不爱之。——真怕他们染上爱滋。


问题追到施耐庵先生身上了。他是否痛恨女性的GAY佬?以致把心一横,逼令笔下一众,皆不得近女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