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今年二年级了,期未的考试成绩不是太理想。


接到成绩后,我与妻开始对她进行苦口婆心的教育,从现在讲到未来,从家长讲到老师,等等等等,女儿一边吃苹果,一边静静的听,最后翻了一下眼皮说到“又没有奖学金,我那么努力开嘛。”


本文内容于 2010-1-30 15:42:32 被帝国最高统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