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烈士钟毅将军[转]

整编74师上校 收藏 1 486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于1987年12月28日追认钟毅将军为革命烈士。 钟毅(原名钟必规)号天任,广西省扶南县长沙村(现广西扶绥县扶南乡长沙村)人,生于1901年9月24日。其父钟曦堂(钟冥)考中光绪甲辰科秀才,成为钟家历代考取功名第一人;其母金氏,务农。钟毅有胞弟二:钟纪(国民党军长)、钟协(国民党扶南县县长);有胞妹三:壬坤、丽坤、薇坤。兄弟姐妹都能进入较高的学校读书,可算是书香门第。民国初年,其父曾赴南宁设办塾馆,钟毅随父就读,习四书五经、《左氏春秋》,其天资聪颖,少年时代已名扬桑梓。 民国三年(1914年),钟毅考上县立吉阳高级小学(校址在县城内)读书,此时其父母由邕返乡,在长沙村又设立私塾办学。钟毅每次放假由县城回家,一定到私塾去指导学生们唱歌、练操、绘画,并领导开展算术、竞走比赛活动,使学生们思想更加活跃,学业进步更快,深得学生们及父老的喜爱和赞扬。 1917年夏季,钟毅小学毕业,正好广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招生,他便前往应考。当年这所师范学校是广西培训师资的最高学府,录取学生除免交学费外,还供给膳食、服装和书籍等,以鼓励学生学习。但这所学校每年仅招收新生一班,名额50人。因此每逢考期,莘莘学子成千上万齐聚邕城应试,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是难被以录取的。而钟毅应考,一举名列第三,被誉为“扶南才子”。 1918年夏,钟毅仰慕上海、广州是文明的都会,学术先进,毅然离开了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前往羊城,本拟投考有名气的高等学校,因学历有限,未能如愿。这时,他听说在南京任国会议员的同乡梁培先生(那隆村人)住在广州,并知道父亲曾与梁培同是清光绪三十年同科秀才,喜出望外,便登门拜访,请梁培举荐。梁培素重乡谊,且系故人之子,便欣然答允,介绍他到广东造币厂任小职员。他一边工作,一边伺机投考学校。不久,广东省韶关讲武堂招生,钟毅即往应试,由于他成绩优异,为该校李仙根(云南人)校长所器重。在校受训两年后,这时正是军阀割据混战、斗争角逐,时局动荡的时刻。 1920年广东军阀陈炯明由福建挥军南下,将旧桂系盘踞广东的势力逐出广东,旧桂系军阀陆荣廷原主持开办讲武堂,今既败北,就把该堂迁往海南岛,草草办完学生结业手续后,便宣告结束。可这批结业学生不为陈炯明所录用,只好各奔前程。 1921年春,钟毅取道钦廉回到故乡长沙村,郁郁不得志,在自己的书房门口贴上“蛰园”二字,还写了一幅对联自勉: “矢志澄中原闻鸡起舞; 雄心造时势匹马纵横。” 室内题诗一首: “男儿仗剑出乡关, 不斩楼兰誓不还。 太息中原长板荡, 要将只手挽河山。” 诗言志,他在诗中表达了自己以天下为己任的雄心壮志。在家乡居期间,他不甘心赋闲,平时不但关心群众生产、生活,而且教育群众改革不良风俗,如反对包办婚姻和少女嫁后不落夫家等等。与此同时,他还开办了男女成人夜校,除提高群众文化水平外,还启发群众的爱国思想。当时社会上匪风甚盛,为了保障村庄安全,他又倡导全村筑墙设闸防御匪患,并亲自编练壮丁,安排放哨守夜。 1921年秋,他由友人介绍到桂系军总司令刘震寰部任中尉副官。次年刘氏失败,林俊廷任桂军总司令,钟毅转到林部任上尉参谋。同年冬受混成旅旅长陆云高委任为第二统领,先回乡招募新兵,后编练成军,即奉命开赴贵县(今贵港市)归还建制。当他带领队伍刚到南宁时,忽然接到陆云高已被李宗仁“定桂军”击溃的消息,他觉得陆云高不能投靠,便将队伍带回家乡,宣布解散。钟毅再度居家半耕半读,更广泛地与社会实际接触,其住房另改名为“留芳馆”。 1924年1月,在共产国际代表的帮助下,孙中山先生在广州举行了国民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决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接受共产党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主张,大会标志着国共合作和革命阶级联合的统一战线的正式建立。钟毅当时已倾向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一心走革命道路。这年,李宗仁、黄绍竑攻取广西省会——南宁,李、黄部队多是朝气蓬勃的青年军官,士气旺盛,阵容焕然一新。韶关讲武堂毕业生李明瑞,已在黄绍竑部任上校团长,过去曾与钟毅交谊甚笃,即函邀钟出来相助,钟毅应邀受任为上尉连长,旋即开赴柳州、桂林。扫荡陆荣廷、谭浩明残部的战事结束后,钟以战功晋升少校营长。当时,广西由于连年兵灾,元气大伤,生产凋敝,匪风甚炽,省府乃派钟毅率部进驻龙州,负责肃清匪患,安抚民生。钟抵龙州后,分别召开城乡民众大会,谆谆告诫大家要团结合作,守望相助,生聚安业;少数误走歧途的人,只要改邪归正,重务正业,既往不咎,后来又颁布了有关法令。由于他贯彻得力,不久匪患平息,社会渐趋稳定。 1926年7月,国共两党合作后誓师北伐,两广同时发兵参与北伐战争,广西编成北伐第七军,李宗仁任军长,钟毅编入战斗序列。不到半年,北伐军势如破竹,攻克了长沙、武汉,继而东下,增援江西方面友军,夹攻北方军阀孙传芳部。第七军在长江南岸安马回岭之役,迫使敌军溃退,赢得了北伐史上著名的“德安大捷”。广西第七军被誉为“钢军”,钟毅由营长晋升为第七军第二旅第三团上校团长。 1927年,北伐革命军攻克金陵(南京)后,蒋介石叛变革命,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第一次国共两党合作分裂,新桂系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加强军队的建设,钟毅在李宗仁部转任上校参谋。 1933年,李宗仁派钟毅任梧州第四高中上校军训大队长,随后又调任广西大学军训主任。1934年秋,钟毅考进国民党陆军大学特二期受训。 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钟毅积极拥护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团结抗日。翌年8月中国人民全面抗战开始。广西成立第三十一军,钟毅派任一三八师四一四旅少将旅长,11月北上抗日,防守津浦路段。 1938年春,固守明光、凤阳的第三十一军遭日寇袭击,四一四旅首当其冲,激战数日,因装备悬殊,无法抵御敌人优势火力,奉命转进淮河沿岸。在撤退中,钟毅目击沿途民众四散逃难,感慨万千,即赋诗两首以明志: “半夜班师天地昏,中原到处哭声闻; 料应卷土又重来,一战唤回故乡魂。” “四境纷传撤退忙,倭夷横海渡长江; 临淮关上思歼敌,剑气升腾月满窗。” 1938年夏,台儿庄战役胜利结束,部队转进鄂东,保卫武汉。10月,部队开到浠水,钟毅晋升为一七三师中将师长。武汉放弃后,一七三师退守襄樊地区,保卫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所在地老河口。 1939年,日寇疯狂进犯鄂北,由鄂北公路沿随县、枣阳疾进,一七三师奉命固守该地区,设阵地与敌人鏖战,在唐县镇尚书店往返冲杀,日寇伤亡惨重,溃退武汉。这次战役,由于钟毅指挥得力,并能身先士卒,战役结束后,曾荣获军事委员会颁予陆海空军甲等奖状,一七三师到樊城的张家湾休整。 当年12月,钟毅奉命冬季出击,扫安陆、钟祥日寇据点,任务完成后,回师环潭,途经平林店。传闻平林店是汉武中兴之地,钟毅即登观览,不胜感慨,希望早日荡平日寇,还我河山,以“平林怀古”为题,赋诗如下: “汉家火德未全衰,崛起平林旷代才; 观斗山前将星合,朝王庙上霸图开。 千秋帝业留陈迹,万里风云动壮怀; 满眼乾坤纷忧日,登日我亦戎衣来。” 部队回到环潭,师部驻乔家寨,各团分别防守随、枣沿线。1940年4月间,日寇再次进犯鄂北第五战区防线,集中六七个师团兵力,配备大量装甲车、大炮,并以空军配合,发动第二次随县、枣阳战役,妄图打击第五战区抗日武装力量。当时由第十一集团军黄琪翔指挥的第八十四军所辖一七三师(师长钟毅)、一七四师(师长张光玮)和一八九师(师长凌压西),固守随县、枣阳正面,由于敌我悬殊,张、凌两师奉命向豫南撤退,一七三师负责掩护,钟毅指挥将士与敌周旋,抄袭敌军交通,艰苦奋战。 5月6日,日寇联合兵种在唐县一线集结,向一七三师猛扑,一七三师孤军无援,损失惨重,钟毅只好率领剩下将士,且战且退。5月8日晨,到达河南边境苍苔镇唐白河东岸时,复遭敌寇大部队四面包围。此时,钟毅身边只剩手枪排卫士数人,犹反复与日寇肉搏几小时,最后弹尽援绝,全师伤亡殆尽。 钟毅右胸中弹重伤,当他生命垂危之际,即将作战资料、信件、日记本及印章等物包裹好,埋在附近芦苇丛中,然后仰天长啸,高喊:“中华民族奋起呀!抗日必胜,建国必成!”终于杀身成仁,尽忠殉国。钟毅率一七三师与日军滕田师团血战7天7夜,身负重伤,在敌众我寡,弹尽援绝的情况下,为不受敌俘,举枪饮弹,壮烈牺牲,时为1940年5月9日下午3时,时年40岁。 钟毅牺牲后,国民政府在唐河县杨虎镇设有“钟毅纪念中学”;西湾设有其衣冠冢,上竖“钟毅将军殉国处纪念碑”,李宗仁题词:“钟毅将军为国捐躯”。1941年2月,由国民政府重新易棺固封,运抵桂林,葬于桂林尧山之阳抗战阵亡将士公墓,国民政府和各地军政府机关为他举行了公祭,白崇禧宣读祭文。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领导人朱德、王稼祥、谭政、肖劲光、王若飞等出席了大会。同年,国民政府还在钟毅将军的家乡——扶南县长沙村建办“天任中学”,在超山建造“天任亭”,以示永久纪念。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