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唐史正误:藩镇≠割据

波澜不兴 收藏 33 3051
导读:可能是因为大家太自豪于大唐盛世曾经的辉煌,痛惜安史之乱后的衰落,盛世的不再,所以对安史之乱后的唐朝历史,往往都不愿多读。对安史之乱后的一百数十年,人们时常简单的用“藩镇割据”四个字来概括,似乎安史之乱之后,唐朝朝廷就全面失去对首都周边之外的地方的控制,分崩离析,名存实亡,变成一个“东周”了。而“藩镇”,也俨然成了“割据”的代名词。可历史果真如此吗?唐朝的所有藩镇都割据吗?唐朝对各个藩镇都无控制力吗?若有,唐朝对各个藩镇的控制力有多深,体现在什么方面呢? 要说这些有关藩镇问题,就不能不简单提一下藩镇的起

可能是因为大家太自豪于大唐盛世曾经的辉煌,痛惜安史之乱后的衰落,盛世的不再,所以对安史之乱后的唐朝历史,往往都不愿多读。对安史之乱后的一百数十年,人们时常简单的用“藩镇割据”四个字来概括,似乎安史之乱之后,唐朝朝廷就全面失去对首都周边之外的地方的控制,分崩离析,名存实亡,变成一个“东周”了。而“藩镇”,也俨然成了“割据”的代名词。可历史果真如此吗?唐朝的所有藩镇都割据吗?唐朝对各个藩镇都无控制力吗?若有,唐朝对各个藩镇的控制力有多深,体现在什么方面呢?


要说这些有关藩镇问题,就不能不简单提一下藩镇的起源和发展。唐朝睿宗朝为了应付边境军事问题,设置了节度使一职,总领某边地的军事。但是安史之乱前,这些节度使都在边地,且除个别的例子,并不兼任道的采访使(行政监督)一职。


安史之乱爆发后,为了平叛,唐朝借助同为边军的朔方军等军事力量,同时于中原和其他地方遍置节度使、都团练使、都防御使等军职,并往往兼道的观察使(废采访使设的行政监督职务),允许他们自筹人员、兵马、钱粮,以对抗、防御叛军。战争的集中一地力量的需要,不得不集中当地的军政财大权。因为受西方吐蕃、回纥等战争的牵制,以及朝廷的权利斗争,平叛不彻底,朝廷被迫接受安史叛军的投降,并封其官职留驻河北,留下了河北问题的祸根。为了防御河北再次反叛,内外平衡,中原新置的藩镇就无法撤销,否则又将如安禄山南下之初一样,各地无力抵抗。同时因为西北、西南与吐蕃、回纥、南诏的战争不断,故而西北西南的藩镇必须保留。此外还有裁兵沦为盗匪、激发兵变的现实难题。这样几乎整个唐朝,除了首都附近的直隶地区,就都由藩镇统治。据粗略统计,唐代的藩镇一共近50个,也就是近50个道。


可是,唐朝地方上事实上形成了“藩镇——道”这一级政权,是否代表唐朝的地方都脱离唐朝统治了呢?


到这里,我们就说到正题了,藩镇就等于割据吗?藩镇都“割据”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就打几个比方吧,“老板”就等于“黑心”吗?“官员”就等于“贪污”吗?我想这根本无需多说,大家都明白。有黑心的老板,也有不黑心的;有贪污的官员,也有不贪污的。所以单说“藩镇”,它本身只是一级权力较集中的地方政府,是看不出是割据还是不割据的。因为只有不听朝廷号令,形同独立王国的藩镇,才是割据的;反之,就不是割据,尽管他也叫藩镇,尽管在这个藩镇内,其长官也是拥有军政大权的。举一个近现代的例子,民国时山西的阎老西军政大权一把抓,你可以说山西是割据势力,因为他不听中央的,中央基本管不了他什么;民国时薛岳任贵州省主席的时候,也是军政大权在握,你能说贵州当时是割据势力吗?显然不是,因为薛岳听中央的,要服从中央的调遣,和山西是不一样的。算不算割据势力,根本上讲,不在于其长官是否同时拥有军政大权,而看其与中央的关系,看他受中央的控制程度。(当然从实践上说,军政大权在握,容易造成脱离中央控制的割据,唐末藩镇全面割据就源于此,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那我们就必须来看看,唐代的那近50个藩镇,在自安史之乱到黄巢起义之前的这一百一十年间,分别都是怎样的情形呢?(黄巢起义之后唐朝就真完了。)


其实唐代的杜牧,在他的《战论》一文中就已经把唐代的藩镇分成了“四支”,也就是四个类型,后世学者一般也沿袭该说,我们就按照这种分法来说一说。

一, 河朔割据型,典型如魏博、成德、卢龙等藩镇。

二, 中原防御型,如宣武、武宁、忠武、河阳、义成、河东等军镇。

三, 边疆防御型,也就是西北和西南,如凤翔、邠宁、西川等。

四, 东南财源型,即浙东、浙西、江西、湖南、福建等地。


关于一,也就是河朔方面的藩镇,稍微了解历史的都清楚,他们本就是投降的叛军,其节度使绝大部分是本镇自立的,军事上蓄养重兵抗拒中央,户口也不上报,财赋更不上缴,也就是还打着唐朝的旗子,走走过场让朝廷追认个委任状之类的。唐朝廷多次平叛,也未取得多少实质成果,河朔的藩镇是割据势力无疑。


二,中原防御型的藩镇,前面略述的时候已经说过了,他们的设立是为了防御、平定叛军,之所以继续保留,依然是这个原因。安史之乱后唐朝的几次平叛(大历时讨伐魏博,建中时讨伐淮西李希烈,元和时讨伐淮西吴元济,等等),多征调该地的各藩镇军队以讨叛。虽然该地的藩镇也多不上缴财政(以本地财赋养兵防叛),但该地藩镇处在汴、徐、泗、宿一代,是东西南北交通要冲,控制长安漕运,《资治通鉴》卷225称,“东南纲运输上都者皆由此道”。朝廷财赋的运输动脉的安全,实赖其功。尽管其地也偶有将帅违命甚至兵变的情形发生,但总体来讲,中原的藩镇们,基本是服从朝廷的,算不得割据藩镇。


三、四就更不用多讲了。西北的藩镇为贫瘠之地,财政仰仗朝廷。其地虽有兵变,多与军饷、债帅有关。而东南的藩镇,往往多儒帅,且军队少(不过中原一镇的几分之一),关键是安史之乱后唐朝廷的财政来源地。东南藩镇若真“割据”了,唐朝就没法活了。《全唐文》称,“天下藩镇,东南最宁”。


看了四个类型就知道,在唐朝的100多年间(黄巢之前),近50个藩镇中,真正的割据藩镇,只有河朔数镇。唐宪宗平定叛镇之后,就只剩河北三镇了。除了河朔数镇,绝大多数藩镇都是非割据藩镇。我们不能因为其他藩镇偶有兵变、反叛事件的发生,就以偏概全的认为唐朝他们也都是割据藩镇。


后三者,东南藩镇,从财政上支持朝廷;边疆藩镇,保证了唐朝不亡于外敌;中原诸镇,遏制了河北割据藩镇。他们构成了一个既密切联系又相互制约的微妙关系,使唐朝的统治又较安稳地维持了一百多年。


我们还可再从人事制度来说说唐朝朝廷对藩镇的控制情况。


首先,唐朝有一个令人诟病的制度,就是宦官监军的制度。而这一制度是在所有藩镇都实行的,每个藩镇都设有监军使院,哪怕是河朔的藩镇。河朔之外的藩镇中,这个宦官监军使是和藩帅分庭抗礼的,甚至很跋扈,藩帅和他们作对往往是没有多少好下场的,历史记载很多。即便是在河朔藩镇,虽然监军使不能有多大权力,但行使着朝廷代表的作用,是朝廷存在的政治象征,藩帅一般也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即使是反叛的时候。所以说虽然我们诟病宦官监军制度,但是在事实上,这却是中央控制藩镇的制度和手段,对于唐朝长期控制大多数藩镇,起到了很多正面的作用,不能一概否认。监军使院的全面设置,体现了唐朝中央对藩镇的控制。


其次,唐代的“藩镇——道”内的职官有两个体系。一个是州县体系,一个是使府的幕府职官。前一个州县官员都是由朝廷任命的。最近《百家讲坛》康震教授讲韩愈时,也讲到朝廷贬官韩愈为潮州刺史,这就是州官由朝廷任命的体现。就是在河朔割据型政权,也有从中央调入或从本镇调出的。州县官员的任命权,直接反映了中央对藩镇的控制。即使是长官自辟的使府幕职,也是要中央认可的,与汉朝的完全自辟和明清的师爷不同。


三,就要说对藩帅本人的任命权了,这个更能体现唐朝中央对藩镇的控制权。总的来说,藩镇的大多数藩帅都是朝廷任命的(只有河朔数镇是属于承认既成事实型的),尤其是东南型藩镇,其藩帅任期都很短的,平均一任也就3年左右,可以看出他们完全由唐朝朝廷随意调遣任免。

在这补充一个常识,藩镇或者说道的最高长官,也即藩帅,其实是指“观察使”。因为并不是每个藩镇长官都有节度使的头衔的,也有的藩镇最高军事头衔是都团练使、都防御使、经略使的。打个比方来说,每个省的最高行政长官都叫“省长”,但该省长兼任的军职不一定是“兵团司令”,也可能是兼任“军长”;唐代每个道的最高行政长官都是“观察使”,但该观察使兼任的军职不一定是节度使,也可能是都防御使。


通过对史实的了解,我们可以知道,唐代的藩镇在黄巢之前,大多数是非割据的,“藩镇”一词本身并不意味“割据”。看藩镇是否割据,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尽管唐朝藩镇的权力相对很大(本文就不多讲这些方面了),但是其中依然存在着中央的控制。唐朝对藩镇的控制,是比我们以前想象的要大一些的,唐朝并不是“东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