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虎门:经济名镇成了污染重镇

广东虎门:经济名镇成了污染重镇



广东虎门:经济名镇成了污染重镇



——虎门镇70万人产生的生活垃圾,未经任何处理,全部推放到一座目前高达近百米的“垃圾山”


——裹挟大量垃圾、重金属污水的东引运河从虎门直排珠江,成为珠江入海口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






一处因林则徐销烟御敌而闻名的英雄之地,一座以经济繁荣位列全国财税收入乡镇榜首的商业名城——历史名镇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从1998年到2009年的十年,成就了其广东四大经济名镇的地位,然而城市发展所产生的废气、废水、废物不断增加,也造就了一个高度污染的南方小镇。


虎门有座“垃圾山”


对东莞市虎门镇远丰村的村民阿霞来说,能给儿子乐乐一个没有臭气的下午近乎奢侈。两岁半的孩子指着家门口那座花花绿绿的“山”,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垃圾山,臭。


“我们六点多起来 ,一闻到垃圾味就把门窗关上,晚上不敢在院子里吃饭,要端到房子里去吃。”阿霞的家在远丰村垃圾山脚下,直线距离800米。


“垃圾山”,是位于虎门镇大岭山林场“夹沟”山区的虎门镇垃圾填埋场,1993年8月启动,15年来累计填埋垃圾约400万吨。


2009年9月,记者乘车来到虎门镇怀德社区下辖远丰村的“垃圾山”,村民们告诉记者,这里本来是两山之间的一个洼地,然而记者从山脚下看到的,是和两边的山峰一样高的“垃圾山”。


“天都没有那么高。”


一位姓谢的远丰村村民这样描述家门口的“垃圾山”。


山脚下,有黑色的污水从花花绿绿的山上流下来,流进两旁的农田里。从半山腰向上看,道路两旁的垃圾堆成两个小山头,高达30米左右,侧面都可以看到破布、玻璃碎片、塑料包装袋等固体生活垃圾物,一层层堆到山顶。


在垃圾山顶,记者看到:“山顶”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一面靠山,其他三面开放,周围没有任何遮拦,来往的垃圾运输车压出一条通道,走在这条通道上,脚下踩的是榨菜包装袋、碎布条、方便面盒子、矿泉水瓶子、牙膏皮、西瓜皮、碎纸片……


山上有大约四五十名拾荒人在拿着扫帚、背篓等工具装垃圾。56岁的拾荒人钱力山告诉本报记者,好的时候,拾到的垃圾给回收站一天能卖200元。


因垃圾山而闻名,远丰村被当地人称为“垃圾村”。



广东虎门:经济名镇成了污染重镇



“垃圾村”又叫“癌症村”


远丰村的村民最怕雨后第二天刮西北风,那就意味着,一天都不敢出门了。一位姓韩的村民家就在垃圾山脚下。“一天有100辆运垃圾的车,把垃圾运到垃圾山上,很臭,睡觉都睡不好,关了门都能闻到。”


“垃圾山”每年都会因沼气自燃引起火灾,一位姓陈的村民给本报记者讲起2009年正月初三的那场火灾,“像原子弹爆炸,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烟雾团笼罩。”


受访村民有一半表示平时感觉鼻子发痒,喉咙里总是不舒服。村子里连续几年的高癌症发病率更是令村民恐慌。村民小廖的父亲廖树生2007年因肺癌病逝,这也是这个427人的小村子里近六年来第8个因癌症病逝的,同一年村民蔡友平因食道癌病逝,目前在化疗当中的还有一名食道癌和一名肠癌患者。


广州中山第一附属医院肝胆科主任汪谦告诉记者,中国肿瘤发病率的比例每年为每十万人中有两百人患病,而像远丰村这样一个400多人的村庄,近六年来就有11名癌症患者,按照每年的标准算,发病率基本上等同于每十万人中有五百人患病,高出全国标准近3倍。


2009年8月,随着一份“远丰村癌症患者名单”在报纸上曝光,远丰村又有了新的名字:“癌症村”。


村长邓志洪并不住在村里,村民们说,有了钱就搬离村子。


百万吨垃圾15年堆积


那么,这座位于大岭山林场的“垃圾山”是经过了怎样的长久堆积,才形成今天从沟底到山顶近百米的“高山”呢?虎门镇大岭山林场韩副场长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介绍了当时租地给虎门镇政府做垃圾填埋场的情形。


“1994年签了租地协议,我们是下属单位,当时虎门是农村,我们是虎门的‘西伯利亚’,最偏远的地方,我们把场地租给虎门镇,当时山沟很深,约定的垃圾堆放面积是80—90亩,他们负责协调处理好污染。”


韩副场长说,协议里协定了面积,没有协定高度,从1999年来林场上班到现在,他亲眼见证了垃圾山的不断壮大。从最初的5米高到后来的10米,伴随着每年都要发生的火灾,沼气自燃成了“垃圾山”潜伏的灾难隐患。


从1994年租用垃圾山作为虎门镇垃圾填埋场至今,整整15年过去了,虎门镇环保部门如何看待这15年来的垃圾填埋场治理状况呢?虎门镇环保局副局长王启光对本报记者作了这样的答复:


“2000年前接到过投诉,去看过一次,2000年后没接到投诉,现在垃圾场又不是我们管,我们只有督促他们搞好,那里没办法,没有出路,焚烧不成熟。”


记者从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委员会了解到,规范化的垃圾处理在技术上有四个方式:分类收集与回收利用、堆肥处理、焚烧处理、填埋处理。


其中,垃圾填埋处理是中国城市垃圾处理的一种主要方式。那么,在虎门镇这座堆积了全镇70万人产生的生活垃圾所在地,填埋工作是怎样的呢?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高级工程师任丽萍给本报记者这样描述虎门镇填埋场的填埋工作:


“填埋据我知道是从2007年开始,这种填埋场防护不了,只能是覆土,焚烧也会排出有毒气体,还有山上的水排下来,说到污水我们也去看了,从根部治理只能是覆土。”


在此前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任丽萍工程师在公开场合给出这样一个数字:“每十米垃圾覆盖一层土”。但本报记者在虎门镇采访的五天时间里,每天在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看到,近百辆垃圾运送车将一车车垃圾运到这里,没有见到一辆运沙土覆盖的车辆。


从外观看到“垃圾山”的横截面是一层层的生活垃圾,看不到土层覆盖的迹象,记者就填埋覆盖工作再度询问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王维刚。“一米覆盖一层。”他这样回答。


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副主任钟全舟给出了第三种答案:“差不多哪里平了我们就去填埋土,不定期。”


同样是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截然不同的三个答案。


由于虎门镇这座“垃圾山”除了填埋再没有任何处理措施,填埋是否到位至关重要。那么,作为监督部门的虎门镇环保局对于这一垃圾处理的填埋工作又知道多少呢?


虎门镇环保局副局长王启光又给出了第四种答案:“以前填埋我们要求虎门镇公用事业中心一星期填埋一次土,现在就没有,如果现在有就不会这样,现在确实是这样,没有覆盖。我们不是每天都检查他们。”


遥遥无期的20年规划治理


由于历史原因,最初的选址、设计等未按照卫生填埋场的要求进行,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填埋工作存在严重的环境问题。


2009年9月13日,负责生活垃圾治理的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给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虎门镇切实加强垃圾填埋场的整治改善居民生活环境》的资料。资料称:至2008年底,虎门镇垃圾填埋场(即前文提到的“垃圾山”)累计填埋垃圾约400万吨,现每天新增垃圾约800吨,该填埋一直采用具体推放的方式处理生活垃圾,场内没有设置填埋气和沥出液导排治理设施,未经治理的垃圾填埋场,对周边地区居民的生活环境及身心健康造成一定困扰。


2008年,虎门镇政府就垃圾填埋场用地与大岭山林场续签合约,合约新的名称是《垃圾场整改协议书》。


大岭山林场韩副场长表示,对于这份续约,他们很无奈:“那时候没有签高度,想不到这么高,2008年续约,到期我们也想过收回,但是收回怎么办呢?没有办法处理,我们给他提个条件就是整改,按照这个思路签协议的,协议签到2020年,期满之后把填埋的处理掉,2020年把原有垃圾处理完返还给我们。”


每年接待游客160万人次的大岭山林场里的森林公园,为了防止垃圾场引起的火灾影响到林场,在垃圾场周围增设了防火设备。


韩副场长告诉本报记者,1993年签约租地面积80—90亩,2008年的续约将租地面积扩展到10万平方米,将近160亩,是以前面积的两倍。虎门镇政府称,镇里为了处理垃圾山问题,拨款4000万元建设沼气发电厂,作为厂房用地。签约时间截至2020年,续约方镇政府表示将用19年时间完成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垃圾处理,包括填埋气、滤出液、固体废弃物的综合整治。


有关虎门镇垃圾填埋场的最新消息是,2009年11月,根据规划,虎门垃圾焚烧发电厂初步选址在虎门五马山,半径1公里范围内。虎门镇党委书记吴湛辉表示,虎门镇日产生活垃圾在1200吨左右,因此,今后,虎门目前的临时垃圾填埋场堆放的垃圾,包括远丰村背后的垃圾填埋场,将逐步通过焚烧来进行处理。



广东虎门:经济名镇成了污染重镇



虎门有条“黑龙江”


问题一:“黑龙江”的来历


在虎门镇镇中心,有一条内河穿城而过,这条河是黑色的,河里没有鱼虾等任何生物。虎门镇的市民每次走过河边都会加快脚步,因为河水泛出的阵阵臭味令人难以逗留,镇上的人叫它“黑龙江”。




记者从虎门镇水利所了解到,这条河是上世纪70年代开凿的,学名叫东引运河虎门段。东莞市70年代初人工开挖东引运河,全长103公里,流经19个镇,每天受纳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约188.8万吨,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东引运河虎门段河道长10200米,其中以运河北路段的污染最为严重。2009年9月11日,记者从东引运河水闸起,沿运河到卢屋和新湾高架桥下进行实地采访,一路走来看到河水都是乌黑色的,位于镇中心运河北路段的河水,一动不动,静静地躺在那里,浓黑如墨,但河水表面却异常光亮,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漂浮着一层油渍。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生活垃圾,两侧的河堤上,也堆了一些塑料袋等垃圾。


“11年前从我到这里就是这样,没有人来治理过,表面垃圾有人来弄,没办法,说是抽调工程很大,我们叫它臭水河。”在运河边上摆地摊的余先生,11年前从湖北来虎门,他告诉本报记者,自己的房子就租在这里,窗户下面就是这条“黑龙江”,所以不敢开窗户。


沿着运河,向下游走去。当走到虎门镇最出名的富民商业大厦这一段时,感觉到这里的运河水没有上游那么光亮,油污也少了很多,水面有些流动。河里还有一艘垃圾船,两名工人正忙着将河道上的垃圾打捞上来。跨过富民大厦段,当来到黄河服装城这一段时,运河水改善了很多,站在一座通行桥上,面向黄河服装城,左手侧的河水清澈很多,右手侧的河水则仍然保持着运河的黑。


市民赵女士的孩子就在位于北路河段的河边小学上学,一家人在这里住了8年了,她很替孩子的将来担忧:“下水管道、化粪池、公共厕所、出租房、餐厅、茶楼、酒店都排到这里,一直没有污水处理厂。”


问题二:“黑龙江”为何这么“黑”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段“黑龙江”——东引运河虎门镇段北路段的位置,就在分管水利的虎门镇水利所和负责镇上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的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门口,直线距离不过500米。


记者首先来到虎门镇水利所,一位姓钟的工作人员给本报记者讲述,虎门镇一共有70多个大型污水口,全部生活污水不加处理,通过这70多个下水管道直接流进东引运河虎门镇段。他进一步补充说,水利所只负责防洪、排涝的事情,污水处理应该找环保局或者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


“目前东引运河虎门段为五类水质,丧失了水功能,为重度污染。”东莞市环保局虎门分局杜元成忧心忡忡地告诉本报记者。


据杜元成介绍,东引运河虎门段在1997年之前还是可以饮用的,1997年后,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内河,造成水污染,这么多年,沿线没有建成一家正常运行的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目前河水存在严重的生态污染问题,每天有20万吨生活污水直接排入内河。


除了生活污水,工业污水的排放也相当可观。据东莞市环保局虎门分局副局长王启光介绍,虎门面积不过100多平方公里,却有50多万外来人口,加上本地居民,共有70多万人。按每天每人5公斤的生活污水量计算,70多万人口每天排出的生活污水至少在3500吨以上。


另外,记者在《东莞市虎门镇环境规划》(2007)的一份限期整改14家企业统计表中看到,仅东莞乐迪卡游戏机制造有限公司每天的工业废水排放量就达到70吨,而东莞冠越玩具有限公司的生活污水排放量则高达每天882吨。


全长102公里的东引运河,流经了14个镇之后,承载着14个镇的污水从下游涌入虎门镇,最终,裹挟大量垃圾、生活污水、重金属污水的东引运河从虎门直排进珠江口,成为珠江入海口最严重的污染源之一。


问题三:谁在治理“黑龙江”


早在2003年即有消息:虎门镇规划两个日处理污水能力共20万吨的污水处理厂将于2004年初逐步动工,同时要求千人以上企业和医疗单位必须自建污水处理系统。


6年过去了,污水处理厂还是没有建起来。


2009年9月11日,针对东引运河虎门段污水治理情况,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给本报记者一份书面答复。文中称虎门镇即将在东引运河沿线两岸建设污水管网工程,用于运河两岸生活污水进行截流收集并运送到污水处理厂进行净化处理,方案在设计阶段。事实是,虎门镇的污水处理厂还在设计阶段,对于目前每天都会产生的20万吨注入河中的污水没有任何治理措施。


“我们每天有30个环卫工人对内河表面垃圾进行处理。”虎门镇公用事业中心主任王维刚这样回答目前治理的现状。


虎门的一笔经济账


和虎门镇缓慢的污染治理步伐形成对比的是,在虎门镇,每家每户的垃圾处理费和污水处理费的收取却十分及时。


“每月每户13元,已经收取了近百万元。”虎门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人秘组一位姓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费用是按照镇里统一要求收取的。然而,这项在大多数地方对农村免收的费用,在虎门镇,甚至像远丰村这样饱受垃圾污染之苦的“垃圾村”也不能幸免。


“村里代缴了全村的垃圾处理费。”在远丰村负责城管工作的小廖告诉本报记者。


与远丰村相邻的陈村,书记陈光辉介绍,陈村每天的垃圾大概是7吨,每吨100多元处理费,每天的垃圾处理费就要缴1000多元。


与垃圾处理费一样需要虎门镇市民承担的还有污水处理费。在东莞市虎门港自来水公司,市民陈卓华正在缴纳当月的水费,记者看到在水费单子上有一笔“污水处理费”,0.70元/吨,按照实际用水量90%比例收取。


虎门港自来水公司一位姓卢的办公室主任告诉本报记者,虎门镇从2005年开始全面收取污水处理费,每年自来水用水量统计为8000万吨左右,污水处理费按照90%收取,约为7200万吨,按每吨0.70元统计下来的污水处理费约为5000万元/年。除了2005年是按照0.50元/吨收取,粗略统计下来,仅污水处理费一项总计将近两亿元。


卢主任表示,污水处理费用的收缴是为全面推进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可是直到记者采访的2009年9月,筹建了近四年的宁洲和海岛两个污水处理厂才进入首期调试运行阶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