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乡下 外传 一、刘青闯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


胡子老师妙趣横生地引导小朋友把《古诗两首》读通后,就让小朋友练习背诵这两首古诗。

胡子老师的话语一落地,小朋友大都咿咿呀呀背诵起来,只有刘青心不在焉。心不在焉的刘青饶有趣味地望着神情专注背诗的同桌萧燕。他觉得萧燕红艳的嘴巴像两片刚刚开放的海棠花瓣,柔软的小舌头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子,牙齿漂亮得像一颗颗闪闪发光的珍珠。眼睛呢,眼睛黑白分明,晶莹闪烁,漂亮极了,精神极了,也好玩极了。那一刻,刘青心中一个怪怪的念头蛾儿一般飞出。于是,呱唧,把一颗巧克力豆扔进萧燕嘴里。

未等萧燕尝出巧克力豆是什么味儿,那颗巧克力豆就落进萧燕的肚内。萧燕很是反感;但她没有报告老师,只用明亮的眼睛狠狠剜了刘青一下,继续背诵:

黄四娘家花满蹊,

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

自在娇莺恰恰啼。

刘青恶作剧的兴趣正浓,对萧燕的不满根本没当回事儿,又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巧克力豆,准确地扔进萧燕的口里。不料,那颗巧克力豆卡在萧燕的喉咙里了。萧燕发不出声音来,呼吸急促,如花的脸蛋儿顿时变成紫绒球。萧燕紫着脸,用力咳嗽几下,才把那颗巧克力豆咳出来。

刘青见到萧燕那个形景,乐得嘿嘿直笑。

这时,胡子老师走过来了。教室里细微变化和响动,都逃不过胡子老师那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刘青的恶作剧,一开始胡子老师就发现了。他没及时制止,是想让刘青自觉终止错误的行动;但刘青根本没那种自觉性,直到胡子老师走近,拿眼睛咄咄望他一阵儿,他才将小嘴一咕嘟,不动了。

下了课,萧燕拧转腰身,波光粼粼的眸子里射出的目光,织成一张薄而密的网,罩在刘青小脸上。

洋洋自得的刘青觉得脸上有些刺痒有些寒冷。可这些刺痒寒冷怎么也抑不住他的骄横:“怎么?我的巧克力甜死人,不好好谢我呀!”

萧燕压根儿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红梅含雪的小嘴巴嘎巴甩出一个小小的惊雷:“上课扰乱别人,你得做检讨!”

“我给你巧克力吃,还要我检讨?真是奇了怪了!”

萧燕说:“你必须检讨!”

刘青小胸脯一挺,能抵倒一座山说:“检讨?检讨你个头呀!”刘青嚷着红了眼,红了眼就不是他了,突然发力,一低头撞向萧燕。

萧燕要是躲闪也能躲闪得过的;可她的身后是一张桌子,要是刘青撞上去,就危险了。萧燕没有躲闪,萧燕被刘青猛地一撞,身子一仰,脑袋撞在桌子角上。

萧燕脑袋流血,失去知觉。

转瞬之间,事情发生了,就万分危机了。

胡子老师跑上前,抱住萧燕连连呼唤。

萧燕像风吹折的花枝,耷拉着脑袋不吱声。

胡子老师急忙将萧燕送进医院,医生护士忙活好半天,才将萧燕救醒。

萧燕跟外公外婆住在城里。萧燕的妈妈李颖在姊妹崮村小学教书。萧燕的外公找到胡子老师,气呼呼地说:“孩子伤得这么严重,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诉诸法律。”

胡子老师说:“要诉诸法律?有些小题大做,小孩子玩着闹,稍稍有一点儿过火,互相谅解就行了。再说,在这件事上萧燕也有些操之过急。她是班长呀,事情到这一步,就应该有个高姿……。”胡子老师的话在静静的办公室里,水一样哗哗啦啦流进萧燕外公的心里,冲洗着他的五脏六腑,冲洗得萧燕外公慢慢冷静下来。

萧燕外公刚刚离去,刘青爸又晃晃地来找胡子老师。

胡子老师努力牵动嘴角,拽出一些笑,说:“刘老板,请坐。”

刘青爸笑得肚皮勃勃直跳哒说:“好好。”说着,吱吱呀呀坐定。

胡子老师亮亮的目光在刘青爸跌荡起伏的脸上停留片刻,心里微波细浪地一动:“刘老板莅临我校,相必已听说刘青闯祸了。”

刘青爸把茶水喝得山呼海啸,将大腮帮子抖得噼啪作响说:“刚刚听说,你看这事闹的,老师,听说他们要诉诸法律,咳,没有办法,诉诸法律就诉诸法律吧,我奉陪到底!”

胡子老师原想刘青爸来,会虚心和他商议怎么妥善解决萧燕受伤的事情;没想到他充起大爷来了。于是,胡子老师眼帘子哗啦向下一拉:“你奉陪到底,能让刘青认识错误吗?刘青骄横不忌,将人伤得那么重,人家说些过头话,可以理解。你应虚心地主动地让刘青去给人家赔礼道歉,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态度。我们要一齐努力,让刘青知错改错,使他尽快懂得与人为善,团结友爱。”

刘青爸眯瞪着眼,想了一阵儿,一跺脚说:“什么与人为善,团结友爱?我听了脑袋都大,反正你不害孩子,这事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第二天,刘青爸按照胡子老师的意见,领刘青去了医院。

胡子老师已在那里等候,见刘青父子推门进来,脸上显出了不期而遇的惊讶,对刘青爸说:“哎呀,刘老板,您怎么来了?孩子出了事,本不想劳动您的,看看,到底还是把您给惊动了!来来。”胡子老师忙给萧燕外公介绍刘青爸。

刘青爸见了萧燕外公脸上就现出了笑;但一向在人前趾高气扬的他给人赔笑,那笑就不自然了。他那样的脸膛,有了那样不自然的笑,模样很是难看。

萧燕外公见刘青爸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脸一下冷寒起来。

胡子老师一见,着急了,想,弄不好,我的努力要泡汤。他的卧蚕眉咣当一跳,急忙拽一下萧燕外公的衣角,用热切的期待溶解着他的冷寒。然后,亲切地将他向前推了一下;同时不失时机地给刘青爸丢了一下眼色。

刘青爸见了,急忙调整感情,胖大的脸上就有了真诚的笑容。他真诚笑着又一次握住萧燕外公的手说:“我的孩子把萧燕伤得这么重,真是对不起。”

萧燕外公见刘青爸的脸色好看了许多,手也被他热热握住,又真诚地向他赔不是,还带来了那么多钱和物,脸上的冷寒便淡了下去:“客气啥,我们的孩子也有些操之过急呢。再说,伤势也不很重,住两天就可以出院。”

真个是木不凿不透,理不说不明,两个大人很快达成谅解。

刘青不行。尽管临来时,老爸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向萧燕赔礼道歉;可他却像木橛一样立着,扛着脑袋,把谁也没放在眼里。

刘青爸对儿子的这种行为看不过:“畜牲,还不向萧燕道歉!”

刘青仍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凭什么?”

尽管这样,萧燕冲着刘青还是笑了。她笑的样子很美:笑时,腮帮好像被胭脂染了,整齐的牙齿珍珠一样闪光焕彩,酒窝也旋动得春光无限。她的笑就是一股徐徐吹动的春风。在场的人大都成了绿叶红花的树,被萧燕笑出的春风,吹荡得枝摇叶动,笑逐颜开,还飘出淡淡花香。

可萧燕的笑就是没有感动刘青。刘青冷着脸,不低头,不吱声,仍木橛一样地立着。

萧燕却春风荡漾地笑着:“坐呀,给你一颗巧克力!”

刘青还是木橛一样立着不动。

刘青爸见刘青不向萧燕道歉,觉得丢脸了,大腮帮子一紫,一大耳刮子就扇在刘青的脸上:“鳖犊子,哑巴啦?”

刘青脸上开了花,将一口血水吐在老爸脸上:“你们都欺负我,我讨厌你们!”刘青又蹦又跳地哭着跑出医院。

刘青爸跳起来,浑身的肉也都跟着跳舞唱歌,大嘴茬子一咧说:“要宽容呀,与人为善呀,要团结友爱呀,给我回来!”

萧燕外公见状,不无感慨地说:“看看,你养的孩子,有个人样没有?”

刘青爸听了,尴尬得大脸成了一块紫石坨,双手卡腰,山呼海啸地喘着气说:“您放心,我回家一定将他捋成面条儿,让他乖乖地向您赔礼道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