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十三节汽配公司

wanglong6410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12月底,王林派人到北重找荣飞。来人自称是王总的秘书,请荣飞跟他去一趟。荣飞说自己有课呢。自称是秘书的来人笑着说,王总预料到你会这样说,他提醒你,他可是你的老师。没办法,荣飞只好钻进老式的上海轿车,到位于北重南面五公里的汽配厂。 “你怎么叫王总,他不是副厂长吗?”荣飞问接他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12月底,王林派人到北重找荣飞。来人自称是王总的秘书,请荣飞跟他去一趟。荣飞说自己有课呢。自称是秘书的来人笑着说,王总预料到你会这样说,他提醒你,他可是你的老师。没办法,荣飞只好钻进老式的上海轿车,到位于北重南面五公里的汽配厂。

“你怎么叫王总,他不是副厂长吗?”荣飞问接他的人。

“孤陋寡闻了不是?汽配厂11月就改名北阳汽车配件公司了。”

“没有有限二字?”

“什么意思?”

“估计是换汤不换药吧。公司就比厂子好听吗?”荣飞哂道,“怎么想起改名了呢?”

“王总等你呢。”秘书不理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的荣飞。汽配厂距北重很近,同属西城区,不过一南一北。上车后感觉还没坐稳就到了。

秘书将荣飞领进一栋灰色的二层小楼,上了木质的残破的楼梯,走到挂着总经理的牌子前,敲响了房门。

王林双脚架在一张硕大的办公桌上,正在喷云吐雾。桌上凌乱的堆积着各种文件报表,就像电影里即将撤退的国民党残军。

“荷,这是怎么了?准备撤退吗?”荣飞哂道。

“你小子终于来了。”王林抽回腿,坐好,“随便坐吧。”

这间办公室好大,足有五十平,只摆了一张办公桌一组沙发和一个木制文件柜,显得比较空旷,荣飞注意到地板全是木制的,擦得很干净,不过由于时间的缘故原来的红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有犄角旮旯里还留着原来的枣红色。

“恭喜院长大人,当上一把手的感觉不错吧。”已经很久了,荣飞在王林面前总免不了嬉皮笑脸。

“正经点,我可是找你谈正事。”王林板住脸,“这边遇到点麻烦,你先听我说。”

北阳市及省里极为重视的汽车配件厂自去年12月奠基,至84年11月,批复建设的基础设施只完成了60%,五六栋新建的厂房矗立在寒风里,预计明年秋正式投产的计划绝对泡汤了。

国庆后,市委专门召集会议听取汽配厂班子的工作汇报。按照市委书记胡友荣的感觉,筹建汽配厂并不是难事,下划的2200万基建资金在汽配厂班子成立后就到位了嘛。为什么进展如此缓慢?为此批评了主抓该项工程的程恪及汽配厂的原一把手井永清。井永清原是市委办公厅副秘书长,去年担任了筹备中的汽车配件厂党委书记兼厂长。

王林实际是汽配厂的主要负责人。井永清虽然担任了汽配厂的一把手,但市委的职务并没有免去。他是胡友荣书记的大管家,市委特别是胡书记的琐碎杂事大部分经他的手处理,因此,面对市委书记的批评,井永清低着头不吭气,但心里泰然自若。领导们的责问必须有人来回答,等胡友荣发完了火,井永清先检讨了自己没做好工作,然后对王林说,“你把厂子的问题向领导们汇报一下。”

王林掏出笔记本刚要说,被程恪打断,“看什么笔记本嘛。就那么点事,还不在脑子里装着?”

王林只好合上本子靠记忆汇报,他罗列了五个方面的问题:1、资金预算严重不足;2、基建工程未能按进度完成;3、技术人员缺乏;4、设备合同签订晚,预计到货时间滞后;5,现有人员素质低,不能适应将要生产的产品。

胡友荣是抓大事的,记得当时的预算会是参加了的,“怎么会不够呢?这可是从省长盘子里硬挤出来的。”对于财政格外紧张的G省,2200万不是个小数目。

“规划确定,要形成20万套桑塔纳配件的能力,我们测算,要达到这个规划,预算资金再翻上一番都不够。现在主要的问题不是厂房,而是设备和技术储备问题。”王林大着胆子说。

当时的风气追求大而全不是北阳一市,二十万套的能力建设显然有些操之过急了。但这个数字是胡友荣确定的,与会的领导谁也没有吭气。程恪严峻的目光扫过王林,王林读出了程恪书记目光中的责备。很多时候,面对失误,下级最好的选择不是解释和推脱,而是默默的承受。

“王林同志讲的五条,其中第一条请领导组认真研究。其余的都是配件厂自身的问题,要谁给你们解决?”程恪训斥道,“关于预算问题我是有责任的,关键是时间紧迫,上海方面的整车马上就下线了,对方和我们是签了供货协议的。中央对此事也是关注的。上海方面对我们的进展表示严重的不满,搞不好要耽误国产化的进度的。”程恪必须争取到资金的支持,其余问题他认为通过自身的努力可以解决。

这次会议在胡友荣的提议下调整了汽配厂的领导层。井永清被召回了市委。胡友荣提议让王林担任改名后的总经理。胡书记讲了一段话,大致意思是,中央领导在某次谈话中强调了按经济规律办事的问题。企业与政府毕竟不同,井永清同志熟悉市委机关的工作,但不等于熟悉企业的工作,而且,这是北阳改革开放以来比较大的项目,技术含量高,情况复杂,还是请专家来搞好一些。上面还有领导组嘛,还有程恪同志嘛。胡友荣的决定基本就是市委的决定了,程恪也不好反对,他内心是希望王林来挂帅的。那次会议还将汽配厂改名为汽车配件公司,提议是董维辰副市长提出的,上海那边都是公司,我们是个厂,好像不对等似的。这项提议得到了一致拥护,于是汽配厂改叫北阳市汽车配件公司,换汤不换药。仍是国有独资的性质,内部运行基本按照政府机关的模式。

“今天请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别晃脑袋,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你。”王林在得到一次晋升后并未有任何的喜悦,内忧外患交织在一起,感到自己上了贼船。如果没有荣飞的那个催化转化器,就没有今天与上海的合作项目,也没有这个汽配公司,更不会有这个总经理了。

“呵呵,王院长一定在腹诽,不,这话不准确。院长大人根本用不着腹诽,碍于自己的风度,努力忍着没有骂出来。对不对?”荣飞笑嘻嘻地说。

“我还没那么浅薄。而且也不要为自己脸上贴金。我表扬你是爱才,你自吹自擂就是品德问题了。决策者在这儿,”他指指自己头顶。

“那你找我来干什么?你是知道的,我因为崇拜你,所以当了老师,干那行都可以耍滑,唯有这教师一行嘛------”

“猪鼻子插葱,装什么相嘛。你是老师?”王林哼了一声,“我叫你来给我出出主意,你将我骗到这儿,你却躲在中学哄人家小女孩子,哼哼,今天你不给我表现好一些,你就别想走。”

“王院长遇到什么麻烦?等等,让我踩踩猜猜。既然你做了总经理,那就是说明原任调离了。为什么调离了,有二种情况,一是由于成绩斐然得到了提升,二是因为没干好滚蛋了。看看你们的情况,显然是第二种。这样您就顺着势爬了上来------”

“什么叫爬上来?”王林觉着荣飞实在有超越年龄的成熟。

“官路崎岖,只能是爬。走上来?你走得上来吗?”荣飞接着说,“困难不外人财物三字,八成是钱不够,进度慢,人不精。不知对不对?”

“你小子,真是鬼精鬼精的。”于是将办公会的情况和他遇到的困难讲了一遍。

“容我想想。”荣飞沉思。

“我可没多少时间容你想。要不我找个旅馆关起你来?”

“不用不用。”荣飞抬头道,“你带我到现场走走吧。”

俩人穿行在由于天寒而停产的工地,荣飞不问只是看。一圈转回来,站在王林的小楼跟前,“王院长,听说从前的名士都是不修边幅的,像竹林七贤中的阮籍,可以裸体待客。但人家也真有本事。没本事而不修边幅的八成是乞丐。”说完他走了,也没有要车送他。

“你小子,什么时候给我?”

荣飞扭头伸出三根手指。

王林找来从前的同事现在的副手谭先河副总经理,他来汽配前是市轻工局副局长,“老谭,刚才有人批评我们环境太差。你下个通知,用两天时间整环境,一定不留死角。特别是卫生间,就按机场的标准搞。”谭先河也是老机关,对年轻他十几岁的王林本就不服气,但官大一级压死人,王林的话他不能公开反对。搞卫生反正有办公室张罗,自己不过是动动嘴。于是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别着急回去了,待会儿李德江要过来,一块儿吃顿饭吧。你又不是不认识他。”王林叫住了荣飞。

------

程恪在市委专题会后出趟差。心里惦记着汽配厂,一下飞机就跑到汽配公司,顿时眼前一亮,几个工人正在往办公楼门楼上挂标语,原来邋遢的院子整洁如新,走进楼道也是大变样了,程恪的心情顿时明朗起来,见到王林就表扬道,很好嘛,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烧的不错。但我找你不是来检查你卫生的,卫生再好产品也不会从扫帚中跑出来。

王林将打印好的一沓资料交给程恪,“程书记,这是我解决问题的初步设想。”程恪翻翻标题,眼睛一亮,这正是他需要的,“好,我带回去看,连夜看。”

“程书记,我有个请求,”

“你说。”

“请把谭副总调走吧。”迎着程恪的目光,王林夷然不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