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绩效工资的传说

luoqinyun 收藏 1 865

某师复姓独孤,名奇,字求偶,江西庐陵人氏。其于西元两千零九年在城郊偏僻处购房一间,赤字十余万,为速还房债,遂命糟妻远赴南方某地打工,迄今已逾数月。某师别妻日久,思妻之情日炽,体内荷尔蒙日积日增,夜夜腿间胀痒难耐,怎奈无以为泄,遂于忍无可忍无可奈何之时择一双休之日于县城一犄角旮旯处觅得一小美容院,趁左右无人之际飞身闪入。某师惊魂甫定,中心迷离,心潮起伏血脉喷张之时只见内中一四旬熟妇起身相迎,轻启朱唇,巧笑麻人,嘤嘤问曰:“客官所需何种服务,小姐俱在内室,待我为汝一一唤出,任君挑拣。”某师初进青楼,加之内心慌乱,早已六神无主,遂颔首低语云:“汝休要多言,但为我唤一善解人意之女,慰我片刻即可也。”


老鸨心下欢喜,转身向内室轻声软语唤曰:“客人到,芙蓉姑娘往四号房先行静候!”遂招手谓某师曰:“客官请随我来!”某师双腿发软如踏云而随,在一幽暗阁楼中早有一女轻声唤道:“客官请进!”某师心下发虚,语无伦次,只询“价金几何?”云尔。那妓知其乃风月菜鸟,遂有意诳他曰:“两百!”某师大感意外,遂叫苦不迭曰:“吾等书匠,月薪不过千余。汝等休闲之事,优游之际,云雨之间,毫不费力,张腿即来,瞬息之间即赚百金,何其贵也!”


妓正色曰:“时下物价飞涨,迫近春运,此常价也。况吾等牺牲色相为尔等色郎贴心服务,称心快意,略无风险,岂可以价论哉!吾昨日于电视中闻说尔等教师早已实行绩效工资,月薪大增,岂止千余,休得诓我等弱女子也!”


某师苦笑一声,随即忿忿曰:“休提那绩效工资,气杀我也,此官僚之障眼法也!”妓笑问曰:“新闻所说,岂可有诈?”某师愠曰:“红头之文件下发一年有余,怎奈春风难度玉门关也!”妓复笑曰:“吾不瞒公,幸逢今日之开放盛世,复赖尔等饥渴之丈夫频繁莅临,吾等月薪早逾数千也。”某师叹曰:“出力不赚钱,赚钱不出力,此真言也,吾方信也。想吾糟妻南方打工月薪难过两千,尚需双手如飞,夜夜加班至子夜时分!此何等世道也!罢了,罢了,吾去也,百无一用是书生,羞煞我也!”


某师落荒而走,妓掩面大笑曰:“钱乃身外之物,汝何等小器之人,岂能混迹于大丈夫之林哉?君不闻道中大官巨款,为觅意中红颜动辄斥资累万,金屋藏娇,竟至二奶三奶N奶不厌也!”某师踯躅于大街,对妓女之言玩味良久,灵感顿生,曰:“绩效工资何妨美其名曰妓笑公资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