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8 七夕游董园(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林间空地一溜摆开十几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各式果品。众人纷纷落座,然而这一回面对晶莹剔透、香味四溢的果品,却没有人再动了。

喝果酒、吃点心,品水果、听戏文,眨眼工夫一个时辰过去。

李泰心情毛躁惦着字号的事情,他第一个站起身对身边的王廷相说:“王大掌柜,我得先走一步。”

“干什么?”

“柜上有些难缠事。”

“世风不好,如今谁家也一样。”大掌柜以肉锤抵住李泰的腰眼,“今日我们谁都不准离开!”

李泰听从大掌柜劝导,重新坐下了。

其实心里毛躁的何止李泰一个人,就心境而言,大掌柜和在场的所有的通司商会的掌柜们也都一样,大家的心理压力都很大。眼下归化城内的坐商和零售商似乎还没有感到太大的压力,由于俄商直接进入中国内地采买百货、设栈建厂,恰克图商埠的生意一落千丈,许多通司商号纷纷从恰克图撤庄后退,有的甚至宣布倒闭了。应邀到董园来游园、品果、听戏的通司商号的掌柜们来的不足四成,就算是来的人心里也都像怀着兔子一样忧心忡忡。实话讲他们说也好吃也好闹也罢,其实都是强颜欢笑。

果品茶点之后紧接着就摆上了宴席,客人们都没有挪窝,席面是八碟八碗,八个冷碟四荤四素先端上来,席面上立刻热闹起来了,猜拳行令、推杯换盏,说话间一阵疾骤的鼓锣响过之后演员出场了。登场的演员金甲玉带,头戴鸡翎,脚蹬高靴,手持一杆长戟——是英俊的武生吕布出场了。戏种当然是山西梆子了,董国玺像陀螺似的旋转着,挨着桌子陪客人。当他来到贾晋仁身边的时候,贾晋仁把自己想起的一件事说给了他。

“董掌柜,你这果园摘果的数量能有多少?俺说的是那些此地没有的新鲜品种。”

“这个,”贾晋仁问得突然,董国玺一时摸不准他在想什么,所以回答就迟了些,“大概在二三万斤之间吧。贾掌柜什么意思?”

“我是想把你这园子包了。”

“你把我的园子包了去,我做什么?”

“董掌柜误会了,”贾晋仁笑着解释,“我的意思是说我要包你园子里摘下的果子。园子当然还是你自己料理了。我们大盛魁没有懂园艺的。”

董国玺说:“既然这样,那么就借贾掌柜一步,咱们到一个清净的地方说话。”

贾晋仁随着董国玺来到戏台旁边的一间房子里,这里是看园人和董国玺平日里修整园子时候临时休息的一个地方,房间不大,室内设备也很简陋,只有一盘顺山炕,炕上铺着蝙蝠图案的栽绒毯子,炕上依墙放着带洋镜的炕柜,一个整整齐齐的被垛。陈设很简单但是很整洁,地上是水缸和一些修剪得很整齐的果树枝。董国玺随手拿起一个枝子,说:“贾掌柜别看这些枝子不打眼,却也是来之不易呢,是我托朋友刚刚从湖南郴州带回来的荔枝树。”

董国玺把贾晋阳让上炕,朝外喊了一声:“董四……沏一壶茶来,要今年的新上市的黄山毛尖。”

“不要那么多礼节了,”贾晋阳挪着身子把腿盘起来好使自己坐得舒服一点,说,“咱们说事吧。我的意思你这园子里的果子既然都是稀罕的品种……”

“这没问题,贾掌柜你放心,不然我怎么能当作礼物往二府衙门、大盛魁的城柜里送呢。”

“其实我大盛魁每到节令也要给官府将军们和同行送些果品,都是专门派人从外地采买回来的,既劳时又费力。现在眼前就有你这个董园出产新奇的品种,我何必舍近求远呢。也怪我孤陋寡闻。”

“哪里哪里,”董国玺说,“不是你贾掌柜没有听说,实在是我这园子太小,也就是今年才敢张罗一下,请市面上的大人物来尝尝鲜,这园里的石榴、草莓、梨、深县蜜桃都是今年初次挂果的。”

“那就说我来得正好了?”

“是哩,俗话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若是去年贾掌柜来我这儿,石榴树上的果都还是些杏大的酸果呢。”

“好吧,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不管石榴、深县桃,只要是咱这归化市面上没有的我大盛魁全包了,你一个不要让它上市。全都给我仔细挑选,分一二三等贴上‘魁’字标签——到时候我会打发人把标签给你送过来。按一二三等装箱。”

“送到大盛魁城柜吗?”

“送城柜干什么,这么好的东西是要当作礼品送人的。”贾晋仁说,“我会打发人送一个单子给你,到时候你按单子把果品送到指定地方上就是了。”

“这没问题,贾掌柜说到哪我做到哪就是了。”董国玺说,“到时候我保证赶在节令上把最新鲜的深县桃、石榴送到府上让您的朋友们尝鲜。”

“‘尝鲜’这两字最要紧,刚才我不是说了嘛,过去我们千里迢迢从外地买回来的水果等运回来的时候就没几个新鲜的了,尽管办事的人一路上小心翼翼日夜兼程,也还是难以达到尝鲜的目的。”

董国玺说:“贾掌柜说得对,既然我这园子里能结得果子,何必舍近求远劳时费神。我国玺在这里只听您一句话,把事情办妥就是了。能为大盛魁做事情我董国玺脸上连同我这个花园都跟着光彩呢。”

“关于果品的价码数量到年终的时候我统一打给你。”

“其余的事情都好办,贾掌柜你尽管放心,一切我都会按照您的吩咐办好的。”

董国玺的话还没有落地,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喊:“贾掌柜!贾掌柜……”

那喊他的声音无意中透出万分的焦急,贾掌柜走出房间,一眼认出来人正是大盛魁商号城柜内的一个小伙计。小伙计把贾掌柜往旁边拉拉,将嘴巴凑到他的耳朵边说道:“贾掌柜,出事了。”

“慌什么。慢慢说。”

“三元成的掌柜吞烟自杀了!”

贾晋阳立刻脸色大变,问:“三元成哪个掌柜?”

“咳!还说哪个掌柜呢,不是一个,是三个全都寻了短见!”

贾掌柜盯了小伙计一句:“这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三元成的孟掌柜让我来报告的!”

贾晋仁定睛看着报信的小伙计,认定不是玩笑,转身一路小跑向大掌柜那里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