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2节:初战丰岛

平山大侠 收藏 0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2节:初战丰岛


1894年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丰岛海战揭开了战幕。丰岛海战是在中日两国并未宣战的情况下,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首先蓄意挑起的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海战,并因此引发了大清国与日本国的全面战争,史称甲午中日战争。 ——平山大侠


7月23日傍晚,日本联合舰队象一群灰色的蝙蝠倾巢出动。看着战舰一艘接着一艘鱼贯地驰出佐世保军港,桦山站在座舰“西京丸” 的舰桥上,不由心情格外激动:“终于要开始了!”他喃喃自语道。眺望着在落日余晖掩映下的旭日旗,别样的血红,他又心潮澎湃,遂下令:“信号旗,‘发扬帝国海军荣誉’ !”

海面上随风隐隐传来时断时继的歌声“越过大海……尸体复盖着海面,翻过高山……尸体填满沟壑……帝国军人……高举旭日旗……”

7月24日傍晚,日本联合舰队绕过朝鲜半岛的西南端,抵达里山岛时,伊东再次召开会议,对第一游击队司令坪井航三少将下令道: “你率吉野、浪速、秋津洲3舰继续前进,赶赴牙山以南群山浦待命伏击,伺机行动。我马上再与石川君联系,情况若有变化,我立即率大队来接应你们。”

济远舰与广乙舰联袂驶入牙山湾,小小的丰岛便耸立在眼前。方伯谦心情有些紧张,他知道丰岛虽然只是朝鲜牙山湾外群岛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岛屿,但是它却地处牙山湾的要冲,岛北面水比较深,可以航行巨轮,是进出牙山湾的必经之路,现在济远与广乙2舰,正是由这条航道向西,驰返祖国。

倘若日本联合舰队在此地设伏,那他方伯谦真正是曹操误入华容道,打、打不嬴!躲、躲不了!跑、跑不掉!那才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掉!听天由命吧……”

船钟敲响七下,清晨7点正,总算平安驰出了牙山湾航道。

方伯谦举起望远镜四处观察,海上风平浪静,能见度很好,未发现任何异常。方伯谦心情有些好转,下令以巡航速度前进,同时命令准备进食早餐。

方伯谦心里说:“日本联合舰队的指挥官,战略战术并不高明。要是换了我,就在这里守株待兔,任你有再多的大舰巨炮,在这狭长的航道里,也施展不开,要么沉舰自毁,要么打白旗全体投降,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方伯谦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头顶上了望桶里了望哨大声报告:“群山浦方向,发现军舰煤烟3条,国籍不明。”

方伯谦看了一下时间,是7点10分,心下思忖道:“在这个时间,已方不可能有军舰或商轮在这一带海域活动,难道是……”

他焦燥地大骂:“看清楚了再报!”

同时下令军舰全速前进,他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尽早返回基地。

7点20分,了望哨再次报告:“3艘日舰,高速向我速来!是吉野、浪速、秋津洲!”

“乞地拉!越怕鬼,就越撞见鬼!战斗警报!”

顿时,凄厉的警笛拉响了。

济远舰刚驶进大海没多久,就遭遇到早已在牙山以南群山浦,埋伏了2天的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3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为特征的军舰的截击与围攻。

中日海军第一战由此爆发。由于海战发生在丰岛附近海面,所以海战史上称之为“丰岛海战”。

7时20分,在同一时间里,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的了望哨也发现了济远和广乙2舰。第一游击队司令坪井航三少将立即下达战斗命令:“集中火力,打击济远!”

从日本间谍送来的情报中,坪井早就十分清楚: “广乙”舰为钢胁钢壳鱼雷快船,是福州船政局所造第30艘舰,于1888年1月2日开工,1889年8月28日下水。长71.63米、宽8.23米、吃水3.96米、排水量1000吨。动力为1座圆式燃煤锅炉、2座康邦省煤卧式2汽缸蒸汽机,马力1200、航速16.5节、编制110人,管带为守备衔。主要武器:克虏伯120mm炮3门,炮位共有11门,舰龄5年。

“广乙、广丙”同属广东水师,即南洋舰队。1894年5月,清廷第二次校阅水师,广东水师记名总兵余雄飞带“广甲、广乙、广丙”3舰往北洋会操。演习时“广东3舰沿途行驶操演船阵,整齐变化,雁行鱼贯,操纵自如”,“中靶亦在七成以上”。

会操结束后,朝鲜局势渐趋紧张,程璧光上书李鸿章,请求留北洋备战。李鸿章采纳此议,让余雄飞带“广甲”返回南洋,“广乙、广丙”2舰则留在北洋,后均调入北洋水师。

而济远舰为穹甲巡洋舰(穹面钢甲快船),由德国伏尔铿造船厂建造,1883年12月1日下水,是德国造船史上建造的第一艘穹甲巡洋舰。舰长71.93米、宽10.36米、吃水5.18米、排水量2300吨,正常载煤230吨,最大载煤300吨。动力为2座复合式蒸汽机,4座圆式燃煤锅炉,双轴推进,主机功率2800马力,航速15节。装甲甲板(穹甲)由25.4毫米钢质和50.8毫米铁质装甲层复合而成,可抵御大口径火炮的轰击,主炮露炮台装甲厚254毫米,炮罩及司令塔装甲厚38.1毫米,编制180-204人,按照《北洋海军章程》规定,该舰管带为副将衔。

济远舰的母型是英国“赫士本”号巡洋舰。主要武器有:双联装210毫米克虏伯前主炮1座,炮座为露炮台式,每门炮重13.5吨,35倍口径。克虏伯150毫米后主炮1门、47毫米哈乞开斯单管速射炮2门、37毫米哈乞开斯单管炮9门、金陵机器局造铜炮4门、炮位共有18门。15吋鱼雷发射管4具、舰载鱼雷艇2艘(中甲、中乙)。舰龄11年。

坪井并末把小小的广乙放在眼里,济远才是他的强硬对手,这不仅是因为济远在北洋八大远中排名第四,而且更因为方伯谦是北洋众多舰长中的出类拔萃之辈,有实战经验,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因此,务必要集中力量先解决济远,回头再来收拾广乙。

1894年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丰岛海战揭开了战幕。丰岛海战是在中日两国并未宣战的情况下,由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首先蓄意挑起的一场严重不对等的海战,并因此引发了大清国与日本国的全面战争,史称甲午中日战争。

吉野舰首轮排炮的炮弹呼啸而至,在济远舰前后左右落水爆炸,激起一股一股的冲天水柱。

“全是近失弹,日本人的炮术也不怎么样。”

站在方伯谦身旁的右营都司、大副沈寿昌轻松地说。

“清和,你可别大意,经过修正后的第二轮、第三轮排炮马上就会到,况且还有浪速、秋津洲呢!”方伯谦紧锁着眉头道。

“日舰资料?”方伯谦问。

“吉野号,钢质巡洋舰,英国安氏造船厂建造。排水量4225吨,马力15967,航速22.5节,炮位24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85名,1892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不足3年。

浪速号,钢质巡洋舰,英国安氏造船厂建造。排水量3709吨,马力7604,航速19节,炮位24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52名,1886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8年。

秋津洲号,钢质巡洋舰,日本横须贺造船厂建造。排水量3192吨,马力8516,航速19节,炮位22门,鱼雷发射管4具,乘员314名,1892年12月20日下水,舰龄不足3年。”

“看看,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清和,这是一场严重的不对等的海战!如果单是从双方参战的军舰数量上看,我们北洋2舰对日舰3艘,似乎并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你再仔细分析一下,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实力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是何等的不均衡!

喏,在航速上,日舰较慢的秋津洲、浪速也比我们快3至4节以上,而吉野更要快上7节!

再看火力,我们2舰共有炮位29门,而3艘日舰共有炮位70门,光是速射炮就有20门以上,可是济远舰还在使用金陵机器局自造的铜炮!

在舰龄上广乙舰龄5年、济远舰龄11年。而浪速号舰龄是8年,比广乙舰多3年,但是吉野、秋津洲舰龄都不足3年!”

“是啊!益堂,局势对我们很不利呀!我们该怎么办?”

方伯谦没有回答,而是大声下令:“发炮还击!”

7时52分,济远舰发炮还击。

“清和,你来司舱,务必保持全速!”

沈寿昌答应一声,接过舵盘,下达舵令。济远舰的主机发出阵阵颤抖地声响,开足马力向西疾走。

7时55分,秋津洲的炮火向济远舰打来; 7时56分,浪速也开始轰击济远舰。

方伯谦又命令中军左营守备、枪炮二副柯建章:“集中火力,打击吉野!”

方伯谦明白:吉野既是旗舰、航速快、火力猛,只有阻止住它的攻势,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在济远猛烈炮火的阻拦射击下,吉野被迫减速,进行之字型运动躲避炮火。

“广乙怎么样?”方伯谦大声问。

“广乙向秋津洲发起了攻击!”管旗头目刘鹘大声报告。

方伯谦转身向后,举起望远镜看去,只见广乙全速向秋津洲冲击,前主炮冲着秋津洲尾部连连发炮。

“打中了!”刘鹘兴奋地大叫。

从望远镜中可以看到秋津洲尾部升腾起烟火,官兵们乱哄哄地正在紧急灭火。

“命令,广乙速速脱离战场!”方伯谦喊道。

“益堂,你这是?”沈寿昌不解地问。

“唉呀!清和,敌强我弱,不可恋战!。我们尽量与日舰纠缠,让林国详率广乙火速返回报信,广乙的航速比济远快些。”

广乙舰上大副温朝仪对舰长林国详说: “方大人令我们脱离战场。”

林国详抓起望远镜仔细一看,济远舰信号桅杆上确实升起了令广乙脱离战场的旗号。他又观察了一下战场形势,见3艘日舰仍然采取先打济远的战术,紧追着济远,距离在迅速缩短。

林国详沉思片刻,对身旁的温朝仪和二副冯荣学说: “方大人是想以济远纠缠住日舰,让广乙火速返回报信,因为广乙的航速比济远快些,但是日舰3艘围攻,济远坚持不了多久。况且返回报信,远水救不得近火。你们说,怎么办!”

冯荣学说: “林大人,广乙和济远一道护航,就是一个整体,天塌地陷,有难同当!怎么能撇下济远,单独脱离战场呢?!”

“对”,温朝仪也说“我们从南洋调入北洋不久,不能丢了南洋舰队弟兄们的脸面,誓与济远共存亡!”

“说得好!”林国详满意地点点头下达命令:“开足马力,全速攻击秋津洲!”

济远舰上,从天津水师学堂毕业后,在舰上实习的黄承勋报告:“方大人,广乙与秋津洲缠斗在一起,无法脱离战场!”

方伯谦举起望远镜看去,果然,广乙紧咬着秋津洲毫不放松,秋津洲在广乙的威逼之下,左右机动,妄图摆脱困境,可是任它使尽浑身招数,在海面上四处乱窜,就是逃脱不掉。一时间,秋津洲拿它毫无办法,境况十分狼狈!吉野舰上坪井见状,令浪速飞速驰援。顿时,济远的压力大为减轻。但是吉野仍是紧追不舍。

方伯谦对沈寿昌喊道: “转舵。”

济远掉头,向着吉野冲过来。

坪井见状大惊: “方的,要干什么?!”

“不好!济远要发射鱼雷!”

在坪井身旁的吉野舰长河原要一大佐惊呼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