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万历东征战记(一)

阿修罗之剑 收藏 5 1652
导读:万历年间的这场平壤战役源于倭奴权臣丰臣秀吉的野心。16世纪后半期,倭奴还是大名割据的战国时代,丰臣秀吉是尾张(今爱知县)大名织田信长的手下,原来叫羽柴秀吉。织田信长死后,丰臣成了这一股势力的顶梁柱,逐步征服盘踞关东的德川家康等部。1585年迫使朝廷授予他“关白”(参与一切政务的重要官员,皇帝的辅佐大臣)之职,1586年天皇赐姓其“丰臣”。至1590年前后倭奴完成统一,丰臣成了倭奴的实际统治者。   但小小岛国不能让丰臣满足。在出任“关白”后,他经常在书简中署名“てんか”,这个词的一个含意就是“天下”

万历年间的这场平壤战役源于倭奴权臣丰臣秀吉的野心。16世纪后半期,倭奴还是大名割据的战国时代丰臣秀吉是尾张(今爱知县)大名织田信长的手下,原来叫羽柴秀吉。织田信长死后,丰臣成了这一股势力的顶梁柱,逐步征服盘踞关东的德川家康等部。1585年迫使朝廷授予他“关白”(参与一切政务的重要官员,皇帝的辅佐大臣)之职,1586年天皇赐姓其“丰臣”。至1590年前后倭奴完成统一,丰臣成了倭奴的实际统治者。


但小小岛国不能让丰臣满足。在出任“关白”后,他经常在书简中署名“てんか”,这个词的一个含意就是“天下”,可见他的野心了。1590年冬天,他公开致信朝鲜国王,宣称要“长驱直入大明国”,威逼朝鲜臣服,企图“假道入明”,进攻中国。万历二十年(1592年)4月13日,丰臣秀吉派小西行长、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等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征朝鲜,在釜山登陆后迅速向北进攻。朝鲜李氏王朝已经二百多年没有战争了,陆上战备早已松弛,倭军如入无人之境,两个月就占领了京城(汉城)、开城、平壤三大城市。朝鲜国王吓得从京城逃到义州,没办法,只好向明朝求援。


开战第一阶段:第一次平壤攻防战


明军:7000余人


主将:祖承训


副将:史儒、戴朝弃、王守官


倭军:主力为第1军 2万5千余人(号称3万,倭军中最精锐的部队)


主帅:小西行长(军团长)



副将:大村纯忠、远藤有次郎、如藤安等


战役结果:明军失利,伤亡近5000余人,倭军伤亡不到1000人。


明军阵亡将领:史儒、戴朝弃


战役分析: 明军进到平壤附近,道路不熟又遇见夏季暴雨,史儒部和戴朝弃部先后进入了倭军埋伏,史儒和戴朝弃力战牺牲,所率本部全军覆灭,祖承训率领3000骑兵一路急进乘倭军不备,快速急进攻入了平壤城,随即陷入巷战,辽东铁骑很难施展身手,骑兵和火统的威力无法发挥出来,被倭军火绳枪手连番伏击,结果3000骑兵大多数阵亡,只有祖承训等寥寥几人逃回,余部在祖承训率领下一天之内退过大定江,然后全部撤回国内。


此战失利之后,天庭大怒,遂派来了,悍将李如松前往参战!


第二次平壤攻防战:


明军:4万余人


主将:李如松


副将:杨元


偏将:吴惟忠,查大受,祖承训等


倭军:第一军团2万余人(号称3万)


军团长:小西行长


偏副将:大村纯忠,远藤又次郎,如藤安等


结果:明军大胜,毙伤俘倭军1万余人,而明军伤亡仅仅是不到800人


倭军阵亡将领:后藤加义


公元1593年1月7日,东征大军兵临平壤城下。盘踞平壤的是倭将小西行长指挥的侵朝倭军第一军团。次日拂晓,明军发起总攻,上百门火炮猛轰平壤城头,火焰蔽空,震天动地,把守城倭军炸的人仰马翻,惨不忍睹,连小西行长的将旗都被炸飞,随后明军炮火开始延伸,轰击平壤城内各要点。第一轮炮火准备之后,明军各攻城部队呐喊着踏过结成坚冰的护城河扑向城下,喊杀声犹如天塌地裂,枪林弹雨中数百架攻城梯架上城头,一时间明军士卒密如蚁聚,争相攀登,平壤各门顿时陷入了激烈交战。平壤倭军虽伤亡惨重,但在小西行长的亲自督阵下仍然拼死抵抗,依托坚固高大的城池用弓箭火枪不断射击,同时把煤油浇下焚烧云梯,明军攻城部队伤亡迅速扩大,战场形势陷入白热化状态。


临近午时,明军经过激烈的战斗攻克城北制高点牡丹峰,全歼倭军2000余名,平壤城内倭军立时乱作一团。李如松当机立断,传令全军:午时之前攻不下平壤,前锋营将领一律斩首,攻下城池,先登城者赏银5000两,临阵怯战者杀无赦!


军令一下,士气高涨的明军将士无不以一当十,蜂拥向前,明军火铳营和虎蹲炮(发射霰弹的中型火炮)也推进到城下实施抵近射击。明史记载:“如松马毙于炮,易马驰,堕堑,跃而上,麾兵益进。将士无不一当百,遂克之”,其弟副将李如柏的头盔中弹,兄弟二人皆毫无惧色,指挥若定。可以说,作为全军主帅,李如松的镇定、果敢、勇猛给了明军将士巨大的精神鼓舞,是明军取得这场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正午时分,1000名化装成朝鲜军的浙兵利用倭军的麻痹轻敌攻上城南的芦门,砍倒了倭军军旗,插上了明军的旗帜,明军不断攀上城头,欢呼声响彻云天。一门失守,六门皆惊,城头守军的意志瞬时间崩溃了,纷纷弃城而逃,随后七星门也被明军大炮轰塌,明军骑兵如潮水般突入城内......


在普通门督战的小西行长目睹此景面色惨白,心知大势已去,长叹一声,下令残军退入城内的各土堡中死守,作最后的困兽之斗。


城内,残酷的战斗仍在继续。倭军残余主力约9000人龟缩在练光亭、七星、普通三座大土堡及周围的十几座小土堡里负隅顽抗。由于道路狭窄崎岖,明军的大炮推不上来,倭军火力很猛,进攻部队伤亡很大。李如松果断做出决定:停止攻击,采取围三阙一的战术,三面包围敌军,唯独留出南面的大道,诱使倭军突围,同时派出信使给小西行长送信,大意是倭军败局已定,为避免双方不必要的伤亡,只要倭军撤出平壤,明军将不予拦截。小西行长接到李如松的信后犹豫不决,但是战场形势迫使他别无选择,守也是死,突围也是死,不如拼死突围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天黑以后,倭军派出斥候警戒,见无明军拦截,各土堡内大队人马蜂拥而出,借夜色掩护向城南杀去!日军一路畅通无阻冲出城外,城南不远就是大同江,时值隆冬,十里宽的江面全部冰封,日军先头骑兵部队迅速通过,日军大队人马喜出望外,争先恐后的过江,一时间江面上布满了人群。


就在这时,令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早已隐蔽待命的明军火炮突然开火,雨点般的炮弹落入过江的倭军人群里,江面的冰层被明军重炮炸开无数条口子,倭军顿时乱作一团,加上马踏人踩,裂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继而大面积崩塌,成群的倭军掉进冰冷刺骨的江水中,连呼救都来不及就顺流冲到冰面下......侥幸逃上南岸的倭军惊魂未定,埋伏在南岸的明军骑兵部队已经等候多时了!惊骇万状的小西行长丢下大队人马,仅率轻骑部队一路狂奔,沿途被明军、朝鲜军、朝鲜义军连番追杀,最后总算在开城日军的接应下撤回黄海道。


据《倭奴战史》记载,平壤之役后,小西行长部减员11300余名,仅余6600人,减员近三分之二,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据《朝鲜史》记载,此战共歼灭倭军一万余人,烧杀溺毙无数,逃散者不及总数的十分之一。《万历三大征考》记载,平壤之战“斩获倭级一千五百有余,烧死六千有余,出城外落水淹死五千有余”。明军阵亡七百九十六人,伤一千四百九十二人。李如松凭此一战,威名远播明日朝三国,可以说平壤大捷超过其父李成梁在辽东任何一次战役,奠定了李如松在中国历史上一代名将的历史地位。


平壤战役的胜利意义绝不仅仅在于收复一座平壤城,也不是消灭10000多个倭奴鬼子那么简单。这场战役的胜利彻底打掉了侵朝倭军的嚣张气焰,大明帝国出兵的消息如同炸雷一般令整个朝鲜半岛的倭军闻风丧胆,平安道、江源道、黄海道、咸镜道、开城的倭奴驻军纷纷放弃城池争相南逃,一路狂奔全线后撤了400余里,全没有了“长驱直入大明国”的狂妄和胆色。丰臣秀吉妄图以朝鲜为跳板攻占大明继而建立其所谓“大东亚帝国”的迷梦,被明军的铁蹄和大炮撞击的粉碎!李如松率军入朝参战仅仅一个多月,便收复失地五百余里,朝鲜三都十八道已收复平壤、开城二都及黄海、平安、京畿、江源、咸境等五道。大军继续向南开进,兵锋直指王京——汉城。

明军胜利的原因:明军充分发挥了大炮的巨大优势,倭军在倭奴战国时期基本上没有见过大炮,他们的火器是以火枪为主,而明军的火器则以大炮为主,射程远,威力大,还有就是倭军将领和士兵缺乏躲避炮弹的经验,他们往往是死了一批又上去一批,成为了明军大炮的活靶子.

碧蹄馆大战:


明军:骑兵3千人(后又增加了2千人,一共是5千人)


主将:李如松


副将:李如柏,李如梅,查大受,祖承训,李有升等


倭军:第3军团和第6军团和第9军团共3万6千余人

倭军团长:黑田长政,小早川隆景,羽柴秀胜


副将:加藤光泰,久野重胜,小河信章,后藤基次,小野和泉,小野成幸,池边永晟,小川成重,安东幸贞等


结果:倭军失利,伤亡超过8000人,明军伤亡2500余人


日军平壤战败后,倭奴侵朝“前指”众将在退守之间展开了争论,在宿将小早川隆景的坚持下,决定全线收缩兵力退守王京,伺机与明军决战。 十七日,小西败军退至王京,十八日开城倭军退却,至王京集结。这时,京城倭军的数量超过了五万人,有资料认为达到了七万人,也有资料说是12万(12万的说法比较夸张,不太可信,一般认为倭军是5万到7万),而在朝鲜的明军总兵力约四万人,朝鲜正规军在日军侵略前号称约二十万人,但是在明军攻打平壤战役中只能出兵5000人相助,可见朝鲜军损失之严重。


李如松九日收复平壤,十九日先遣部队进至开城,二十四日李如松率大军进至开城。在开城,李如松召集了各路将领会议,研究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以游击将军钱士桢为首的稳健派认为,日军重兵集中于王京,敌众我寡,只可智取不可强攻,以副总兵查大受为首的激进派认为,平壤一战大获全胜,倭军必然胆寒,若不及时追击,敌人必定会放弃王京远遁。

由于各路将领意见不统一,朝鲜方面提供的情报又不确切,致使东征军无法明确下一步作战计划。于是李如松派出查大受、祖成训(祖大寿之父)等率3000明军向京城方向搜索前进,探勘沿途地形,以便于指定进攻京城的军事计划。


战役过程:


第一阶段——查大受军队在二十七日于高阳迎曙驿与倭军北上搜索部队加藤光泰部相遭遇,双方展开战斗,明军斩首600余级(《中日关系史》),倭军败退。查大受对战场形势产生误判,鼓勇直前,率领这支仅3000人的搜索部队直扑王京。


其实,加藤光泰败退后,立刻报告了王京[汉城]倭奴

大明万历东征战记(一)

军总部。倭奴大将小早川隆景认为这是明军总攻的前兆,于是按先前的计划,以宇喜多秀家率一部分军力守城,自己亲率主力部队20000人赶来进行会战。


当查大受发现时,想摆脱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退守碧蹄馆(距离京城五十华里),被倭军黑田长政、立花宗茂等部包围。应该说,查大受这支明军战斗力是极高的,被优势倭军重重包围达一天一夜居然能坚持下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极不容易的。


李如松因为与搜索部队失去联系,凭着战将的本能预感到不妙,于是亲率1000家将[私人卫队],1000明军跟进接应。二十六日进抵波州。


二十七日晨,命令副将杨元留军1000驻守马山馆(距离京城约九十华里),自己率领家族卫队驰向碧蹄馆。中途遇查大受部下方才知道查已经被倭军包围,李如松一面急驰碧蹄馆解救查大受,一面派人约杨元率军前来接应。


第二阶段——李如松部进入战场位置后,首先遇到倭军精锐部队立花宗茂部,双方展开激战,明军游击李有异阵亡,战斗中一名金盔倭奴武将(即明史所云金甲酋,金色头盔是立花宗茂特意为出征朝鲜的本部武将所打造。)破阵直入,直逼李如松,后被明将李如梅射死,可见当时战场惨烈。


查大受、祖成训部明军与李如松卫队汇合,展开突围作战,与此同时,小早川隆景指挥倭军各部夹击明军,欲围而歼之。


倭奴大将小早川秀包在激战中甚至一度落马,后在家臣们的掩护下才重新换马战斗,算是虚惊一场。


双方正僵持不下之时,杨元率1000名援兵及时杀到。由于明军以骑兵为主,行动迅速,突破能力很强,使得以步兵为主的倭军感到处境十分艰难。


在这种纷乱的战场情况下,小早川隆景摸不准增援明军的数量,误认为是主力部队(战后向丰臣秀吉汇报时声称打退了十万“明军铁骑”进攻),考虑到明军在此役中表现出了极强野战能力,可能还有后援,于是率倭军首先退出战场。


双方伤亡:


东征军经略宋应昌对此战评价为:“虽碧蹄之战我军亦有损伤,然事出仓促,如松率军奋勇血战,以寡击众,射死倭将,斩杀倭众,彼实败退。”


据倭奴《立花家传》记载,碧蹄一战,立花家臣小野成幸、十时连久、池边永晟、安东幸贞、小川成重和安东常久战死。黑田二十四将之一的久野重胜、毛利秀包部大将横山景义等人也在此役阵亡。


另据倭奴《武将列传》记载,碧蹄一战,毛利秀包部下桂五左卫门、内海鬼之丞、波罗间乡左卫门、伽罗间弥兵卫、手岛狼之助、汤浅新右卫门、吉田太左卫门等武将在此役战死。


此役双方大致损失人数:


倭军:按照倭奴人当时的说法,只承认自己伤亡百余人,而毙伤明军200余人,这个说法是靠不住的,因为按照倭军各个军团战后统计的伤亡简单累加,日军伤亡最保守估计两千四百人。这个数字是笔者查阅倭奴相关史料统计而来,不敢说完全正确,只是按资料中所说数字累加一下而已。根据倭方战将阵亡情况、采取的进攻战术及碧蹄馆战役持续时间来看,这个数字应该只多不少,按照倭奴富士见书房出版之野史《樱花记事》(p272~273)记载:“倭军在碧蹄馆之战后,倭军参战各部队总计补充新兵达6286人,所以估计倭军伤亡不会小于这个新兵数字,甚至可能在8000人以上。”8千人虽然是倭奴人自己说的,但是我个人估计这个数字肯定是夸大了的,个人认为倭军的伤亡应当在2400人到6286人之间(因为之所以补充新兵,不一定是按照伤亡多少就补充多少)。



明军:总伤亡应该在两千人左右。李如松卫队战死二百六十余人(《东征实纪》),查大受及杨元部损失不详,但查大受部被围一夜,损失应该偏重一些。日本人曾经吹嘘明军伤亡“过万”,这太夸张了,明军前后参战部队大致在5000人左右,伤亡“一万”?除非明军每名士兵都死两次!而且战后据朝鲜史记载,明军撤退回平壤附近的时候,经清点尚有3000余众,所以说明军伤亡2000左右应该是比较可靠的。


有一个头疼的问题: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碧蹄一役“损折天兵三百,杀倭亦三百。”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这场历经一天一夜的战役,参战数万人,交战双方居然只死了六百人就结束,有可能吗?


根据《中日关系史》所载,仅迎曙驿一战,倭军便阵亡六百余人。据倭奴《武家事记》相关记载,在倭军对查大受部明军围攻的第二阶段,末次元康部九百人几乎死伤殆尽。


综上所述,并参照“万历朝鲜战争经典之战:平壤战役”的战果考证,我们有理由认为,此段记载只是描述了碧蹄馆战役的一个片段,而非整个战役双方损失人数。


战役结束:


明军击退倭军后,并没有从碧蹄馆撤走,而是在主力部队开到后,继续攻击前进,直抵王京城下。而日军经过碧蹄馆一战后失去了与明军野外合战的勇气,闭关坚守不出,这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围城一方兵力为明军三万余人,而倭奴守军至少为五万人。


双方在王京城下对峙三天,因为天气恶劣,加之倭军背倚坚城,人数远超明军,在无法诱使敌人出城野战的情况下,明军主动撤军,战争进入了相持阶段。


结论:


现在有人一谈碧蹄馆战役,什么不说,先来一句“自从明军碧蹄馆战败之后”,并认为李如松“冒进”。


笔者要问一下,什么叫战败?什么叫冒进?难道李如松不去救援查大受,坐看3000明军被歼就是胜利吗?至于冒进,那是查大受与祖成训的事,李如松能够勇于轻骑前往将其救回,本身就证明了他作为主帅的责任感和对军事上的敏锐判断(当时明军主力与王京相距过远,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无法在短时间内催动大军及时赶往战场)。


还有的今人论文认为碧蹄馆一战明军“损失惨重”,请问这是根据什么数据来说明的?

自平壤合战之后,明军在劣势兵力下一直步步占先,先是碧蹄馆一战杀退倭军,其次将倭军主力围困在王京不敢出战,紧接着一把火烧了龙山仓,断了敌人...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