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兵 正文 第十五章(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21.html


次日,平鹤松在午休时又光临了一次侦探所。

“刘胜任用别人的身份证办了空账号,有三笔汇款,其中两笔是在海衲庆典之前,分别是十万跟二十万,庆典之后,又有一笔三十万的汇款。查不到汇款人的资料,但有五万的那笔钱你可能会有点兴趣,郁成欢,跟捐款给海衲的人是同一个。”

“需要付你钱吗?”

“钱?”代和平笑了,他确实很需要,相当的需要。张丽娟给的报酬相当丰厚,可他左手进右手出,除了她之外,他还真没有可讹钱的好客户,可张丽娟毕竟不是冤大头,她只是有钱,出手大方而已,除非……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件东西。

“电话窃听器?”

“只是其一,只要入了他办公室,少不得顺手牵羊。”

“你——”有些话少说为妙,平鹤松有些为难,“可能你不知道海衲的保安,我想需要跟你解释一下。”

代和平瞄了他一眼,说:“正有此意。”


平鹤松上了海衲大厦的顶层,不打招呼便进了罗素云的办公室。罗素云见他不请自来,略感诧异,平鹤松说明来意:迈思传媒有笔单子需要公关部的协助。

海衲集团旗下公司各有自己的公关部门,罗素云的公关部是独立而有特权的一个部门。养兵千日,公关部虽然大多时候碌碌无事,出马则必是紧要关头,所以罗素云的工作除了培训与陪路远超和窦沧浪出席一些社交活动的公关小姐外,大多时候是坐在办公室闲得发闷。养兵千日,用兵时都是唯恐人后奋勇争先,遇神杀神,佛挡灭佛。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倒好,鸡毛蒜皮的事就得动用我们,都你这样,十个公关部也忙不过来。”

她这样说着,却已拨出电话,叫罗茜到她办公室了。公关部是特权部门,迈思传媒也不是省油的灯,路远超的关照与许可便是通行证,迈思犹如强大护翼下衣食无忧的孩子。于是,两者倒有了些联盟的意思,与其它子公司拉开了距离。

罗茜很快就上来了,平鹤松简要地交代一下,便起身告辞。罗素云喊住他,问他是不是要亲自去谈生意,平鹤松说不是。“那就让罗茜自己去吧,你难得上来一趟,坐着,咱们聊聊。”

这正是平鹤松求之不得的,便心安理得地坐下。

“代和平最近在干什么?”罗素云问。

平鹤松的惊讶恰到好处,反问:“你认识他?”

罗素云嗯了一声,说:“不过希望你不要向别人提起我和他的相识。”

“知道。”平鹤松说,“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

罗素云又是嗯了一声。

平鹤松心下便猜到几分,说:“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忙些什么。”接着,把近来的情形和猜测作了些了删除、修改、增加,跟修改小说初稿一样,把内容改得基本符合罗素云的耳朵,最后说:“有件事我告诉你,你不能说出去,他近来在调查窦总。”

“我知道。”罗素云说,“我劝过他,这是自寻死路。”

“不至于吧,大不了婚姻破裂,窦总还没那么小的心胸吧。”平鹤松颇不以为然。

“什么?”

“窦总的老婆雇他调查*。”

罗素云听了,竟是发呆了。平鹤松也不追问,余光打量到窦沧浪匆匆路过,一脸不善,向外走去。罗素云发了会儿呆,终于发现自己的失态,颇为不好意思地笑笑。两人又坐一会儿,平鹤松像突然想起什么,说:“我得去找窦总一下。”

他不慌不忙,告诉窦沧浪的秘书,他有文件需要签。“窦总不在。”女秘书说,“你放我这吧,窦总回来了我交给他。”

“上次庆典时的报告窦总应该签过字了,我取回来。”

秘书并没有怀疑,她在打开抽屉,输入电子锁的密码,门应声而开。平鹤松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门边的摄像头,昂首进入办公室,女秘书紧跟而入。平鹤松把文件袋往桌上一放,在文件架上翻了起来,秘书马上说:“我来帮你找吧,文件名是什么?”

平鹤松抬眼盯着她:“窦总的文件你都一清二楚?”

“不是,可我……”她嚅嚅着,“我应该比你清楚一些。”

“窦总是不是所有事都会毫不保留地告诉你?”

“不是。”女秘书退缩了,窦沧浪确实不希望她知道太多事,而且她给他安排日程时,往往会有一些讳莫如深的场合与人物。这次庆典事件的反常与事后的诡异令很多人感到反常,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她有点感激平鹤松,他似乎是在提醒她做事的分寸。

“我自己找吧。”平鹤松说。

女秘书嗯了一声,退了出去。平鹤松立刻拿起座机,从兜里拿出小螺丝刀,刚刚拧了两圈,听到门外秦政的声音:“窦总出去了,怎么门还开着?”

秦政一出现,平鹤松就知道计划要泡汤了。他放下电话,在文件架上认真地翻起来。秦政过来,探身进来,平鹤松向他点头致意,又装模作样翻了几下,出了办公室,说:“那份文件我没找到,是不是你昨天送下来那份?我还没看。”

平鹤松向她眨眨眼,女秘书先是愕然,接着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道:“可能是我记错了,那份文件应该已经送下去了。”

“我下去看看,如果是,就给你电话,不用找了。”平鹤松说完,又问秦政,“秦主任,有空去我那坐一下吧。”

“好,有空就去。”

平鹤松说声好,走了,心里倒有些忐忑。他走后,秦政对女秘书必然会有一番问话,好在刚才并没留下什么破绽。他相信刚才反常的眨眼举动已给女秘书留下印象,如果她理解能力没问题,她就会把他当自己人——没有人对秦政有好感。但总归是个祸根,平鹤松想,如果窦沧浪问起,恐怕要出乱子,必须在他回来之前解除她的疑心。

妈的,代和平又给我添乱。他想。电梯门开时,他有主意了,只是不知窦沧浪什么时候回来。


此时的窦沧浪正坐在浑然渔人海鲜城的包房里,门窗紧闭。

昏暗的灯光下映射着圆桌,窦沧浪单踞一面,气定神闲,圆桌的另一端,坐着三个人,分列两边的三鹰中的两位,常福和韩逊,而正中身材清瘦面目冷峻者是后来的“四哥”,也是打昏代和平的人。他审视窦沧浪一会儿,道:“窦总单刀赴会,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了?”

“卓老四,别给我脸上贴金,我带人又怎样,哪能在你和三鹰的眼里。”窦沧浪向常福招招手,示意他拿一个烟灰缸过来。常福存心卖弄,伸指一弹,烟灰缸在光滑的桌面骨碌碌地滑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是窦沧浪夹烟的手边。

卓老四微微一笑,说:“我们今天好像不是为斗嘴而来的,拐弯抹角的就免了,仓哥要个答复,窦总既然大驾光临,老四洗耳恭听。”

“我过来是给足面子了。”窦沧浪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