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抢吃国人粪便中的大米

10月24日 新38师112团是陈鸣人上校率兵分三路开出那加山,开始了胡康河谷的序战。但是由于代理指挥官柏诺特错误的指挥三个营的兵力竟被平铺在整个胡康河谷谷口,拉开了南北一百多公里宽的战线,兵力明显不足,再加上在原始森林当中泥泞遍野,所以相互之间的照应也十分困难,一旦日军集中优势力量多数渗透,那么极有可能陷入灭顶之灾。师长孙立人立即修改了给112团3营的命令,该营不再渡河进入达罗而是攻占达罗北面的拉加苏高地,这个带有前瞻性的修改拯救了整个进攻计划,拉加苏高地即可钳制达罗又可避免背水作战,山高林密日军也不能形成包抄和侧击,除了正面仰攻日军无计可施。就在占领拉加苏的第二天,1943年11月2日日军的前锋也到达了,这样的情况让中方将士庆幸不已幸好占领了拉加苏,否则112团的第一只臂膀也许已经被切除了,经过一个晚上的激战3营连占日军两个阵地,日军被迫节节后退阵亡72人,9天以后日军卷土重来,加拉苏高地当面日军兵力达到一个多大队千余人,此次进攻历时6天日军再次损失惨重,而112团3营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不到10人的牺牲。此后三个月的时间里日军三个联队轮番进攻却始终没能占领拉加苏高地,一方面是中方的战斗力确实凶猛顽强,美军提供的空降补给也十分及时,另一方面日军第18师团的司令部包括它的补给部队辎重第12 联队都在胡康河谷另一端的孟关距离拉加苏七十公里,因为山道崎岖实际上到前线要走三百公里,所以日军的补给线拉得太长,造成前线供应不足,日军冈田大队副官井上咸大尉回忆很多敢死队员下来时的情景,难过万分,战斗开始之前日军给每个突击队员都发了两天的食粮,不过大多数敢死队员还是一次都吃掉了,一来每天的配给不过是一个饭团而已而来很多士兵说,中国兵的炮弹那么多,谁知道明天还有没有命呢?结果等败下阵来敢死队员才发现,自己居然要饿上整整一天才能得到新的食物。有些日本兵不禁后悔地哭了起来,就在这时有人跑来报告说此战并非一无所获还是占领了中国军队阵地的一角,那里有粮食,饿疯了的日本兵蜂拥而去,到了那里却目瞪口呆,原来攻占的中国军队阵地是战地厕所的所在地。由于一年时间的美式训练,这支中国军队的土工作业非常出色,地堡战壕建造得十分迅速,仓库隐蔽部野战医院等阵地设施也非常齐备,文明化的中国兵还修有战地厕所,他们把还来不及带走的大米都倒进粪坑中。井上咸大尉回忆:“这些米在黄澄澄的粪便上闪着点点白色的光,饿极了的日本兵竟然扑了上去,捞起粪便中的大米在旁边的河中洗一洗捏成个团团吃起来,其他的人立刻被这种氛围带动,疯狂地争抢起来,井上咸大尉写到那种情景是今天饱食终日的人无法想象的。”

本文内容于 2010-1-29 16:49:32 被472443732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