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单干是不是让农民吃饱饭的真正全部原因呢?

传说中的阿彬 收藏 378 8508
导读:最近在历史区还看到有同志说:不管如何,土地承包让我吃饱了饭…… 对此我感到非常悲哀…… 因为这一结论不仅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甚至对于我国解决“三农”问题将带来(已经带来)方向性的错误!!! 懒得重新写一篇文章,将我几年前的一篇东西拿出来,希望能够消除误解…… 起码知道自己是怎么吃饱的, 知道以后怎样才能让农民吃得更饱…… 单干是不是让农民吃饱饭的真正全部原因呢? 包产到户,也就是单干,被认为是改革开放的一大政绩,很多人的观念中,简单认为就是单干让老

最近在历史区还看到有同志说:不管如何,土地承包让我吃饱了饭……



对此我感到非常悲哀……


因为这一结论不仅没有任何科学根据,


甚至对于我国解决“三农”问题将带来(已经带来)方向性的错误!!!


懒得重新写一篇文章,将我几年前的一篇东西拿出来,希望能够消除误解……


起码知道自己是怎么吃饱的,


知道以后怎样才能让农民吃得更饱……




单干是不是让农民吃饱饭的真正全部原因呢?


很多人的观念中,简单认为就是单干让老百姓吃饱了饭。


事实上,其实可以简单分析一下。


农民在单干后突然就吃饱了饭,这是事实。但是吃饱饭是不是因为单干。


能够吃饱饭的真正原因有很多,可以列举如下:


一、生产力的进步。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杂交水稻推动了农业科技进步,增加了粮食产量。任何知道杂交水稻推广历史的都知道,77-85是飞速推广期。到85年,杂交水稻种植面积已经占全国水稻种植面积的20%,时至今日,杂交水稻种植面积也只占全部的50%。


这里还要补充下,这个科技因素从现在来看,效果更加明显:


以前一亩地收个3、4百斤,现在上千斤。为什么现在农村只剩些老幼妇女,一样能够让人吃得饱?这个因素很重要!


关键是,以前收个3、4百斤,还要统收。留一点点给你吃。现在收多少就是多少,还给补贴。


这一点后面还会讲到。这跟土地承包没有任何关系。



二、化肥的大量使用。改革前强调用绿肥(一方面也是化肥不够)。改革后大量使用化肥(进口了许多,使用量也大增,有数据,不过我随口说,懒得去查了。有心人可以去查查。)而初期使用化肥的效果特别好,从基本不使用化肥到突然大量使用化肥,粮食产量也会有增加。


三、国家粮食统购统销政策的变化。事实上,尽管推广杂交水稻,大量使用化肥,但是当时粮食产量并没有质的飞跃。上述两点虽然起了很大作用,但还不是根本性的。最根本的在于国家分配制度上的改革。


1979年1月11日国家大幅度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并且减少征购。统购粮食收购价格提高20%,计划外粮食收购价格在这个基础上上浮50%,并且国家为了人民吃饱的目标,对于所有计划外粮食全数收购。这一政策强烈刺激了粮食生产——不过中国也从此步入赤字时代。征购价格提高,同时征购量减少。这表明国家突然扭转了剪刀差补贴工业发展的道路,最大的分配体制变动,这是农民在改革开放初期得到好处的真正的和最大的原因。


换句话说,改革开放前,农民生产出来的粮食除了满足生存所需,多余的都被国家统购了,拿来支持国家的发展,支持工业体系的建设,支持……总之是贡献给国家,贡献给国家的强大了。


而改革开放之后,收购公粮少了,征购价格提高了,也就是国家的分配政策对农民倾斜了。就算粮食不增产,农民也会因此“开始吃饱了”。简单的一句话说,就是国家不收你那么多了。这就简单了,农民手里一下子有了余粮,当然就吃饱了。


当然,国家收少了,财政就减少,所以又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比如诸多战略项目的下马等,不过这个不在本贴的讨论范围。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发的《中国应该走上这样的强国之路》。


当然,农民太苦了,所以不考虑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仅站在农民的利益上来考虑,我也很赞同这一改革。


但是这跟单干也没有太大关系。只不过改革开放是以单干作为标志开始的,所以包括农民在内的广大人民群众很自然就认为单干让农民吃饱了!


更何况强大的宣传工具也是这样宣传的,呵呵。


四、单干带来的积极性提高。这一点不容否认,但是需要认识到的是,这一点作用不大。农田里的活就那么多,拼命干和悠闲地干,效果相差不大。只是干起来的心情不同而已。


单干就会促进产量提高?可能有一点效果。但是要看到,中国几千年来,不都是单干?不都是精耕细作?合作社时期可能会有一些人偷懒,但农民更多的是老实人,还不是战战兢兢地干活?而且合作社时期兴修水利,平整田地等工作,单干的时候谁去干?我就这个问题问过很多老家的老人,他们都说,其实合作社时候干农活还更累些。


最后再说一点题外话,现在的三农政策是“多予,少取,放活”六个字。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的是改革开放初期。当时收购公粮少了,征购价格提高了,土地承包了,刚好是“多予,少取,放活“六个字。放活对于农民吃饱有一定效果,我不敢否认,但绝对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如果当时只是收购公粮少了,征购价格提高了,土地不承包,我认为农民一样能因此就开始吃饱。当然,历史没有如果。


本文内容于 2/2/2010 3:39:51 PM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91楼天笑

 以下是引用传说中的阿彬 在第28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天笑 在第286楼的发言:
说实话铁血讲理的不多,空喊口号的倒不少,阁下是讲理的也是有些认识的。我个人谈不上有多少理论基础,只是有这个兴趣爱好,因此有错是必然的,如果对方说得在理,受益的是自己,所以要感谢你的详细回复,确实有所受益。


关于农业生产问题应该讲大家分歧不是很大,责任问题有分歧,但这个问题关系到政治,很不好谈,我无意为刘邓辩护,在我眼里毛刘邓都是政治舞台上的演员罢了。事实上邓自己后来虽然是轻描淡写,但也主动承担了这个历史责任,正如你帖子里的原话。我之所以认为责任主要在毛关键有两点:一是他本人反右积极批左暧昧助涨了下面的极端左倾错误,其实刘邓当年可以说是毛的马前卒,许多朋友不懂那段历史,好像刘邓从来都是毛的对立面,事实恰好相反。他们之间真正的分歧是在七千人大会上之后,刘在饿死人的历史责任问题上退缩了,毛认为自己被出卖,这是刘从毛的心腹变为死敌的开始。由于毛与刘邓后来的根本分歧在于国家大政方针方面,那么后人自然以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有这个分歧,这是不对的。那么也就是说三年饥荒毛有主要责任,那么后来的整顿走出困境论功毛自然也要占同等分量,作为主要领导不能说错就是他的,功就是别人的,反过来也是一样,这才是客观的。这是从历史政治层面去评价。


另一个主要分歧,恐怕又要回到我一直阐述的那个观点:左派重点追求公平,右派重点追求发展。极左与极右都是有害的。因为社会想不断修复不断发展左右皆不可缺。所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主要分歧还是公平与发展上的认识的问题,我一直认为以中国建国初期的状况先考虑发展要重要得多,因为没有发展公平就是无源之水,也因此邓才讲:发展才是硬道理。毛时代不是没有发展,这个发展还是非常显著而有成效的,但这个发展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尤其是农民的付出,阁下肯定是很清楚的,这里就不罗嗦了。许多人说没有毛时代的基础改革开放就不可能取得那么快那么高的成果,我自然是完全赞成的。只是大公有制下的生产效率是低下的也是无法否认的,这不是我们的问题,是全世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因此才有了东欧巨变,这也充分说明了改革开放是非常正确的。劳民大众即希望公平(贫富差距问题)但更渴望发展,历史的轨迹就这样不断的左右摇摆着前进。


你认为宁愿发展慢点也要先讲求公平,我认为发展不起来的公平没有意义。所以,按阵营划分,阁下是左派,我是右派。改开之初右比左的声音在民间要大得多,几乎是一边倒,农民要自由,工人要奖金,知识份子要解放,全国人民要吃肉!现在初步发展起来了,左的声音开始和右的声音平起平坐大有超越之势,这是对的,也是符合历史发展潮流的。





前面的帖子有些错别字,请见谅。最大的一个措施是1984打成了1884,也不编辑了,这里说明下就是了。



关于三年灾荒的责任等相关问题,有些细节可能是你所没有注意到的。所以我觉得你的理解还是有偏差。


说刘邓与毛的矛盾不是一开始就有,这肯定。否则毛不会挑选刘作为接班人,并且在1960年初,“五风”问题已经让毛产生不满的情况下,仍辞职并提名让刘当选国家主席。毛一开始在退居二线、废除领导终身制方面是很真诚的,这一点可以从他在文革前一系列的言辞和举动中看出。


但是说刘邓是毛的马前卒,却错了。毛主动退居二线,刘邓成为一线领导。但是刘邓提出反冒进时,毛却看不得大方向的不正确,忍不住出来“反反冒进”,要“大跃进”,这就已经使得双方产生了裂痕。刘邓迫于毛的巨大威信,不得不执行“大跃进”战略,但却有意无意地纵容“五风”,搞得乌烟瘴气。而毛当时忙于炮击金门和西藏评判,加上身处二线,刘邓又有意无意封锁消息渠道,等到毛发觉时,问题已经相当严重。


毛总的来讲是很实事求是的,立即进行了一系列调研,开了许多会,什么郑州一次二次会之类的。他又反复指示要压缩空气、压缩指标、不搞浮夸等。只是这是他的很多权力已经被架空。如我前面所讲过的,毛当时让人民日报压缩空气,不要乱放卫星,否则“会变成GM党的中央日报”。话已经说得很重了。但当时人民日报竟然不理,当事人吴西冷回忆说中央领导另有指示(大意,原话我记不清)。还有关于农田亩产数的问题,毛更是清醒,有地方向他汇报说亩产2000斤(注意不是2万斤),他明确说这不可能。而他关于要实事求是、不搞浮夸等指示,甚至被截留不让传达到基层。这些都是有记载的。毛甚至因为没有办法,直接写了一封致六级干部的信,不让一级一级传达,直接写信与所有干部讲,让他们“不要管上面的指标”。


可以看到,此时其实矛盾已有些激烈。但总的来讲,五风还是被毛一系列举动所压制了。不过此时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即庐山会议彭的事情。这也是你所说的认为责任在毛的重要原因。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简单讲几个观点与情况:(1)彭本身是有问题的。他在抗美援朝后军队地位高涨,整了一大批老将。庐山会前,与苏联联系,不向中央汇报。(2)彭上书时机亦有问题,问题出来时不讲,等到庐山时,毛认为问题已解决的差不多,彭此举似乎有过了此会再无机会的嫌疑。(3)彭上书反对的是“中央”。知道当时一二线设置的都应该知道指的是谁。包括以前高饶问题,没有人反毛,所有人都是想取代刘。(4)刘对彭亦有恐惧。毛曾公开对彭讲过:有人担心我死后制不住你。(5)毛开始并不是想整彭,而是想敲山震虎,警告刘邓。没想到不止刘邓,庐山会为中央政治局扩大会,在场的几乎全部为刘邓的人,或说是代表中央之人。彭捅了马蜂窝。(6)毛此时虽对刘有想法,但仍需维护中央,事情到了不打到一方就不可收拾的地步,两者权衡取其轻,只能作出整彭之举,但保留中央委员。按此思路解读庐山会议,当可一览无遗,所有讲话、细节当恍然大悟。


但客观事实是,整彭使庐山会的方向从批左变成了批右,使得原本已经好转的形势再陷入困境。


七千人大会,已经不是出现裂痕的时候,而是全面决裂的时候了。此时毛已下定决心要搞掉刘。且经过此三年,毛对官僚体系失去信心,直接成为文革思路的根本原因。


之后毛虽然未马上打倒刘,但只是还要依靠官僚体系做事而已。等到“四清”时,刘再次玩表面执行而暗地捣乱的把戏,毛勃然大怒,经滴水洞深思熟虑后发起文革,目的当然已经不止刘(此时刘已经在政治局常委中被降到后面,如果只是为打倒刘已经没有意义),而是要打倒整个官僚系统。


所以由此可见,三年灾荒之人祸,归咎于刘邓为私权私利而不顾一切乱搞“五风”,应是说得过去的。



——————————————————————————————————————


一下讲历史问题讲的太多,本来我是不愿纠缠于历史问题的,只是有些东西不讲似乎又不清楚。

至于你说左派注重公平,右派注重发展,此论并不准确。

左派注重公平没错,但左派同样注重发展,问题是左派着眼长远利益,想要的是最核心的利益。

右派注重发展,只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发展,能够马上见效,尤其是让官/僚阶层能享受特权之发展。他们在一定时期会给民众小恩小惠,实则将国家及民众之根本利益葬送。


此话题说来太大。其实我前面许多也表达了这层意思,这里还是不展开讲了吧。

看来关于三年困难时期的责任问题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导致这个分歧的根本原因恐怕还是立场产生的偏差,怕是谁也无法说服谁了。但我认为你对中共政治权利体系的认识有偏差。其实无论蒋毛邓在权利这个问题上没有本质的不同,所谓下野也好退居二线也罢,只能说在那些特定历史时期发生的个别具体事情可以不用他们负责,但国策所产生的问题,他们都必须负责。比如说我一定会认为无论毛是退居二线还是三线,他都必须为大跃进中产生的偏差所造成的灾害负责,同样,邓也必须要为九十年代中开始的下岗员工难以妥善安置负责,我们看历史问题应看主流和大层面,越是对大的历史人物越该如此。


另外,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是邓的功劳,这一点任谁也无法否定。毛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辞去党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的职务,而当时中国连国家主席都不再设置,也就意味着毛不可能有此殊荣。邓不一样,他是连军委主席都辞去了的,最关键的是他规定了任期并以身作则了。即便是后来的南巡也是利用他个人无上的威望用舆论和民心去推动的,不像毛动用的是国家专政机器,当然,这里面肯定也有一些手腕但我认为是必须的,要想彻底结束几千年来在国人思维中根深蒂固的终身制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一句话说到底,恐怕我们之间已经不是争论三年困难时期的责任问题了,因为这个问题以阁下的水平我相信你肯定有自己真实的观点的,恐怕是支持改还是不支持改的问题了。


很高兴跟阁下探讨问题,但限于立场是不可调和的,再争论下去也是没有结果的。但有一点大家是相同的,对当前的社会现状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了,怎么才能解决好关系到国运问题,期待领导们的睿智吧。

在当时落后的农业生产条件下,单干肯定起到了调动积极性的作用,国家期望打破的是农村大锅饭。


几十年后的今天农业生产技术得到了极大的进步,单干确实存在效率问题,但并不能以今天的农业生产技术解释或否定当时的政策初衷。

楼主所说的单干——搞承包责任制,就是中国人民吃饱饭的的根本原因!肚里有食心里不慌,只有吃饱了才能有精神干其它事。特别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国,单干符合中国的国情。现在看来,当时的中国排在第一位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吃饱饭的问题,而根本不是搞国家建设的问题。邓小平去了一趟日本,应该说收获很大。1949年的中国和日本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30年后日本成为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而中国仍然贫穷落后,究竟是什么原因?邓小平在思考,中国共产党的全体党员都在思考,全国人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改革开放一路走来,先解决吃饭问题,让人民吃饱饭,这也是中国共产党革命初期的最基本的想法;再解决思想问题,政治斗争让位于经济建设,从“三个有利于”到“计划与市场是手段,而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直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以及现在提出的国家崛起与民族复兴。都是从思想上让全体中国人明白,只有政治斗争让位于经济建设,才是中国及中国共产党人的唯一出路。这就回归到中国共产党人成立当初为什么要坚持马克思主义这个问题上来。救国、民生、崛起、复兴,中国共产党完成了救国于危难之任,正在完成改善民生之任,同时在为国家崛起与民族复兴打下基础。虽然,单干不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最终模式,但它确是当初改善民生的唯一途经。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随着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农村生产关系的存在形式也在发生着改变,农民在推动着这种改变,这个改变也是走集体化的道路,但它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公社化、共产风,有本质性的区别,应该是科技革命带来的自动化、设施化和产业化,是中国农业一个新的大发展的开始,我们有理由期待未来的好年景,只要不再出现经济让位于政治斗争的情况。

 以下是引用天笑 在第29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传说中的阿彬 在第290楼的发言:
补充说两句:


关于公平与发展。


一些同志不清楚状况,总以为改开代表发展。实则没有搞懂什么是真正的发展,真正的经济。


真正的发展和经济,其代表应该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强大的组织能力和强大的技术水平。


这些才是富民的根本。


短暂让百姓得到一些好处,却让百姓丧失了得到更大好处的机会,这种改革不仅是不成功的,甚至可以说是错误的。


如果沉迷于什么GDP的增长,那更加是舍本求末。


正如我前面所举运十的例子一样,放弃了运十,当时可能让全国老百姓多吃了一口饭,但却让无数的......

想不到这篇帖子竟然又浮起来了。我们还是不要纠缠于细节,直接对准核心要害讨论吧。关于政治层面毛刘分家的细节我虽然有很多资料去证明我的看法,但显然是会为难版主的,而政治的诡异又岂能是小百姓能完全识透的呢?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复杂性可以说比任何一部精密的仪器更为复杂,评判是非对错的标准最后仍然脱离不了屁股坐在哪边,评判一个历史人物与事件十年与五十年、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结论都不同。比如说判断对错的标准以生产力是否提高为准则,前苏联前期是失败的,中期是令世界瞩目的,后期又是完全失败的,每隔一段历史时期都不同。但并非完全没有办法,我们可以从事物本源去拷问,虽然谈这个问题就像争执哪里才是长江和黄河之源一样必有争议,但我们可以统一一个标准,那就是黄河、长江最上游哪一条支流最长哪里就是源头。放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层面来讲,那就是促进人类进步的源动力是什么?违背这个源动力的就是错的,符合这个规律的才是对的。


之前我把大家之间的分歧模糊的归类于公平与发展谁更该优先上面,现在干脆点破这层纸,其实就是是否赞成贫富差距的问题。

要想搞明白这个问题,首先要讨论人类社会进步的源动力是什么?

我认为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源动力来自于“竞争”;阁下信奉的理论基础是基本否认这一点的。


虽然我可以从原始人类社会与其他物种的竞争到不断的内部战争促使科技的进步来全面阐述这个问题,但这里显然不必如此劳力费心,喜欢讨论这些问题的朋友没有不懂的,所以这里仅仅表达这么个观点就是了。


既然人类进步的源动力来自于竞争,不同物种之间的竞争、同类的竞争等。那么促使竞争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呢?不平等的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在正常渠道难以改变自身状况的情况下人类最终的选择就是诉诸武力,最开始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后来是均平富等等,但其本质都是竞争的产物,最终也不过是换了一茬人重新分配罢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不仅仅说明生物界,同样适用于人类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个人之间莫不如此。


我们以前只承认国家之间有竞争,不承认内部社会竞争也是进步的源动力,故意图消灭之,其实就是要消灭进步!之所以前苏联也好我们也罢重工业方面取得的成就其实还是因为国际竞争的需要,所以这方面很有进步。但由于不承认内部发展也需要这种源动力的支撑,才会在同时期全面落后于资本主义社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列宁搞过义务义务劳动,我们搞过几次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妄图用人本身的觉悟来解决,但失去竞争机制的社会如同没有方向盘和马路的汽车,乱闯乱撞失败是必然的。

马克思理论其实是承认这一点的,所以才会提出世界大同的概念,地球上没有了国家之间的竞争才有可能彻底消灭竞争的缘由之一,大家都生活在老庄的无政府寡民状态。可惜,即便到了那一天,搞不好还有外星生物的出现与人类竞争。


如果承认人类进步的源动力来自于竞争,那么就不能不承认有贫富差距比彻底消灭贫富差距对人类社会的进步更有利,尤其是在社会生产力水平没有达到一定高度之前尤其如此,这其实是市场经济最重要的理论基础。建国之初M的责任便是意图跨越这个阶段,才铸下大错,之后不承认失败意图通过改造人的思想发动文革更是错上加错,这等于是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像一个赌输的赌徒孤注一掷。即便能达到北欧、西欧等国家的经济水平,人为的消灭竞争机制也是荒唐的,只能是平均主义掩盖下的阶层的划分,用一个阶层去对付其他阶层,也就是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平等是暂时的,不平等才是永恒的。


所以,当所谓的公平彻底演变成平均主义的时候,这个社会必定停滞不前,甚至会倒退。如果依赖国家机器而不是人本身的觉悟强制推行一大二公,无非是没有镣铐的~~~~~。于是真正的更大的不公平被掩盖了,这时候就必须运用阶级斗争理论,因为你根本不存在实质意义上的公平。


因此,单干的实质意义根本不在于一亩地是否增加产量上面,而是在全社会引入竞争机制的问题,看不到这个核心问题批驳单干和集体化都只能浮于水面。事实上中国近三十年的高速发展正是因为承认了竞争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源动力,十几亿中国人民才能爆发出惊人的潜力,你可以不承认GDP,但你不能不承认全国人民衣食住行全方位的提高,不能不承认年轻一代平均身高改开后明显的变化。

你说白了就是要发展私有化嘛,我并不反对私有化,但私有化得有个度,什么是度,国家安定。没有这个度就别谈。什么是国家安定?人民对执政党的支持。靠高压来实行稳定是行不通的。那么怎样才能赢得人民的支持,首先得解决温饱,解决医疗,教育,社保。这些私有化如果能做好我是不反对私有化的,但现在问题是你自己算算工人工资是多少,教育十几年是多少,一个小病得花多少,买个房子得要多少?连基本问题都没解决,说白了不就是一种压迫吗?这样能维持好社会稳定吗?发展私企可以,私企主要贪得有个度,不能说把工人逼得没活路吧,你不要人家走活路,人家还不起来造反?这些高昂的医疗,教育,住房问题根本在哪里?钱权交易才是根本,私营主贪得无厌才是根本,这是在竞争吗?靠权力给于一部分竞争权,让大多数人去打工,这是竞争逻辑?动物的竞争是本能,但你怎么不说动物间除了竞争还有照顾,还有团结?你本身的主张是支持丛林法则的,那麽从林法则还有根本一条就是同物种之间的相亲相爱呢?这才是丛林法则的根本,丢掉这个根本就是老虎。但虎毒还不食子呢。

我认为,承包制当中至少包括了三方面内容,那就是生产关系、生产方式和分配方式,而楼主在谈承包的时候却把分配方式单独抽了出来,这是在偷换概念。

承包制最大的功劳是扩大了农民的自主权,农民可以根据自己的安排调整生产计划,也更有利于他们主动使用更先进的生产技术,以获取更高的回报,如果仅仅是减少公粮、提高价格,不改变分配方式,农业生产不可能会有今天的水平。


3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