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暴雨竹林迷路记

yngjysl 收藏 19 268
导读:本文为个人参加林业三定工作队之竹林迷路的片断实录

暴雨竹林迷路记

1981年3月,我所在的城市,为贯彻中央国务院关于发展林业的有关通知精神,市委组建“林业三定”(定集体林权、定自留地林权、定荒山林权)工作队,到全市各乡镇(当时还叫公社)开展林业三定工作。工作队由来自市属各部委办局和国企及云的三十多机关人员组成,受市商业局及贸易公司委派,我有幸首次有了市一级工作队的体验,其间转战数个乡镇公社,前后历时约一年,受到了相当程度的锻炼和磨炼。其中,尤以竹林迷路最为难忘。

那是我在卡房公社参加林业三定工作的经历。到卡房后,整个工作队按大队划整为零,每个大队派一个工作组,每个组由两人组成,我和市武装部的李参谋为一组,被下派到路赶藤大队,落脚于大队部所在地——陡牛坡生产队。路赶藤是卡房著名的竹林之乡,山山凹凹到处长满了京竹林。为做好林业三定前期宣传工作,晚饭后,我和李参谋就穿行约十公里的竹林赶去杨家寨。完成当天计划任务时,却已是近半夜十二点钟,两人摸黑打手电穿竹林往回赶。

这里要插几句,在本地农村,农民们都是白天干活,晚上才回家的,无论你做什么工作,只有晚上才能找得到人,凑齐人数。即使是晚上,也必须到九点后,大家都吃了晚饭,村上的大喇叭中队长使劲喊,人才会陆续来的。因此,开个会,往往只能在晚上9点后才行,也因为人七前八后的,且掌握不好东拉西扯的,会一开就是半夜。相信在各地农村,可能皆常情。

当天天一直都是阴沉沉的,晚间更是黑的怕人。才出村口,突然电闪雷鸣,接着就是泼天的暴雨哗啦啦地下,两人撑起雨伞,却毫无用处,一会儿都成了落汤鸡。黑沉沉竹林里,黑暗和暴雨,雷声和寒冷,任两人都是当过兵的人,也被老天风雨雷电倾力之威吓得够呛,只顾一门心思地低头赶路,想早点回陡牛坡钻进被窝暖和暖和。那天的路啊,走啊走啊的,居然没有个尽头,怪了?往常最多两个小时就可走完的,可三个小时了,两人还在竹林里打转转。

却是为何?山区的小路,本来就是曲曲弯弯的,竹林的路,更是七弯八拐的,平常日子就是不太好走的,毕竟不是城里的马路哇。我和李参谋开始嘀咕,“怕不是迷路了吧”,心一静下来,果真发觉所走的路十分熟悉,竹子竹桩树木路口弯拐,都有印象啊,早都已走了好几遍了,真的迷路了,太糟糕了!停下来不走吧,大雨一直下个不停,全身已经湿透了,冷得够呛,伞根本无用;说是好好辨别方向再走吧,可竹林里到处密密匝匝的,雨水哗哗淌个不停息,那里是正确的路呢。更糟糕的是,两人的手电筒快没电了,红通通的,后来干脆熄火了!

怎么办?夜黑漆漆的,只有偶尔的雷鸣与闪电,才能将天幕照亮,借着这一天光,我们只得磕磕碰碰高一脚低一脚地,管它三七二十一,顺路走,钻啊钻,走啊走,不敢停下来。因为一停下来喘口气的话,在初春的夜里,冷水浇身,全身哆哆嗦嗦的,任你是钢浇铁铸的大汉子,仍然要冷得受不了的。而不停步走的话,起码可以使身上保暖的,两人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年人,体力尚可勉强支持。真是“明知路划圆,却只有硬着头皮绕圈行”啊,否则就要冷出大病来,甚至干脆躺倒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那可就麻烦太大了!三定工作也会泡汤了。

脚杆酸疼,腰杆麻木,长时低头走路脖子难受,身子不时撞在竹子上,树上,因为疲劳,两人先后摔了几跤,手也被竹桩戳破擦破了,统统都顾不上了,唯有保命要紧。其间也曾几度另走不同的路,然而不管如何努力,最终仍然都是在原地一定半径内划圈,没办法,哈,被鬼附身了,只好认命吧。渐渐地,暴雨变成了一阵阵的中雨,进而又是绵绵小雨,我和李参谋相互打气说,坚持就是胜利!从而都鼓起了走出竹林的信心。又一次“划圆”后,凭借拂晓时的一点微弱亮色细细辨认,再择一似曾相识的路走,不觉中,竟然走出了迷魂般的竹林!

踩在竹林边松软的山地上,感觉那土地真可爱啊。就象遇到了久别的亲人般,太激动了,两人不约而同“胜利了”欢呼起来。拂晓前的天光下,不远处,依稀似有几间茅屋,兴奋的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敲开最边上一家的门,和苗家男女主人说明来意和宭境,得知是工作队的迷路了,赶紧让家人孩子腾出最好位置,把我二人请到火塘边,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和照顾。偷空看了下手表,居然已经是凌晨六点多了!就是说,我们被竹林整整迷魂了六个小时,更可气的,我二人实际上已经回到了陡牛坡大队部——我们落脚点的边缘,而丝毫不知。

山林迷路,当地人的说法,是被竹子的鬼魂所引诱了,这当然不可信。是否昭示着林业三定工作的不顺和艰难?这恐怕倒有些为实,后来果然有了印证。时至近三十年后,09年中央还重新下文,在全国重新推行山林权改革呢。而据科学的说法,则是生理重力说吧,即人的左脚重,右脚轻,蒙上眼睛,人一定会走圆圈的。这有相当道理,可那个月内,那令我等迷路的竹林,可是走了好几趟从无问题的哪。个人坚持,一定是暴雨和低头走迷路的缘故吧。

忽视辨别方向和异常气候与特定环境下无法辨别方向,当然还有心情紧张慌乱等因素喽,认真总结起来,这应当是迷路的首因。它与鬼神无关,亦与左脚右脚轻重无涉。2005年的一天吧,我爬到老阴山顶上,曾步随心走,自由自在地任意走入山顶茂密的树林中,也“梅开二度”迷路过一回。所幸单人独马绕了三圈后,发觉迷路了,立即认准方向,马上就走出了密林。至于特殊磁场地理条件下的迷路,那当是生理磁场与地理磁场的共振吧,尚未碰到过。

当天回大队部后,我和李参谋吃点东西,都整整睡了一整天,太疲劳了吧,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所幸都是年轻人,毕竟身强力壮的,身体恢复很快,吃点感冒药,也没落下什么毛病和病根,又继续“战斗”了。三个月后,路赶藤林业三定工作结束,转战贾沙之前,在卡房公社开了总评会,我们小组还得到公社和整个大队各村寨干部农民们的好评,说工作“最认真最踏实最负责”,大队村寨都跑遍甚至多遍呢。当然成效也突出的,公社表彰奖励了哪。

那次卡房路赶藤林业三定工作的长期成效如何呢,由于各种原因吧,可能有些差强人意。1997年全国农村部分消费品抽样调查,巧而又巧,我再次率调查小组去卡房路赶藤大队(此时已改名叫村)搞专项调查,发现山河面貌依旧啊,甚至因乱砍滥伐吧,植被反而大幅度减少多了,令我心酸。也因此啦,中央国务院近年再次推行农村山林权改革,愿这次改革真正成功!


附言:因小女寒假归来,电脑使用权“放权让利”啦,更因近二月内诸项私务加身,故我上网写稿时间大幅度缩水,与列位好友的交流少了——抱歉!


2010-1-29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