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兵动万里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2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兵动万里 这是个无比神奇的国度,神奇到你身在这里,却无法确定这是个什么季节。 理论上,五月份本该是个春天,再过十来天,北京就该进入初夏了。但A国的一天,你能看到三个季节的影子。郊外绿树如荫,郁郁葱葱,这显然是个春天; 这里的白天,到了晚上九点才会天黑,这比中国的夏天还夏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兵动万里

这是个无比神奇的国度,神奇到你身在这里,却无法确定这是个什么季节。

理论上,五月份本该是个春天,再过十来天,北京就该进入初夏了。但A国的一天,你能看到三个季节的影子。郊外绿树如荫,郁郁葱葱,这显然是个春天;

这里的白天,到了晚上九点才会天黑,这比中国的夏天还夏天;最可怕的是,凌晨两点钟,室外的温度只有零上三四度,这根本就是中国南方的冬季……

晚上22时,A国华灯初上,杜超刻意看了一下手表,此时的北京应该是18点左右。搭乘国航B767大型客机的二十多名中国特警军人,在一名少将的带领下,缓步走出机舱。迎接他们的是A国内卫部队的新部长和几名上校军官。兵们没有看到小克那熟悉的身影。

一番客套的外交礼节过后,两名不同国藉的少将登上了一辆加长的奔驰车,在警车开道下,驶向了此行的目的地——A国内卫部队独立作战旅。

巴士车上,一名长得与憨豆先生颇有几分神似的A国上校,操作生硬的普通话,向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说道:“各位同志,欢迎你们的到来,五天前是我们国家的独立日,你们错过了盛大的阅兵仪式。对此,我们深表遗憾。”

兵们都知道,上校有点客套过头了。本来此行安排在A国“独立日”之前,他们早在一周前就作好了准备,准备随同受邀出席A国“独立日”的中国政府高官一起前往的。但就在临行前的一天,A国外交部向本国的军方发出了警告,具体什么内容,谁也不知道。但至少跟中国的日益强大,让邻国如履薄冰是分不开的。二十多名中国的普通军人,就这样被放了鸽子。

小克退休前办了一件大事,就是两国内卫特种部队的交流活动。这件事情在小克提出时,就遭到了政府和军方部分保守派的竭力反对,后来还是总统先生亲自过问了此事,才得以成行。只是,当初确定的学校之间的交流,改成了与他们的内卫作战部队交流。

直到好多年以后,两国军方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频繁互动,其中就包括内卫部队之间的联合反恐演习。而这一次的小规模交流活动,并没有引起各界的过多关注,可以说是鲜为人知。

这是个地大物博的国家,与中国一衣带水,千百年来,两国之间时友时敌,千丝万缕、纠缠不清。他们像两个老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却常常被逼得要穿一条裤子的,貌合神离的弟兄,互为利用,却又相互制约。可以说,没有他们,这个世界一刻也不得安生,某些爱管闲事的国家肯定得把这个世界搅得一潭浑水。

所以,在那些热爱和平的人看来、在全世界有头脑的国家眼里,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的那些小兄弟们,将A国和中国都当作了这个世界上值得信赖的大国。至少,他们不会像某些大国那样,扮演世界城管,以大欺小,蛮横得不讲道理。

杜超也喜欢这个国家,从小就向往这里,因为这里的历史和这里迷人的风景,还有这个国家声名显赫的特种部队。

他记得上中学的时候,父亲有一次去A国考察,给他带回了一堆吃的。但杜超对那些吃的都不感兴趣,而是苦苦哀求父亲送他那个准备送人的特种兵人偶。最后已经向别人承诺过的父亲,被逼无奈,只好托人给他弄了一套崭新的小号迷彩服,才换下了人偶。

杜超对这事一直耿耿于怀,直到几年后,他上了中专,为了拿回那个特种兵人偶,把武装部部长的女儿哄得团团转。那个女孩子也是缺根筋,愣是把父亲收藏在柜子里的人偶给偷了出来了,送给了杜超。

大自然是静穆庄严、瑰丽多彩的。汽车在广袤的西伯利亚原野上飞驰,车外的温度骤然下降,日夜巨大的气温落差,使得A国首都郊外的景观,变得更为奇特,雾气笼罩着灰暗的树林,影影绰绰,蔚为壮观。

这里城市的郊外,与万里之外的中国大不相同,大地一片静谧。你看不见一座雄伟的山,也看不见错落有致的村落,更看不见灯火通明的集镇。昏暗的路灯,和偶尔闪过的一座A国独有的,异域风情的城堡,都向你传递着这个国家厚重而又沧桑的历史。

坐在窗边的杜超,微微地晃了晃脑袋。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来到了这里,来到了这个曾经让他魂荦梦牵的国度。他曾经想过无数的方式与姿态与他向往的地方亲密接触。包括有那么一天,他可以代表着自己的祖国来到这里,面对着一群迎接他的欢呼着的人群。就是没想过,自己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以这种方式骄傲地空降到这里。

“人生多么美妙啊!”也许这就是命运。从不相信命里注定的杜超,不得不去作这样的联想。也许,好多年前命运就已经暗示过自己,那尊在A国首都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特种兵人偶、那个让他殚精竭虑,最终如愿以偿的人偶,很多年来,一直摆放在家里自己卧室的床头柜上。起床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入睡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还是它。这个做工并不精致的人偶,给了他太多的向往。

如今,五年过去了,那个人偶还静静地摆放在那里,而自己的梦想,已经变成了现实。再过几十分钟,不,也许只有几分钟,他就能看到真正的A国特种部队。然后,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开始,他们会像一群真正的男人,为了祖国的荣耀,去搏斗、去嘶咬、去证明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兵王……

马稚婷收到了那份通过杜菲辗转转来的信后,一个人躲在宿舍里,靠在床上仍泪水恣意流淌。要说之前的那次令人有点啼笑皆非的会面,只是捅破了隔在他们之间的那层窗户纸。那么这次,情感就已经泛滥决堤,所有隔在他们之间的心理障碍都已经被冲得无影无踪。

这个文学系的硕士研究生,将情人写给自己的第一封信,一个字一个字、一句一句,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再从中间到前后,整整看了十遍、二十遍。每看一遍,她都有不同的感受,心跳在不断加速,视线在不断模糊……

真的,她真没有想到,外表粗犷的杜超、嘴里没一句正经的杜超,会有这么细腻的文笔,会跟她讲这么多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真心话。马稚婷被打败了,这个曾经在男同学们的眼里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女人,被彻底击溃了!

半年过去了,他没有打扰杜超的生活,也不敢去打扰他。她怕控制不住自己,更怕稍有不慎,破坏了他们之间的那种深深地默契。思念的痛楚,不是谁都能明白的,咫尺天涯,情人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这半年来,谁都无法想像马稚婷所受的煎熬 她有多么痛苦、有多么的无助,也许只有她的闺中好友,北大才女才能体会到万分一二。

有时候,她真想不顾一切地去找他,钻入他的怀抱。然后,只要他愿意,只要他提出来,她就可以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哪怕跟着他浪迹天涯,跟着他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只要能厮守在一起,她都愿意,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她甚至有一次已经到了特警学院的门口,但就在下车的一瞬间,她清醒了,决绝地催促司机赶紧调转车头离开。

杜超经过层层选拔,要去A国,马稚婷已经从杜菲的口中得知了。至从帮哥哥转了那份信后,杜菲就毫无理由地喜欢上了这个比她大三岁的女硕士。而马稚婷更是爱屋及乌,两个人更是交换了照片,她们之间的通信,已经保持了半年多。

马稚婷深深地为自己的情人骄傲,只要有时间,就关注中央电视台军事类节目。又在北大才女的帮助下,通过网络联系上了北大才女的一位在A国留学的同学,让他设法关注A国的新闻类节目,只要找到相关讯息,就一定要跟她分享。

做这些,马稚婷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虽然她十分清楚,这一切很可能都是徒劳的。北大才女对马稚婷的行为表现得有点嗤之以鼻,但内心深处却是无比感动。她骂马稚婷是“史上最疯狂的女人”,然后又自嘲:“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种疯狂的冲动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