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 2550-134-107-20-1999 (十三)

邪剑羽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size][/URL] 在任何社会,男人都被认为是坚强和勇敢的象征!在母亲眼里,儿子是最伟岸的男人;在妻子眼里,丈夫是一座可以依靠的人;在子女眼里父亲是大海中的船,载着一家人驶向平安的港湾。 然而,男人真的是那样伟大,可以战胜一切挫折的吗?答案是否定的。 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也有无法承受压力的时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


近段时间,大家都显得很颓废,于是柳东不知道是自己写的还是抄的,弄了首《军校生活》诗,让我们这帮人视为心声传唱:军校生活,枯燥乏味;早起晚睡,又苦又累。军号一响,掀起热被;忙里忙外,衣褥错位。争分夺秒,理衣整被;出操列队,洗漱抢位。一二节课,昏昏欲睡;三四节课,肠胃开会。军纪条令,条条要背;教官提问,全都不会。每日自习,吹牛派对;胶水信封,信纸自备。知心爱人,和忘情水;劳燕纷飞,爱得好累。一到周末,电话到队;绿色军营,两心相对。紧急集合,时间宝贵;三分钟内,跑步到位。结业考试,作弊则退;不幸被捕,痛改前非。食堂饭菜,缺油少味;每逢会餐,方呼ok!军校商品,假货积萃;刚过半月,又盼津贴。检查军容,秀发遭劫;上级巡视,鬼子进村。军校靓妹,令人反味;刚入校门,即生悔意。不做军官,要求转业;大海冲浪,无怨无悔。

令人讨厌的邓小平理论概论的考试终于解脱了,我带着一种解脱后的轻松走出了考场,过道的灯似乎更亮了,我没有多想什么,快步走进了教室。

像每次考试后一样,教室里显得特别的热闹,一群男子汉们正扯着嗓子争论某个概念的提出是十二大还是十三大,心血来潮的我凑上去加了一句“当然是十三比十二大了”,耳边顿时传来一阵狮子般的吼声:“滚!”碰了钉子的我并未感到什么不舒服,神采飞扬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享受那解脱后难得的轻松。

然而,这难得的轻松并没有持续多久,伴随着争论的发展,不详的感觉又一次光临了。从进考场的那一刻起,我的左眼皮就不停地跳,不详的感觉就一直伴随着直到考试结束,老天保佑!考试终于顺利结束了,但……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考试就伴随着我,而考试后的心情我几乎也尝遍了,有惊恐,有不安,有高兴,有后悔……,它就像一个五味瓶,酸甜苦辣咸什么都有。虽然每次考试后的心情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即考试后都有短暂的轻松的解脱感。

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无论是那种人,都是要入世的,不管他是男的还是女的,和尚还是道士,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而入世也就意味着承担一种责任,一种对社会对自己对他人的责任,而社会越向前发展,个人所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入世的方式不同,对责任的感受也不同。

考试伴随着我认识了这个社会,让我感受到了社会的责任,但同时也带给了我无穷无尽的烦恼,让我痛苦,让我苦恼,让我感到人生没有温暖与幸福,让我讨厌这个社会,逃避这个社会,让我每次考试过后都有一种解脱。

然而考试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没有考试的生活同样会有责任,会有苦恼,在人的社会里是不会有无忧无虑完全出世的世外桃源的,否则陶渊明也不会隐去桃源的路迹,乌托邦也不会在大海之中,从生活种解脱只能是一种幻想。

然而,我又希望自己能够解脱,能够完全的解脱,我不会成功的,除了死!

带着一种万分惆怅的心情,我走进了考场,走进了这种我以前从未进过的考场——补考考场。从上学的第一天到现在,补考对我来说是无缘的,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进补考考场,而今天,一切都发生了,一切都在意料之外,我,这个心高气傲的小子几乎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然而事实毕竟是事实,考场门开了,不容我迟疑,后面的难兄难弟们已将我推进了考场。

考场里似乎很暗,几个日光灯并不能改变我的感觉,考场的另一头坐着两位监考老师(抑或是考官),他们静静地坐着,虎视眈眈地望着我们——一群待宰的羔羊。

“请大家往前边坐。”前面的一位女考官发话了。

考官一发话,我们自然不敢怠慢,乱哄哄向前拥,我也被推倒了前面,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这时,两位考官站了起来,彼此用眼光碰了一下,于是开始发卷了。

一份试卷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在了面前,我看了一下,觉得好难好难,简直比正式考试还要难。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屋子里很闷,很上的衣服早已湿透,我害怕极了。

“现在请大家戴上耳机。”我们依言而行。

很快,耳机里传来一位女士甜美的声音,很遗憾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很快,耳机里的声音消失了,“完了!”我的心不由得一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我那早已愁云密布的心头。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很慢。我焦急地坐在那儿,只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跳,汗从脸上一道一道地流下来。

100多分钟过去了,快交卷了,我胡乱地填了一通。刚放下笔,就听女考官说:“起立!各专业派一个人把卷子收上来。”

像进来的时候一样,我又被人推了出来。“完了,彻底完了!”我对自己说。

天上,阳光灿烂;心里,阴云一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