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这小子经过缜密侦察,算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原来筱威早把联队主力埋伏在公路的外围,利用那里的地形进行伪装躲藏,就连重武器也是如此,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位置,那家伙的计划是用小股部队吸引国军主动出击,然后加以围歼。

地精也发现这家伙的才能确实远在松村之上,背景也很不一般,筱威在31年从日本陆大毕业,后来被送到德国慕尼黑学习战术,是日军中比较有才的一个军官,36年因带领一个经他调教过的部队在东北将某抗日武装诱入包围圈后歼灭而声名鹊起。

板垣叫他代替松村的目的一个是为了对付八路军和游击队,一个是重新恢复这支部队的士气,这家伙在新官上任后很快就摒弃了日军原来较为呆板的战术,而是采取分队协同战术,一个分队包括2个拿着38式步枪的步枪手、一个歪把子或96式机枪手和一个装备50毫米掷弹筒和小型炸弹的掷弹兵,主要加强兵种配合、近战和建筑的技能。

地精见这家伙如此厉害,觉得如不尽早除掉便会留下后患,当初要不是他明智的暂停,恐怕部队早就损失过半了。由于日军的阵地做得非常隐蔽,地精和黄达新为了保障部队的安全,和王靖国一商量,决定主力暂时撤到县城的南郊的山林里,放外围的鬼子进城,让地精来收拾,等时机成熟了再发动反击。

如果遇到重量级的军情,地精都会亲自出动,而且不需要其他人从旁的帮助,因为这样的事危险系数极高,闹不好就会出人命,他又是不会死的那种人,所以对此类任务都能够圆满完成。这点也许只有黄达新最清楚,只要地精一发便条,马上就知道他肯定又我行我素了,不过这样却可以减少损失。

这次他的任务就是把筱威这个瘟神干掉,他把背包里的那支巴雷特步枪给擦得油亮,装上一个10发弹匣,只要被这12.7毫米子弹命中,敌人就算是有天大的命也挺不过很长时间,最惨的下场也许是一枪就打没了脑袋。

到了10月6日,原本躲在外围隐蔽阵地的筱威见中国军队忽然没了动静,立即挥手命令炮兵掀开伪装布,朝着县城猛轰起来,只见城里浓烟滚滚,似乎里面的人都已经笼罩在这一片火海之中。

但筱威还是觉得有些不安,觉得这可能是支那人摆的空城计,恐怕里面有埋伏。他便调来飞机进行侦察,陆航的4架94式双翼侦察机轮番飞到崞县县城上空,飞行员报告说城里已无支那军的踪影,并表示情况已经过多次确认。

筱威这时才让日军进城,可他还是不太放心,反复叮嘱手下的队长们一定要注意步兵和坦克装甲车的配合,不能性急,同时留下一个大队作为预备兵力。

日军主力小心翼翼地从北面开进,那里除了一堆燃烧的木头杂草、房屋的瓦砾废墟和胡乱丢弃的一些枪支弹药外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士兵们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警惕地望着四周,不时用枪托对破房子和土堆敲敲打打。

侦察分队得到的结果和空军的一样,都称县城平安无事,筱威认为国军确实弃城而逃,自己随即也搭上一辆97式坦克,跟着先头部队进了城。

筱威用坦克里的潜望镜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日本兵已经开始了搜索,他觉得现在确实没事,也就放下心来,他准备在这里建立自己的指挥部。

可他却忽视了战场上最危险的潜在敌人——狙击手,地精此时已经躲进了由废墟掩护的半地下坑道之中,透过土堆他可以看到日军的任何举动,哪怕是把自己包在铁皮里的筱威,只见这家伙在狭窄的坦克座舱里哼着口哨,表情看上去十分轻松,也许是他对自己的战术有些过于自信吧,这还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巴雷特的威力对于日军的薄皮坦克来说是绰绰有余,只需一枪就可以轻松打爆油箱使其爆炸,把里面所有的人都给变成碎渣,但地精还是要待机,现在日军步兵把坦克给围住了,如果现在开火不仅可能会打不到,而且自己也会过早暴露,毕竟12.7毫米子弹的响声确实很大,就算是用消音器也不一定会完全清除。

日军坦克很快就开到了广场,步兵的队形开始分散,筱威从里面探出头来,朝着旁边的士兵们招手致意。这正好是地精开火的时机,他拿起巴雷特瞄准这个瘟神的脑袋就是一枪,筱威还来不及听见枪声,脑袋就已经在瞬间迸裂,恶心的脑浆和鲜血一下子溅射到坦克的装甲上,然后慢慢地流淌到地面。

在场的日本兵全都大惊失色,虽然他们都见识过冷枪的威力,一般步枪弹爆头的话只不过是在头上开个小孔而已,可这次却活生生的把他们的长官的脑袋给打碎了,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那辆被整的97式坦克车长疯狂地朝四周开炮,步兵气急败坏地举枪乱打,而地精好像是若无其事的样子,不但没有继续开枪,反而还躲在坑道里看热闹。

原来他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中国守军撤到郊区的时候,他就特意给炮兵的105和150毫米炮配备了一种新型弹药——M198铜斑蛇激光制导炮弹,经过局部改进以适应日式火炮的口径,有特种高爆弹和凝固汽油弹,火力覆盖半径设定为120米,这样全城的鬼子都逃不过它的致命打击。

地精很快拿出步枪朝天发射了一颗绿色荧光信号弹,这是他约定的炮兵攻击暗号,随着黄达新的一声令下,独立战队的炮兵连12门加农炮和榴弹炮同时齐射,一口气打了45发炮弹,城里的日军眼见空中冰雹般的炮弹朝着自己砸下来,知道已经中计,可鬼子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炮弹就已经炸开了,无数破片切进了他们瘦小的身体,将他们无情地吞没在一个个火球中,炽热的火焰在高温的作用下迅速结成团,将还在挣扎的鬼子全部溶化。

这场由炮击引发的大火一直持续到夜晚才慢慢结束,国军在重新进城后立即清理垃圾,快速工程队用灭火器将尚未散尽的火焰扑灭,并修筑了新的阵地;国军士兵没有看到一个鬼子的尸体,原来早就被烧没了。

黄达新见着地精,哈哈大笑说“你这法子还真灵,一次炮击就灭了所有的鬼子,你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王靖国也觉得很惊讶“对啊,你这炮弹有啥特殊的地方,我们都搞不明白。”

地精笑着说“我用的是凝固汽油弹,人家鬼子怕火烧,所以我就用了这个办法。”

黄达新说“你可真是个军师,什么好点子都是你出,现在弟兄们打鬼子都有精神了。”

在崞县外围的日军听说国军有了秘密武器,生怕一进去就出不来,也就没敢继续进攻,加上指挥官的阵亡对联队的士气打击很大,所以他们只好在夜里悄悄地撤退了。进攻原平的日军也打得不顺,被19军的一个旅在独立战队的机动配合下挫败,最后日军只得全线暂停了攻势。

板垣见筱威不仅没有完成任务,而且还葬身火海,再加上这会儿他手头的预备队不多了,所以只好让松村重新上阵,而现在这支日军的生命力异常惊人,不但恢复了原来的3000多人的编制,而且还多了一些看上去相当先进的装备。

原来在板垣把松村晾在一边的这段时间里,这家伙为了对付国军新锐战队的坦克,绞尽脑汁,特意从东北请来一批经验丰富的专家和工程师,对他手下的那些垃圾坦克装甲车进行了彻底的改造,配备大口径火炮和厚实的焊接钢甲,这些临时想出来的创意确实给本来就被整得一蹶不振的日军装甲兵注入了一些活力。

板垣也没想到一个联队长官的创造力是如此丰富,也就重新树立了进攻的意识,他很快就任命松村为新的装甲联队指挥官,并特意将从大同赶来的萱岛支队的一个大队调拨给他,并可独立指挥,算是一种信任和补偿,松村当然受宠若惊,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撕开支那人的防线。这时由于地精和黄达新等人的积极努力,日军南进的速度已经大大的慢了下来,所以板垣希望松村能尽快投入战斗,以打破僵局。

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地精通过秘密派出的特务探知了这一消息,想不到松村这家伙居然想玩平衡,他当然气不过,于是迅速开始改进战队的装甲兵器,在战时武器装备更新换代的速度可以说是相当快,因此速度至关重要。

经过反复研究,地精决定用短管120毫米89式反坦克炮替换97A原来的75毫米炮,同时采用模块型装甲以提高防弹性能。

10月9日,日军以松村的新编的第3独立战车联队为矛头,加上萱岛、大泉支队和第5师直属炮兵团及航空兵再次同时向崞县和原平发起进攻。不料国军改变了战术,在外围设置了反坦克\步兵混交雷区,结果松村的那些坦克一进来就被炸瘫,然后那些半埋在掩体里的国军坦克便趁机开炮,将深陷泥潭的日军坦克逐一击毁。

负责掩护的空军攻击机这会儿也是遭了大殃,在国军的大口径机枪、高炮和战机组成的拦阻线中进退不得,纷纷坠落。

日军的特殊坦克虽然火力和防护有所加强,但活动起来简直就跟螃蟹差不多,它们拼命地射击,换来的却是国军更多的复仇炮弹,那些日军装甲兵一从坦克里爬出来不是被机枪打成筛子就是被阔刀雷的钢珠给炸得体无完肤,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

松村一见他的坦克没有取得突破,知道八成又是那个小东西搞的鬼,但他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坦克一个个变成废铁。

至于那些失去掩护的步兵则一个个倒在了国军密集的弹雨中,后面的人觉得与其充当炮灰不如赶紧逃命,所以当首次突破失败后,日军步兵便一股脑地往后跑。督战的军官根本就拦不住,只好朝士兵开枪或劈砍,想激发他们的斗志,可这也无济于事,日军好不容易策划的进攻就这样失败了。

而更令这些日本兵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就在前方打得热热闹闹的时候,地精就已经带着战队主力悄悄地插入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切断了前线日军与后方预备队的联系,并且已经埋伏起来,准备截击撤退的日军。

地精带着他的人在隐蔽阵地上做着最后的准备,他照例要对所有的士兵和装备进行检查,如果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他便会立即更正,由于装甲兵不太熟悉新的120毫米炮的性能,所以操作起来有点困难,毕竟用97式这样的小车来扛大炮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可国军和八路士兵吃苦耐劳,硬是学会了使用这个新的大口径火炮。

与此同时国军航空兵的A1机群也开始出现在战场空域,朝地面的日军不停地发射火箭弹,鬼子逃跑的速度更快了,就连松村也不得不加入了这一行列。

撤退的日军很快就出现在地精的眼镜上,他让97A2坦克以最大的射程开炮,虽然日军的坦克已经在前面被消耗殆尽,但有很多步兵,结果射出去的炮弹因为有了近炸引信的缘故,直接冲到鬼子的跟前开花,这样的杀伤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地精在炮火齐射结束以后,马上就让步兵从隐蔽处射击,中正式、38式半自动步枪和37式卡宾枪的响声汇成一片,日军步兵当然也被成片击毙。

松村混在人群中翻了几个跟斗,硬是从伏击的混乱中找到了空当,拖带着几个士兵沿着山间小路逃出火网,跑回了代县,而他的精锐战车联队却全军覆没,3000多个步兵被国军全歼,24辆坦克被击毁。

地精在战斗结束后,立即命令士兵仔细打扫战场,可他们没有发现松村的踪影,只是找到了他的几个参谋和其他一些低级军官,虽然美中不足,不过他们能够取得如此战绩已经不容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